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343章 生命的意义与真正的活着,轮回者与噬神者

    虽然因为在灵魂降格过程中手动删减了大量的知识与数据,但为了保持灵魂算法的稳定性,程斌是有将自己所有的记忆保存下来了的

    虽然最模糊的地方,基本上只有小说文字般笼统描述的程度。

    这样的程斌,对宇宙与高维的认知并没有什么太大缺漏,自然是不会遗忘程博士口中“无限之主”这个名字的。

    或者说,在从程博士口中意外听到无限之主这个名字时,程斌脑海里的信息就被大片的关联触动,让他在刹那间就猜到了这个信息虚界内各种奇怪事情的真相。

    无限之主,这个诞生于耀文明探索终端遗骸中的家伙,在理论上,是内域里同样由终端一手制造出的系统的亲兄弟,同时也是系统最大的敌人。

    两者之间的关联,虽然没到神魔与神孽之间无可逃避的父子局那种程度,但也是极其紧密难以摆脱的,无论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还是被至高圣者侵蚀赋予的使命,无限之主都会不断的追杀系统,直至将其彻底毁灭吞噬。

    而系统从一开始的生命形态就是高维程斌。

    回想一下scp世界线集群那边的高维战场中,无限之主的表现吧

    黄雀在后切入战场,当场就从被天堂之主镇压的世界吞噬者身上分割出神孽不灭孽蜥,随后又插手天堂内部诱导萨麦尔叛变,让其反手唤醒世界吞噬者将不灭孽蜥彻底逼到它的阵营,最后更是将地狱之主萨麦尔也拉了过去。

    抛开程斌在其中发挥的一些作用不谈,无限之主看上去非常擅长从一个高维生命或者势力身上分割子体,并将之培养成归属自己的、与父体存在不可调和矛盾的下属。

    简而言之,无限之主很擅长,也很喜欢通过制造神孽的办法来对付其他高维生命。

    再结合系统制造程斌这个神孽的过程来想一想,无限之主与系统的高维权柄,肯定有着与衍生神孽有关的内容。

    这样的话,本质上作为系统这个高维程斌一部分的程博士,其遭遇就完全可以想象了

    无限之主想通过在外域平行世界抓到的程斌平行个体,制造程斌的兄弟、系统的神孽,来捕捉定位内域防御体系中的目标。

    而程博士接下来的话语,更是将程斌的猜测证实了

    “...在那场生化危机后,依靠能力幸存下来的我,在毁灭世界的现实与时间的消磨下,逐渐变成了一个只知道寻找z病毒抗体、去挽回一切的疯子。”

    程博士看着自己的双手,目光深入这具人类躯壳的细胞,注视着那双螺旋的基因喃喃道:“感染病毒、身躯改造...我最后由疯子变成了怪物,却依旧无法找到让一切恢复正常的办法,但就在那个时候...”

    沉浸在回忆中的程博士抬起头看了程斌一眼,其目光中带着一丝不真实的荒谬感:“我那接近废弃的实验室里,坏掉的电脑显示屏上,居然浮现出了一个提示窗

    “【你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你想真正的...活着吗?是/否】”

    静静听着程博士述说的程斌脸色微变在内域世界里,过去的他有看过无限流小说的好吧?这又是人类与十字教那种信息扩散?

    等等...黑月提供的预兆画面以及scp末日断层那展示出的无限之主象征形象,是白色平面与大光球...主神?

    擅长制造神孽的无限之主、被无限之主关注的高维生命的低维平行个体、无限流里被抛入各种世界线执行莫名任务的轮回者、那些比起提升实力改变世界线更像是在扭曲轮回者灵魂意识的剧情任务...

    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真相?

    “很离奇很荒谬的事情,但我有选择吗?”程博士盯着程斌,不等他回答就自言自语的继续道,“我当然没有,在最后一个人类都变成了怪物的地球上,我浑噩的灵魂根本找不到前路,所以我加入了无限之主的轮回空间,成为了一名被选中者,或者说...噬神者。”

    “托了你的福,程斌,我得到了一些特殊的待遇,也从无限之主那里知道了很多有趣的信息,知道了什么叫‘生命的意义’、什么叫‘真正的活着’...”

    程博士打量了一下表情不断变幻似乎在思索什么的程斌,随后他背着手摇着头,来回踱步继续道:

    “普通的轮回者,都是在时光之河中有潜力有征兆跃升而出成为高维神魔的家伙,而所谓被选中的噬神者,就是被捕获的高维生命未收束低维个体,或者是直接从高维生命的根源记录里剪切下来的低维个体信息,无限之主这么做的目的,想必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程斌无言的默默点头噬神者这个名字就已经说明了一切,无非就是尝试隔离低维子体培养出神孽反过来侵蚀高维神魔的手段罢了。

    不过程斌想了想后还是开口试探着问道:“看起来你已经知道了自己与高维的一些情况,那你有没有想过脱离无限之主的控制?”

    “控制?哈哈哈...”程博士嘲讽的笑了笑,随后指着程斌道,“没有控制啊平行的我,我说了,我没有选择,我是自愿加入无限之主麾下的,为了挽回我过去失去的一切,为了知晓生命意义后‘真正的活着’。”

    程斌皱了皱眉:“成为高维生命后就可以挽回你过去的人生吧?我这边那位应该不介意帮助你吧?毕竟你也是他的一部分,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敌对?”

    程博士低笑着两手搓了搓脸,随后放下手用带着一丝疯狂的目光盯着程斌道:“啧啧啧,就是这个,就是这个!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我回到你那边,成为了现在高维程斌的一部分,那么被挽回的,到底是你的人生,还是我的人生呢?”

    程斌一愣,随后道:“你是不是对高维生命的存在形式有什么误解?不侵占你的世界线又不会对那种层面的生命产生什么影响。”

    “没有误解,无限之主不安好心,但它从来不说谎言,毕竟只需要用真相就可以达成所有的目的,为什么要用劣质的欺骗?”

    原本语调越来越高昂的程博士眨眼间重新恢复了平静,他深吸了一口气后缓缓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高维生命的低维个体可以保留人生中的一切,但问题是,只要我不放弃自己‘程斌’的身份与人格,我就不可避免的会因灵魂信息共鸣而被高维程斌所侵蚀影响...

    “如果不知道的话,我顶多会认为自己的梦想追求性格习惯在逐渐自然变化,但现在我知道了啊,你觉得我会容忍自己逐渐被另外的人所取代?”

    程博士盯着程斌,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觉得,我会容忍你夺走我的人生?堂而皇之的霸占我的亲友与世界?”

    “啊,你已经这么做了,我的家,我归属的那条世界线在哪里呢?”程博士以一种咏叹的语调说道,“被合并到内域了啊...在那位高维程斌,或者说系统的管控之下?如果不干掉他,我要怎么夺回自己的人生啊?你告诉我啊?!”

    程斌无言以对,他知道程博士所说的都是事实,一个生命的升维,必然会侵蚀同化所有平行世界的自我,就像他之前在信息虚界里做的一样,就算表面上放任平行自我的独立存在,但根子上依旧是掌握着生杀大权。

    就是程斌自己,想要夺回内域世界里自己曾经的人生,也必须得干掉系统抢到内域才行,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他和无限之主麾下的预备神孽程博士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我其实是知道你的,特殊的程斌...”

    人类躯壳的激素与神经反应被调控后,程博士激动的情绪再次回复了冷静,他饶有兴趣的看着程斌说道:“你曾经去过我的世界,并将其时间线扭曲,让它偏移回到了内域,挽回了曾经发生的悲剧,这样很好,我很感谢你,那么...

    “你能不能再让我感谢一下,嗯?”程博士摊手道,“比如,放弃自己的生命与道路,在争夺高维程斌主意识控制权的战争中给我让出一条生路?看看克隆人文明的记录,你不是很提倡自我牺牲精神吗?

    “为了我,为了你的平行个体,你牺牲一下可不可以?既然你觉得侵占我的人生没有问题,那让我侵占你的好不好?”

    闻言,程斌笑了先是噗嗤一声漏气般的轻笑,随后嘿了两声就哈哈大笑起来。

    面无表情的程博士冷声道:“很好笑吗?你也觉得这种行为不正确、不正义吧?”

    “不不不,”程斌笑着摇了摇头,“从你谈起自我牺牲的问题开始,我就想明白了一些事情...自我认知这种东西,呵呵...”

    “如果套用程博士你这种三观与自我认知,我早已牺牲死亡、被其他自我取代过无数次了...”

    顿了顿后,想到自己全靠自觉与牺牲维持的、力量堪比高维生命的量子化身集群,程斌感慨道:“你知道这个世界克隆人文明的先祖,原初的平行程斌是怎么死的么?

    “他遇事带头硬啃、逢战身先士卒,最后倒在了最前线...他是自我牺牲的,那他为什么要牺牲呢?”

    盯着程博士,程斌缓缓道:“他是为了让以自己为模板复制出来的克隆人们保持团结与合作,为了克隆人文明能够在这种自我觉悟中顺利发展下去,活得越来越好...

    “对于冠以‘程斌’之名的个体来说,牺牲这种事情,只能牺牲者自己觉悟后去做,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在自己不去做的情况下,要求别人为自己牺牲。”

    程博士嗤之以鼻:“哦,那我们这些平行个体,就有理由为升维的程斌所牺牲了?”

    程斌面不改色的道:“我不知道系统的权柄到底是什么样的,但是我升维后只会为所有平行个体带来帮助,并指引他们走上求知求真无限攀升的正确道路,对我来说,这并不是一种牺牲。”

    “真是高大上啊...”程博士嘲讽道,“你觉得自己的道路是绝对正义正确的?让平行个体遵从是对他们好?太自大了吧?”

    “这个问题过去有人也质问过...”程斌耸了耸肩,“我的道路在广阔的宇宙中不可能是绝对正确绝对正义的,对于正常逻辑认知之外的那些混乱生命反而是剧毒的是邪恶的、是无缘无故就要杀死它们的东西了,但是...”

    深深的看了眼程博士后,程斌摇头道:“你与我同源而生,在异常出现之前,你对科学知识的追求力度比我还高,你一定是认可这条道路的吧?”

    程博士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无论现在你怎么想,追逐无限未知的梦想,总比无限之主刻意的负面引导要好吧?”程斌反问道,“你不能接受被高维自我共鸣植入的共通道路,但却可以接受无限之主的意识扭曲?你在轮回中到底经历了什么?现在肆意屠杀人类的你,又和最初的你有多大的区别?”

    “你这是打算说服我?”程博士呵呵笑了一声,“你未免太过小看无限之主了吧?你以为在无数可能性中被选中的我,会因为这个问题而反感动摇吗?”

    “你之前不也打算说服我自裁吗?”程斌嘿了一声,“我们在这里见面,是因为系统和无限之主的间接接触与推动,这种行为一定是有意义的,不知道你有什么收获,反正我对自己要做的事情感触更明晰了一些。”

    摇头笑了笑后,程博士身体骤然崩溃,分解成一滩血肉融入了这座深渊母巢之中,同时一个宏大的人类声音在房间中回荡:“这次见面...起码让我知道你没有我想象中那么虚伪,意识既然无法动摇,一切最终还是要回归于厮杀...

    “胜利者夺取一切,失败者彻底消失,这就是宇宙中弱肉强食的真理。”

    “你觉得你有机会赢?”程斌眉头一挑,电磁战体顿时全功率运转,可见不可见的电磁波全数被吸收转化,四周更是因为热量被无限汲取而泛起了冰霜。

    程博士的冷笑声传递到化身黑影的程斌身周:“在这里,我的对手还不是你,而是那个不知所谓的克隆人文明,而且...你以为在这虚幻的世界里我们能真正杀死彼此?别开玩笑了,我们都无法发挥出本体真正的力量...”

    在一声轻叹后,深渊母巢所有的能量汇聚到了房间周围,程博士的话语淹没在了炽热的光芒中:“道路与灵魂的战争无比漫长,我们有的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