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400章 用史莱姆圈地图启动成神工程

    从凡人晋升神灵,其实并不需要什么特殊的仪式。

    说穿了,这个成神的过程,就是顺着神性、神职、神格构筑出的、跨越现实与虚空的桥梁,将自身的主意识从依赖物质元素的灵魂主体,完全转移到脱离物质的纯粹真名层面去而已。

    这是一个灵魂深层的精密工程,如果能自我观测并操纵灵魂与真名的变化,就能主观推动意识迁移工程的进行,什么冥想感悟顺应神性本能之类的完全不需要。

    虽然在自己意识运转中观测并干涉意识的运转过程,对于绝大部分生命来说是连想象都无法做到的事情,更别提具体的操纵了。

    至于其他的,大部分神灵晋升时严格举行的庆典、仪式、宣告等等,都只是非战乱时期无关紧要的、像神灵界潜规则一样的附带程序罢了起码对程斌来说是这样的。

    连个教会都没有的程斌,自然是不会拉着自己那数量少到可怜兮兮的信徒,去搞这些表面功夫的。

    为了避免精密的灵魂工程被知识之神相似神职神性干扰,程斌带着莱西艾维离开了知识圣地、随便传送到了主位面一片无人的荒漠中,然后随手勾勒了一个符文法阵,并将其控制权移交给了艾维。

    史莱姆娘在灵魂领域之外的魔法掌控上,比原本不是法师的莱西强很多,离半神只差神格的她接过程斌丢来的、类似战争古树种子的凝固态符文法阵翻来覆去的打量着,随后就被其内复杂到超乎想像的结构惊了一下。

    这是程斌从知识之神那获取大量知识后,对知识古卷与知识高塔整个体系的破解研究成果。

    就像是智能程序的原始代码一样,这个符文法阵会在自我衍化中越来越复杂庞大,几乎有着无穷的变化与功能可以展开。

    不过一个体系的逻辑复杂度突破某个界限后,就会被世界识别为生命并赋予真名,这个极度复杂的魔法阵自然也不例外,很有可能会形成类似知识古卷的另类魔法生命。

    但魔法生命被赋予的真名,其特性与来源暂时不可控,所以还是交给艾维控制比较好,程斌有刻意调整这个无法用阶位描述的魔法的性质,在这次用过后也能作为固化能力方便地融入史莱姆娘的魔力体系,免得她没事就借莱西那一身固化魔法缓解主位面的压力。

    读取附带的一次性说明书后,艾维解除了自己的人类模拟形态,化身成一滩绿到深邃的软体史莱姆,将法阵种子一口吞了下去。

    酝酿了一会儿后,艾维原本收敛起来的本体骤然解除了限制,深绿色的喷泉突兀的从荒漠中爆发而出,并迅速形成了环形的海啸向着四面八方碾压扩散开来。

    神性史莱姆的本体可以吞噬了整个位面的庞然大物,虽然艾维只保留下来了控制性能最佳的魔力与身躯规模,但那也是极其恐怖的。

    远离文明的荒漠、戈壁,连同一些绿洲与大量的动植物,都在深绿色的海啸席卷而过后被吞噬同化,成为了体型暴涨的史莱姆娘身躯的一部分。

    理论上来说,保留了神性史莱姆最强吞噬同化能力的艾维,是可以重现那史莱姆席卷吞噬整个位面的景象的。

    不过在环境严苛了无数倍的主位面,这么干的难度是无法预计的,光是支撑那种体型需要的魔力与控制力这种硬性要求都无法解决。

    控制力方面,艾维有了程斌支援的类ai魔法体系倒还问题不大,但魔力方面就没什么好办法了。

    作为魔网组件的太阳与月亮就在主位面高空旋转着,吞吐着星界所有位面汇聚过来的背景元素洪流。

    这股被主位面法师们习惯称呼为世界原始魔力的庞大力量,已经在流经接近主位面的、被魔网覆盖的无数位面的时候,就被魔网一点点纳入了控制体系。

    程斌那一系列不同版本的魔力熔炉,基本都延续了精灵族远古战争古树的能源系统设计思路,直接从世界原始魔力中汲取力量转化为个人所用的魔力。

    作为万千元素洪流的唯一汇聚节点,主位面这里的世界原始魔力论规模自然是无与伦比的,但魔网在这的控制力也是最强的,原始魔力在流经被魔网覆盖的位面时就一点点被打上了魔网的印记,在主位面这更是彻底的被集中力量的魔网纳入引导体系了。

    严格来说,程斌红龙身躯内还在运转的魔力熔炉,就是在从魔网挖的水渠里抽取经过净化处理的、温和而纯净的水。

    相对于原始魔力的庞大规模而言,红龙身躯这种抽取相当不起眼,一般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但艾维如果仗着天赋放开肚皮去搞位面等级的大事情...那会发生什么可就不好说了。

    妄图吞噬位面的神性史莱姆,其不断扩大的本体为了对抗严苛的环境,需要的魔力会呈指数级暴涨,最后直接把魔网体系弄崩了让原始魔力暴走都是有可能的。

    而且,从知识之神欧格玛那里,程斌还知道魔网这种给原始魔力打上秩序化标记的行为,也有一部分是为了方便诸神统一信仰神力削减原始魔力的熵属性,以此来针对性削弱原始魔力洪流下游深渊区的恶魔。

    甚至很多神灵赐予信徒的神术,就是通过魔网提供的法术模型与网络去释放的,除了有神力需求较高的高阶神术外,多数神灵都会借助魔网来实现低阶神术效果,以此来节省神力。

    所以在魔网上搞事情引起了什么动荡,关注过来的绝对就不止是魔法之神了。

    程斌虽然有去动魔网的计划,但也没打算现在就去实施,艾维自然也不会有没事就吞个位面的荒诞念头。

    庞大的绿色史莱姆摊开成数米厚的一层,大致覆盖住荒漠后就不动弹了,在其身躯内部,之前程斌给予的法阵种子开始匹配艾维的魔力与身躯逐渐拓展开来。

    复杂程度越来越高的、仿佛有着生命与智慧的魔法围绕着艾维的真名意识构筑演变,很快就扩散到了神性史莱姆身躯的每一个角落。

    在莱西和程斌的帮助下,艾维有些生疏的控制着法阵运转,先给自己制造了一堆魔力熔炉支撑庞大体型的消耗。

    从魔网里抽水是很方便,但关键时候被魔网掐断供应就很麻烦了,所以在脑子里设计成神工程的程斌也抽空帮艾维弄出一套不用背景原始魔力的供能体系当做备用品。

    除了原始魔力,直接用元素本身反应带来的能量也是可以转化个人魔力的,而在高维空间距离上,与多数位面很“近”的、因性质特殊而没有被魔网触及的各种纯粹元素位面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高浓度的、属性纯粹的元素很简单就能转化出可以支配的魔力。

    也许是因为纪元交替的大年将近的缘故,程斌给艾维开一溜元素之门并没有花费多大功夫,在主位面这种涉及时空的魔法还是挺好用的。

    “这样也就差不多了吧,”站在艾维那不知道算不算头的凸起山丘上,恢复红龙本相的程斌打量着史莱姆身躯上肉眼隐约可见的繁复魔纹,随后他点了点头对身边的精灵说道,“莱西你就专注灵魂层面的攻防体系就行了。”

    “需要做这么夸张的准备么?大人你应该没有什么仇人吧...”与艾维熟稔地对接好精神连接,相互适应了一下在庞大魔法体系中的位置后,莱西感应着越积越高的魔力反应有些咋舌地道。

    程斌摇了摇头:“这可不好说,神灵这种受神职影响很大的虚空生物,有时候思路可是相当奇怪的,而且这个世界可是有不少的存在对新生的脆弱神灵感兴趣...

    “反正想在最后冒出来摘果子的家伙肯定是有的,而在物质世界毁灭新生神灵那甚至没迈出位面的信仰基础,可是性价比极高的攻击手段。”

    顿了顿后,红龙用爪尖轻轻点了点莱西的脑袋,对抬起头的她说道:“虽然理论上我将意识转移到神灵所在的虚空中后,能立刻识别你的信仰连接重新锚定物质世界,但凡事都怕万一,所以你们要尽量准备好保护自己的手段我能不掀桌还是不掀桌的好。”

    见到莱西点头应是,正想再说点什么的程斌忽然神色一动,偏头望向了另一边。

    莱西顺着红龙的视线看了过去,不过满眼都是深绿色的蠕动海洋,没能看到红龙在注视什么东西。

    但下一瞬她就连通了艾维的视线,透过神性史莱姆的魔法力量观察到了绿海边沿的某个地方,看到了一个造型怪异的身影。

    那是一个头上长者两个巨大鹿角的、有着绿色长发与胡须的人形生物,其穿着蔓藤与绿叶编织成的衣服,赤脚站在数米高的蠕动绿海前,面色阴晴不定。

    头顶鹿角的怪异人形生物,其实是一名信仰森林之神的牧树人,他原本已经为了消除这片荒漠奔波了很多年头,在摸清生态与气候后,好不容易开发水源种植出了几片绿洲。

    但他没想到自己只是暂时离开在其他地方打了个盹,自己辛苦弄出来的植被就被一只史无前例的庞大史莱姆给吞了。

    原本感应到自己的劳动成果被破坏后急匆匆赶过来的他,在传送过来真正看到罪魁祸首后却被震慑到了自然界能孕育出这种等级的恐怖生命?

    仔细分辨后察觉到了占满视野的巨大史莱姆体内散发出的神性与魔法气息,牧树人谨慎了起来,他呼喊等待一会儿后见到对方没有什么反应,于是在犹豫了一下后抬手对着庞大的史莱姆释放了几个法术。

    “不用管他,”见到那头上长鹿角的家伙释放法术试探绿海却只小小的引起了一点波动,程斌就干脆地收回了视线,“除非他喊得动神灵级别的力量,否则就放他在那不用理会。”

    被牧树人用法术试探的艾维连被蚊子叮咬那种程度的感觉都没有,于是她在精神连接中哦了一声,就收回了投注在牧树人那的大部分注意力。

    在主位面这魔力与符文力量受到压制的特殊环境下,就算是半神级别的存在也难以制造大范围的广域伤害,艾维那已经堪称是地图的身躯,对于顶天了只能做到对城攻击的普通生命来说,简直就是作弊。

    有传奇灵魂法师莱西帮忙控制,吞噬同化能力逆天的神性史莱姆艾维几乎没有什么短板,充当守护阵地绰绰有余。

    接近传奇的牧师人在艾维面前,论存在感恐怕连人类脚下的尘土都不如,那些越来越高等的探查、攻击法术,对于体内时刻诞生着庞大魔力的艾维来说连张口吞了当充能都嫌弃麻烦。

    就在被无视的牧树人的徒劳试探中,程斌将所有注意力转回红龙之躯,开始在意识中一点一点勾勒遍布全身的灵魂主体。

    在一路的升级魔改中,红龙可不只是用脑子在思考,除开真名与魔力外,体内那些计算单元与功能化模块,都可以算作是红龙灵魂物质载体的一部分。

    “希望神灵本体的转化过程与预期一致吧,这么久打造出来的高复杂度红龙躯体要是没了还真是挺可惜的...”

    一边展开复杂度极高的自我观测体系,程斌一边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来测试思维迭代模型的运转,在确定没有问题后就重新将整个复杂的体系转化压缩了回去。

    随后程斌通知了两个精灵信徒一声,就直接启动了成神工程。

    构成身躯的所有元素的时空定位与属性描述、极度复杂的灵魂算法、预设的神职领域详细设计...巨量的信息被程斌从物质层抽离了出来,铭刻进神性核心后开始顺着真名接口向神格所在的虚空中转移。

    在脱离物质载体的瞬间,程斌总控的信息体系就遇到了无形的侵袭与扭曲,早有预料的他稳稳的在这信息冲击中控制住了整个体系的稳定。

    “虚空风暴...随着纪元交替的接近越来越强的神灵灾难么,说起来和本体升维要遇到的冲击很像啊,这个世界的很多经历都是不错的参考...”

    尚有闲暇思考其他事情的程斌,就这么硬顶着能将懵懂新神直接吹至灰飞烟灭的混乱信息风暴,一点点向着属于自己的神格靠拢。

    也就在这时,虚空中被成神仪式吸引过来的存在,逐渐向着程斌意识寄存的信息体系围拢了过来,不怀好意地伸出了各自的触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