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273章 处处危机

    先后两次见面,偷窃、算计,都令周辰对毛斌此番反感、厌恶;若非说有些好感,也仅是在对方被抓说出那番慷慨陈词的话、被救之后为了兄弟甘心赴死。

    这种人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可身边带着柳郦三人,跟了个李德才就已经不方便了,周辰真不想再带上毛斌;更何况,告别道果大师之后,周辰一行人就要赶往少林寺。自己身怀魔血之事,国教局已经有所察觉,少林寺一行肯定不会一帆风顺;若是国教局执意要擒住自己,周辰绝对不会束手就擒。到时候,免不了一场恶战。

    若是答应,只会令毛斌卷入危险之中。

    “该说我都已经说了,绝对不可能带上你。”周辰板着脸,态度坚决的拒绝;想了想,生怕毛斌因被拒绝继续为非作歹,又开口说道:“若是你我有缘,下次再见时,或许会考虑,你走吧!”

    “恩人,我……”

    毛斌满脸沮丧,张了张嘴,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颓废的点了点头,无奈道:“那好吧!恩人的恩情,我毛斌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若是将来有机会见面,我毛斌定然报答恩人的恩情。”

    说完,毛斌跪在地上,磕了两个响头,便洒脱的离开了。

    “师父,虽然我有些看不起这小子,不过他也不坏,为何不带上他呢?多个人,也有跟我分担行李的啊!”望着毛斌离开的背影,李德才嘟囔道。

    “我们此番又不是游山玩水,别说得罪了始神教,就连国教局的人都盯上我了,带着他岂不是让他卷入是非之中。”周辰幽幽的说了句,脸色立即拉了下来,瞪了李德才一眼,训斥道:“怎么?这点东西就嫌累了。而且有些东西都是我们自己拿的。”

    “嘿嘿,我就是找个借口。”李德才嘿嘿一笑,恬不知耻的说道。

    周辰懒得搭理越来越没有规矩的徒弟,转身返回房间,李德才一脸谄媚的跟在后面,随手将房门关上。

    任谁也没想到芜湖一行竟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无意中招惹了个帮派,竟与芜湖市里的官员牵扯起来,而且江龙帮老大吴歌背后的吴家还没搞清楚;从警局捞出自己的年佑安此人身份以及受何人所托也没搞清楚。芜湖不宜久留,看来得尽早离开。

    匆忙从正举行盛典的广济寺离开前去南锣水湾营救柳郦等人,周辰都没来得及跟道果大师详细解释。

    如今打算尽早离开芜湖,至少应该前去广济寺与道果大师道别。

    众人听闻周辰要再去广济寺,都打算一同前往,毕竟广济寺是芜湖一处旅游胜地,游玩一下总比窝在宾馆好。

    一行五人,打了两辆车前往广济寺。

    此时已经到了中午,广济寺盛典已经结束,不过寺庙内的游客依旧繁多,虽说不是人山人海,但也差不了多少,几乎没走两三步就有人;放眼望去,黑压压的都是人头。

    到了寺庙门口,负责看门的僧侣一眼便认出周辰,连忙迎上前去,双手合十,态度友善道:“周施主,您又回来了;道果师叔祖交代,若是周施主再赶来,直接前往师叔祖的禅房便可。”

    “多谢小师傅。”

    “阿弥陀佛。”

    小僧侣放行,几人也没买票,直接进了广济寺。

    “周辰,你有要事,就先去忙吧!我们几个在寺庙内逛逛就行了,到时候电话联系。”进了广济寺,柳郦善解人意的提醒道。

    “好,谁先忙完谁先打电话联系。”

    周辰点头应答了一句,与柳郦等人告辞,便直接前往道果大师的禅房。

    走进禅院,都已经熟知周辰的和尚主动跟周辰打招呼,甚至都不用通报,周辰直接朝道果大师的禅房走去。走到禅房门口,周辰便听闻禅房内传来敲木鱼的声响,周辰伸手敲了敲门。

    木鱼声消失,随即传来道果大师的声音。

    “进来吧!”

    周辰推门进入,道果大师已从蒲团上站起来,满脸堆积着微笑,率先开口道:“老衲一猜便是周小友复返,看周小友眉心阴霾已去,看来事情已经解决了。”

    “道果大师果然佛法高深。”

    “阿弥陀佛,老衲献丑了;老衲差点忘了周小友乃是八卦一脉的传人。”道果大师面带微笑,自嘲的说道。

    “小子惭愧,是八卦一脉的子嗣不假,可由于周家秘密隐藏数百年,小子知晓这事没多久,故而对八卦卜算的奥秘一无所知。”周辰满脸惭愧,苦笑着解释道。

    “老衲明白,依据周小友的聪慧,若是用心,定能在短时间内习得八卦不算之术,有所建树。”

    “大师谬赞了。”周辰脸上略显尴尬,苦笑道。

    道果大师笑了笑,脸上流露出犹豫之色,沉默了少许,继续说道:“周小友刚才走的匆忙,老衲心中不安,特意为周小友卜卦一番;竟算出周小友有牢狱之灾,却又得人相助平安化险,只是令老衲不解的是卦象显示周小友的险境并未完全消失;周小友,你到底经历何事?”

    没想到道果大师佛法竟如此高深,连自己遭遇险境都能算的出来,周辰心中诧异万分。

    可真正令周辰震惊的还是道果大师后面的一句——险境并未真正消失——难道说年佑安之所以营救自己有不为人知的目的?

    见识过年佑安雷厉风行的手段,周辰自然晓得此人不宜对付;更何况若是猜想的没错,此人营救自己应该是受人指使,那他背后的人恐怕更加厉害。

    到底是谁?

    周辰心乱如麻,怎么都没想到芜湖一行竟遇到如此厉害、隐匿的高手。

    “周小友,周小友,你怎么了?”望着周辰有些难看的脸色,道果大师开口询问道。

    “哦……没事,多谢大师。”周辰回过神,挤出一抹苦笑,解释道:“小子也不相瞒,早晨匆忙离开是因为江龙帮的人企图对付我的朋友,担心朋友受伤,我便去营救。”

    “原来如此,江龙帮被灭,看来是周小友所为。”道果大师点了点头,脸色有些担忧,说道:“江龙帮在芜湖势力颇大,传闻江龙帮的老大五哥无恶不作、草菅人命,周小友此举确实为民除害。只是听闻这五哥功夫不弱,不是善类,此番被你绞杀,恐怕他的人会伺机报复。”

    “江龙帮小子倒是不怕,只是吴歌背后的吴家确实令小子担心。道果大师,你有没有听闻过吴姓的隐匿世家大族?”

    周辰心中也颇为担忧,吴歌所表现出的气质能猜测到此人身份不简单,而且他说自己只是吴家的旁系,可以想象吴家真正的势力;若是吴家知晓此事,不晓得会不会对自己下手。

    虽说吴歌背叛了吴家,可世家大族要的就是颜面,未将吴歌逐出家门,他便是吴家人,竟被人击杀,这简直就是打吴家的脸。

    那吴家会做出何种举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