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三章

    今天晚上最後一个电话,是一个女孩子打来的。

    「是ChannelA吗?我想用钢琴弹一支歌。」女孩说。

    「我们的节目没有这个先例。」夏心桔说。

    「我要弹的是DanFogelberg的《Longer》。」女孩在电话那一头已经弹起琴来。

    控制室裹,秦念念等候着夏心桔的指示,准备随时把电话挂断。然而,夏心桔低着头,没有阻止那个女孩。女孩的琴声透过电话筒在直播室裏飘荡。她不是弹得特别好,那支歌却是悠长的。

    「你为甚么要弹这支歌?」夏心桔问。

    「我希望他会听到。」

    「他是谁?」

    「是一个很爱很爱我的男人。」

    「他在哪裏?」

    「我不知道。」女孩开始抽泣。

    「这是一支快乐的歌呀!」夏心桔安慰她。

    「骗人的!根本没有天长地久。」女孩哽咽着说。

    「已经破例让你在这裏弹琴了,不要哭好吗?节目要完了,你有甚么话要说吗?」

    女孩沉默着。

    「假如你没有话要说——」

    「我想说——」沙哑的嗓音。

    「要快点了!」

    「我想说,不要挥霍爱情,爱是会耗尽的。」

    夏心桔把耳机从头上拿下来,用手支着前面的桌子,缓缓地站起身。秦念念探头进来,问:「你没事吧?」

    「我没事。」

    秦念念递了一个包裹给她,说:「那个人又寄油画来给你了。」

    夏心桔主持这个节目已经有两年了,七百多个日子以来,每隔一段时间,一位署名S.E.翟的听众也会寄来一张自己亲手画的油画。每一张画,也仔细地配在一个画框里。

    「刚才你为甚么肯让她弹琴?」秦念念问。

    「因为是DanFogelberg的《Longer》呀!」她微笑着说,也许她并不是为了那个女孩,而是为了自己。这是她和邱清智的歌;是开始,也是离别的歌。她太想念这支歌了。地久天长,当然是骗人的。早阵子,她见过邱清智。那是她和他分手之後第一次见面。那一刻,她才知道这个男人从前多么的爱她。

    她记得,两个人一起的时候,有一天,他们做爱之後,她饿昏了,邱清智煮了一碗阳春面给她吃。她坐在床边,双手捧着那碗面,面裏飘浮着一朵晶莹的油花,她从那朵油花裹看到自己睑上的泪珠滚滚掉落。

    「不要对我这么好。」她对他说。

    当你不太爱一个人的时候,你才会这样说的吧?她知道,自己是不值得的。

    重聚的那天,她发现自己一直也是爱他的。只是,那刻也许太迟了吧?一起的时候,她挥霍他对她的爱,把他榨乾和践踏。那种爱已经耗尽了,只留下苦涩的记忆。

    要回去,太不可能了。

    她打开手上的包裹,是S.F.翟送来的油画。画里头,是一个窗口。窗边放着一盆绿色的花。夜深了,窗外是一幢一幢的高楼大厦,其中一幢大厦的窗子,并不是窗子,而是一张女人的,思念的脸孔。

    她颓然坐着,用手支着头,久久地望着那张画,这个不正是她自己吗?她突然觉得眼睛湿润而朦胧,一颗泪珠涌出眼眶,滴在画上。

    S.P.翟送给她的油画,每一张的主角也是一个双手环抱胸前的女人。无论背景怎么变换,那个女人永远低垂着眼皮,小小的脸、瘦瘦的鼻子,嘴巴紧闭着,总是好像在思念一个人。

    这个画画的人,应该是个男人吧?她觉得他是个男的。每一次,他的包裹里,也还有一张小小的卡片,卡片上只是简短的写着:

    “喜欢你的声音,继续努力!」

    两年来,这些鼓励从未间断。他的油画画得很漂亮。日复一日,夏心桔愈来愈好奇,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包裹裏,有一张绿色的卡片,这一次,卡片上写着一个地址和两行字。

    夏小姐:

    从今天开始,我的油画放在这家精品店里寄卖。有空的话,不妨去看看。

    S.F.翟

    那家精品店距离她的家还不到十分钟的路程。今天太晚了,明天,她要去看看。

    离开电台的时候,夜色昏昏,她彷佛看到对面那幢高楼的墙上也有自己的,一张思念着别人的脸。那样痛苦地思念着别人,是回不了家的,只能在别人的窗子上流浪和等待。

    第二天,夏心桔来到精晶店。这是一家小小的精晶店,卖陶瓷、石头,画框,也卖油画。店员是个穿了鼻环的男孩子。她推门进去的时候,男孩自顾自的随着音乐摆动身体。

    「随便看看。」男孩一边嚼口香糖一边说。

    夏心桔看到墙上挂着很多张s.P.翟的油画,油画的主角,依然是那个双手环抱胸前的女人。她抱着胸怀,怔怔地看着那些画。

    「翟先生会来这里吗?」她问。

    「先生?」

    夏心桔的心陡地沉了一下,带着失望的神情问:「画家是个女的吗?」

    「是男的。」

    原来这个男孩刚才听不清楚她的说话。是个男的便好了。她希望他是个男人,虽然,他也许已经很老了,或者是长得很难看;然而,她心里渴望自己能够被一个男人长久地关怀和仰慕,这样的话,至少能够证明她是一个有吸引力的女人。

    「翟先生有时会来。」穿鼻环的男孩说。

    「那我改天再来。」

    几天之後,夏心桔又来到精品店。

    「翟先生刚刚走了。」穿鼻环的男孩认得她。

    也许,她和他没有相遇的缘分吧。她失落地站在他的油画前面,她大概不会再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後面说:

    「我忘记带我的长笛。」

    「这位小姐找你。」男孩说。

    夏心桔回过头去,这个刚刚走进店里的男人,高高的个子配着温暖的微笑,看来只是比她大几年。

    「你好——」夏心桔说。

    「夏小姐——」男人有些腼覥,又带着几分惊喜的神色。

    「你就是送画给我的那个人?」她问。

    「是的,是我。」

    「你的画画得很漂亮。」

    「谢谢你。」

    「卖得好吗?」

    「还算不错,全靠牛牛替我推销。」

    「牛牛?」她不知道他在说谁。

    他搭着男孩的肩膀说:「穿鼻环的,不是牛牛又是甚么?」

    男孩用手指头顶了顶自己的鼻尖,尴尬地笑笑。

    「他叫阿比。」翟成勋说。

    「我也喜欢听你的节目。」阿比说。

    「你是画家吗?」她问。

    「只是随便画画的,我的正职是建房子。」男人递上自己的名片,他的名字是翟成勋。

    夏心桔接过了他手上的名片,她的心陡地跳一下。他是建房子的,她的初恋情人孟承熙不也是建房子的吗?

    「你那天晚上的节目很感人。」翟成勋说。

    「你是说哪一天?」

    「让那个女孩子弹琴的那一天。」

    「是她的琴声还是她说的话感人?」

    「是你让她在节目里弹琴这个决定很感人。我想像有一天,如果我想在节目里唱一支歌,你会让我唱的。」

    「但你总不能唱得太难听吧?」她开玩笑说。

    「我唱《Longer》,你便会让我唱。」

    「你怎知道?」

    「你常常在节目里播这支歌。」他了解的笑笑。

    「你可是我最忠实的听众呢!」她的脸红了。

    「我喜欢听你的声音,那是一种温柔的安慰,可以抚平许多创伤。」他垂下了头,又抬起来,由衷的说。

    「可惜没法抚平自己的那些。」

    她为甚么会跟陌生人说这种话呢?也许,他不是陌生的,他们早已经在声音和图画中认识对方,这天不过是重遇。

    沉默了片刻,她说:「我要走了。」

    「我也要走了。」

    两个人一起离开精品店的时候,夏心桔看到翟成勋手上拿着一个黑色的、长方形的盒子,他刚才不是忘记带长笛,所以跑回来的吗?

    「你玩长笛的吗?」

    「我在乐器行里教长笛。」

    夏心桔惊叹地摇了摇头:「你的工作真多。」

    「教长笛的是我的朋友,他去了旅行,我只是代课。」

    「你的长笛吹得很好吗?」

    「教小孩子是没问题的。」

    「我以前认识一位朋友,他的吉他弹的很好。」她说的是邱清智。

    「你也有学乐器吗?」

    「我现在学任何一种乐器,也都太老了吧?」

    「我班上有一个女孩子,年纪跟你差不多。你来学也不会太老的。”

    她笑了笑:「我好好的考虑一下——」

    「夏小姐,你要去哪里?要我送你一程吗?」

    「不用了,我就住在附近。再见了。」

    当她转过身子的时候,翟成勋突然在後面说:「你头发上好像有些东西——”

    「是吗?」她回过头来的时候,翟成勋的手在她脑後一扬,变出一朵巴掌般大的红色玫瑰花来。

    「送给你的——」

    「没想到你还是一位魔术师。」

    「业余的。」他笑着跳上了计程车。

    那天晚上,夏心桔把玫瑰养在一个透明的矮杯子里,放在窗边。已经多久了?她

    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甜美。真想谈恋爱啊!被男人爱着的女人是最矜贵的。

    後来有一天,她不用上班,黄昏时经过那家精品店,翟成勋隔着玻璃叫她。

    「喔,为甚么你会在这里?」夏心桔走进店里,发现店裹只有翟成勋一个人。

    「今天是周末,阿比约了朋友,我帮他看店。这家店是我朋友开的,阿比是店主的弟弟。」

    她里望那面墙,只剩下一张他的画。

    「你的画卖得很好呀!」

    「对呀!只剩下一张。」

    「为甚么你画的女人都喜欢双手抱着胸前?」她好奇的问。

    「我觉得女人拥抱着自己的时候是最动人的。」

    她突然从他身後那面玻璃看到自己的反影,这一刻的她,不也正是双手抱着胸前吗?她已经记不起这是属於她自己的动作呢,还是属於油画中那个女人的。

    「你画的好像都是思念的心情。」

    翟成勋腼腆的说:「我了解思念的滋味。」

    「看来你的思念是苦的。」

    「应该是苦的吧?」

    「是的。」她不得不承认。

    沉默了片刻,她问:

    「你真的是魔术师吗?」

    他笑了笑:「我爸爸的哥哥,那就是我伯伯了,他是一位魔术师,我的魔术是他教的,我只会一点点。」

    「可以教我吗?」

    「你为甚么要学呢?」

    「想令人开心!」她说。

    「这个理由太好了!就跟我当初学魔术的理由一样。那个时候,很多小孩子要跟我伯伯学魔术,一天,他问我们:『你们为甚么要学魔术?』,当时,有些孩子说:『我要成为魔术师!”,有些孩子说:『我要变很多东西给自己!』,也有孩子说:『我要变走讨厌的东西!』,只有我说:『我想令人开心!』,我伯伯说:“好的,我只教你—个!”,魔术的目的,就是要令人开心。」

    「你伯伯现在还有表演魔术吗?」

    「他不在了。」翟成勋耸耸肩膀,说:「现在,我是他的唯一的徒弟了。」

    「你会变很多东西吗?」

    「你想变些甚么?我可以变给你。又或者,你想变走哪些讨厌的东西,我也可以替你把它变走?」

    「不是说魔术是要令人开心的吗?」

    「特别为你破例一次。」

    夏心桔想了想,说:「可以等我想到之後再告诉你吗?只有一次机会,我不想浪费。」

    「好的。」

    她知道翟成勋没法把思念变走,也不能为她把光阴变回来。那样的话,她想不到有甚么是她想变的。

    不久之後的一天晚上,她做完了节目,从电台走出来的时候,看见了翟成勋在电台外面那棵榆树下踱步,他似乎在等她。

    「你为甚么会在这里?」她问。

    他腼腆的说:「想告诉你,我明天要走了。」

    「你要去哪里?」

    「德国。」

    「去工作吗?」

    「是的,要去三个星期。」

    夏心桔有点儿奇怪,翟成勋特地来这里等她,就是要告诉她这些吗?他不过离开三个星期罢了,又不是不会回来;而他们之间,也还没去到要互相道别的阶段。

    她望着翟成勋,他今天晚上有点怪。他的笑容有点不自然,他那一双手也好像无处可以放。她太累了,不知道说些甚么,最後,只好说:「那么,回来再见。」

    翟成勋脸上浮现片刻失望的神情,点了点头,说:「再见。」

    走得远远之後,他突然回头说:「我答应过会为你变一样东西的。」

    「我记得。」夏心桔微笑着说。

    那天晚上回到家里,她爬到妹妹夏桑菊的床上。

    「为甚么不回去自己的床呢?」夏桑菊问。

    「不想一个人睡。为甚么近来没听见你跟梁正为出去?」

    「他很久没有找我了。」

    「他不是你的忠心追随者吗?」

    「单思也是有限期的。也许他死心了,就像那天晚上在你节目里弹琴的女孩子所说的,他的爱已经给我挥霍得—乾二净,没有了。」

    「真可惜——」

    「哪一方面?」

    「有一个人喜欢自己,总是好的。」

    「谁不知道呢?但是,那个人根本不会永远俯伏在你跟前。你不爱他,他会走的。」

    「这样也很公平呀!记得我跟你提过的那个翟成勋吗?他今天晚上在电台外面等我,我以为是有甚么特别的事情,原来他只是来告诉我他明天要到外地公干。」

    「就是这些?」

    「是的,他有必要来向我告别吗?」

    「那你怎么做?」

    「就跟他说再见啦!」

    「你真糟糕!」

    「为甚么?」

    「他是喜欢你,才会来向你道别的。」

    「他又不是不回来。」

    「也许他想你叫他不要走。」

    「不可能的,我不会这样做。」

    「人有时候也会做些不可能的事。他喜欢你,所以舍不得你。」

    「那么,我是应该叫他留下来吗?」

    「不是已经太迟了吗?」

    夏心桔抱着枕头,回想今天晚上在电台外面的那一幕,有片刻幸福的神往。他的等待、他的腼腆、他的不舍,是她久违了的恋爱感觉。临走的时候,他忽尔回头,说:「我答应过会为你变一样东西的。」他是希望她要求把离别变走吧?她怎么没有想到他说话中的意思呢?

    「好像很想谈恋爱的样子呢!」夏桑菊说。

    夏心桔笑了:「谁不想呢?」

    「是的,最初的恋爱总是好的,後来才会变坏。」

    她多么宁愿把离别变走?那三个星期的日子,她几乎每一刻都在思念他,她已经成为了他油画中那个被思念所苦的女人。同时,一种甜美的快乐又在她心里浮荡,远在德国的那个人,也是在思念她吧?

    三个星期过去了,四个星期也过去了,她许多次故意绕过那家精品店,也看不见翟成勋。

    後来有一天晚上,她故意又去一遍。这一次,她看到翟成勋了。她兴高采烈的走进店里。

    「你回来了!」她说。

    「是的!」看见了她,他有点诧异。

    在那沉默的片刻,夏心桔几乎可以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她在等待着他说些甚么。可是,他站在那里,毫无准备似的。她想,也许是告别的那天,她令他太尴尬了,现在有所犹豫了。於是,她热情地说:

    「我想到要变些甚么了。」

    「你要变些甚么?」他问。

    她觉得翟成勋好像有点不同了。他变得拘谨,笑容收敛了,说话也少了。

    「我想变一只兔子。」她说,「小时候,我见过魔术师用一条丝巾变出一只可爱的兔子。」

    「好的,改天我教你。」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长发的女孩子从店後面走出来。

    「你就是夏小姐吗?」长发女人兴奋的问。

    夏心桔掩不住诧异的神色。

    「我们很喜欢听你的节目。」长发女人说。

    「思思是阿比的姐姐。」翟成勋说。

    「夏小姐,你喜欢甚么,我们给你打折。」她说话的时候,挨着翟成勋,好像一对已经一起很多年的情侣。

    翟成勋是有女朋友的,他为甚么不早点说呢?可是,他也许没有必要告诉她吧?

    他们只是见过几次面,他只是她的一个听众,他不过是一个两年来一直鼓励她的人。

    「我去了美国读书四年,四年来,成勋每星期也有写信给我,他是个难得的男朋友。」思思说。

    思思为甚么告诉她这些呢?

    翟成勋油画里的所有思念,也是对思思的思念吧?

    翟成勋避开了夏心桔的目光。眼前的这个人,跟那天晚上在电台外面说:「我说过要为你变一样东西。」的那个人,彷佛不是同一个人。他更不是那个第一次相遇便在她的头发裏变出一朵玫瑰的人。是她太多情了。

    多少日子以後,夏心桔在节目里又播了一遍《Longer》,也许,她日夕思念的根本是另一个男人,她只是冀求能有一段新的爱情来拯救自己。因为爱的不是翟成勋,她不再感到尴尬了,只是有一种可笑的无奈。曾经有那么一刻,她以为迎面而来的一只兔子是要奔向她怀中的;然而,当她张开双臂,那只兔子却从她身边溜走了。後面有另外一个人接住那只兔子,那人才是它的主人。而她自己呢?她并不是想要一只兔子,她想要的,是一个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