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2744 疯狂致远!

    海战在凌晨一点半进入了最激烈的时刻,此时致远号和敌舰已经冲到了一千米之内的距离,双方火炮的射击精度已经到了最佳的位置。

    北海上炮声隆隆,所有人都打红了眼,忘记了时间和空间,所有人只有一个念头,用炮弹彻底将对方摧毁!

    远方的英国舰队这时候已经看傻了,甲板上全都是端着望远镜观战的军官,远方的每一声爆炸的巨响都能惊的他们一哆嗦。

    这是完全迥异于传统的海战形式,致远号表现出了极其优异的战斗力,这些皇家海军军官们一个个都放下了之前心中的狂妄自大。

    “上帝啊!这难道是不沉的铁甲舰吗?他的装甲到底有多厚?我们情报是怎么显示呢?”

    “报告公爵,之前我们的情报人员曾经登上过致远号参观,虽然无法接触整个舰艇的核心数据,但是通过表面装甲的各项数据分析,致远号的装甲应该在三英寸左右……”

    “不可能!”人们一片惊呼“三英寸的铁甲射击实验我们做过,绝对达不到这样的防御能力!”

    “法国舰队已经三轮齐射了,三百多发炮弹打了出去,致远号居然还在战斗?上帝啊,这是一艘什么样的战舰?”

    纽卡斯尔公爵双手死死的捏着铁栏杆,眼睛死死的盯着远方血火战场!

    “肖乐天啊,肖乐天!你简直就是一个疯子,你怎么会设计出这样变态的战舰?完全不符合常理啊!”

    “传我的命令!舰队向前靠近,我们必须要掌握第一手资料!”

    “速写员呢?照相机呢?记录下今天战场的每一个画面,这都是皇家海军必须的资料!”

    这个时代照相技术还没有那么发达,夜景虽然能照但是清晰度不够,所以海军内部都有一些士兵和军官培训过速写。

    他们的铅笔在纸张上沙沙的摩擦,眼前战场上的一切都定格在了画面上!

    英国人开始向战场核心靠近了,这引起了法国海军的惊恐,光荣号在炮战的同时还向英国发送了警告信号。

    但是英国是以海军立国的,海军绝对不会听从法国人的警告,纽卡斯尔公爵直接挑明了“告诉霍夫!我们英国皇家海军,是来观战的,我们要的是战争的数据!”

    “我们没兴趣掺合你们的战争,只要没人攻击我们,我们绝对不会发一枪一炮!”

    当霍夫收到英国的回应之后,他恨的后槽牙都要咬碎了“管不了那么多了!让我们的巡洋舰队立刻逆时针包抄,从战场东北方向包围这艘该死的战舰!”

    轰……一发炮弹在光荣号的桅杆处凌空爆炸,拴着船帆的桅杆被炸的七零八落,上面是水兵惨叫着跌落大海。

    “丢下登陆部队!让我的巡洋舰包抄上去!”吼声中霍夫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声音是有多么的恐慌。

    可是海战不是陆战,战舰不是战马,没有那么容易掉头的!霍夫虽然手下有二十艘巡洋舰,但是刚刚这些战舰都在保护抢滩登陆的陆军。

    这些巡洋舰速度最慢,甚至锅炉的气压也没有加够,想要加入战场至少还需要半个小时以上的时间。

    半个小时,项英会给他们半个小时吗?就看此刻致远号的疯狂劲,恐怕连十分钟都不会给他!

    装甲司令塔上的项英,浑身已经被海水彻底打湿了,他的情绪已经彻底进入了战争状态,冷静的让人害怕。

    此刻他的情绪很难让普通民众感受得到,站在装甲司令塔上的他,已经彻底将海战变成了一种游戏!

    无论敌我生命的消失都已经不能再让他起心动念了,哪怕炮击中自己最熟悉的战友被炸成了飞灰,他的心都会不颤抖一丝一毫!

    用肖乐天的话讲,这就是杀到状态了,就跟喝酒的人喝到状态是一样的,已经没有醉和清醒的感觉了,此刻的战争如同梦幻!

    刚一开始的时候,项英还在乎一点自己手下的伤亡,可是这时候他已经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了,他已经彻底的杀神附体,眼睛里只有胜利!

    敌人已经六轮齐射了,致远号从开始到现在舰首主炮也已经进行了十次的齐射,双方都有损伤,而敌我之间的距离仅有六百米。

    致远号还挺得住,敌人六次齐射在致远号上留下了四十八个爆炸点,已经有六十多名兄弟命丧黄泉!

    但是这艘划时代的战舰,依然能挺住,他的结构到现在也没有被破坏!

    哪怕装甲已经被熏黑的如同黑花脸一样,哪怕装甲被炸的变形凹陷三寸以上,但是毕竟没有任何一处装甲被击穿,致远号如同泰山一样坚不可摧!

    这时候项英才深切的体会到,这艘战舰为什么建造之初,就那么让普鲁士工程师们诟病,多少工程师都说肖乐天的射击完全是疯子。

    今天终于能证明了,致远号还就是一艘疯子设计的疯狂战舰!

    “师傅啊!到今天我才明白您究竟有多伟大!我到现在才明白,您真的是从天上来的!”

    “如此高瞻远瞩的设计方案,您是怎么想的?顶着那么多普鲁士工程师、科学家的指责,您是怎么把这艘疯子战舰给造出来的?”

    “事实证明您是正确的!这个世界只有疯子才能够改变,因循守旧者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项英握着黄铜话筒沉稳的说道“保持航速,锅炉继续加压!致远号全速前进,刺透敌人 战阵!”

    “林震!你的炮口对付左舷的光荣号!”

    “邱威!你负责的舰尾主炮,对付右舷的女妖号!”

    “其余所有速射炮、重机枪自由射击!刺透敌人的战阵!”

    “这些战列舰我玩腻了,下面该轮到那些巡洋舰了!”

    呜呜呜……致远号突然拉起了汽笛,白色的高温蒸汽从锅炉里冲了出来,舰长的命令被传递到全舰每一个角落。

    仗已经打到这个份上了,致远号强大的防护力让所有士兵振奋,所有的铲煤工这一刻全都扒光了衣服,赤条条的用尽力气抡煤铲!

    炉子内湛蓝的火苗喷出来一尺多高,燎的这些铲煤工全身所有的汗毛都焦枯干黄了!

    “操他娘的……过瘾啊!泼冷水……”

    如此高温,让所有铲煤工都受不了了,抡三铲子必须要有人给他泼一桶冰冷的海水,这才能继续干活。

    致远号已经榨干了他所有的潜力,而这些士兵何尝不是如此!

    一桶冰水,一通热汗,这场战斗过后,三十八名铲煤工全部风寒入骨直接躺倒了普鲁士医院里。

    最后居然有三名风寒最重的工人,病死在了汉堡医院之中!

    拼了,整个致远号,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拼上了这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