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一百七十章 争执

一秒记住【新有小说网 www.dobum .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掌握了这套以振动提升速度的方法后,对付剩下的蓝色鱼人,难度就小了许多。

  几次穿梭之后,这六只蓝色鱼人就被自己杀了一个干干净净。

  将飞刀收回在自己手上,罗征静静的漂浮在深潭之中,朝着深潭下方俯视,没有多想,罗征就继续往下面潜入。

  罗征此刻却忘记了,他约定的一个时辰的时间,便已经要到了。

  “六只蓝色鱼人,也被他斩杀了……”在幻鱼深潭外的石凳上,那位执事已经因为长久的震惊,表情已经有些呆滞。

  此刻反倒是孟尝君淡然起来。

  从南方回来之后,孟尝君一直闭关至今,实力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后,今日才来幻鱼深潭修炼。

  即便是实力大幅度提升后的孟尝君,在准备充足之下,也只能潜入七十米的深度,再往下遭遇的蓝色鱼人数量一多,孟尝君也无法应付。

  可是罗征第一次就下潜到比他更深的深度,并且还斩杀了六只蓝色鱼人,罗征这家伙已经只能用“变态”两个字来形容了。

  不过孟尝君心中却没有丝毫沮丧的感觉,虽说罗征的表现的确是比较打击人,但是孟尝君本身已与罗征交好,还在南方让罗征欠下了他孟家一个人情。

  以罗征这般修炼的速度,未来的实力必然不可小觑,想到罗征曾与自己说的那一番话,未来说不定他真的能够帮孟家解决很大的麻烦。

  所以罗征表现的越好,孟尝君的期望反而越高。

  就在这时候,青石板上又有一群人沿着石板走了上来。

  那群人约莫有七八人的样子,身上清一色穿着黑袍,显然都是内门弟子。

  实际上来幻鱼深潭修炼的,基本也只有内门弟子,更确定一点说,基本只有士族子弟。

  外门弟子实力不够,根本就下不去,而即便是内门弟子,也很少有掏得起这么多积分,来幻鱼深潭修炼。

  “老曹,现在幻鱼深潭中还有人吗?”为首一位青面小生隔着老远便问道。

  那位执事姓曹,跟他相熟的人,大多称呼他一声老曹。

  曹执事见到那位外门弟子,连忙起身,笑道:“是裴恨公子?幻鱼深潭之中还有人,不过他定的一个时辰,差不多快到了。”

  裴恨?坐在旁边的孟尝君听到这个名字,眉头微微皱了皱。

  七大士族,彼此之间勾心斗角。

  但是暗地里斗的再厉害,表面上至少也是一团和气。

  不过渭水裴家与他忘川孟家,一向都不太对付。

  这位叫做裴恨的,在裴家也是嫡系,与孟尝君地位相当,不过这裴恨比孟尝君年长,实力自然比孟尝君要强上不少。基本已经踏入先天大圆满境界,距离照神境也只有一步之遥。

  想必裴恨这段时间,也在加紧时间修炼突破桎梏,踏足照神境。

  裴家与孟家一向不太对付,孟尝君对裴恨倒也谈不上畏惧,但此刻脸色便不咸不淡坐在旁边,犹如没有看到那一群人一般。

  那位叫裴恨的青年缓缓走上来,盯着曹执事手中的幻阵盘问道:“还要等多久?”

  “裴恨公子,那人是未时进去的,你看日晷上的指针,先前那人是未时进去,要申时出来,这时间差不多快到了,应该马上就出来了,”曹执事恭恭敬敬的说道,显然对这裴恨十分尊重。

  这也是因为裴家有许多长辈,在青云宗内担任要员的缘故,其中有一人甚至是曹执事的顶头上司,曹执事日后若是想要升职,还需要仰仗他们裴家。

  裴恨淡淡的瞅了一眼日晷,扫了一眼上面的阴影指针,便道:“这时间已经到了,你快些叫他出来吧!”

  “裴恨公子,麻烦你还是稍等一下,既然已经来了也不差那一刻钟!”曹执事也知道裴恨是一个急性子,但幻鱼深潭中有人,总不至于现在将罗征拽出来。

  见状,裴恨公子点点头,招呼他身后的一群人坐下。

  一会儿之后,曹执事紧紧盯着阵法盘,皱着眉头说道:“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这罗征还没有出来的意思?”

  孟尝君看着阵法盘上,罗征还在不断地下潜,方才啊似乎有遭遇了几波鱼人,现在已经潜入到九十米的深度了,这小子没有极限吗?九十米的深度,那重水的水压极大。

  倘若是普通人,恐怕已经被重水的水压,压成一个肉饼了。

  就算是先天生灵,此刻也难以抵抗那无形的压力,但看样子罗征依旧在下潜。

  孟尝君也很好奇,罗征倒地能够潜伏到多少米深度,他便对曹执事说道:“可能他想试一试自己的极限!”

  “可是这时间到了,外面还有人等着呢……”曹执事此刻也有些焦急起来。

  在青云宗做执事,眼光可是非常亮的。

  他很清楚罗征的潜力,这般惊艳的表现,即便是在青云宗内也不多见,若是假以时日成长起来,日后必然是名震一方的大人物,他曹执事现在只有巴结的道理。

  但是他更加清楚,眼前这裴恨公子的脾气。

  大士族出来的子弟,根本就不会跟人讲道理。

  何况以前裴恨就与其他人发生过矛盾,当时就是因为争执到底谁先进入幻鱼深潭的事情,在这里大打出手,闹得不可开交,这裴恨的脾气很差。

  今天让他等了这一刻钟,已经是够给面子了。

  此刻裴恨的脸上已经流露出不愉之色,平日里都是人等他,哪有他等人的道理?

  “那小子还没有出来吗?曹执事,你不是说申时吗?现在已经到了申时。”裴恨沉声说道。

  曹执事陪着笑脸说道:“再等等,稍微等一下,应该一会儿就出来了!”

  裴恨却霍然起身说道:“不用等了,既然时间已经到了,就动用阵法盘将他逼出来!”

  “这……”曹执事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倘若他真的用阵法盘将罗征逼出来,这可是得罪罗征了,但是不听裴恨的话,他又得罪了裴恨。

  得罪罗征的话,最多以后他麻烦一点,毕竟以罗征现在的一个外门弟子的地位,还威胁不到曹执事,但若是得罪了裴恨的话,他回去跟他家长辈打一声招呼,自己在青云宗的日子怕是很难过了。

  权衡利弊之下,曹执事很快就有了选择,两权相害取其轻嘛,没办法,只能得罪这罗征了。

  于是他打开阵法盘,伸出手指,正准备启动阵法,直接将罗征从幻鱼深潭中拉出来。

  但就在他伸手还没有碰到阵法盘的时候,旁边的孟尝君却阻拦道:“曹执事,用不着这么着急吗?”

  “可是,可是……”听到孟尝君说话,曹执事顿时又头大了,这位孟尝君虽说和和气气,但同样也是七大士族的人,那渭水裴家不好惹,难道旁边这位忘川孟家的人就好惹了?

  裴恨冷冷的目光,扫了孟尝君一眼,其实他一上来就看到了孟尝君,当然也认出了他是孟家的人。

  只是裴孟两家一向都不对付,长辈之间还好,彼此见面还能保持应有的礼数,只是在言语唇舌之间,暗藏玄机。

  但是裴家和孟家的小辈之间的脾气,就没有那么容易克制了,在帝都之中不同的场合里,已经发生了数次争端,打了好几架了。

  所以裴恨看到孟尝君,基本就当没有看到似地。

  他今天是来修炼的,也不想跟孟尝君发生矛盾,大家就这么视而不见,井水不犯河水。

  但是裴恨没有想到,他不去招惹孟尝君,没想到孟尝君竟敢先找自己的麻烦。

  这孟尝君的实力远不如自己,现在真若是干起来,这小子百分百会吃亏,想到孟家的人那嚣张的样子,裴恨心中默想,倘若这小子真的不知道好歹,今天就让他吃吃苦头!

  “孟尝君,现在是我修炼的时间,怎么?里面那小子要是一直这么呆着,我就一直在这里等着?”裴恨沉声问道。

  孟尝君摇摇头,“里面那人,是我的朋友,他也无意占用你的时间,不过他先前定的是一个时辰,现在还不太够用了,没关系,多出来的时间,扣除我的积分就可以了。”

  裴恨眼睛露出一丝冷光,“扣你的积分?你以为你想扣就扣?曹执事,你怎么说?”

  曹执事脸上满脸愁容,看了看裴恨,又怏怏的对孟尝君说道:“孟公子,还是让你那位朋友出来吧,毕竟他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

  “怎么?时间到了,就不能加?我这里积分有的是,你尽管扣,别说一个时辰,就算是十个时辰,我也支付得起!你就一直扣下去,扣到罗征出来为止!”孟尝君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别看孟尝君平常都是和和气气,但真若是动了怒,同样也很硬气。

  这只能苦了曹执事,左右为难,不知道怎么办,有心想要启动阵法,但看到孟尝君那样子他又不敢,反过来他想劝劝裴恨,那更加不可能,裴恨的脾气他更了解。

  “嘿,都说孟家的人都懂得审时度势,我看孟尝君你在这方面还是差了些啊!”裴恨盯着孟尝君冷笑道,一股气势缓缓的从他的身体中逸散出来,先天大圆满境界,虽然比不上照神境,但与照神境也只有一步之遥!

  孟尝君此刻也站了起来,冷脸说道:“青云宗内,你敢动我?知道你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