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三千五百八十章 二选一

一秒记住【新有小说网 www.dobum .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等到那只诡谲复生,找不到对应自己的草棚,必然会发现他们这一行人。

  那等待他们的恐怕就是两百只诡谲的围攻。

  以这些诡谲们的实力,活下去的希望渺茫。

  面对一只诡谲,也许还有胜算。

  女娲的判断非常果断。

  “你有把握拿下一只诡谲?”血狼笑了。

  “不然呢?束手就擒?”伏羲阴沉着脸反问。    “我没有瞧不起你们的意思,”血狼淡淡的瞥了伏羲一眼,“曾经在太清天中有一支名叫‘胡虎族’的异族人,其实力很强,元灵文明也不敢招惹它们,它们是我们的朋友

  ……”

  不朽猎人虽然独来独往,但在三清天内倒不是一个朋友没有。

  胡虎族勉强就算得上不朽猎人们的朋友。

  曾经胡虎族的数十名族人掉入“恶毒井”,就是不朽猎人们将它们救出。

  有这个救命之恩,胡虎族亦愿意永久庇护不朽猎人们。

  不朽猎人们被追杀到走投无路时,就会投奔胡虎族,以此躲过数次灭顶之灾。

  就是这样一个强大到元灵文明都不敢招惹的异族,却被一名诡谲所灭杀!

  当时不朽猎人们就呆在胡虎族人的部落内,一开始听闻诡谲来临时不朽猎人们还不以为然,毕竟当时的胡虎族如日中天。

  连目灵亲自到访向胡虎族人讨要那些不朽猎人,也被胡虎族人赶走,三清天中谁敢招惹他们?

  很快不朽猎人就发现自己的想法大错特错。

  诡谲的强大,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当时不朽猎人们只是稍微目睹了一眼诡谲的形态,那是一种不断变化的灵体。

  这诡谲冲进部族后,直接爆开,随后就是血红色的火焰扩散开。

  绝大多数胡虎族人都没有机会逃离,被血焰直接吞噬。

  不朽猎人们当时位于部族的外围,看到扩散的血焰后他们扭头就跑,尽管如此还是被血焰吞噬了三名不朽猎人,其中有一名不朽猎人只是被血焰撩了一下。

  这位不朽猎人仿佛受到最可怕的诅咒,肉身便成皱巴巴的,灵魂也化为灰白色,一天天的腐朽,即便灌注生命之力也毫无效果,硬挺了数月后才死去。

  从那以后,不朽猎人们对诡谲真正的实力才有了了解……

  血狼将这段往事说完后,东皇,瘿老,胜天鼠王,甚至女娲伏羲的脸色亦再度变得极其难看。

  女娲和伏羲知道诡谲很可怕,但没想到如此可怕。

  “如此说来,我们必死无疑?”东皇问道。

  这么强大的诡谲,根本没有对抗的可能……

  “诡谲不见得都这么强,应该有对付的办法,”罗征忽然说道。

  “何以见得?”东皇又问。

  “这里的那只诡谲,肯定也是有人动了手脚,将其弄到上清天去了,”罗征指了指远处那些草棚说道。

  哀嚎之路内的诡谲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跑了一只,必然是有人将其弄进上清天,前人既然能做到,后面的人自然也有可能做到。

  “对,先前那只诡谲也是被人弄走的,我们未必没有机会,”女娲赞成杀一只诡谲。

  血狮却问道,“罗征,你肯定今晚那只诡谲一定会复生?”

  罗征摇摇头,“不能完全确定,我只是听到只言片语,它们想让那只诡谲在今晚复生,但未必能做到。”

  这么一说,众人都陷入犹豫中。

  看这情形今晚复生的概率不大,可一旦复生,所有人都要遭受灭顶之灾。

  若是主动一搏,难度也不小……

  这时话不多的翼王忽然说道,“不要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交出主动权等于引颈受戮!”

  曾经青玉文明就将寄希望于无空一族,希望它们能高抬贵手,结果让青玉文明付出惨重的代价。

  “翼王说得对,真到了晚上,我们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伏羲亦点头道。

  胜天鼠王则盯着血狮血鸦两兄弟,“你们不是有那个黑日吗?将一头诡谲卷进黑日,岂不是一了百了?”

  那黑日固然有很大的局限性,可对付这些个体再方便不过。

  “可以一试,”血狮点点头,他心中已有此意,所以才想让罗征确认一番。

  “每一个诡谲的实力都不同,”血狼说道,“我们的时间还很充足,希望能挑选到一个轻松的对手。”

  哀嚎之路的白天长达六个时辰,时间的确充足。

  挑选对手这件事,自然要交给最为敏锐的卦天犬。

  它能够感受到每一位敌人的威胁孰强孰弱,这一点自然与实力挂钩。

  草棚跟前卦天犬挨个嗅探着,每经过一个草棚时,它眼中总要闪过一丝惊恐,然后毫不犹豫的前往下一个草棚。

  一百多个草棚依次嗅探过去,眼看只剩下最后三个草棚时,卦天犬停下了脚步,同时低声说道,“这个。”

  那是一个独立的草棚。

  从草棚内传递出的气息同样极具威胁。

  但和其他诡谲相比,要弱一些。

  “准备吧,”伏羲向三名不朽猎人说道。

  三名不朽猎人本身配合的天衣无缝,血狼将诡谲缠住,血狮血鸦则把它吸进去,若顺利的话不过一瞬而已。

  其他人则站在更远一点的地方,形成一个包围圈,以应对突如其来的意外。

  众人再度将自己的听觉破坏掉后,血狮,血鸦便祭出了那一轮黑日。

  血狼则化为一张蜘蛛网,拦在草棚前方。

  “谁去揭开草棚?”血鸦问道。

  大家脸上都显露出犹豫之色。

  “我来,”罗征义无反顾站了出来。

  他径自走向草棚,伸手抓住草棚的一角,一点一点的掀开。

  茫茫白雾中的村落显得异常寂静,这一刻众人连自己的心跳声也听的清清楚楚。

  罗征将草棚掀开大半后,众人就看到一个形状古怪的东西躺在地上。

  那看起来仿佛是团白色液体,但有手有脚有头。

  头部的面孔长着两个黑色空洞,凝视之下给人一种深邃的恐惧。

  “这就是诡谲……”

  “睡着了吗?”

  “那种气息,好压抑……”

  没有草棚的阻拦,大家正面面对诡谲,内心更加压抑。

  这诡谲仿佛是所有生灵的克星,天生能压制其他生灵。   罗征稍微退后几步,就朝不朽猎人们点点头,示意让他们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