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楚留香系列 第五部 第一章 论战飞战

老者很郑重的将一个纯金的凤凰交给这个少年,而且告诉他:“成功绝没有侥幸,楚留香绝不是个普通人,只不过……”

    后人的意思,当然不是说在你后面的人——后人的意思,在一般的情况下,通常只有两种。

    ——如果你说一个人是楚留香的后人,那么这个人如果不是楚留香的儿子,一定就是他的孙子玄孙重孙重重孙。十六八九代金孙。

    我们现在要说的后人,不是这一种。

    我们现在要说的后人,只不过是生活在楚留香那一个时代很多年之后的人。

    两个人。

    这两个人,就是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的两个人,一个有智慧也有经验的老者,一个求知欲非常强烈的少年。

    老者清瘦,少年真漂亮真好看。

    一间古厅,一张大榻,一只短几,一壶茶,一缸酒,两个用青丝竹编成的枕头,以及两个人。

    这两个人,当然就是我们刚刚说过的那两个人,老者喝茶,少年饮酒。

    这个少年居然也像楚留香一样,喝酒如喝茶。少年问老者。

    “我知道那一战被后世称为‘飞战’,因为那一次行动是‘飞蛾行动’,其他有关这一战的人,都有鹰之眼,鹏之翼,燕之捷,箭之确。”他说:“鹰、鹏、燕、箭,都飞,所以这一战当然是飞战。”

    飞战?非战?

    老者微笑。

    “也许你知道的还不够多。”他对少年说:“对那一战,有两种说法?”

    “哪两种?”

    “飞翔的飞是飞,并非如此的非也是非。”老者说:“那一战是飞战还是非战,至今还没有人能下个定论。”

    “非战?”少年惊诧,“非战的意思,难道说那一战不是战。”

    “是的。”

    “非战”的意思,当然就是“不是战”。

    “那一战惊天动地,天下皆知,怎么能说它不是战?”少年问。

    “战的意思,是针锋相对,互争胜负。”老者说,“可是那一战,根本就没有胜负可争。”

    “为什么?”

    “因为那一战还没有开始时,就已经有一方败了。”

    “败的那一方当然不是香帅?”

    “当然不是。”老者又笑:“你一定要记住点,有些人是永远都不会败的,生也不败死也不败。”

    楚留香当然是这种人。

    老者又告诉少年。

    “在兰花先生的计划中,楚留香本来已经是个死定的人,出现也死,不出现也死。”

    “可是他错了。”

    “哦?”

    “这个计划是彻底失败的。”

    “为什么?”

    “因为在这次行动中,楚留香如果已经死了,这次行动就等于没有行动。”老者说:“没有行动而行动,是什么呢?”

    “是猪。”少年说,“一条失败的猪。”

    老者笑。

    “你说的好极了。”他大笑,“尤其因为今年是猪年。”

    老者脸上的笑容很快又改变成一种很严肃的态度。

    “可是在这次行动中,楚留香如果没有死,就必胜无疑。

    “为什么?”

    “因为一点点小小的关键,”老者故作神秘,不让少年问就抢先道:“这一点非常小的小小关键,暂时我不会告诉你的。”

    少年没有反应,只问:“那么香帅有没有救出那两个人?”

    “当然救出来了。”老者说:“只不过有没有救出那两个人并不是这次事件里最重要的关键。”

    “那么,最重要的关键在什么地方呢?”

    “在一个人。”

    “兰花先生?”少年间:“是不是兰花先生?”

    “当然是的。”

    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关键。

    要救慕容和苏苏并不是件困难的事,因难的是,救出他们之后,要用什么法子才能找出兰花先生的真相。

    这次飞蛾行动如果失败,兰花先生很可能立刻就和这个组织完全脱离关系。

    “不仅很可能,而且几乎是必然的事?”老者说“如果他和这次事件这个组织完全脱离了关系,那么这个人就要从此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就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

    但是他的确存在过,而且做出很多可怕的事。

    “所以我们一定不能让他从此消失,一定要把他的根挖出来。”

    “是的。”老者说,“你说的话通常都非常有道理。”

    他看着少年微笑:“现在的问题只不过是要用什么法子才能挖出他的根呢?”

    少年沉默。

    他不能回答,因为这根本是件无法回答的事。

    老者说:“兰花先生处心积虑,掩饰自己的行踪,为的就是要保护自己,就算他这个万无一失的计划失败了,他自己也可以全身而退。”

    “看来他无疑是个十分谨慎小心的人。”

    “一定是的。”老者对少年说:“天下袅雄人物,大都是这种人。”

    “只不过他还是有弱点的。”

    “哦。”

    “有弱点的人,就难免会造成错误,就算是不致命的错误,至少也是一条线索。”少年说:“有了线索,就可以把他找出来。”

    “有理。”老者说:“只可惜我还不知道他弱点在哪里。”

    “就在WuYe,就在兰花。”

    “就在WuYe,就在兰花。”

    老者叹息:“你说得好,只可惜我还是不懂。”

    “WuYe的意思,就是子时左右。”

    “这一,点我懂。”老者又笑:“兰花的意思我当然也懂。这都是很容易懂的,我只不过不懂你为什么要说它们是那个神秘人物的弱点。”

    他的声音中虽然带着一点长者对晚辈的仁慈的责备和讥消,少年却不在意。

    那个少年在长者面前没有说错话做错事,除非他根本不说话不做事。

    ——在长者面前永远不说话不做事的人是种什么人?

    ——如果他不是个绝顶聪明的伪君子,就是个自痴,呆子。

    “江湖传言,都说这个人只有在月圆夜的WuYe时才出现,出现时总是带着一种兰花的香气。”

    他说:“就好像香帅出现时总是带着一种郁金香的香气一样。”

    “是的。”老者说:“江湖传言,的确如此,这种兰花的香气,最近几乎已经和香帅的郁金香的香气同样闻名了。”

    “所以这就是他的弱点。”

    少年说:“名气有时就像是包袱,名气越大,包袱越重,”他说:“最可怕的是,这个包袱里什么都有。”

    ——有声誉,有财富,有地位,有朋友,有声色,有醇酒,可是也有负担,横逆,中伤,挑拨,暗算,ShaLu。

    所以这种人通常都最能明白一句话: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这一点老者当然也懂。

    他这一生中,也不知道做过多少件并非他自己情愿做的事,可是他并无怨尤。

    因为他知道——

    —个人一生中一定要勉强自己作几件他不愿做的事,他的生命才有意义。

    这也就是“有所不为,有所必为”的意思。

    ——在寒冷的冬天,谁愿意跳下海去,可是你如果看见有人快要在海水中淹死,你能不能不跳下去救他?

    少年又继续说:“江湖中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位兰花先生平时是个非常斯文温柔的人,可是一到了月圆的WuYe,他就变了,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这一点老者也知道。

    一在月圆的WuYe,有很多人都会发狂的,有的会动春心,有的会犯暴行,有的会杀人。

    “而且江湖中人也知道,这位兰花先生出现的时候,就好像楚香帅一样。”

    ——他为什么会和楚香帅一样?

    因为香帅出现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淡淡的香气。”少年说:“这位兰花先生也一样,不管他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出现,都会带着一种兰花的香气。”

    老者笑了。

    “兰花是王者之香,难道他是王者?”

    “至少他自己认为是的。”

    “我想你当然应该知道楚香帅这个名字的来历。”

    “我当然知道。”

    事实上,这一点是每个人都知道的,香帅之所以为香帅,只因为他每次出现时,总是带着一种浪漫而清雅的香气,一种非常接近郁金香的香气。”

    少年承认他不知道。

    一个大男人,一个像楚留香这样的男人、怎么会把自己身上弄得香香的?这是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少年忍不住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因为他是一个非常自爱的人,而且有洁僻。”老者说:“他绝不会让别人对他留下一点坏印象。”

    “这是一定的。”少年说。

    一个人一定要先尊敬自己,别人才会尊敬他。

    “香帅平生最痛恨的一件事,就是别人身上有臭气。”

    “这种人谁不讨厌?”

    “所以香帅生怕自己身上有让别人讨庆的气味。”老者说:“他怕这种事,因为他自己不知道自己身上是不是有怪味。”

    少年并没有问他为什么,因为楚留香的鼻子有毛病,已经天下皆知。

    “他嗅不出他的身上是不是有味道,他怕别人讨厌他的味道,所以他就从一个很遥远的国度,捎来一种带着郁金香气的香精。”

    少年忽然叹气,老者对他说:“这是一个很传奇的故事。它说明了一个人对自己生命的热爱与珍惜。”

    “我明白。”

    “这一类的故事,通常只会让人激动振奋,你为什么要叹息?”

    “因为香帅。”

    “哦!”

    “他在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是个传奇人物,不但天下皆知,而且名留至今。”少年说:“我至今才知道这是怎么造成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