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夏,夏家

        “呀哈…~”

    夏颉一声大吼,浑身肌肉已经绷得比那亿万年的金钢还要牢固数百倍,就要发动巨力跳离那后羿族公射出的‘九耀箭’的笼罩。\、0M\可是那九团赤红火光上附着了那族公的极强神识,就好似九发自动追踪的导弹一样,死死的抠住了夏颉的身体,他哪里逃得开去?就看到眼前红光大盛,身体肌肤彷佛被铁汁烧灼一般,体内经脉一通的火热,夏颉张开大嘴,好似嘴里都能喷出火来!

    “完蛋!这次可真正要归西了!却不知道死了之后,我到底去哪里投胎呢?是前世还是今世?”夏颉脑海中一通乱七八糟的念头闪了过来,同时心里一阵大恨,这盘罟叛国就叛国吧,怎么还给东夷人许下了这样天大的好处,让东夷人居然派出了这种变态级别的高手来接应他?面对这种近乎踏入天神之道的绝顶大巫,夏颉就连反抗的权力都没有。

    巨大的轰鸣声在荒原上荡漾看来,一根方圆十几丈的红色火柱冲天而起,那火柱中有无数拳头大小的纯阳巫雷乱闪乱撞,每一次撞击都发出天崩地裂般巨响,震得数十里外的山头都一阵的跳动。那火柱笼罩了夏颉的身形,生生在地上烧出了一个深达里许的大窟窿。这‘九耀箭’的威力却是凝而不散,全部作用在了夏颉的身上,却没有丝毫扩散出去。否则这一箭若是连盘罟一起干掉,岂不是笑话?

    赤椋、金钢怒吼了一声:“夏颉大兄(兄弟)!”

    赤椋反手就是十几箭朝着那后羿族公射了过去,每一道箭矢上都附着了淡淡的青色风影,赤椋显然已经动用了全力。金钢更是怒骂了一声,问候了一下那族公自远古女娲造人以来这族公的所有女性祖先,随后招呼一声,百多天蛮人汉子同时挥动那沉重的斧头,凌空把那斧头砸了出去。十几支‘嗤嗤’作响的箭矢加上百多柄极沉重的斧头,几乎是瞬间就到了那老头的面前。

    老头冷笑一声,不屑的抬起头来,十几支箭矢、百多柄斧头几乎同时劈在了他身上,却一一被反弹了出去,于他身体丝毫无损。老头冷笑道:“尔等巫力微弱,乃是不入流的小巫,也敢和本尊动手?那汉子已经是尸骨无存,你们却还待怎的?”

    突然夏颉的声音冒了出来:“娘的,你说老子死了?老子怎么还活得好好的呢?‘斩元刀’,给我斩啊!”

    一声招呼,那淡青色的斩元刀突然化为数万道虚影,编织成了一张大网当头朝着那老头落下。‘嗤嗤’声中,正陶醉在那高高在上主宰一切生灵生死的美妙感觉中的老头措手不及中被那数万道虚影同时劈在了身上,就听得这老头惊惶失措的一通乱喊乱骂,体外的赤红色雾气急速的消散,他的巫力正以赤椋他们都能感受得到的速度急速消失,身上释放出来的威压,更是如同暴风雨中的***,摇摇欲熄。

    这后羿族公一声惊呼,心中怒极也骇极的他怒视夏颉,疯狂的大吼了一声,团身就朝着全身都笼罩在一层淡黄色透明光罩下的夏颉扑了过去。他要趁着自己还勉强残存着相当于九鼎大巫实力的最后机会,一举搏杀夏颉,否则若是再让夏颉的那古怪的巫器劈砍几下,他一辈子的苦修尽数化为流水不说,若是把他削成了普通的平民,他就算是想要生离大夏,都是不可能的了。

    ‘当啷’,老头可怜巴巴的一头撞在了那淡黄色的光罩上,看上去极其脆弱的光罩纹丝不动,反而是那去势汹汹的老头撞了个头昏眼花,身体被弹飞了十几丈外,乐得旁边的赤椋、金钢以及百多名蛮人大汉都同时狂笑起来。

    夏颉同样哈哈大笑,他原本也自以为自己必不能幸免,哪知道那玄武神龟却是眼里黄光一闪,轻松的就在夏颉身边布上了一个土属性的禁制。这薄薄一层黄色光罩却是坚固无比,那族公的‘九耀箭’所有的威力都被抵消吸收,更是把团身扑来的族公弹飞了出去。

    夏颉一声大喝,那‘斩元刀’更是极快无比的在那族公的身上划过几次,堪堪又削去了他七成的修为,如今仅仅剩下五鼎大巫不到的实力,随后就操纵那‘灭绝印’当头朝着那族公砸了下去。‘砰’,那族公被砸得七窍中真火都喷了出来,泥丸宫被砸得一阵眩晕,顿时已经失去了对自己身体和元神的控制。夏颉却又悟出了那‘灭绝印’的一番妙用,就见他手一指,‘灭绝印’上三十六个主掌‘封杀、封印’的太古神文光芒流转,在那族公的眉心处印上了相同的神文,顿时死死的封住了这族公的全身力量。

    随手拔出了一根寒铁重箭,夏颉走到了那萎缩在地上的盘罟面前,仰天叹息道:“盘罟,你不要怨我夏颉。天地为洪炉,我夏颉不过是被老天爷戏耍于指尖的一小小蝼蚁,却只能随波逐流,很多东西,却是我无法制止也无法避免的。”叹息了几声,夏颉不等盘罟开口求饶,就已经一道微缩版‘太乙紫霄神雷’轰进了盘罟的眉心,灭去了他的魂灵,右手急速上下挥动,把那盘罟浑身捅成了筛子一般。

    夏颉站起来,随手把那根寒铁重箭丢在了地上,淡淡的说道:“东夷恶贼派遣高手刺杀我大夏王长子,此乃我等亲眼目睹,并拼死抓住了行那不轨之事的东夷贼子。兄弟们可明白这话应该怎么说了么?”

    赤椋点点头,示意他已经明白了夏颉嫁祸给人的勾当。金钢却是满脸诧异的看着夏颉,抓抓脑门问道:“奇怪,这盘罟分明是你杀的嘛,这老头分明是来救他的嘛,怎么现在你说是那老头杀了盘罟涅?我说夏颉兄弟,这事情,可就有点古怪了。”

    夏颉默然,赤椋默然,就连蹲在旁边用爪子在那族公脸上雕花的白都默然。这金钢,是真糊涂还是装疯卖傻呢?只有那玄武神龟还是一脸古怪的笑容,两个嘴角都勾上了天去。他心里得意啊,刚才略施小计,就让一名近乎天神之道的大巫折损在了这里,这岂不是证明他玄武一族是多么的伟大,多么的厉害,多么的多么的多么的什么来着?总之就是太了不起了!

    爽快的就好似马匹一样打了个响鼻,玄武神龟很是矜持的说道:“好了,既然已经杀了一个,就把剩下两个也解决了吧。夏颉娃娃,你放心,有我在,除非是真正踏入了天神之道的巫神,否则那些还在门槛外晃悠的大巫,没有一个能伤到你一根头发的!”玄武要趁机抬高自己的身价了,他要向夏颉证明,他玄武是对得起通天道人的那颗灵丹的。他甚至想要找个恰当的时机向夏颉暗示一下,自己这样卖力的给他办事,他是不是也该找几颗灵丹给他玄武老人家补补身体呢?

    夏颉听得玄武那得意的声音,不由得对着他看了又看,摇摇头,低声叹息了一句:“这年头,乌龟都比狐狸奸猾了。”

    一手抓起那被太古神文封印了全部力量的后羿族公,夏颉领着赤椋等人稍微打扫了一下战场,留下了数十支箭矢,每一支箭矢都用巫力炸去了一部分以示这些箭矢上曾经附着了极强的巫力后,他们纷纷坐上坐骑,离开这片杀戮屠场。满地的碎肉和血浆中,就盘罟一具稍微完整一点的尸体躺在地上,孤零零的好不凄厉。

    清风扫过了战场,原始道人和通天道人手持拂尘随风出现,二人脚踏青云,漂浮在离地三五丈的空中,双目如电,扫过了这片血肉屠场。原始道人仰天打了个稽首,淡淡的说道:“却是杀戮过甚了。”

    通天道人则是歪了一下脑袋,笑道:“杀可杀之人,有甚过甚之处?这盘罟却是连祖宗都不要了的人,死了却是给天下少了一个大祸害。我那乖徒儿这次杀了盘罟,免去了东夷的一番战火,造福亿万黎民百姓,这场功德可实在不小!夏颉乃我等门人,这份功德却也积累在了我等三教门下,日后我教大兴,这夏颉却也有一份大功劳。”

    原始道人苦笑,无奈得看着通天道人叹道:“师弟如此护短,日后怕是灾劫自此而生罢!”

    通天道人哈哈大笑,他脑后四道剑光一闪,冷冷的说道:“灾劫又怎地?我通天却是怕事之人么?二师兄你也不要罗嗦,此番你闭关月余,给那几个门人传授道法,他们可算是中用么?”得意洋洋的抚摩了一下光滑无须的下巴,通天道人眯着眼睛笑道:“我那数万徒儿却是争气,被我打了几场,如今却是通晓了礼法规矩,道行也是大涨,只要稍加磨练,就能派上用场。”

    原始道人无奈的摇头:“这,罢了,师尊要我等在中土传下教统,静待那天地异变大灾劫兴起之时,救助亿万黎民,成就一番功果,使我教门替代太古天神,圆了这一轮回的缘因。只是这中土巫教势力兴盛,哪里能轻易得手?故而,事情还得落着在夏颉身上,师弟以为如何?”

    通天道人拊掌欢笑,异常得意的笑道:“自当如此。夏颉这娃娃,却是极好的。通道理,明天数,却和我通天有缘。他在大夏的地位日涨,却又一心向道,正是我等光大门户的最好助力。那夏王许诺他自成一巫家,他属下却哪里有什么可用之人?不如师兄和我都分派一批有能为的弟子投入夏颉的巫家,行那光大教统的大计,岂不是妙么?”

    “唔!”沉吟了片刻,原始道人笑道:“正该如此。我就派遣广成子、赤精子、云中子助他。”

    “师兄却是小气了。”通天道人冷哼了一声,琢磨了一番笑道:“我身为夏颉师尊,却要大方一点,就把多宝、金光、赵公明、金灵、龟灵、乌云七人派去罢。”他又补充道:“除了这几位有数的先天大弟子,如今收下的那些徒儿,也叫他们一心辅佐夏颉,多少积一点功德,日后却也方便他们趋避灾劫,以得大道才好。”

    原始道人眯着眼睛点点头,却腹诽道:“好你个通天,你却大方,六大弟子尽数派了去。只是,你那数万精怪门徒,想要积累功德,却是极难的事情。若是他们野性发作,不造下无边杀孽就是便宜了,怎么还能指望他们能积累功德呢?”

    通天道人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盯着原始道人就是一通不怀好意的冷笑。原始道人哈哈大笑,手上拂尘一展,顿时随风飘散。通天道人冷哼一声,眨巴着眼睛盯着地上盘罟的尸身看了半天,低声道:“好好的王子不做,却要去卖了祖宗,活该你死!”拂尘一晃,他也凭空消失。

    却说夏颉带着赤椋和金钢,手上拿了刑天厄那里得来的调兵符令,一路上通过大夏军部的情报网络,清晰的找到了舙的下落。舙却是比盘罟精明得多,他不敢单独离开中州,却是混在了他娘舅派来的使节团队里,想要一路混到他娘舅的地盘上去。哪知道夏颉他们情报精准,下手又是狠辣,整个使节团千多人被屠戮一空,又留下了东夷人犯案的证据后,扬长而去。

    杀了盘罟和舙,夏颉他们返回了已经开始重建工作的安邑城,用一名蛮国来的鬼巫下了巫咒,让衮在半夜里突然狂性大发,手持利刀杀向了刑天厄等大夏的重臣行营所在,结果被卫兵乱箭穿心而死,三个有能力和履癸争夺王位的王子,就此死得干干净净。

    第二日一清早,在一个草草搭建的祭坛上,身穿王袍的履癸手扶‘大夏龙雀刀’,指着地上委顿成一团的后羿族公怒喝道:“诸位臣公,东夷贼子,却又来我大夏境内生事!此番他们派遣了后羿族的族公燃赤来袭杀我大夏王族,可怜盘罟和舙两位王子,就惨死在他们东夷人的利箭之下!此事,可如何让我等忍得?”

    刑天厄适时的出场,一脚把满脸愤怒的后羿族公燃赤踢晕了过去,大声喝道:“大王,我等定将好好的教训一番东夷人,不灭了他们的苗裔,怎么对得起死去的两位王子?”慷慨激昂的说了这几句,刑天厄突然转了语气,无比沉重的说道:“但此时海人生变,怕一场大战迫在眉睫,我等却无法抽出足够的军力去对付东夷人。故而,还请大王暂息雷霆之怒,先挥师向西,解决了海人的威胁罢。”

    履癸重重的一点头,怒火密布的脸上突然化出了一丝沉重,他哽咽道:“罢了,不是我履癸不为两位兄弟报仇,实在是国难当头,我履癸不得不以大夏的国运为先啊!先灭海人,再平东夷,本王定当灭绝东夷苗裔,为我大夏的两位王子复仇!”

    刑天厄深深鞠躬道:“大王英明神武,此计策大善。”

    下面,相柳翵一脑袋的雾水,他茫然的看着地上躺着的燃赤,低声骂道:“盘罟、衮、舙,分明就是大王派人杀的,这事情只要是大夏巫家的人,都能猜得出来,这事情以前还少了么?可是,这燃赤来凑什么热闹?唔,莫非真是东夷人刺杀了盘罟和舙?没道理呀!”相柳翵也是人老成精的人物,可是他怎么猜得出来,盘罟却居然是勾结了东夷人,想要卖掉大夏的东疆领土,那燃赤实际上是来接应他的呢?上古巫家向来重视血统和祖先的传统,像盘罟这样干净利落的准备卖掉自己祖宗的事情,大夏立国以来,从没发生过啊!

    不说那些巫家的家主一个个都在犯着猜疑呢,那履癸的语气却是突然转为高昂,他大声说道:“此番燃赤入我大夏境内刺杀王子,却被夏颉军候擒下。夏颉军候以一南荒蛮人之身,却投身我大夏,为我大夏有极大的功劳,故而本王今日特许他自成一巫家!他如今乃刑天氏的友客,他新成‘夏家’,日后当奉刑天氏为宗,不悖不逆,乃为大善!”

    夏颉新成立一个巫家,很自然,他的巫家就是刑天家的属族,他连同他家族中的所有力量,都是刑天家实力的一分子。他可以在刑天家的名额之外,广招友客,组建私军,等于刑天家的实力又扩张了一大块啊!太古巫民,本性最是忠直不过,最重视规矩和传统,夏颉是从刑天家分出的,其他的巫家也不会拉拢他,刑天家更不会猜疑他,大有一点‘生是刑天家的人、死是刑天家的鬼’的味道。故而夏颉虽然自成一家,但是他依然可以在刑天家内部担任职司,而且因为他手上有一巫家的实力,更会受到刑天家的重用,日后飞黄腾达,不在话下了。

    却听得履癸大声宣布道:“今日,本王就当奏请祖先魂灵,禀告天地鬼神,我大夏又有一新巫家了!以夏颉军候的功绩,本王特晋封夏颉军候为大夏玉熊军候,可自领一军,并赐五等爵位中鬼候一爵。夏颉鬼候忠猛善战,赐候号为‘猛’,日后夏颉就是我大夏‘猛鬼候’!”

    刑天大风他们纷纷向夏颉说恭喜,并且把他推到了那祭坛边去。夏颉却是差点一口血没喷出来,大夏的最高爵位分‘天、地、神、人、鬼’五级,夏颉他是知道的。可是被封为鬼候也就罢了,偏偏还有一个候号叫做‘猛’!‘猛鬼候’,你当这是前世拍恐怖片么?

    相柳翵脑袋一摆,顿时已经有一个小巫家的家主大步的走了出去,大声喝道:“大王,臣下等却是不知,那夏颉有和功劳,居然得以自成一家,并得了鬼候的封爵?莫非我大夏的赏赐,已经可以如此泛滥了么?”这小巫家的家主那个气愤啊,自己为大夏拼命了数百年,勉强才得了一个鬼候的封号,而自己的家族却是耗费了千多年的时光才从相柳家分出自成一家的,夏颉他怎么就得来如此容易?

    履癸哈哈大笑,突然掏出了一份文书大声喝道:“本王知晓有人不服,且看这份文书,南方蛮国蛮王盘庚上书本王,愿意帅蛮国上下无数子民臣服我大夏,年年献贡,岁岁入朝请安,并以五万高等巫武助我大夏征战四方!这份功劳,尔等做得出来么?”

    履癸一声大喝,顿时全场涌动,那份蛮王盘庚的臣服公文,终于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发挥了最强的作用。这份文书一出,不仅夏颉自成一巫家的事情已经成了事实,就连那些对履癸接掌王位有所腹诽的大夏臣子,也都没有了任何言语。履癸的声势大涨顺利的震慑了群臣,夏颉的身价更是水涨船高得了实权和高官厚禄,却是都从这份公文里得到了天大的好处。

    相柳翵气恼的咬了咬牙齿,低声骂道:“相柳翵,你却是老糊涂了。那夏颉带着五万蛮人出现,你怎么就没想到这上面去?早知那盘庚臣服了大夏,我还要人出去质疑什么?没来由得罪了履癸和夏颉这两小子!”

    祭奠开始,就以那燃赤作为祭品,一刀砍下了他的头颅,挖出了他的心脏献给了天地鬼神,奏请了大夏祖先魂灵和天地鬼神的护佑后,夏颉正式的得到了自成一巫家的权力。履癸更是慷慨无比的大手一挥,给了夏颉一块丰厚肥沃包括了三十七座城池的盆地作为‘夏家’的族地。在同级别规模的巫家中,夏颉所得到的族地,不论是地盘的大小还是富饶程度上,都是其他巫家的十倍以上了。

    只是,夏颉的这个家主,却也是大夏有史以来自成一家的家主中最为落魄的。没有巫殿的大巫主持祭奠,但是履癸亲自主持祭祀,倒也还算风光。奈何没有了镇国九鼎去奏请天地鬼神的步骤,就连夏颉都不由得感觉到有点遗憾,整个仪式并不是十全十美的。更何况,其他的巫家成立时,都是在宏伟的大夏王宫中受的印玺,而夏颉却是在一片废墟上草草搭建的祭坛中接过的金印呢?

    就在夏颉不住的把玩着手上那枚小小的代表了一个巫家权势的金印,刑天大风等一干兄弟笑嘻嘻的凑上来向夏颉连声道贺的时候,那边突然有人大声的叫嚷起来:“海人的使节来了!他们好大的胆子哈!”

    正要走过来和夏颉说话的履癸眼里电光一闪,‘大夏龙雀刀’突然发出了凌厉的杀气,疯狂的震鸣起来。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