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一百三十二章 回转

    第一百三十二章 回转

    一轮银盆当空,末日堡垒的运行轨道已经到了极高的地方,从夏颉所处的阳台望去,那堡垒只不过是拇指头大小的一点。这种高度,就算金光道人化为本体,也无法飞纵上去。按照旒歆的说法,自地面三十万里以上,就有极其可怕的罡风和各种古怪的物事,任何有生命的物事,就算九鼎大巫,没有突破天神之道,也不可能突破这一层天然屏障。

    天地之间自然有平衡之道,大巫们个人实力强悍到了极点,却极难突破那一层罡风,进入那真正的虚空。而海人虽然个体实力极其低微,却能借助各种器械的帮助逍遥于虚空之外。如今海人将末日堡垒升到了如此高的地方,大巫们想要直接攻击到堡垒的本体,就是极难的事情了。

    这是夏颉他们在亚特兰蒂斯的最后一个晚上。海洋神殿已经给出了最后通牒,而且很显然海洋祭司们对于夏颉他们的防范也森严到了极点。除了夏颉,使节团内的每一个成员身边都纠缠着三五个海人少女,没有一刻能让他们脱离这些少女警惕而厌恶的目光。宫殿外的广场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狼人战士,宫殿的屋顶上,穆图领着数百名狼人军官亲自坐镇,唯恐夏颉他们溜出去。

    除了前一天晚上,夏颉看到那些战舰腾空而起给末日堡垒输送某些物资,其他时间,整个亚特兰蒂斯再也没有一艘可以直上九天的战舰出现。很显然,海人也早就有了提防,他们也害怕夏颉他们混进运输舰,故而干脆就把所有的大型舰船都派去了其他地方。

    盘膝坐在阳台的栏杆上,夏颉看着右侧上方宫殿的屋檐上耷拉下来的两条长腿,不由得怒极骂道:“穆图,你们监视人也不用摆出这么一副小家子气罢?昨天还好端端的,今天怎么你们就站老子头顶上去了?”

    两条长腿收了回去,穆图从屋檐上探出了上半身,低头瞪了夏颉一眼,大声骂道:“你们来的第一天,还没熟悉亚特兰蒂斯的环境,你们会作出什么事情么?可是今天咱们撕破脸啦,如果你们不答应我们的条件,我们就要开战!”

    穆图指着天空的末日堡垒冷笑道:“末日堡垒是我们征服你们夏国的唯一依仗,既然已经撕破脸了,我们当然要警惕你们混进去做破坏!明白的告诉你们罢,我们几个给堡垒供应各种物资的工厂都在转移地方,转移去你们找不到的地方。你们就不要动那些歪脑筋了!”

    夏颉气得眼角直哆嗦,他指着穆图怒道:“既然你们工厂都转移了,你还这么死缠着我们干什么?站在我头顶上,很过瘾么?”

    穆图‘嘎嘎’笑了几声,他得意洋洋的抹了一下嘴,大笑道:“我就是让你们不开心,怎么的?”穆图的脸色突然变得极其难看,他指着夏颉冷哼道:“我记得你,在南方的山林中,我的那些兄弟,是被你害死的。”

    穆图咬着牙齿发狠:“夏颉,这次你是夏国的使节,我不会下手对付你。但是你等着,等我们征服了夏国,我要砍下你的脑袋做装饰品!”

    “哈!”夏颉猛的挺身跳了起来,既然海人早就有了防范,都开始转移那些工厂了,混入一艘小战舰混入末日堡垒进行斩首行动的计划,显然是不可能的了,那,就放肆的闹一场又如何?反正这里是亚特兰蒂斯,打坏了什么花花草草的,夏颉是一点儿都不心疼的。夏颉眼里寒光闪烁,他真的想要痛痛快快的打一场。因为他很憋闷,那悬挂在高空的末日堡垒,让他实在是太憋闷了。

    从那阳台上跳到了下方的空地上,夏颉朝穆图招了招手:“好,你有种,来,和我打一场。”

    活动了一下壮硕的身躯,夏颉扯掉了上身的衣服,让他那一块块岩块一般结实的肌肉疙瘩暴露了出来。他身体微微一用力,一道道黄光在他肌肉块上流转不定,周围数十丈方圆的地面‘轰’的一声闷响,猛的下陷了数尺。

    穆图面色一变,一根根长毛慢慢的从他皮肤下伸了出来,但是很快又缩了回去。眼里闪动着血光,穆图强行按捺住了自己战斗的**,他直直的瞪着夏颉极其凶狠的喝道:“你当我傻么?和你单打独斗?你有这份心情,就等我再经受几次身体强化后,和我对战罢!”

    仰天长啸一声,穆图张开大嘴朝那末日堡垒吞吸了几口,一缕缕烟雾一样的青白色气流缓缓的注入了穆图的身体,他威吓的朝夏颉挥动了一下拳头,身体猛的一蹦,已经到了百多丈外的一座宫殿屋顶上,很快就消失了。

    旒歆一边抓着白强行给他喂下了两颗巫丹,一边从阳台上探出了头来。她好奇的朝穆图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脸上带着讥嘲的笑容:“这些海人制造出来的怪物,他们似乎也学会了修炼的法门。只是,他们修炼的方法实在是太粗陋了,而且……”旒歆蹙起了眉头,抬头看着那末日堡垒,若有所思的说道:“似乎,他们的修炼,需要从那东西上面反射的星辰之力。古怪,真古怪。”

    夏颉呆了一下,他脑海中再次的想起了前世的某些资料。前世里他碰到过的血族也好,狼人也罢,他们的确都是依靠月亮进行修炼的。而且,他们的修炼法门,的确是有点,不是很精深。

    不提夏颉和旒歆在这里叽叽咕咕的商讨问题,却说云中子早就溜出了下榻的宫殿。那么多用来监视他们的海人少女也好,外面的那些狼人乃至杀戮者机器人也罢,都没能发现云中子的踪影。他手持一柄明晃晃的松纹长剑,有如一抹幻影急速闪了几下,已经紧跟在穆图的身后追了下去。穆图好似一只大跳蚤跳过了一座座宫殿,云中子满脸的诡秘,好似葛郎台看到了一堆堆的金币,眼里闪着绿光,谨慎的追了上去。

    出于野兽的本能,穆图突然在一座宫殿上停下了奔走,他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了看。云中子却早就大袖一展,几片水汽飞了过来,布成了一个小型的幻阵遮盖住了自己的身形,哪里能被他发现?穆图咕哝了几声,咒骂了几句夏颉的十八代祖先,以比方才快了十倍的速度,朝前方奔去。云中子微微一笑,挥动宝剑,就要朝穆图后脑拍去。

    ‘扑通’一声水响,穆图已经冲进了海洋神殿外围的海洋结界,发出了石头落入水里的声响。发源于海洋神殿地下深处的那股极其强横的精神力如影随形般扫了过来,在穆图身上微微一触,立刻又闪了开去。

    跟在后面的云中子手持利剑刚刚作出了一个背后打闷棍的姿势,目标却已经进入了海洋神殿力量覆盖的范围。云中子气急的跺了跺脚,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穆图大步走进神殿的背影,嘴里咕哝了几句。手持宝剑的云中子眯着眼睛朝左右望了望,盘算了一下自己和海洋神殿十二海洋祭司联手的实力对比,只能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云中子的眼睛突然亮了,穆图走进了海洋神殿,三名头发金黄身穿和穆图身上一模一样的紧身皮衣的壮汉却走出了那蔚蓝色的厚厚的结界。云中子修为精湛,眼力也是极尖锐的,他看清了穆图左边胸口上挂着的是一个黄金色的牙狼头颅的徽章,那牙狼大张的嘴里有着十二颗金色的利齿。而这三名壮汉身上的徽章上,大张的牙狼嘴里则是有十一颗利齿。

    “唔,走了一条大鱼,来了三条稍微小一点的,也不错!师尊说得果然是,天地轮回,自有定数啊!”

    云中子的眼睛发亮,三名狼人中的高级将领快步的在大街上行走,他则是紧紧的握着宝剑,小心翼翼的自背后接近了三人。

    前方有一片小树林,那是一个小巧的花园,是附近几条交通干道汇聚的地方。这里灯火比较暗淡,只有林中的喷泉里发出了隐隐的蓝色光芒。树林里有几个男女强行压抑的喘息声传来,几辆华贵的马车停在很远的街道拐角处。

    云中子的眼睛里冒出一阵精光,他看到三名狼人走进了树林,立刻挥动宝剑扑了上去。他大剑一挥,想要用剑脊拍那三名狼人的后脑勺,但是剑子距离第一个狼人的后脑勺还有三寸左右的距离时,云中子麻利的抽回了长剑。他眨巴眨巴眼睛,仰天寻思了片刻,明晃晃的剑子从他手上消失,一根碗口粗丈许长的黄金长棍从云中子的袖子里慢吞吞的抽了出来。

    长棍一抖动,隐隐有风雷之声传来,那长棍上青色的风影和紫色的雷光闪烁,已经是飞快的打中了三名狼人的后脑。三声闷响,三个倒霉的狼人闷哼了一声,慢吞吞的转过身来,不敢置信的慢吞吞的举起手指朝云中子指了一下,‘咕咚’一下倒在了地上。

    云中子‘呵呵’一笑,低声嘀咕道:“妙哉!还是这风雷棍好使。贫道可不是夏颉师弟那等有力量,若是用宝剑,则能一下打晕这些皮粗肉糙之辈?”飞快的收起了黄金风雷棍,云中子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枚盘子大小的青铜宝鉴。他对着那宝鉴上吐了一口真气,一阵青光缭动,朦胧的青光笼罩住了其中一名狼人。

    那青铜宝鉴光洁的镜面上闪过无数七彩云光,渐渐的里面出现了一头狼头人身的怪物,正是狼人变身后的形状。渐渐的,那狼头人身的形状一阵扭曲变幻,变成了一头牙狼的虚影附着在了一个人的身体后。

    “噫嘻!”云中子惊叹了一声,他低声赞叹道:“这些怪物,却是用牙狼和人作出来的。他们怎生做到的?”

    皱着眉头思忖良久,云中子突然听到了远处传来的那些马车上的车夫招呼自己主人的声音,他急忙大袖一招,将三名昏晕的狼人收进了袖子,自身随风飘散,不见了踪影。

    第二日,亚特兰蒂斯岛的码头上,莫维尔带了几位执政官,带着一脸虚伪的笑容躬送夏颉他们离开。天空花瓣飞舞,码头上鼓号齐鸣,海上的巨轮发出嘹亮的汽笛声,送行的仪式无比的隆重。莫维尔、夏颉在言不由衷的胡诌着一些两国睦邻友好、一衣带水的屁话,热情的相互搂抱着,大声的叫嚣着要共同促进这片大陆的文化发展、经济繁荣、文明进步,建立一个多么多么美妙的大同社会。

    旒歆翻着白眼,站在夏颉身后,一半是好奇一半是惊疑的听着夏颉熟极而流的说着那些没人会相信的官面套话。渐渐的,旒歆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好玩的笑容:“有趣,这蛮子还会这一手说废话的本事?唔,以后我黎巫殿和外面的人打交道,就交给他去做了罢?青鸧他们老得都懒得开口说话了,总不能什么事情都要我出面去打理罢?”

    自觉又发掘出了一条新的压榨夏颉劳动力的法门,旒歆笑得嘴角弯弯的、眉毛弯弯的,那笑容,美绝人寰、清丽脱俗。白老老实实的蹲在旒歆的身边,惊恐万分的看着旒歆的笑脸,两只长臂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一番没有营养的废话过后,夏颉和莫维尔‘把手言欢’的,顺着舷梯走上了巨轮。莫维尔深情的看着夏颉,含情脉脉的说道:“夏颉先生,我们亚特兰蒂斯企盼着你们夏国能够成为我们亚特兰蒂斯王国的一分子呀!你们的战士加上我们的文明,这是多么完美的组合呀!”

    莫维尔伸手指向了天空,他豪情万丈的说道:“当我们融合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时候,我们可以征服这片星空!”

    “呃……”夏颉无奈的看着气势高涨的莫维尔,心里无奈的叹息道:“你可不要告诉我,你们海人还有一个‘星球大战’计划。”

    他只能很憨厚的、很纯朴的笑着,紧紧的握住了莫维尔的手,大声说道:“这个,融合总是相互的。我们融合你们,你们也融合我们嘛。”

    莫维尔笑得很开心,他指着码头上近百名美丽的海人少女,微笑道:“当然,融合是相互的,也是卓有成效的。请看啊,夏颉先生,我们的姑娘多么舍不得您的这些随行的官员呀!看看他们和她们那含情脉脉的目光罢,看看他们眼里的不舍,看看她们眼里的深情罢!我,看到了我们亚特兰蒂斯和你们大夏成为一家人的美好前景呀!”

    含情脉脉?不舍?深情?

    夏颉、旒歆差点没同时发怒了。刑天大风一干人的眼里,只有浓烈的发情的欲火,不舍的欲火!那些海人少女么,除了高高在上的倨傲,就只有万分的委屈,感觉自己居然被一群野蛮人占了便宜的委屈而已。

    不过,漂亮话总是要说的。夏颉有点阴损的对莫维尔说道:“当然,如果是这样的融合方式,我想,我们大夏的好汉子,会很乐意的。”

    刑天大风很配合的在旁边放声狂笑,他故意不看莫维尔难看到极点的面色,朝下方的几个海人少女挥手道:“姑娘们,等着我,总有一天,我会带着我的黑厣军来迎接你们去安邑的!”

    莫维尔怒了,他扭头朝刑天大风怒喝道:“当然,我们也欢迎你们来我们亚特兰蒂斯定居!我们的战舰和英勇无敌的战士,会非常乐意从安邑将诸位‘请’到这里来!”

    刑天大风、刑天玄蛭兄弟几个眼里立刻透出了凶光,重重的上前了一步,将满肚子的欲火化为一腔的杀气,浓郁的杀机毫不掩饰的朝莫维尔泻了过去。既然和海洋神殿已经扯破了脸皮,双方都知道对方在拖延时间,而且大家都知道对方已经知道自己在拖延时间,那么,还装这么假兮兮的干什么?

    夏颉前世里受过某些接接送送的特训,官样的套话还是会说的,可是刑天大风他们这一票安邑城内的纨绔子弟,秉性就是大巫特有的武力之上的信念,他们怎会给莫维尔好脸色?

    如今一言不对,刑天大风他们杀机大盛,是真的想要杀死莫维尔以及几名海人的执政官。如果不是大夏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不是因为这里还在亚特兰蒂斯,四周又是海洋,海洋神殿的力量将会得到最强的增幅,刑天大风真的已经出手杀人了。

    夏颉不动神色的往横地里走了几步,拦在了刑天大风他们身前。他伸开双手虚拦了一下,淡淡的说道:“莫维尔先生,到底是我们领着大军来迎接贵国的美女,还是你们的军队去安邑将我的几位大兄‘娶’来亚特兰蒂斯,我们日后自然见分晓。”

    莫维尔冷笑了几声,他转身就走,一边快速的走下舷梯,他一边低沉的威吓道:“不要忘记,你们的王都都被我们摧毁了。”

    刑天玄蛭反讽道:“不要忘记,是谁抛弃了大片的领土,被我们打得无力还手。”

    莫维尔冷笑了几声,刑天兄弟也是连声冷笑。只是莫维尔的冷笑里充满了底气,刑天兄弟的笑声中,就隐约有了几分挂虑。

    一干送行的海人执政官走回了码头,无比‘亲热’和‘不舍’的朝巨轮挥动着手臂。夏颉也很热络的领着刑天兄弟、赤椋、金钢一行人站在船头朝莫维尔他们挥手示意。水元子抱着一只不知道从哪里顺来的烤乳猪,嘀嘀咕咕的蹲在夏颉的脚边一口口的吞着那鲜美的猪肉,同时不断的偷偷抬头,从船舷边缘扫视着那些码头上的海人。

    水元子低声骂道:“我记住你们这帮子小气的家伙哩,哼哼!若非……哼哼,我就兴起海啸淹了你们的岛子!”

    巨轮缓缓的离开了码头,掀起的水浪在码头的拦波堤上撞起了一层层白色的水花,水花飞溅起数丈高,打得莫维尔他们身上衣衫湿漉漉的。莫维尔他们几个执政官满脸是笑的看着巨轮远去,渐渐的,他们变得益发的阴沉,最后一张脸都变得好似那发黑的花岗岩一样,没有丝毫的表情。莫维尔缓缓的开口道:“全力备战,将岛上的日常生活所需的能源也全部抽调起来,全力满足末日堡垒的需要。”

    另外几个执政官缓缓点头称是,和刚才笑容满面有如邻家大叔一般的和蔼不同,此刻的他们是如此的肃杀和威严,再没一个海人敢靠近。

    激烈的破风声传来,气极败坏的穆图满脸大汗的从后方急速奔来。他看着已经离岸数里的巨轮,愤怒的仰天咆哮着:“该死的!我的三名副官!他们失踪了!该死的!是他们绑架了我的副官!”

    莫维尔诧异带着点惊骇的看了穆图一眼,他眼珠飞快的转悠了几下,若有所指的说道:“穆图将军,不可能是他们做的呀?要知道,我安排的人一直在监视他们,他们没有可能去绑架你的副官哩。”

    另外一名执政官同样是若有所指的说道:“穆图将军,要知道,在亚特兰蒂斯岛上想要绑架你的副官,这个难度……毕竟,神殿的结界笼罩了整个亚特兰蒂斯,尤其你的副官应该一直在海洋神殿附近活动,谁能绑架了他们呢?”

    气极败坏的穆图突然冷静下来,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莫维尔和几位执政官,他沉声说道:“是这样么?哈,也许,我明白了。”

    穆图转身就走,双手握得紧紧的。莫维尔在他身后不咸不淡的说道:“当然啦,夏国的使节也是有那个嫌疑的,需要我把他们叫回来么?”

    穆图没吭声,他快速的朝神殿的方向奔去。

    巨轮的船尾,大袖飘飘仿若要随风而去的广成子任凭两只海鸥停歇在他的肩上,面带微笑的低声叹喂道:“师弟此行,可有大收获。”

    云中子满脸是笑,得意洋洋的把玩着手中的照妖鉴,连声应道:“此行不虚尔。”他摸着自己的袖子,笑得眼睛都挤成了一条缝隙。

    波光粼粼,巨轮朝海人王领的码头快速行去。一路上,穆图没有来找夏颉的麻烦,海人也没有对使节团再多加刁难,一行人很顺利的回到了安邑。这一次,全速赶路的他们,只耗费了不到十天,就了回去。而海洋神殿的要求,则是早就被旒歆用巫咒发回了巫殿。

    此时的安邑城,杀气弥漫,暗波汹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