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太弈之哭(上)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太弈之哭(上)

    ‘呜呜呜~~~我的儿啊~~~’,嚎啕大哭中,太弈连滚带爬的朝夏颉这边冲来。最新最快更新他那根黑漆漆的木杖在他腋下胡乱的朝身后捅了几下,十几个差役闷哼一声,翻着白眼抱着下体缓缓的软在了地上。

    ‘呜呜呜~~~我的儿啊~~~’,涕泪横飞中,太弈扑腾翻滚着冲开了那官员的队伍。木杖好似蜻蜓点水,轻描淡写的朝四周一阵乱敲,二十几个衣冠楚楚的官儿‘嗷呜’一声惨嚎,抱着膝盖、脚脖子等最吃疼的地方,原地乱蹦起来。

    ‘呜呜呜~~~我的儿啊~~~’,眼泪四溅,太弈两只黑漆漆的大脚丫子‘吧唧’两下踏着刑天大风的面门跑了过去,两只黑漆漆的大脚印在刑天大风的面门上如此的显眼,一股子烂泥和不知道什么玩意混合在一起的恶臭,让刑天大风闷哼一声,掐着自己的脖子疯狂呕吐。

    ‘呜呜呜~~~我的儿啊~~~’,太弈手舞足蹈的扑向了夏颉,他两只带着粘稠烂泥浆的大手胡乱的朝旒歆挥了一下。旒歆花容失色的惊呼一声,忙不迭的纵身而起,快如闪电般飞掠到了百丈开外。太弈一脚将玄武震得倒退了三五步,团身扑到了夏颉的身上,痛哭流涕的在夏颉的身上上下其手,大声嚎叫道:“爹爹我好久没见过你啦,呜呜,可想死我啦!呜呜!你如今也变得人模人样的啦!”

    夏颉嘴角抽筋,眼角乱跳,身体在急骤的哆嗦着。苍天在上,这太弈刚刚去了哪里翻滚?除了那烂泥的味道,夏颉凭借他前世和今生的经验,他能清楚的分辨出太弈的身上裹着野兽粪便、尿液、尸体腐臭以及各种最为难闻的味道,其中似乎还有着某种被称为‘打屁虫’的甲虫喷射出的恶臭体液所特有的怪味。这一股子浓烈的味道直扑进夏颉的鼻腔,以巫武比寻常人灵敏了千百倍的五感神通,这股恶臭差点没把夏颉给熏晕过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被太弈踏了两脚的刑天大风,能吐得这么欢快。

    强行控制住不让自己被这股臭气熏晕,夏颉张开两只手,想要表现得父慈子孝一点,想要用力拥抱一下太弈,但是他实在是没那个勇气下手。太弈背上的淤泥都快有一寸厚,他怎么敢去拥抱他?夏颉只能干巴巴的在那里说着冠冕堂皇的话语:“您,您受苦了……孩儿……孩儿不孝啊……您,您怎生变成了这等模样?”

    太弈的眼泪大串大串的流淌了下来,泪水冲开了他脸上的淤泥,露出了淤泥下照样是黑漆漆的面皮,天知道是否上次出使东夷后,他老人家又是这么久没有洗澡了。他放声大哭,嘴里含糊的嘀咕着什么,渐渐的,太弈的身体都剧烈地哆嗦起来。

    不对劲,非常的不对劲。

    以夏颉对太弈的了解,要说他刚才在那烂泥坑里面乱爬乱滚,又是在恶毒的计算那些差役的话,如今他抱着自己的号啕痛苦,却是……太弈真的在伤心的哭!不是那种恶意的戏耍人的干嚎,而是在真正的放声痛哭!

    此时的太弈,他的身体颤抖得好似风中的落叶,身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软绵绵的靠在夏颉的身上,好似就要往地上委顿下去。夏颉心中一吓,急忙搂住了太弈,顾不得他身上的淤泥在自己的手上沾染了一大片,只是搂着他,浑然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

    一旁的刑天玄蛭刚刚弄出了一点儿清水帮刑天大风洗干净了脸上那恶臭的脚印,他们这些从夏颉的嘴里知道了太弈的人品和作风的人,只是站在一旁满脸苦涩和无奈何的抬头看天,没办法作出任何的应对。面对堂堂的隐巫,大夏巫教星宗的宗主,他们能做什么?他要装疯卖傻也好,他要故意的戏弄人也罢,他们这群小辈,就只能生生的忍着!

    太弈的痛哭,持续了足足一刻钟。

    随后,他突然用夏颉身上唯一还显得干净点儿的长袍后摆擦干净了脸上的淤泥和眼泪,手上木杖重重的砸了夏颉一棒子。他‘嘻嘻’笑道:“好小子,这‘神女湖’居然变成了你的封地呀,不错,不错嘛!唉,记住啊,以后等老子死了,把老子葬在湖心的岛上。”

    夏颉一愣,旁边的旒歆则是小脸蛋一阵扭曲,满心的不快活。把太弈这么个老头儿葬在湖心的岛上?旒歆是不情愿的。在她看来,这神女湖已经变成了她的私人所有,因为这是她刚刚从夏颉手里夺来的嘛!不过,面对太弈这么一个惫懒的人物,旒歆也只能强行忍下这口恶气,眼珠子乱转的盘算着以后该怎么出这口气才好。

    紧紧的握住太弈的肩膀,夏颉皱眉,低声问他:“您老没事罢?”

    太弈轻轻的摇摇头,没有了平日里那种嘻笑怒骂的不正经,而是有点软弱的低声叹道:“无妨……你可知,这‘神女湖’,是当年我做王子的时候,用来消暑的行宫所在么?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回来过这里了。没想到,履癸那小子,居然把这地方封给了你。”

    叹息一声,太弈双手背在背后,手上的木杖轻轻的点着地面,他幽幽的说道:“这‘神女湖’,当年我离开时,却是将这块地皮又交回给了王庭。想不到履癸把它封赏给你,唉~~~!”一声极其幽怨的叹息,太弈用那种让夏颉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温柔眼神看着夏颉,轻轻的用手拍了拍夏颉的脸蛋,幽幽的说道:“夏颉啊,这是我们的缘分哩!”

    恶臭扑鼻,太弈的那只手啊,手掌上的黑漆漆的玩意天知道是什么,硬是在夏颉的脸上盖上了两个黑漆漆的手印。夏颉肚子里一阵翻腾,饶是他前世也经受过所谓的在粪池里面吃便当的变态磨练,如今也依然被太弈手上的恶臭弄得差点呕吐出来。这混合了数百种莫明其妙原材料的臭气,杀伤力实在是太惊人了。

    从那马车里下来,站在一旁傻乎乎的看了一刻钟好戏的五名祭司以及布拉德?瑞德,一个个呆呆的看着太弈和夏颉‘父子两’‘亲密无间’的‘感情交流’。过了许久,布拉德?瑞德才结结巴巴的举起了前蹄在那里叫道:“海神在上,夏颉先生,这位是您的父亲?”

    太弈古怪的看了夏颉一眼,一缕极其凶狠的目光瞪了夏颉一下,随后太弈大咧咧的晃动着身体朝前走了几步,伸手去握住了布拉德?瑞德那洗得干干净净的蹄子,大声笑道:“哈哈哈,夏颉是老子的儿子,这个天下没一个人‘敢’说不是的!这位大人面容清秀,形容特异,浑身上下,骨骼清奇,想必是海人中很重要的人物罢?”

    太弈恶毒的拥抱了一下布拉德?瑞德。

    布拉德?瑞德‘嗷呜’一声,好似火烧屁股一样蹦跳出去了数十步远,随后趴在路边疯狂的呕吐起来。他浑身剧烈的哆嗦着,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布拉德?瑞德的嘴角已经喷出了黄绿色的泡沫,显然是苦胆水都吐了出来。

    夏颉、旒歆、刑天大风,以及蹲在夏颉肩膀上的白,同时举起了右手,无奈的在自己的脸上‘啪’了一巴掌。

    太弈却是满脸欣欣然的朝五名海洋祭司迎了上去。他大声笑道:“哈哈哈哈哈,诸位远道而来,原本是客。不知道诸位这次来我大夏有何公干,但是既然是我家那不成材的孩子迎接你们,如今又到了我家孩子的领地,那就是我家的客人嘛!老夫夏弈,代表‘猛鬼领’的数百万子民,欢迎诸位来自亚特兰蒂斯的尊贵客人啊!”

    快若闪电,急若奔雷,不等五名海洋祭司反应过来,自称夏弈的太弈已经扑到了五名祭司的面前,和他们无比热络的拥抱了一把。同时,太弈很无聊的,近乎无耻的用自己那黑漆漆的面孔,和五名海洋祭司来了个无比亲密的贴面礼。

    ‘呜呜呜’,五名海洋祭司疯狂的跑开,跑到了一旁的大道边,放声的呕吐开来。可怜这些亚特兰蒂斯的贵族和祭司们,他们的身体也许一辈子都没接触过泥土,如今却被太弈抹了一身的污秽!只是几个弹指的时间,五名海洋祭司也将苦胆水都吐了出来。他们的黄金权杖胡乱的丢在了地上,此刻他们已经顾不得这些身外之物了。

    “风度啊!风度啊!”夏颉麻木的看着太弈如此小家子气的恶劣行径。大夏毕竟是一个大国啊,他太弈,怎么说也是大夏重臣中的重臣,哪怕这群海人是敌国的使节,他作出了这样的行径,也实在是太丢大夏的脸面了。尤其,他如今口口声声自称是夏颉的父亲,甚至把自己的名字恶意的改成了夏弈这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称呼,这就连他夏颉的脸面,也都丢尽了啊!

    还来不及阻止太弈的这种恶劣行为呢,太弈已经亲热的抱住了满脸铁青的穆图。一直是威风凛凛满脸庄严的站在一旁的穆图,此刻脸上的表情也好似被人强行塞了三个大馒头在嘴里,嘴巴张得大大的,半天都合不拢了。众人眼睁睁的看着穆图脸上的颜色越来越难看,渐渐的,穆图身上的肌肉块一块块的膨胀,那暴突的肌肉疙瘩在那紧身皮衣下面显得如此的清晰。穆图脖子上的血管都快有大拇指粗了!

    夏颉清楚的听到,穆图在声嘶力竭的低声咆哮着:“你……放开手!”也许是剧痛,也许是别的什么,总之穆图的那声音,好像是体内的最后一点儿空气从肺腔里被挤了出来,从而带动声带发出的一点儿悲嘶。

    太弈则是在低声的哼着很让人无奈的山歌小调。他一边哼哼,一边慢条斯理的嘀咕道:“唔,你就是那群玩水的家伙造出来的怪物之一么?呵呵呵呵,不错,不错,真的让我吃惊啊。他们是怎样让你有这么强实力的?三鼎巫武的**啊!啧啧,真不错啊。”

    好似肉贩子在市场上挑选肉食,太弈一边用力的勒紧穆图的身体,两只黑漆漆的手还不断的在穆图的后背游走,时而掐掐他的屁股,时而捏捏他的腰间的肌肉。穆图的面色越来越红,渐渐的都变成了紫红色,他眼珠都快从眼眶里跳了出来。太弈却突然的放声笑道:“哈哈哈,是条好汉子啊,我那孩子就喜欢结交好汉。唔,你一身肉疙瘩不错嘛!”

    一旁的几个狼人将领看出事情不对劲了,太弈嘴里的话说得好听,但是怎么自己首领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他们冷哼一声,正要走近,太弈却已经松开了穆图,殷勤无比的朝他们拥抱了过去。恶臭,极度的恶臭,尤其是对于这群拥有着牙狼一样的良好嗅觉的狼人战士而言,这股恶臭简直比任何武器的杀伤力都要惊人!

    当即就有两名狼人将领被活活的熏晕了过去。喘息未定的穆图气极败坏的指着太弈怒斥道:“你,想要挑动两国的战争么?”

    太弈‘畏缩’、‘惊恐’的向后一跳,他惊讶的看着穆图,无比‘怯弱’的低声嘀咕道:“我代表我家那孩子欢迎你们,莫非还有错么?”

    穆图气得浑身直哆嗦,他惊骇于太弈那强横无比的**,那好似大山压顶一样不可抗拒的巨大力量。他恼怒的看着太弈,却没办法再说出一句话来。这糟老头儿也许是脏兮兮了一点儿,也许是太臭了一点儿,但是,他的那力量,实在是让人震惊!难道,大夏的一个糟老头子,都拥有这么强的实力么?

    尤其让穆图觉得气恼却无可奈何的就是:太弈虽然脏了一点,但是他,毕竟是打着迎接众人的幌子和他们拥抱贴面的,这,难以说他的不是啊?吃亏了,却还得笑着和这葬老头子打哈哈,这实在是太憋屈了。

    五名海洋祭司在一旁吐完了,他们无比恼怒的拎着自己的黄金权杖走了过来。一名身材高挑的海洋祭司愤怒的说道:“我,亚特兰蒂斯海洋神殿海洋祭司沃尔夫斯?亚历山大,对于你们大夏的无礼,已经受够啦!我们决定,开战!现在就开战!”

    太弈眼珠子一转,‘惊惶失措’的退后了几步,拉着夏颉的袖子‘惊恐’的说道:“乖儿子啊,他说的开战是干什么?”

    夏颉手一摊,刚要说话,那自称沃尔夫斯?亚历山大的海洋祭司面色突然一变,他似乎是凝神倾听了什么东西,随后,他咬牙切齿的咆哮道:“可是,我们亚特兰蒂斯人是宽宏的,是大度的,我们不愿意因为你们夏国某些成员的愚蠢,而制造大的劫难!你们应该感激我们的宽宏大量,我们,我们决定接受你们的诚意,在你们献上原始巫杖之前,我们不会,不会再次发动对你们的打击!”

    夏颉、太弈惊讶的互看一眼,同时抬头看向了天空。让他们惊讶的是,天空海人的末日堡垒正在缓缓的下降,如今在他们的视野中,海人的堡垒已经便的有普通的小桔子大小,比前几天所见到的要大了两倍左右。没错,这堡垒正在缓缓的逼近地面。

    太弈脸上闪过一丝惊疑,他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海人打的是什么主意。他们就不害怕他们的堡垒降得太低了,让大夏有机可乘么?他们的最大优势,就是那绝对的高度啊,如果他们的高度降得太厉害,大夏的巫法中,可是有很多能够在数十万里外杀人的厉害手段。

    沃尔夫斯?亚历山大得意的看着太弈和夏颉的惊容,他轻声笑道:“果然如此,夏颉先生是一力主战的代表罢?你故意想要制造各种矛盾让我们亚特兰蒂斯和你们大夏决战,而不愿意让你们大夏向我们亚特兰蒂斯臣服。原来如此,难怪你在亚特兰蒂斯的时候就制造了这么多的冲突,我们这次来,你也在故意的挑衅我们。”

    自以为发现了夏颉的用意,沃尔夫斯?亚历山大等五名海洋祭司以及布拉德?瑞德,一行海人的代表看都不再看太弈一眼,而是催促着夏颉赶快安排休息的地方。他们身上的污泥太臭,他们还急着洗刷干净。同时,沃尔夫斯?亚历山大向夏颉郑重的提出,他们要加快赶路的速度,他们要赶在隐巫殿起出原始巫杖前就赶到云梦大泽,因为他们想要观摩起出巫杖的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