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一百七十七章 感染(上)

    曾经的海人东部领所属亚森王国中部平原。

    亚森王国,在海人征战史上被最后一个征服的王国,唯一的一个因为抵抗到最后而引发了海人的愤怒,被彻底覆灭的王国。唯一的一个被分拆给了那些投靠海人的大贵族管理的王国。一个依仗着原始的冷兵器和原始的兵种,却给海人的征服大军制造了数百伤亡的王国。一个在亡国近千年后,依然有王族的后人在努力的复国,并且将驱逐海人视为生命中唯一意义的王国。

    同样,亚森王国也是在被海人征服的无数个国家中,唯一的一个敢于对踏上他们曾经的国土的大夏军队进行袭击的国度。夏颉、刑天大风他们还清楚的记得,他们的辎重营曾经受到的袭击。而领着人向大夏军营发动袭击的,正是今日的主角――艾苇。

    中部平原,有近万平方里大小,是亚森王国最大的木材、粮食出产基地。平日里,这片平原是静谧而祥和的,风景优美,美丽得有如一副油画。森林、湖泊、草原、河流,在这片平原上勾勒出了一抹抹浓厚的色彩,美得让人窒息。以致于第一次看到这片平原的刑天鳌龙,就叽叽喳喳的叫嚷着想要得到这片平原作为他日后的封地――结果他被刑天大风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这一天,阳光高照,蔚蓝的天空中有鹅毛一样的云彩轻浮的飘过,云彩在湖泊上、河流里留下了自己的倒影。

    和风吹过了有着很和缓的小山坡的大草原,有人腰高的青草轻轻起伏,草丛中的野花绚烂的开放,五颜六色的花毯从视线的最左边一直蔓延到最右边,草木的气息随风飘来,让人很受用。暖洋洋的阳光好似在草尖、花瓣上跳舞,惬意的勾引着那些‘嗡嗡’叫着、到处乱飞乱舞的狂蜂浪蝶。几只白雕在空中近似悬浮般飞翔,它们的羽毛在阳光下是如此的纯净雪白,好似这片没有受过任何玷污的土地。

    草原的北方,一股奇异的力量让这里平地拔起了一个长宽数百丈、高有十几丈的土台。土台上放了近千张大小椅子,每一张椅子前面都有着精致的茶几,上面放着香气扑鼻的茶点。无数身穿白色轻纱长裙的少女在土台附近往来奔走,从不远处一座小树林中的厨房里,端出一道道新鲜制作的精美食品。

    身穿一套黑色暴龙皮软甲,腰间胡乱挂了一柄佩剑的夏颉骑着玄武,带着长长的队伍自西边朝这土台缓缓行来。他的身后,刑天大风、刑天玄蛭、刑天鳌龙、刑天荒虎、刑天磐、刑天罴兄弟六个,加上赤椋以及数百名刑天家在中部领的重要成员分别骑着自己的坐骑,好似郊游一样无比轻松的说笑着,信马由缰的由得他们座下的坐骑随着夏颉缓缓前行。

    同样一支队伍正从东边奔向土台。

    相柳柔带着相柳家的一干子弟,骑着他们相柳家特有的各种稀奇古怪的大蟒毒虫,一路喷吐着毒雾,‘咝咝’怪啸着狂奔而来。还隔着十几里路,相柳柔已经大声的喝道:“夏颉,刑天大风,你们今天输定啦!”他得意洋洋的仰天狂笑着,用放肆的眼神上下打量着穿戴整齐的夏颉。

    夏颉没理会相柳柔的挑衅,他扭过头,朝坐在他身后的旒歆轻声笑道:“旒歆,你说相柳柔怎会这么自信呢?”

    正在强行掰开白的嘴巴,填鸭子一样给他嘴里塞一些稀奇古怪的草根、果子的旒歆歪着脑袋想了一阵,突然冷笑道:“不过是一些下流的手段,有什么了不起的?放心了,青殜给你配置的那些巫药,足够艾苇的征召军提升百倍的战力。”

    紧紧的靠着旒歆坐着,不断的在身上颜色有点发黑的白身上掐掐摸摸的青殜闻声抬起头来,用力的朝骑着一匹马跟在玄武身边的艾苇点头说道:“艾苇姐姐,你放心的带着人去打仗。若是你的人输了,我就把相柳家在这里的人都毒死,就没人知道我们输了!”

    夏颉、刑天大风同时扭过头去,不敢再看青殜这个危险的小丫头。夏颉同时在心中哀叹:幼儿教育啊,这青鸧一家老小是怎么教导自己的晚辈的?这样可怕的事情在她嘴里变得是如此的理所当然了?唔,不过,这种耍赖皮的手段,很是熟悉啊!就好像,前世里的某个极品恶棍……

    夏颉有点出神,而同样一身戎装的艾苇则是坚毅的点头应道:“青殜,你放心,这一次,我不会输的。”艾苇眯着眼睛,扭头朝后面骑在黑厣背上正朝四周指指点点的安道尔狠狠的瞪了一眼。艾苇恨急了这些海人,若非他们,她的祖国怎会落到如今的地步?当然,艾苇也明白,自己再仇恨这些海人,自己对于投靠了大夏的海人,还是没有任何办法去报复的。

    现在自己最重要的事情,是击败那些无耻的出卖了自己祖国的大贵族,让自己的祖国亚森王国能够恢复他的旗帜和名号。哪怕以后亚森王国要做为大夏的附庸国存在,也总比如今分崩离析的状况好得多!

    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艾苇已经不敢再奢求让亚森王国成为一个完全独立的存在了。

    两支队伍在土台下汇合,相柳柔笑吟吟的朝刑天大风望了一眼,得意的笑道:“刑天大兄,若是你今日输了,你可给得出赌注么?”

    刑天大风双手抱在胸前,突然炸吼一声道:“哪里这么多鸟话呱噪?”被太弈拿出的天神精血提升了巫力,刑天大风如今拥有六鼎以上的实力,他那一声吼,震得相柳柔好似风中的柳絮一般哆嗦着朝后飘去,一张脸红红白白的,差点没吐出血来。

    相柳柔身后一名有着惨绿色皮肤,身体柔软扭曲好似一条毒蛇的老人突然自人群中滑了出来。这老人眯着眼睛,梭子形的瞳孔冷冰冰的,没有一点儿人气。他喉咙里不断发出古怪的‘咝咝’声,阴沉的说道:“刑天家的小辈,不要太嚣张了。”

    人影闪过,以刑天筮为首的十几个刑天家的老人同时闪了出来。刑天筮发出低声的‘咯咯咯咯’的古怪笑声,眯着眼睛朝那老人逼近了几步,用力的一拳朝那老人砸了过去:“相柳蚺,你还没死哩?你居然也赶来这里了?”

    相柳蚺身体一扭一转,反手一爪带着浓浓的黑色烟雾抓向了刑天筮的手腕,阴沉的说道:“你们,不也一样么?我哪里舍得死这么早?总要等几个老朋友一起上路才是……嘿嘿,你来得,我也来得啊?”

    说话间,两人的拳、爪已经飞快的碰击了数千次,两人身前尺许方圆的一小块虚空被他们凝而不散的巫力震成了粉碎,两人的手臂就在那一块漆黑的空间中忽隐忽现,不断的在雷霆般巨大的响声中狠狠的对撞在一起。两人都面带笑容的,开始咒骂对方的人品之恶劣,相互间揭露着对方的丑事。相柳蚺刚刚说刑天筮七岁的时候就上大街调戏人家大姑娘,刑天筮立刻咆哮着说相柳蚺五岁的时候还尿床……

    两人的交手持续了一盏茶时间,他们凭借着近乎完美的巫力控制,将巫力的破坏力凝聚在他们之间那尺许方圆。短短的时间内,两人相互间起码碰撞了数亿次,每一击都是无比的精妙,都带着一点点玄妙近乎天道的印记。而两人相互间揭短的咒骂,则比他们的精妙招式,更让人感到震撼。两大巫家最高辈份的长老,居然是如此的……惫懒!

    最后,刑天筮突然一拳突破虚空,轰在了相柳蚺的脸上。相柳蚺一爪抓出,将刑天筮胸口的一大块衣服撕成粉碎,同时在他身上留下了三条漆黑的爪痕。两人同时闷哼一声,摇晃着退后了几步,然后,同时仰天放声大笑。

    刑天筮笑道:“一百万车财宝,相柳蚺,你家的娃娃做事不地道!”

    相柳蚺瞥了一眼相柳柔、相柳燹、相柳暃,淡淡的笑道:“小孩子的事情,我们这帮老人,没力气管啦。一百万车财宝?唔,让这帮小子自己去折腾!”相柳蚺摇晃着溜滑的身躯,嘻嘻怪笑着冲上了土台,大声叫嚷着让那些侍女赶紧送上酒肉。

    朝相柳柔邪恶的笑了几声,刑天筮一干刑天家的长老,加上另外几个从人群中闪出来的相柳家的长老同时窜上了高台。

    夏颉一干人和相柳柔等人相互间狠狠的瞪了一眼,顺着土台一侧的台阶向上攀去。就这一段短短的台阶,一行人也是相互动起了小动作。伤势痊愈的相柳燹对上了夏颉,两人粗壮的胳膊不断的挥动,手肘狠狠的撞向了对方的腰腹之间,不断发出‘噼啪’的巨响。刑天大风则是卡着相柳柔的脖子,好似拎小鸡一样拎着相柳柔往土台上蹦,同时还踢飞了几个冲过来想要抢走相柳柔的壮汉。

    刑天玄蛭他们同样是大打出手,在那短短的数十丈长的台阶上,就有近百刑天家、相柳家的子弟被对手打落下去,随后又‘哇哇’怪叫着朝上面继续攀爬。两家的老人就好似没看到这群小辈的小动作,一个个神情自若的坐在那里吃肉喝酒,指点着眼前的无边美景。

    安道尔、托尔在穆图率领的百多名狼人的护卫下,明智的落在了最后面。他们可不敢和这群大巫玩这种小动作。等到两家的子弟一个个都在土台上坐定了,安道尔才领着人到了土台上,坐在了正中的一排椅子上。安道尔的左边,是相柳家的人,右边,是刑天家的人。夏颉正好坐在安道尔的右手边。

    那边,相柳柔又在叫嚣:“刑天大风,夏颉,你们准备好钱,你们输定了!”

    刑天大风怒喝道:“相柳柔,你等着瞧。艾苇,你去准备一下!”

    夏颉则没有理会两边人的相互叫嚣和挑衅,他端着茶杯,笑吟吟的看着安道尔,很温和看着安道尔的说道:“安道尔!”叫了一声安道尔,夏颉又闭上了嘴,莫测高深的举起茶盏抿了一口茶,笑嘻嘻的对着安道尔上下打量了半天。

    安道尔有点心慌意乱的看着夏颉那古怪的笑容,皱眉问道:“夏颉总督,你,有什么事么?”

    夏颉呵呵一笑,放下茶盏,抓挠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的问道:“不知道这几天你追查该隐他们的事情,可有下落了?”

    沉吟了片刻,安道尔点头道:“当然,有一定的发现了。”他直起了身体,带着点海人特有的高傲笑道:“中部领有一种特产,是营养富集度极高的一种粮食作物。唔,你要知道,我们占领了这片土地后,按照我们亚特兰蒂斯的需求,规定了他们的主要种植的物品。”

    安道尔比划着手指笑道:“比如说,这个公国只能种植香草,那个王国只能种植观赏花,而某个帝国则是粮食的主要产地,但是绝大部分的食用牲畜则是在另外一个国家被蓄养的。这对我们的统治很有好处,很有方便,你,能理解这种做法么?”安道尔带着点高高在上的味道,笑着问夏颉。

    “唔,特种经济区、专属作物区,让这些国家必须经过你们海人的宏观调控才能得到自己必须的物资。很不错的手段。”夏颉淡淡的看着安道尔,笑问道:“那么,你发现的那点蛛丝马迹,和那种营养富集度很高的粮食,可有什么关系么?”

    安道尔诧异的看着夏颉,他没想到,能够从夏颉嘴里听到宏观调控一类的词。他有点骇然的看着夏颉,眨巴了一下眼睛,下意识的端起茶盏掩饰了一下自己嘴角的抽搐后,这才慢慢的说道:“我们海洋神殿的各种生物实验,需要一种高纯度的培养液。而这种培养液的主要成分,就是中部领出产的这种粮食作物。”

    “嗯?”夏颉挑起了眉头,他明白了,果然是要用海人才能抓到海人,只有对海人的各方面情况都无比了结的安道尔,才能抓到同样狡猾的该隐啊!他盯着安道尔笑道:“这么说来,该隐他们在秘密的采购大量的作物?他们需要高纯度的培养液?他们,在作某些你们海人特有的试验?”培养液,一提起这个词,夏颉就本能的想起了病毒、生化武器之类的东西。

    优雅的点了点头,丢下茶杯,掏出一根白色丝绢擦了擦自己干干净净的嘴角,安道尔微笑道:“您的睿智,简直不像是一个来自于南方蛮国的野蛮人。”安道尔在心里骂道:“那群土头土脑的蠢货原始人中间,怎么出现了你这么一个变态?”

    歪了歪嘴巴,夏颉正要再问几句呢,坐在他身边的旒歆突然掐了一下他的大腿。旒歆一边抓着白,将他的脸不断的揉成各种各样的鬼脸,一边轻声笑道:“夏颉,你看,艾苇的军队来了。你这些天来给她征召的军队,看起来很不错呢。”

    三十几里外一道柔和的小丘陵后面,数十面亚森王国的王旗冉冉升起。艾苇骑着一头钢甲暴龙从那丘陵后走出,慢慢的顺着丘陵朝前方那一片广袤的平原行去。她的身后,是一万名身披重甲,同样骑着钢甲暴龙的精壮骑士,以及十万名骑着玄彪的骑士、十万名骑着黑厣的骑士。二十多万征召军,组成了一道厚里许,宽有三十几里的人潮,涌向了那片用来决斗的战场!

    相柳柔愤怒的砸碎了手上的茶盏,疯狂的咆哮道:“夏颉!刑天大风!你们忒无耻了!”

    看看那些骑士的坐骑,分明就是御龙军、黑厣军、玄彪军的军用坐骑,相对于亚森王国的那些寻常士兵,一头暴龙就是一头收割人命的机器。那些骑兵身上穿着的铠甲,也是黑厣军、玄彪军那些军士的制式巫甲。哪怕这些征召军并没有巫力催发巫家上的巫咒,但是这些甲胄的防御力,也是极其出色的,不是八等、九等以上的巫武,根本无法攻破。

    夏颉很憨厚的笑了几声,朝相柳柔无比坦诚的摊开了双手乐道:“相柳老六,咱可发下了血誓,出战的士兵都是艾苇征召来的征召军,可没有一个大巫在里面啊!”

    相柳柔气得牙齿直碰弹,他龇牙咧嘴的朝夏颉和刑天大风瞪了半天,突然裂开嘴笑道:“成,你有种!幸好我相柳柔也不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