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七十七章 巫盗

        周天星光灿烂。安邑城四角的四座高大山峰所组成的汇灵大阵,把周天星辰的力量以及方圆数万里的地气尽数汇聚过来,一缕缕拇指粗细的银光在安邑的上空荡漾,那尽是几乎凝成实质的灵气、元气。安邑城方圆数百里,灵气的密度已经是最上好的洞天福地的千倍以上,在此修炼的效率,也是其他地域的巫或者各类修士所不能想象的。

    强大的星辰之力在空中肆意波动,直接带来的后果就是,夏颉面对着厉天候衮的府邸里那座‘七杀点星阵’,彻底没了办法。

    早晨突然出现在夏颉和履癸面前的那大巫,正是黎巫旒歆。端着一碗汤葯找白试葯的她,清清楚楚的偷听到了履癸对夏颉的那些请求,故意弄出了一点动静,主动的暴露在履癸的面前。一番的装神弄鬼之后,旒歆用暴力赶走了履癸以及他随行的一票护卫,马上抓着夏颉,强行要求参加到这进厉天候的府邸里偷窃物事的勾当里来。

    满脸都是向往的旒歆深沉的看着夏颉,用一句疑问句就彻底的封死了夏颉的所有反对言辞:“难道你不觉得,我身为黎巫,却帮你去偷盗一名可怜的天候的东西,是你的运气么?夏颉,你看我多关照你呢?这碗葯汤,不如你喝下?”

    摸不清旒歆来历的履癸,对这个轻松的就打翻了连同自己在内的数百名巫武、巫士高手的大巫,他只能是心怀忐忑的任之随之,哪里敢多说什么废话?他只能期望夏颉安慰他的话语是真的,那就是这个莫明其妙突然出现的大巫,是夏颉最最亲密的好友,是万万不会出卖他们的。他更是只能暗自祈祷,这个形迹古怪的大巫,能够帮夏颉顺利的取得他想要的东西。

    原本,求夏颉帮自己出手盗取衮府邸中的那件要害物事,履癸是冲着刑天家的一些**武力去的。那些秘密的武装中,尽有那种藏踪匿迹的高手,成功的可能极大。而黎巫旒歆听得了履癸的计划,却是大包大揽的把这事情兜到了自己身上。

    所以,如今出现在厉天候府邸外的夜行盗贼,就是夏颉、黎巫和白,两人一兽。夏颉身穿黑色紧身衣,外披一件普通的黑色皮甲;黎巫浑身黑袍,脸上还紧紧的蒙上了两三层黑纱,只露出了一对骨碌碌乱转的眼睛;至于白,可怜的貔貅被黎巫一碗汤葯灌进肚子里,浑身毛皮马上变为紫黑色,在夜间却也不见得显眼。

    蹲在厉天候府外的一株大树树杈上,黎巫全身缩成了一团,右手五指指指点点的盘算了好一阵子,朝着厉天候的府邸比划了又比划了,最终气恼的一掌拍在了那树杈上,脑袋扭了过去,无比郁闷的哼了一声。

    “唔,这是七杀点星阵,汇聚了周天凶煞之气最盛的十三颗大星,把它们的命相之力汇聚而下布成的巫阵。”夏颉摸着自己下巴,很感兴趣的看着一副恼怒模样的黎巫。

    “我当然知道这是七杀点星阵,天巫殿十大星阵中排名第十的阵势。只是,怎么破除?”

    “你是黎巫啊?你难道不行?”

    良久的沉默之后,黎巫左手食指、拇指狠狠的在蹲在她身边的夏颉大腿上掐了一把,极其愤怒的低声骂道:“如果是我黎巫殿的阵法,我早就破掉了。可是这是天巫殿的星阵,我怎么会解开?要我破掉它容易,解开它么,除非是天巫殿的大巫,通晓这巫阵的星图,还要明白眼前这阵架设时的天机地理才有可能。我是黎巫啊,你以为我是天巫不成?”

    眼里绿光一闪,黎巫突然一手掐住了夏颉的脖子,很兴奋的低声叫嚷道:“差点忘了,有你在,就等于半个天巫在场。快,把天巫殿十大星阵的星图都交出来!”

    反手一掌拍掉了黎巫的手,夏颉哼道:“旒歆大人,请你注意,你是堂堂巫教九大殿主之一,地位最尊贵的黎巫,怎么就喜欢做这种鸡鸣狗盗的勾当?去人家府里偷东西,很有趣么?当着我的面,把混天候一拳差点打吐血,你莫非以为,混天候查不出你的身份来?”

    冷笑了一声,黎巫高高的昂起头来,嘀咕道:“我乐意,你又能奈我何?混天候履癸?他还不是大王,轮不到他在我面前捣鬼。至于这偷东西么,为什么你来得,我就来不得?”

    夏颉歪歪嘴巴,从口袋里掏摸出了一方银色原玉,低声抱怨道:“你可是黎巫啊,这偷东西的勾当,你参合什么?”一边抱怨,他随手把那原玉捏碎成了无数细小的玉片,用纯粹的精神力在上面烙刻上了密密麻麻一层层复杂的巫咒。那巫咒刚刚成形,就马上和天空的周天星辰之力遥相呼应,散发出淡淡的银色光华。

    死死的盯着夏颉手上的玉片好一阵子,黎巫这才长吸了一口气,用那种居高临下的口气命令道:“你还是大夏的将领,你偷得,我就偷不得么?唔,记住,天巫殿十大星阵的星图,回去了就给我送到黎巫殿去,否则,哼哼。”冷笑了几声,黎巫歪着脑袋瞪了倒挂在身边一根树枝上的白一眼,白浑身一个哆嗦,脚一软,就差点没摔下了地去。

    黎巫没有计较夏颉的不客气,她对他很有兴趣。

    怎么说呢?

    一个幸运的野蛮人,随手帮了一个拥有恶劣的作风,喜欢找虐待的,在大夏巫教中身份都是数一数二的老怪物,突然就平步青云,被那没人敢招惹的老怪物列为了重点保护对象。

    仅仅如此,也就罢了,那老怪物虽然实力和势力都无比庞大,却是不出世的,对这个幸运蛮子的关照,并不会在巫教中造成太大的震荡。可是,更加幸运的就是,这个蛮子居然在天巫殒命的时候以射日诀,抢走了前任天巫的全部智慧烙印!

    对于无比重视传承之道的大夏巫教来说,夏颉的身份在那一刻就有了改变,几乎可以算是前任天巫的关门弟子。仅这个身份,就足以让这个幸运得无法形容的蛮子,成为在安邑街头可以横行的角色。

    但是,如果仅仅是这两个原因的话,出身来历比夏颉更加了不得的黎巫,也不会正视他一眼,大夏巫教中藏龙卧虎,厉害的人物多了去了。可是,这蛮子身边,却正好跟随着一条无比稀罕的白貔貅,这就让黎巫对夏颉有了足够的兴趣。进而她愕然发现,夏颉是唯一的一个知晓了她身份后,还敢对她呼呼喝喝不当回事的人,尤其他还是一个男子。

    自幼在巫殿中被无数年老的大巫抚养大的黎巫,对这个蛮子,自此有了很充分的感觉。

    尤其,当她发现,夏颉居然要帮着一个王子去偷另外一个王子的东西,竟然是这样好玩的事情,她还能不参一手么?

    黎巫很罕见的没有计较夏颉对自己不客气的态度,只是饶有兴致的缩成了一团,双手抱在胸前,目不转睛的看着夏颉在那里把一手手天巫殿秘传的巫诀刻画在了那些玉片上。对于巫咒拥有极高天分的她,拼命的记忆着自己所见的每一个巫诀。笼在袖子里的两只手在偷偷摸摸的比划着,在那里画出了同样的巫诀,感应着那巫诀中引发的独特的星辰巨力。

    如同水波一样透明,一圈圈清晰可见的纯粹的精神力从夏颉眉心不断荡漾出来,在那些玉片上把一手手极其复杂的巫咒刻划了进去。每一手巫咒都由数十,数百,乃至数千个复杂的巫苻组成。将如许复杂的巫咒刻进不过拇指指甲大小的玉片中,需要消耗的精神无疑是极其庞大的。

    黎巫眼睛里面带着一丝笑意,双手托着下巴,想要看夏颉出丑。

    同时在近百片玉片上刻画巫咒,每一瞬间都有数十个巫苻被刻进那玉片中,这对施展巫咒的人要求极高。细致入微的控制力、强大绵绵不绝的精神力、坚韧不受外界打搅的心境,三大因素缺一不可。一名巫力不过是一鼎水准,大巫中实力最弱的巫,是不可能完成这样艰巨的任务的。黎巫已经很欢快的低声哼唱起来,不断的叽哩咕噜道:“把星图教给我,教给我,我来制解阵的星诀嘛。”

    夏颉脸上肌肉纹丝不动,眉心那水波一样的精神力波动彷佛恒古以来的流光,不见丝毫衰弱也不见丝毫波动的汩汩而出,一个个极细小、极精致的银色巫印,渐渐的出现在那玉片中,组成了很复杂的,让一旁黎巫都有点皱眉的微型巫阵。

    “祖宗的灵魂在上,诸大天神在上,他可能是一个弱小的一鼎大巫么?”黎巫的眼睛越睁越大,最后差点没尖叫起来。夏颉刻画这些巫咒所耗费的精神力,已经超过了一名三鼎大巫所拥有的全部精神潜力!这就证明,夏颉如果能够吸收足够的土性元力萃炼自己的精神力,他将马上跨入三鼎大巫的行列!

    黎巫的身体有点摇晃,大夏巫教中,从来没有出现过夏颉这样的变态:巫穴,也就是眉心穴中蕴含的纯粹精神力,居然是自身巫力的上百倍的强度!拥有这样强大精神力的巫,居然没有及时的把它转化为符合自己属性的巫力,而是近乎浪费的放之任之。

    大夏的巫,只有拼命压榨自己的先天潜力,将每一份精神力的潜质都挖掘出来,不断修炼为巫力的。他们发愁的是自己的精神力潜力不够,空有安邑城浩大的元力,却无法转化为可为自身所用的巫力。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一个大巫体内蕴含了如此强大的精神力,却仅仅转化了百分之一成为巫力的!

    “蛮子就是蛮子!”黎巫最终只能对夏颉下了这个评价。紧接着,她眼里冒出了饿疯了的野狼见到鲜肉的绿光,随手从宽大的袍袖中掏出了一卷玉质的卷轴,开始翻阅上面记载的各种邪门巫葯,盘算着是否可以利用夏颉这样古怪的、罕见的、珍稀的材料,再去试验几种葯效。

    夏颉眼角余光看到了黎巫眼里冒出的绿光,不由得心里一阵哆嗦,神识波动了几下,差点就把几手巫苻给刻画错了。手上玉片一阵颤抖,差点剧烈爆炸,夏颉连忙凝聚了全部精神,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制作破解星阵的星诀上。

    西疆战区时,他成功的将体内的后天真元转化为先天真气,道行大进的同时,自身的元神、神识得到了极大的萃炼,对大巫最为重要的精神力暴涨了百倍以上!一直没有空闲多做修炼的他,只是稳稳的将巫力提升了一个台阶,让体内巫力更加精纯精炼,却没想到今日制作破解衮的天候府外的护府星阵,却在黎巫面前暴露了他如今的老底,免不得又要生出是非来。

    一只黑色的夜枭无声无息的从衮的府邸中飞了出来,绕着院子上空盘旋了几周,突然就朝夏颉他们所在的这柱大树扑了下来。那夜枭眼睛极其锐利,夏颉手上闪动着的细微银光,已经足够让它看到这不怀好意的躲藏在密集的树枝中的二人一兽。

    黎巫眼里绿光闪动了一下,刚要出手禁制住这只用来巡守的夜枭,白已经无声无息的出手了。它的身体彷佛二两棉花一样随着一阵夜风飘了出去,两条长臂猛然伸开,已经在空中扭断了那夜枭的脖子。白的两条强有力的腿轻轻的在院墙上点了一下,又借力飘了回来,随后就在黎巫的身边,狠狠的一口咬了下去,把那夜枭的脖子咬了下来,张开大嘴就是一通狂吸。

    皱了一下眉头,黎巫的小脸整个皱了起来,朝着另外一侧挪动了一下身体,唯恐白身上的血糊在了自己身上。一不小心,黎巫却是紧紧的和夏颉贴在了一起。

    身体剧烈的哆嗦了一下,黎巫突然长身而起,彷佛一条幽灵,飞快的飘到了夏颉头顶上的那根枝桠上去。正在制作解阵星诀的夏颉,眉心射出的精神波动也是一阵乱抖,就快要完工的星诀差点就爆了开来。幸好夏颉元神稳固,一颗心冷静异常,这才强行控制自己,一分不差的把最后几个巫苻打入了那玉片中,顿时手上那些玉片已经化为了纯粹的银色。

    气恼的瞪了黎巫一眼,夏颉从鼻子最深处喷出了一团冷气,冷冷的哼了一声。黎巫眼里更是凶光闪动,恶狠狠的瞪了夏颉一眼,比划了一下自己的拳头,作出了就要在他头上狠狠凿几下的动作来。

    无奈的摇摇头,夏颉用左手拍了一下刚才和黎巫肢体接触的右肩,猛然想起刚才接触之时,隔着皮甲和厚厚的巫袍都无法掩过的那一份细滑和柔嫩,他心里不由得一愣,连忙低声嘀咕了几句:“阿弥陀佛,这女人可万万招惹不得!”

    黎巫蹲在夏颉头顶上那根枝桠的梢部,刚要做点什么来显示自己身为大巫的威严,猛不丁的听到了夏颉嘴里叽哩咕噜的自言自语,顿时好奇的问他:“阿弥陀佛?这是什么意思?你们用来骂人的话么?你想死不成?”

    呃!夏颉无奈的抬起头来,露出了比鬼还难看的笑容:“这阿弥陀佛,是问好的话。嗯,意思就是说,一切准备好了,你准备好动手没?”

    飞快的瞥了一眼夏颉手上那近百片细小的星诀,黎巫又飘到了他身边蹲了下来,压低了声音喝道:“不就是偷偷的进厉天候的家里取东西么?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你解开这星阵,我就有办法让府邸里所有的巫都失去知觉,实在是太简单。”

    “唔!”朝黎巫点点头,夏颉身体一长,就要跳向前方数丈外的院墙。

    黎巫却一手拉住了夏颉,用力把他按在了枝桠上,一对漂亮的大眼睛睁得老大,很是不客气的说道:“记住,把天巫殿十大星阵的星图到时候全部送去我那里。呵呵,我想进天巫殿的丹殿,已经有好几年了,可惜就是解不开他们天巫殿护殿的星阵啊。”

    夏颉愕然,看着黎巫抱怨道:“你去天巫殿丹殿作甚?黎巫大人,旒歆大人,我对星阵的所有知识,都来自于前任天巫,你要我转手就把天巫殿的最高机密全部卖给你,这也太过分了吧?”

    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学着夏颉的姿势很不雅观的耸耸肩膀,黎巫歪了一下脑袋很是恶意的笑起来:“大夏巫教中的所有巫葯,有一百七十二种丹方是我黎巫殿没有的,全部藏在天巫殿最隐秘的丹殿中。呵呵,收集所有的巫葯葯方,这可是我很小时候的梦想!你以为,从天巫那抠门的老不死手上勒索几颗丹葯,很容易不成?”

    嘿嘿的笑了几声,心情越来越轻松的黎巫差点就大喊大叫起来:“只要有了那一百七十二种丹房,我起码可以在那些丹方的基础上再制出数百种新的巫葯,这是多大的。”

    黎巫的语气突然一滞,异常愤怒的低声咆哮起来:“夏颉,白,你们给我记住今天的事情。”

    夏颉和白根本没听黎巫的自言自语,一人一兽兄弟两个早就跳了出去,趴在了厉天候衮的天候府墙头上,探头探脑的朝墙内打量起来。

    愤怒的一脚跺在了自己立身的枝桠上,把那一条尺许粗的树干震成了粉末,黎巫身体化为一团黯淡的绿色虚影,猛的闪到了夏颉的身边。她愤愤不平的低声吼道:“夏颉,你给本巫记住,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黎巫说话的时候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开!你给我记住,你这是对黎巫,对整个黎巫殿的冒犯,我迟早要找你算这笔帐。”

    夏颉随手一抓,把黎巫拉得趴在了那两尺多厚的墙头上。他无奈的盯着黎巫,低声叹道:“黎巫大人,我们是来做贼的。我们是做贼啊,是偷东西,不是做强盗。我们是偷,不是抢。您这样站在墙头,怕天候府内的那些护卫看不到您还是怎么?”

    伸出食指,狠狠的对着夏颉的腋下捅了一指头,黎巫咬着牙齿低声喝道:“贼?本巫怎么可能做贼?”

    用那种既然做了某种职业就千万不要再立牌坊的表情古怪的看了黎巫一眼,夏颉低声叹息道:“那么,黎巫大人,您现在这个样子是在干什么呢?半夜来拜访厉天候么?唔,厉天候还不值得您亲自上门拜访罢?”

    黎巫彻底哑然,含糊的咕哝了几句,居然就这么轻松的放过了夏颉。顷刻的功夫,她又兴奋起来,一对眸子已经变成了绿油油的,一丝丝极其凌厉的青色寒光在眸子深处不断的闪动,黎巫很是激动的说道:“好了,我是来做贼的又怎样?唔,这罩住了整个府邸的星阵,你怎么解开它?”她跃跃欲试的伸出了右手,轻声道:“若是你的星诀无用的话,我可要直接把这星阵给粉碎掉了。”

    再次的没有了言语,夏颉低声叹息了一声,一股巫力注入了手上的星诀中,近百片银色的玉片纷纷飘了起来,急速的飞上了高空,一阵的盘旋,已经按照他计算的方位,镇住了厉天候府上空七杀点星阵的所有星位。

    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条黑色的手绢,紧紧的蒙住了自己的脸,仅仅露了一对眼睛出来,夏颉低声道:“旒歆,我的巫力不够,只能解开这星阵一瞬间的功夫,进去的时候,可一定要快。”

    黎巫的心脏突然就这么无端端的剧烈的跳了起来,她无比听话的狠狠的点点头,呼吸有点沉重的说道:“好,听你的。”顿了顿,她突然又笑起来:“放心罢,就算被厉天候的护卫发现了,我也安排了后手,逃走是不成问题的。”

    “嗯,后手?”夏颉愣了一下,却没有问她详细的情况,双手结成了一个古怪的巫印,低声的喝道:“天星转,封!”他已经引发了天空那占据了七杀点星阵各大星位的星诀,让它们构成了一个极小的星阵,就好似一块石头投入了小溪一样,让溪水瞬间停滞了一下。就是这一瞬间的停滞,厉天候府上空那完美的星阵禁制突然裂开了一个小小的空隙。

    体内的巫力几乎是被瞬间抽空,夏颉眼前一黑,却是已经本能的团身翻进了厉天候的府邸内。身体还没有落地,夏颉已经在空中团成了一个肉球,身体刚刚接触到地面,他已经急速的翻滚了几次,无声无息的几个跳跃,身体已经隐没在了墙根附近的一团树影内。

    紧跟在夏颉身后飘进来的黎巫看得是叹为观止,她惊疑的低声道:“这蛮子成日里做贼的不成?怎么这动作如此纯熟呢?”

    一边恶毒的揣测着夏颉是否拥有某种副职的可能性,黎巫的动作却并不比夏颉慢到哪里。她刚刚飘过墙头,右手上就已经掏出了一个雕琢手法极其拙劣,外表非常难看,材质却是极品冰玉的葯瓶,随手拔出了瓶塞,把里面数十点青色的葯液朝着前方撒了出去。

    那青色的葯液刚刚接触空气,马上化为一蓬蓬青色的雾气,随之就消失无形。一股淡淡的草木香气弥漫在眼前这个巨大的院落里,几乎是瞬间的功夫,到处就传来了人体倒地发出的‘噗噗’声。

    “呵呵呵呵!”黎巫无比得意的笑了起来:“我亲手炼制的‘百草软龙香’,就算是真正的应龙,闻到了也会浑身瘫软睡了过去,这个院子里所有的护卫,可不是被我清理干净了么?”

    得意的黎巫回过头来,突然呆住了。就在她身后三尺的地方,白翻着白眼,嘴里吐出了一层厚厚的白色泡沫,也瘫软昏睡了过去。在斜后方的树丛里,夏颉更是四仰八叉的倒在了那里,也不知道压坏了多少花花草草。

    眼里的绿光猛的熊熊燃烧起来,黎巫气极败坏的低声咆哮道:“无用的废物,你们,你们怎么能躺下?”

    一盏茶时分后,脑袋还有点发晕的夏颉摇晃了一下身体,近乎哀求的朝着黎巫拱了拱手:“黎巫大人,旒歆,我们是来做贼的,你用巫葯把这么多护卫都昏睡了过去,是很好的事情。可是你连同伙都不放过,你也太过分了罢?”眼珠子无法正确对焦的白身体软沓沓的靠在了夏颉大腿上,对着黎巫连连点头,表示他绝对赞同夏颉的意见。

    黎巫只是没吭声,右手死死的握着那冰玉葯瓶。

    撇了撇嘴,夏颉扫了一眼黎巫手上的葯瓶,含糊的说道:“看你手上那瓶子这么丑,就知道你葯瓶里没放好东西。幸好你的巫葯对自己无效,否则若是我们三个都躺在了这里,明天可就有趣了,等得厉天候把我们抬到王庭里去,到时候却是真正有趣。”

    摇摇头,不理会气得七窍生烟的黎巫,夏颉飞快的领着白,对比着手上一张羊皮上画着的厉天候府的详细地图,朝衮的卧房方向摸了过去。

    “哼。”黎巫看了看手上那冰玉葯瓶,低声说道:“这葯瓶真的很难看么?可是毕竟是我自己刻的啊。”语气里有点伤心的黎巫把那玉瓶塞回了袖子里,身体化为一缕细细的幽光,紧跟着夏颉飘了出去。

    厉天候府在大街上看起来,不过是一个很小很普通的宅院。可是经过了巫术的禁制,厉天候的府邸实际上是一个前后十几进,拥有数十座高大殿堂的宏伟府邸。若是没有履癸提供的地图,夏颉他们哪里找得到衮的卧房所在?

    他们侵入的那个院子里所有的护卫都倒在了地上,而其他的十几进院落中,到处都有铁甲护卫在往来巡走。这些护卫步伐隆隆,隔着老远的就让夏颉发现了他们的存在,很轻松的就利用楼阁、树丛、花丛的掩护,避开了这些护卫。伴随着那些护卫的一些凶猛奇兽,却被黎巫身上有意无意散发出去的可怕气息所震慑,就算它们闻到了一些奇怪的气味,却哪里敢发出一点声音?

    如此走走停停,躲过了十几支巡逻的队伍,夏颉他们出现在正对着衮寝殿的一间楼阁屋顶上。

    高大宽敞的寝殿外殿却是***通明,衮身穿黑色长袍,端端正正的坐在大殿的正中,两侧则是盘坐了十几名容貌怪异不似大夏人的壮汉,一个个正在高声欢笑,觥筹交错,对着大殿中翩翩起舞的十几名近乎**的少女嘻笑不已。

    夏颉趴在屋顶上,看着正在寻欢作乐的衮,低声道:“夜生活还真够丰富的,都转钟了还不休息呢?”

    黎巫无比好奇的借着屋顶一块突出的石柱掩住了自己的身形,低声问夏颉:“安邑城内的巫家,可都是这样半夜了还作乐么?”

    扭头看了黎巫一眼,夏颉有点稀罕的问道:“难道你不知道?安邑城内的巫家、侯爵,若要寻欢作乐,自然是想如何就如何的。唔,他们现在还不睡,却是让我怎么去找履癸要的东西?”

    “哦?这样啊!”黎巫有点寂寥:“我怎么知晓?唔,你看,厉天候让这些女子跳舞,难道我让黎巫殿那些数百岁的大巫给我跳舞不成?”

    夏颉、白浑身的寒毛同时竖了起来,想象一下那些浑身干巴巴的大巫近乎**的在那里扭动着身躯,那是一种多么可怖的景象。不满的看了黎巫一眼,夏颉有点好笑的说道:“看不出来你很有说笑话的天赋,只是,刚才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耸耸肩膀,黎巫又掏了个玉瓶出来,同样是极品美玉的材质,同样是难看得死的模样。她轻声的嘀咕着:“我也觉得不好笑。他们还不睡去的话,我也只能把整个府邸里的所有人都葯倒了。”在夏颉警惕的眼神中拔出了瓶塞,黎巫皱起了眉头:“厉天候府里的友客,怎么尽是外族人?胡羯的剑客,东夷的箭手,南蛮的武士,就差海人的战士了。”

    夏颉很隐蔽的用手指点了点大殿中正咱疯狂扭动身躯的一名金发女子:“海人的战士是没有,但是海人的女奴隶却有好几个。嗯,厉天候如此喜欢结交外族的战士,就不怕大王对他起疑心么?”

    黎巫冷笑起来:“我怀疑前任天巫是否附体在你身上,怎么你这样喜欢计算?厉天候喜欢结交外族人,自然有他的理由,可是关我什么事?我是来帮你偷东西的,可没心思理会一个小小的没有实权的天候的肮脏勾当。”

    右手食指上有一缕幽光射了出来,那葯瓶中飞出了数十点漆黑的葯汁,黎巫手指轻轻的抖动,控制着那些葯汁在空中慢慢飞舞,扭过头来问夏颉:“不过,履癸到底要你偷什么东西?这些王子都想做大王,我却想不到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让衮失去大王的欢心的。”

    看着黎巫面前漂浮着的那些葯汁,夏颉很无奈的连连叹息:“你参合了进来,可就一点难度都没有了。唔,厉天候勾结了一些王庭的官员,卖给胡羯精锐的兵器,卖给东夷上好的精铁,卖给南方蛮族大量的粮食。这些勾当么,和大王子的商行也有关系,厉天候身边,应该有一本往来交易的账本的。”

    “凭这个就能让大王惩治厉天候么?或者,履癸还想利用这东西算计盘罟?”黎巫眼睛里面绿光闪动,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一滴漆黑的葯汁突然急速飞了出去,在附近的一个院子上空化为一团淡淡的黑色雾气,飞快的朝着下方笼罩了下去。

    “唔,大王并不在意大夏的兵器、军械被卖给大夏的敌人。”夏颉露出了一丝苦笑:“应该说,卖给胡羯、东夷、南蛮那些物事的最大后台,就是大王,大王在里面拿了最大的那一笔利润,他怎么会为了这些事情惩罚厉天候呢?”

    “但是。”夏颉冷笑了一声:“厉天候的账本上,还记载了胡羯、东夷乃至那些大夏的附庸部族、小国献上的礼物清单,有些事情大王是不方便亲自出面的,这些收受供献的事情,是厉天候掌管的。据说,最好的数十名美女,却是被厉天候自己消受了,并没有献给大王。”

    他看着黎巫,却看不到脸被黑纱蒙住的黎巫是什么表情:“你晓得大王的脾性罢?厉天候扣下了那些礼物中最美丽的女子,这件罪过,就足以让大王对他施加最严厉的惩罚了。厉天候的生意,却是和大王子也有关系的,说不得大王对大王子也会不好的心思,这就足够让混天候从中取事了。”

    “这样啊?”黎巫蹲下了身子,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夏颉,轻轻的点点头:“这么说来,你取名为颉,如今却是对得起这个字了。一个只会杀人,没有一点脑子的蛮子,的确是不配这个字的,不过你不是那种蛮子。”

    “嗯?”夏颉诧异的问了一声,黎巫的这话,算是对他的夸奖么?

    黎巫却轻笑起来:“你算是我黎巫殿的属下,如果我心情好,我自然会帮你作些事情。就比如说,你想要借助履癸的力量帮你报复东夷人。只是,你回去告诉他,盘罟向我供奉了数量极大的献给天神的祭品,若履癸想要得到黎巫殿的支持,就献上比盘罟的祭品更多的钱物罢。”

    她指着夏颉的鼻子说道:“你可以告诉履癸我的身份,告诉他说,我是因为你的缘故才帮他的,那么,他就应该表现一点对天神的敬意。”

    咬着牙齿沉默了很一阵子,夏颉作出了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看着黎巫:“黎巫莫非真的如此关照于我?”

    “呵呵呵呵!”黎巫站了起来,很轻声的对夏颉说道:“如果你要听假话呢,那就是我非常重视你,你也许会成为九大殿主之外的第十名大巫。如果你要听真话,那就是,既然天巫、幽巫、灵巫都已经站在了履癸的身后,那我黎巫殿为什么要帮盘罟那个注定要倒霉的大王子呢?”

    “什么?”

    夏颉心头猛的一震,天巫、幽巫、灵巫,九大殿主中最精通天相、鬼神、幽冥之力的三大巫,全部倾向于履癸了?

    黎巫却是不给夏颉任何的解释,她的手指轻轻弹动,一滴滴漆黑的葯汁就这样飞了出去,化为一团团漆黑的雾气,笼罩了整个府邸。

    这一次的葯汁效力却比刚才的软龙香迟缓了些,衮以及他的友客纷纷打起了呵欠,有点支持不住的搂着那些跳舞的少女散了开去。大概一顿饭的时间后,这葯汁的威力才突然发作,整个厉天候府已经陷入了最深沉的睡眠中去。

    黎巫抿着嘴笑起来:“夏颉,你可以去搜寻厉天候的账本了。只是我有点不明白,如何让大王相信那账本是从厉天候的府邸中拿出来的呢?”

    脸上带着一丝恶意的笑容,夏颉摊开手:“嗯,除了账本,你不觉得,那些比大王身边的女子更加美丽数分的奴隶,是最有力的证据么?账本可以作假,可是那些女子,却是假不了的罢?我们带走几人,剩下的事情就归混天候操心了。”

    “偷活人?”黎巫眼里的绿光更盛,很是兴奋的低声叫道:“倒是有趣,我却是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今天却是有意思了。”

    摩拳擦掌的黎巫当先飘下了那楼阁,冲向了厉天候的寝殿。

    夏颉愣了一阵,唯恐她作出什么好歹来,连忙也跟了进去。

    微风扫过,近百名身穿黑色巫袍,胸口上有黎巫殿标志,并且尽是八鼎以上的大巫突然出现在方才夏颉他们站立的楼阁上。这些大巫,可不就是黎巫所谓的可以保证让他们安全撤走的‘后手’么?能够率领实力如此雄厚的一批人入室盗窃的,怕是整个大夏,也就只有黎巫做得出这种事情了。

    “这样好么?旒歆这般举动,实在是不符合她的身份。”一名九鼎大巫低声的说道。

    “有什么不好?她开心就好。既然这蛮子让旒歆觉得开心,就由得她去折腾罢。”另外一身份相当的大巫如此说道。

    又一九鼎大巫用手遮住了自己胸口的标志,低声叹息起来:“唔,这夏颉不是说偷厉天候的账本么?怎么,他居然把厉天候的宝库都掏空了?他手腕上的那个镯子,到底能装多少东西?十万方原玉,数千箱钱,这般多的珠宝之物,竟然全搬空了?”

    一众黎巫殿的大巫,脸色齐刷刷的变得无比难看。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