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八十六章 后续

一秒记住【新有小说网 www.dobum .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应宗道死了,死在了他所鄙视的穷乡僻壤,死在了在他眼中的犄角旮旯的土鳖手中。

  他还没有来得及拼命,甚至没有拿出自己压箱底的绝招,就这样双目圆睁,死不瞑目的变成了一具尸体。

  一个武道家居然死在了边荒这样的偏僻小地方,注定会引发震动。更何况给新任城主的接风宴上,新任城主恐怕屁股才刚刚坐热,就死于非命,这也是让在场的势力坐立不安的一件事情。

  搞什么?上任城主死了才一个多月,新任的城主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又成了死尸,就是他们这些人心里都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虽然武道联盟的掌控力在边荒很弱,但也不代表着他们这些大大小小的势力可以为所欲为,一旦武道联盟认定连续两个委派的城主的死都和他们有关,那就代表着大麻烦要来了。他们不一定能承受这种后果。

  以武道联盟的实力,清洗边荒这样一座小城的一些势力,根本不会费太大的力气。这一口黑锅扣在了所有人头上,有苦难言。这一连串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应接不暇,太过离奇。

  一众人看着应宗道僵立的尸体,又看看抛飞到墙角的齐宗申的尸体,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陈鹤翔盯着应宗道血红色的眉毛,开口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个人应该就是赤血教的赤练法王。”

  赤血教?赤练法王?

  陈鹤翔声音不大,但在一片寂静中还是清晰无比的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每个人的脸色都发生了变化,引发了一片哗然!

  “陈师傅,你怎么知道?”

  “陈馆主,事关重大,你能不能确定?”

  “不过说起来,赤练法王的事情我也有一些耳闻,这个人的特征跟传闻很接近。”

  身后的人们议论纷纷,徐邦成走上前来面色凝重的端详着应宗道的尸体,大声说道:

  “陈师傅的判断没有错,我曾经在中域见到过赤练法王的通缉令,眉头如血,容貌也十分的符合,应该错不了!”

  之前的应宗道在面容上做了一些伪装,徐邦成根本没有往这上面想,此刻应宗道的伪装全部剥落,加上陈鹤翔的提醒,顿时就确定下来。

  随后,徐邦成问道:“陈馆主,打死赤练法王的那位年轻高手是谁?我看你似乎认识?”

  陈鹤翔的脸色变得精彩无比,十分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说。赵崇磊在一旁看陈鹤翔这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觉得有些奇怪。

  难道陈师傅并不清楚他这个学生的实力?赵崇磊没有细想,代替陈鹤翔回答道:“刚才的那位,是陈馆主的学生。合纵道武馆的学员。”

  陈鹤翔的学生?

  所有人齐齐一愣,徐邦成面色古怪,有些不客气的道:“赵馆主,这件事情很重要,你不要开玩笑。”

  赵崇磊无奈的摆摆手:“徐老板,我怎么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信口开河,胡说八道?不信你可以再问陈馆主。”

  陈鹤翔此刻也无奈的回应道:“赵馆主说的没有错,那个的确是我武馆的学员。”

  陈鹤翔没有说岳平生是自己的学生,就凭刚才他杀死应宗道展露出来的手段,哪里是自己可以教的出来的?

  听到陈鹤翔这么说,除了赵崇磊,在场的人无不一愣,看赵崇磊和陈鹤翔的表情不似作伪后,抽了一口冷气,气氛一下子反而陷入了沉默当中。

  几乎大部分的武人都在心里怀疑自己:我这么多年习武,都练到狗肚子里去了么?

  岳平生看上去的年轻绝对不满二十岁,这是这样一个看起来毫不出奇的年轻人,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把打破力关的武道家赤练法王活活的打死,这是多么的妖孽?和他相比,确实这么多年的修行都修到狗肚子里去了。

  另外一个大商人胡卫东点点头,如果是平时有人给他描述这么一件事情,他觉得会一笑置之。而现在事实就在眼前发生了,也不由得他们不接受。胡卫东走到秦雪衣的尸体跟前,转头看向陈鹤翔说道:

  “陈馆主,如果我没有判断错误,这个女人应该也是赤血教的人吧?”

  “没错,”陈鹤翔点点头:“有一位真武道的高手给我提供过消息,这个女人应该就是赤练法王座下的赤衣使。”

  秦雪衣的尸体脊椎被岳平生踏断,显得畸形而恐怖,胡卫东心里觉得恶心不愿再看,走回来自言自语的说道:“为什么齐城主会带着赤练法王出席呢?”

  所有人脸色微变,沉默不语。

  城主是由联盟委任指派的,而且看齐宗申的样子,根本不像是被挟持的。从他在席间偶尔露出的神态判断,倒像是对赤练法王唯命是从。

  这代表了什么?众人一时间不敢再往下想。

  这件事情也绝对不能再往下追究,否则很有可能会迎来灭顶之灾。几个头头脑脑互相对视了一眼,根本不用多说,基本上就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

  徐邦成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陈馆主,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不用多说,我有一个想法。”

  胡卫东上前一步,一副沉痛无比的样子,向着众人开口道:

  “赤血教赤练法王,胆大妄为!居然敢在城主的接风宴上进行刺杀!虽然我等尽力而为,剿灭的赤血教余孽,但是齐城主还是遭遇了不幸,实在是引以为憾!”

  这个老狐狸!

  众人面面相觑,立刻就领会了胡卫东的意图。齐宗申死亡十分的麻烦,而且他的身份要是被捅破,连带着赤血教潜伏在武道联盟的触手暴露出来,谁也不知道他们会遭受到怎么样的报复,更何况他们没有一个人有直接的证据证明齐宗申就是赤血教的人,捅出去只会吃力不讨好。

  两害相权取其轻。反而是将齐宗申死亡的这件事推到赤练法王的身上,再说众人合力剿灭赤血教余孽这种方式,危害最小。一方面,有确凿的证据他们不怕调查,另一方面吸引武道联盟的注意,除了会有嘉奖以外,也杜绝了赤血教再次将手伸到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