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234章 会飞的狐狸

    萧云御起沧海遗珠,阿鱼跟在后面。

    “公子,我知道这条河叫什么了。”阿鱼终于想起了记忆深处的那条河。

    沧水。

    这里也许就是沧水之源,而这片绝壁,就叫鬼见愁。

    “哦?”萧云也有点意外。

    阿鱼难道来过这绝壁之底?

    “我总觉的这气息很熟悉,原来是沧水之源。”阿鱼笑道。

    “那我们是不是只要找到了源头,就可以出去了?”萧云忽然有点兴奋。

    飞行了一段距离之后,萧云就停了下来。

    这鬼见愁两边都是悬崖峭壁,犹如刀砍斧剁一般,也不知道有多高,中间是一条碧波如练的沧水,时而静水深流,时而汹涌澎湃……如果找不到出口,想要从这里出去,势必登天还难。

    唯一一点让萧云还感到欣慰的是,鬼见愁的峡谷不是完全被沧水所占据,有些地方树木葱茏,还可以容身,也可以活动。

    “那些绝壁上的悬棺群,是怎么弄上去的?”萧云不禁惊叹古人的智慧。

    他的视力和听力,比以前还要敏锐和聪慧,阿鱼还以为绝壁上的那些黑点是岩石,萧云却看得分明。

    “又有悬棺群?”阿鱼吃惊的问。

    在坠落鬼见愁的时候,她们就看见过一片悬棺群。

    她们少说也飞行了几十里地了,又看见了悬棺群。

    萧云闪手递给了阿鱼一只望眼镜,“你自己看吧!”

    “这是什么宝贝?”阿鱼一脸的疑惑。

    萧云才想起来,望远镜来源于现代社会,阿鱼当然没有见过,更别说是会使用了。

    “这个叫望远镜,借助它我们可以看清很远很远地方的东西。”萧云不得不耐心的给阿鱼讲解望远镜的使用方法。

    阿鱼本是极为聪明之人,接受新东西新事物的能力,特别强,一点就通了。

    阿鱼学着萧云的样子,拿着望远镜朝绝壁上的悬棺群望去,果然又发现了规模庞大的悬棺群。

    “既然有人可以把棺材弄到绝壁上,就代表这个地方,一定有出口,只是我们没有找到而已。”阿鱼眉头紧锁,研究着萧云的神情。

    “阿鱼,你发现没有,这些悬棺的似乎都朝一个方向,也就是沧水的下游。”萧云一时也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我再看看!”阿鱼一把拽过萧云手中的望远镜。

    阿鱼思索了一会儿,忽然说:“这些死人的头都是朝着东方的。”

    萧云不解,看样子阿鱼似乎知道了这个原因。

    “公子,这是传说中日族部落的丧葬习俗。”阿鱼正酝酿着说辞。

    日族部落,是一个上古的部落,古老的相传,他们来自遥远的东方,他们以太阳之子自居,所以死后一定得面朝太阳升起的地方,寓意回到太阳的怀抱。

    阿鱼忽然想起了鬼见愁绝壁上的那棵树。

    如果真是日族部落的悬棺群,那么,出现在悬棺群的附近的那棵树,就是传说中的春不老。

    “我看我的快点回去汇合,赤影,想办法顺流而下,一定可以走出去的。”萧云催促道。

    “公子,我们先不要急着出去,我们得找到绝壁上的那棵树。”阿云忽然认真起来。

    春不老,可谓一生都是宝,树叶都是极为珍贵的药材,树干和果实更是千年难逢的天材地宝。

    要是获得春不老的果实,服用之后,可以让人脱胎换骨的。

    无论是修仙还是修真之人,做梦都想找到这些东西。

    可是

    ,她们却是擦肩而过了。

    阿鱼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了。

    “不就是一棵树么?”萧云投之以不屑的神色。

    “公子,有所不知,那不是一棵普通的树木,名字叫做春不老。”阿鱼笑道。

    春不老?

    萧云的脑子忽然嗡的一声炸开了。

    侯爷留给他的那部《隐门全书》对于稀世的天材地宝,上古神珍奇异兽都有详细的记载。

    书中说春不老的果实有洗筋伐髓,医死人如白骨的神奇功效。

    诱惑,绝对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这种传说中的存在,全凭机缘才可以获得。

    现在有了这种潜在难逢的机缘,萧云怎么可能放过?

    “早,怎么没有看出来呢?”萧云不禁肠子都悔青了。

    在去鬼见愁的绝壁上找春不老,谈何容易?

    “走,我们去找赤影他们!”

    萧云御空而去。

    回到约定汇合的地方,萧云立即拿出了望眼镜,在对面的绝壁上开始搜索那棵树了。

    可是,下一刻,萧云就失望了。

    以望远镜所能看到的距离,那有春不老的影子?

    “你确定我们在绝壁上遇到的那棵树就是春不老么?”萧云跌了手中的望远镜。

    “不会错的,当时公子将我绑在那棵树上,我闻到了一种淡淡的香味,当时也没有怎么在意,依稀的看见上面有几枚果子,好像是紫色的。”阿鱼努力的回忆这那棵树。

    “真的果子是紫色的?”萧云跳了起来,闪手拿出了那本《隐门全书》。

    阿鱼也蹲下萧云的旁边,萧云蘸着口水一页一页的找着关于春不老的详细记载。

    书中说,古老的相传,春不老的果实,千年而红,万年而紫……

    萧云心若狂喜,笑道:“嘿嘿……我飞弄到春不老不可,给你们一人一枚,到时候……哈哈,我们出去就威风了。”

    春不老还没有找到,萧云就已经白日做梦了。

    赤影和雪灵还没有回来,萧云从霞啼欢里拿出了帐篷和睡袋,准备宿营了。

    阿鱼见过草原上的帐篷,可是没有见过睡袋,有变成了好奇宝宝。

    “公子,你的储物带好像宝贝层出不穷呢!这个又是什么?”阿鱼很想钻进储物带里看个究竟。

    “这个嘛,相当于很舒服的床,我们管它叫睡袋,在野外宿营,钻进去,就好像是裹着舒服的毛毯,很使用的。”萧云咧嘴一笑。

    于是问题来了。

    阿鱼忽然皱着眉头问道:“要是那只死狐狸要钻进赤影的睡袋,已不是会把这么好的东西弄坏了?”

    萧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不由得愣住了,随即笑道:“一天不黏糊,难道那只死狐狸就会死么?”

    ……

    一夜无话。

    翌日,萧云决定带着赤影去找春不老,让阿鱼和雪灵留在下面等候。

    阿鱼也想去见见传说中的春不老,但是萧云用那条三寸不难之舌,搞定了阿鱼想上去的念头。

    萧云御起沧海遗珠,飞了一个漂亮的s弧线,在靠近绝壁的时候,射出了攀爬绳索。

    赤影照猫画虎,御起金乌战斧跟了上去。

    经过两个时辰的反复折腾,萧云和赤影终于找到了那棵树。

    “春不老,老子终于找到你了!”萧云眼尖,一眼就看到了隐藏在树叶里的春不老果实,随即笑了。

    “老大,这回发财了!”赤影爆出了腹黑的笑容。

    么多的春不老,神仙都可以嫉妒了。

    “你小子可忍住嘴,便在树上就吃啊。”萧云吧丑话说在前面。

    春不老应该是大补的东西,萧云太了解赤影这小子,嘴馋,要是在树上就吃下了春不老,弄不好,就会发生意外。

    “放心,老子还想活着出去呢!这玩意儿都是我们的,又飞不走。”赤影信誓旦旦的保证。

    接下来,萧云和赤影就觉得很崩溃了。

    春不老的果实长在树梢,怎么才能将那些红的紫色摘下来呢?

    “呼”

    萧云忽然听见了细微的声响破空,那绝对不是他们发出的声响。

    “小心!”

    萧云忽然爆出了嘶吼。

    有一道红色的影子,正向他们掠空飞来。

    像这种罕见的天材地宝,有神兽守护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可是萧云他们却完全忽略了这一点。

    “噗!”

    系住赤影的攀爬绳索突然被那道红影隔断了。

    什么概念?

    攀爬绳索里含有合金的钢丝,这东西居然一下就弄断了,可想而知,它的强悍了。

    赤影百忙之中差点跌下了绝壁,百忙之中死死的保住了树干。

    萧云大惊失色,不由得体赤影捏一把汗。

    这电光火石之际,萧云看清那红影的样子。

    飞天狐狸。

    萧云瞬间只想到了这种贴切的词语来形容所见的动物。

    它长着一张狐狸的脑袋,背上却拥有肉膜的翅膀,可以飞行,一条红色的尾巴,格外显眼。

    “砰砰砰!”

    赤影急了,闪手抬枪就射。

    飞天狐狸灵活的令人咋舌,赤影的枪法萧云是知道了,居然没有一枚子弹射中它。

    飞天狐狸翻身,扑向了萧云的绳索,萧云看见了它锋利的獠牙,直觉得寒气森森。

    “它要咬你的绳索!”

    赤影爆出了惊呼,心随意念,金乌战斧劈了出去。

    一道炽金色的光芒,迫使萧云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飞天狐狸要咬中绳索的时候,赤影的金乌战斧击中了它。

    金乌战斧的本身就是神器的存在,无坚不摧。

    就算飞天狐狸是铜皮铁骨,也挡不住金乌战斧的锋芒。

    飞天狐狸随着金乌战斧,掉下了绝壁。

    “你差点连老子也给劈死了!”萧云破口大骂,只觉得细碎的石子都在身上,传来揪心的疼痛。

    “这不是想保住攀爬绳索么?”赤影咧嘴一笑。

    “磁磁!”

    什么声音?

    下一刻,萧云就脸色突变了。

    那声音正是系在他身上的攀爬绳索即将断裂的声响。

    飞天狐狸命丧金乌战斧,可是金乌战斧的余锋扫到了攀爬绳索。

    萧云急忙御起沧海遗珠,闪身保住了春不老的树干,暗叫一声好险。

    最后一条攀爬绳索也毁了,想要摘下春不老,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萧云脑子转的飞快,绳索断了,不能固定在绝壁之上了,关键的时候还的靠人的双手。

    萧云将断裂之后的绳索,用水手结系在了春不老的树干上,小试了一下牢靠度,问赤影:“你来,还是我来?”

    “当然是我来拉住你,你来摘了!”赤影忽然认真起来。

    萧云明白赤影的意思,赤影一米八的大块头,在宵城就是八十公斤,而他却只有七十公斤,从力学上来说,萧云也是最佳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