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250章 吊唁

一秒记住【新有小说网 www.dobum .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邓艾得到了蔡讽去世的消息,立即就把消息告诉了刘修。

  得知蔡讽去世,刘修也是份外惊讶。他没有料到,蔡讽竟然就这么去世了刘修问道:“有没有说蔡讽是怎么去世的”

  邓艾回答道:“根据蔡家传出的消息,说是蔡讽和蔡瑁交谈后,死在了蔡瑁的怀中。至于到底有没有发生冲突,就不得而知了。”

  刘修闻言,轻叹了一声。

  旋即,刘修吩咐道:“准备一下吊唁的物品,我们去蔡家吊唁。”

  邓艾却是留在原地,道:“公子,我们去合适吗”

  刘修说道:“蔡瑁对我有意见,甚至蔡瑁恨不得我去死,但蔡讽却是谆谆长者,他如今去世了,我自然要去吊唁一番。再者,他更是月英的外祖父,于情于理,都应该去一趟。”

  “是,我马上去准备相关的物品。”

  邓艾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刘修把黄月英喊来,他看向黄月英,表情凝重的道:“月英,你马上去见承彦先生,告知他蔡讽老先生去世了。黄家和蔡家是姻亲,你必须和你父母去吊唁。”

  “啊,外祖父去世了”

  黄月英的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刘修点了点头,说道:“刚得到的消息,快去吧。”

  “嗯”

  黄月英心中也是非常的焦急,出了院子,然后迅速的往黄家在城中的住处行去。

  刘修坐在房间中,眉头紧锁。

  蔡讽去世,来得太突然了,尤其是蔡讽去世前,曾经和刘修会面。以蔡瑁的个性,必然把这件事算在刘修的身上。

  蔡讽死后,刘修很清楚,他和蔡瑁蔡家之间已经是不可能缓解的局面。

  甚至,彻底打压蔡家,慑服蔡瑁都不可能。

  接下来,只能是你死我活的局面。

  不一会儿,邓艾急匆匆的回来了,禀报道:“公子,需要吊唁的东西还没有准备齐,我让下人准备去了,州牧大人请您去一趟。”

  刘修点头道:“走吧。”

  显然,刘表知道了这一消息,才会召见他。

  刘表也已经是年逾古稀的人了,在他的这个年龄,去吊唁死人是很忌讳的,因为担心自己沾染了鬼神。所以刘表不可能亲自前往,现在喊他过去,多半是关于蔡讽吊唁的事情。

  邓艾推着刘修,很快到了刘表的书房。

  邓艾离开后,刘修问道:“父亲找儿子前来,有什么事情吗”

  刘表问道:“蔡讽去世,你知道吗”

  刘修回答道:“儿子已经知道了。”

  刘表轻叹了一声,道:“想当初,为父初到荆州,蔡讽意气风发。如今一转眼,他竟然先走一步,实在是令人唏嘘感慨啊。”

  刘修说道:“父亲必定长命百岁的。”

  刘表摇头道:“长命百岁哪有可能,古往今来,能活到**十岁的人,都已经是罕见了。为父能再活三五年,多支撑几年,或许荆州就能多安宁几年。”

  刘修一听,心中顿时惊讶,没想到刘表看得如此之准。

  事实上,刘表在荆州,虽然是守家之犬,但刘表坐镇,刘备不敢轻举妄动,就连曹操也要考虑刘表的威望。

  刘表病逝,局面就不一样了。

  历史上,刘表死后,曹操便挥军攻打荆州。在某种程度上说,刘表带兵打仗的能力不强,性格也存在许多的缺陷,但他对于荆州来说,是一根定海神针般的存在。

  刘修说道:“父亲多虑了,别说是三五年,就算是十年二十年,也是没有问题的。”

  刘表摇头道:“为父的身体,为父知道。”顿了顿,刘表说道:“言归正传,这次蔡讽病逝,你代表荆州去蔡府吊唁一番。”

  “是”

  刘修点头,问道:“父亲,通知母亲了吗”

  刘表说道:“她知道了消息,已经先一步回蔡家了。”

  刘修道:“既如此,儿子这就去准备,马上就去蔡府吊唁。”

  刘表摆了摆手,刘修就喊来了邓艾,让邓艾推着木轮车离开了刘表的院子。回到后院,下人已经准备了黑色衣服,以及吊唁相关的物品。

  刘修换上黑色的衣服,由邓艾推着出了府,往蔡府行去。

  蔡府内,一片哀声。

  虽然蔡家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蔡瑁也被贬为州牧府的门卫,仍是有许多的人来吊唁。

  蔡瑁蔡氏已经到了,黄承彦作为蔡家的女婿,也到了蔡家。

  虽然蔡瑁对黄家有意见,但涉及到老父亲的丧事,他忍下了愤怒没有发作,只是默默的跪在棺木前,给老父亲烧纸钱。

  荆州的官员和名宿,纷纷前来吊唁。

  来来往往的人上香行礼,蔡瑁都一一的回礼,然后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

  “州牧府修公子到”

  忽然间,唱诺侍从的声音传来。

  蔡氏蔡瑁以及蔡家的人听到了喊声后,都停止了哭泣,齐刷刷抬起头,然后看向灵堂外。只见邓艾推着刘修,缓缓进入了灵堂。

  刘修进入后,仍是坐在木轮车中,一副悲痛的表情,哽咽道:“蔡老啊,小子才聆听了您的教诲,您怎么就走了啊。”

  来的路上,随行的侍从已经告诉了刘修吊唁的礼节,必须要情真意切。最好的结果,是要哭出来,那才是真的有感情。

  刘修依言照办,所有的礼节都规规矩矩,没有半点差错。

  好半响后,才上了香。

  刘修走到蔡瑁身前,安慰道:“德珪先生,保重身体,节哀顺变。”

  蔡瑁听着刘修安慰的话语,恨得咬牙切齿,气得火冒三丈,沉声道:“如果不是你,父亲怎么可能病逝。刘修,蔡家不用你假惺惺的来吊唁,蔡家不欢迎你。”

  一番话,恨得咬牙切齿。

  蔡家的人看向刘修的眼神,也是满腔怒火。

  刘修表情恢复平静,淡淡道:“蔡老病逝,我也满腔的不舍和惋惜。但德珪先生怎么不反思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如果不是你,蔡老不至于如此,恨铁不成钢啊。”

  一句话,更是刺激了蔡瑁。蔡瑁甚至是想命令府上的人轰走刘修,但想到今天的场合,最终压下了心中的愤怒,吩咐道:“你走吧,今天这个日子,我不和你争执。”

  不想看到刘修,蔡瑁直接下了逐客令。

  刘修看了黄承彦黄月英一眼,投以安慰的眼神,便没有再逗留,离开了蔡家。

  接下来的几天,蔡府都沉浸在悲伤中。

  蔡家上下,所有的重心都是处理蔡讽的丧事。等丧事结束后,黄承彦带着黄月英及妻子回了鹿门山,蔡氏也回了州牧府,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