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479章 捅破身份

一秒记住【新有小说网 www.dobum .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厅中,宾客齐聚。

  刘修落座后,没有人来主动打招呼。

  毕竟,刘修的身份摆在那里,一般人还真没办法和刘修搭上关系。刘修的目光落在最上方,扫过士燮和他的夫人。这两位都是一把年纪了,但精神头却相当的好。

  “时辰到,子孙献礼。”

  主持的司仪开口了,话音落下,就见士家的子嗣都走上来。

  刘修看去,看到了士萱。

  此时,士萱早已经换上了女儿装,清雅脱俗,很是不凡。

  刘修此时都没有把士萱往士燮女儿的身份上想,毕竟人刚才已经说了,是士家的亲戚,现在去献礼也是正常的。

  士萱跟在人群中,看到了坐在首位的刘修,颇为惊讶。这位邓公子,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能坐在最重要的位置。

  爹爹不是说刘修来了吗?

  以身份论,刘修应该坐在最前面才是。

  士萱来不及多想,司仪又开始安排了,让一个个上前献礼。

  轮到了士萱时,士萱走上前,在老夫人的面前跪下,道:“女儿祝母亲福寿延绵,身体安康。”

  “好,好!”

  老夫人微微一笑,很是和蔼。

  刘修听到士萱的称呼,有些古怪,却也懒得去猜测。

  这事儿,和他没有太大的关系。

  礼仪仍在继续,等礼仪结束后,司仪退下了。

  这时,士燮端起了酒杯,目光扫过所有人,朗声道:“今天是老夫老妻六十寿辰之日,感谢诸位能够赏脸光临。诸位,请!”

  老夫人也是端起酒杯,和善的敬酒。

  “多谢威彦公!”

  众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士燮再一次端起酒杯,斟满酒后,目光落在了刘修的身上,道:“今天老妻寿辰,很荣幸的有荆州牧刘修来道贺,这一杯,老夫敬刘荆州,多谢刘荆州赏脸。”

  刘修道:“威彦公客气了。”

  说着话,刘修拿起了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呀!”

  忽然,一声惊讶声,自士萱的口中发出。她发现邓公子竟是刘修,被震惊到了,没想到竟是这样的。

  她这一出声,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士萱身上。

  士燮道:“萱儿,何故出声?”

  士萱恭敬回答道:“爹爹,女儿是第一次见到刘荆州。世人都说刘荆州沙发果断,所向披靡,是一个五大三粗的人。今日一见,刘荆州丰神俊朗,却是有些惊讶,女儿僭越了,请爹爹责罚。”

  此刻的刘修,心中也倍感惊讶。

  女儿!

  士萱是士燮的女儿。

  这老家伙真的是身体倍儿棒,五十多岁时还能生一个女儿。

  刘修想到和士萱的见面,再想到之前在后院时,忽然嘴角噙着一抹笑意。这还真是有意思,当时在逍遥阁,士萱隐瞒说不是士家之人,实际却是士燮的女儿。刘修说自己是邓公子,实则是荆州牧刘修。

  因缘际会,就是如此的奇妙。

  士燮哼了声,道:“萱儿,今日是你母亲寿辰之日,老夫就不责罚你了。你搅了刘荆州的雅兴,便向刘荆州敬一杯酒致歉吧。”

  刘修摇头道:“威彦公,不碍事,不必如此。”

  士萱道:“刘荆州客气了,是士萱的不对,士萱向您致歉了。”说这话,士萱端起了酒杯,便向刘修道:“刘荆州,请!”

  “请!”

  刘修微微一笑,就饮下了杯中酒。

  没想到,自己遇到的竟是这样的一个女子。

  士萱回到坐席上坐下,便恢复了乖乖女的样子,这一回却是再没有人任何异样。只是,士萱总是会时不时的打量刘修一眼。

  此前他一直没有真正的看过刘修,觉得刘修长相不错,还算丰神俊朗。

  现在得知眼前的人是刘修,细细看去,更觉得刘修不凡。刀削斧凿般棱角分明的面庞,深邃睿智的眼神,挺拔的鼻梁,无不展示着刘修的出彩。

  眼前这男子的年龄不大,却有味道。

  士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浑然不觉时间的流逝。

  酒宴随着士燮的带动,气氛越来越热闹。

  忽然,人群中,一个青年站起身,拱手道:“在下交州士子边祯,听闻刘荆州文采斐然。今日老夫人六十寿辰,不弱刘荆州赋诗一首,为老夫人贺寿。”

  话语中,带着一丝的挑衅。

  刘修看了青年一眼,心想,没招惹人呐,怎的这人直接找了他。

  怪哉!

  刘修心中觉得奇怪,目光一扫,却见边祯目光扫过士萱。

  一瞬间,刘修就明白了过来。感情是因为刚才敬酒的缘故,不过这也吃醋,这位边祯兄实在是器量太小。

  刘修笑了起来,道:“也罢,边祯兄做不出祝寿诗,我就替你了。”

  刷!

  边祯的脸色,有了一丝怒容。

  刘修看在眼中,却是神色镇定,不为所动。

  你一个小小士子边祯来挑衅,我没有直接以身份相欺,已经是够大度了。如果是刘修器量狭小,就不会是言语挤兑一番了,直接就要收拾边祯。

  再者,这毕竟是士燮老妻的寿辰,刘修也不能刀兵。

  边祯听了刘修的话,道:“刘荆州都这么说,在下倒是不能不应下。在下有一首诗,为老夫人贺寿。”

  刘修摆手道:“请!”

  边祯站起身,从坐席上走出来,在大厅中踱步。

  刘修微微一笑,道:“边祯先生,刚才你说已经是有一首诗,现在却来回的踱步。你这样做,是还没有想好呢?还是故意装模作样浪费时间。你这样,很是让人费解呀。”

  扑哧!

  士萱听了刘修的话,忍不住就发笑了。

  这话,忒毒了。

  士燮看在眼中,并没有阻止,只是静静的不说话。

  刘修说道:“萱姑娘笑了,那必定是边祯先生很逗人发笑,嗯,我倒是记得山中猴子,就喜欢这样走来走去逗人发笑。”

  犀利的话语,令边祯眼神更是喷火。

  尤其是士萱的笑声,让他觉得丢了面子,心中一阵不舒服。

  边祯说道:“刘荆州听好了。”

  刘修摆手道:“我的耳朵早就已经洗干净,请!”

  边祯背负着双手,微笑道:“在下的诗句是。”

  “当年飒爽美娇娘,砥柱中流一栋梁。”

  “相夫教子勤操劳,不道辛苦恩情长。”

  边祯吟诵完毕后,目光挑衅的看向刘修,眼中有着一抹得意神色。他的这一首诗,可是早早就准备的,现在吟诵出来,那绝对是能取得赞赏的。

  刘修说道:“好,果然是好诗!”

  边祯昂着下巴,很是自豪的说道:“刘荆州虽然出身荆州,但也不能因为交州地处偏远,就看不起我交州士子。”

  刘修笑了笑,道:“边祯先生能代表交州世子了吗?或者说,边祯先生能代表交州了?威彦公执掌交州,尚且都还没说代表交州,你倒是急吼吼的代表上了,真是年少有为啊。”

  一番话夹枪带棒,令边祯颇为难受。

  边祯道:“刘荆州,话不多说,先谢了诗再说。”

  “妾身为刘荆州斟酒。”

  此时,士萱却是站起身了,走到了刘修的面前,主动为刘修斟酒。她说道:“刘荆州出身荆州,荆州文风翡翠,刘荆州的诗句,定然是出彩的。”

  士燮看在眼中,心中却是笑了起来。

  在士燮眼中,他老妻的六十大寿虽然重要,却没有刘修和士萱的事情重要。

  如今,眼高于顶的女儿主动为刘修斟酒,这就是一个好兆头。

  只是士萱亲自为刘修斟酒,这一幕,令交州的年轻俊杰们都是皱起了眉头,眼神杀气腾腾的盯着刘修,如果眼神能杀死人,恐怕刘修都被凌迟处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