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五章

    “请问你找谁?”

    路忆遥打开大门,充满疑惑地看着站在眼前的陌生男人。

    “美人,蓝道夫在吗?”俊俏的男人朝她露出笑容,目光却锐利地在她身上仔细的审视着。

    “他、他在。”

    “遥遥,你开门了是吗?”蓝道焦急地自楼上走了下来,他听到有人按门铃的声音,又听见开门声。

    “蓝,有、有人找你。”

    路忆遥转头看到身后的男人,松了一口气,她快速冲到蓝道夫身后躲藏,只露出一双充满惧意的大眼,望着门口的男人。

    “是你。”蓝道夫看见站在门口的男人,蹙起眉,显示他的不悦。

    “不请我进去坐?”门口的男人是顾天祈。

    “不必了,有事吗?”蓝道夫想也不想就拒绝。他不相信顾天祈来会有什么好事,尤其是他们还不赞同遥遥的事情。

    “别这样嘛!我可是费尽千辛万苦才来到这里,请我进去坐坐,喝口水不为过吧!”顾天祈摆出嘻皮笑脸的模样。、

    “给你一分钟,说完话快一点走。”蓝道夫态度依然冷漠。

    “蓝……”身后的女人忍不住拉拉蓝道夫。

    他森冷的口吻让路忆遥十分不适应,她不懂,为什么在她面前总是这么温柔的男人,此刻会这样叫人害怕。

    “嘿!美人,蓝道夫好无情哦!他不请我进去坐,你该不会也这么狠心不请我进去吧!”顾天祈神情可怜地望着路忆遥。

    “好啊!你进来坐坐。”路忆遥微微站了出来提出邀请,然后快速地冲到厨房内。“我去帮你们倒茶。”

    顾天祈挑衅地对蓝道夫笑了笑,绕过他走向客厅。

    “哇!这里可真舒适。”他坐在沙发上,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说吧!到底有什么事?”坐在另一头的蓝道夫瞄了瞄厨房的遥遥,不耐烦地紧盯着一旁的男人。

    “没有什么事,只是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

    “你以为我会信?”蓝道夫轻哼一声。

    “请喝茶。”

    这时,路忆遥自厨房内走出,手上拿着两杯茶。

    “谢谢你,美人。”顾天祈开心地拿起茶,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蓝……我、我先回房了,你们慢慢谈。”她不好意思地说,怕自己打扰他们的谈话。

    “没关系,你待在这就好了。”蓝道夫神情温柔,脸上带着笑容,一把将她给拉进怀中,让她坐在他的腿上。

    “哇!原来你也会笑,怎么认识你这么久,我都不知道?”顾天祈看到认识多年的朋友那副恶心的温柔样,忍不住把口中的水给喷出。

    “如果你是来找我抬杠,那你可以滚了。”蓝道夫边瞪着他,双手边轻柔地梳着怀中人儿的发丝。

    “蓝……”路忆遥纠起眉,不解他为何说话这么冰冷。

    “好吧!好吧!”顾天祈伸手比出投降手势,神情变得严肃。

    “雷斯德要你回去一趟。”

    蓝道夫闻言眯起眼。

    “还有……呃……这美人。”

    “我?”路忆遥指指自己,偏着头,十分不解。为什么要找她呢?

    “不去。”蓝道夫冷漠地拒绝。

    雷斯德从头到尾都反对他的决定,这次要他回去,肯定有问题。

    “喂!你别这么无情好不好?大家只是想认识她而已。”顾天祈没料到蓝道夫会这么直接就拒绝。

    “不去。”蓝道夫又重复一次。

    “你不能老是把美人放在家中不让她出门吧!更何况她都是我们的弟妹了,你也该让大家见见她,认识认识。”

    “我说了,不去。”

    “我、我去。”突然,路忆遥小声开口了。

    虽然不知道蓝道夫为什么要拒绝,但一听到可以见见他的朋友,说什么她都要参加。

    “还是小美人通人情。”顾天祈咧嘴笑笑,满意她的答案。

    “遥遥……”蓝道夫不赞同地开口。

    “那些人是你的朋友不是吗?而且他说的也没错,你总是把我放在家中,不出去,好闷哦!”路忆遥嘟起嘴,楚楚可怜地哀求。

    “对、对、对,美人,还是你好。对了,我先自我介绍,我是顾天祈,目前的职业是医生,生病可以来找我哦!我给你打折。”他朝她抛了一个飞吻。

    “你、你好。”路忆遥羞红着脸应道。

    “如果你想知道任何蓝道夫的事情,来问我就对了。”顾天祈拍着胸脯保证。

    “闭上嘴,没人会把你当哑巴。”蓝道夫朝他射了一枝冷箭。

    “我可真倒楣,抽中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好朋友,你好歹在美女面前给我点面子好不好?”

    “如果没有话要说了,就滚回去。”蓝道夫下了通牒,一副再多说废话就给他好看的样子。

    “好好好,我走就是了嘛!真是。”顾天祈站起身,给他一记责备目光。“那你总可以送我到门口吧!”

    “遥遥,你先回房。”明白他的暗示,蓝道夫亲了亲她的脸颊。

    “好。那……顾先生……再见。”

    她看了顾天祈一眼,听话地往楼上走。

    “说吧!”

    蓝道夫确定楼上房门已关起来后,神情凝重地等待他的答案。

    “她全都忘了,连半点记忆都没有对不对?”

    “现在她的记忆中,只有我是她丈夫这件事而已。”

    其他的……都没有。

    这对她而言该算是一件好事,把她父亲的死、被人追杀的事、他的背叛,那些过去的痛苦全都忘掉。

    “是吗?”顾天祈摸摸下巴思考着他的话。“你要小心保护她,有风声传来,有人打算出一千万美金抓她。”

    “我知道。”

    “那就好。还有……那个……有再出现吗?”顾天祈比了比自己的身体。

    “没有。你那里查得如何?那针筒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蓝道夫指的是当时帮她注射的那些恶心药剂,还有遥遥身上的那些奇怪斑。

    “我这里没有进展,但是天昂已经查出来了。”

    蓝道夫挑挑眉。

    顾天昂查的?

    为什么?那应该是药物才对啊!

    “那是一种毒,名字叫红花,它的毒性很可怕,只要沾染上一点点,就可能会马上毙命。”顾天祈说出答案。

    看着蓝道夫一脸凝重的表情,顾天祈犹豫了一下,又说:“如果真如你所说的,小美人将这种东西注射在她的身上,我想……这件事恐怕不单纯。”

    照蓝道夫的形容,她使用的剂量似乎不少,那为什么不会死,这也是很大的一个问题。

    “还有呢?”蓝道夫察觉他的欲言又止。

    “还有……顾天昂要我告诉你三件事。”

    “别吞吞吐吐,快说。”

    “呃……第一,小美人把红花注射进自己的体内没事的原因,是因为她身上含有比红花更毒的剧毒,简单来说,以毒攻毒。”所以她在用了那些药剂后才会没事。

    闻言,蓝道夫的身子微微抖了一下,显然很惊讶会得到这答案。

    “第二,红花的制作跟解毒方式,目前还没有人会,而经过调查后,我们发现,发明红花的人……就是小美人。”

    “遥遥?”

    红花是她发明出来的?

    是为了中和她身体里的剧毒吗?还是另有原因?

    “最后一件事。”

    顾天祈咳了一声,才接下去说:“天昂、天昂认为……她的身上有毒,所以你最好别……别碰她,否则毒也许会传到你身上。”

    “是吗?”蓝道夫无奈地笑了笑。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遥遥也不会这样痛苦。

    “还有……虽然天昂说小美人身上有毒,但我和他的答案不同,检测报告出来的结果,显示她身上并没有半点毒性,血液指数完全正常。”

    这才是顾天祈最疑惑的地方。

    难道以毒攻毒的结果,是让两样毒物中和且变质,以至于在她体内完全找不出毒素的存在?

    但按照常理来说,这是不太可能的事。

    “没有?”

    蓝道夫怀疑地皱起眉,事情似乎变得古怪又复杂。

    “这些问题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让小美人恢复记忆。”

    “别想对遥遥做出任何事,否则休怪我不顾朋友情谊。”蓝道夫听出他的用意,一把抓住顾天祈的衣领,口气中饱含威胁。

    “你该知道她是个重要关键,如果放任事情不管,不只是你,连她都会有危险。你想想,我们都还不知道她身上到底有着什么,如果她又发作了呢?没人会制作那种东西,连天昂都没办法,答案在小美人的脑袋中,除了她以外,没人能救她。”

    蓝道夫用力甩开他的衣领,伸拳朝墙上捶了一记。

    他知道,这些他都知道!

    只是他害怕遥遥恢复记忆后,两人的情况将不再像现在如此,所以说什么他都不希望她想起过去的一切。

    害怕失去她的恐惧令他只能自私、消极地把她留在身边,然后自我安慰说,这是最好的结果……

    “蓝道夫……”看见好友眼中的痛苦,顾天祈无声叹息。

    “你们打算怎么做?”蓝道夫语气沉重地问。

    “也许用催眠的方式,也许会重现当天事发的经过,来刺激她的脑部……总而言之,一切必须等到她和你一块回到总部内,才能作决定。”

    “是吗?”

    蓝道夫双眼变得空洞,直望着远方。

    “你……好好考虑一下,我们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

    说完,顾天祈又深深看了蓝道夫一眼才离去。

    待顾天祈离去后,蓝道夫无力地靠在门边。

    奸不容易,他有了和一个人共度一生的想法,但为什么老天不成全他?

    他才刚了解爱一个人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后,就要失去这份幸福了……

    “蓝?”

    这时,在房内等了很久的路忆遥来到门口。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他脸上的神情让她担忧。

    他痛苦绝望的神情,让路忆遥紧张得在他身上到处摸索,以为他受了伤。

    她白皙清丽的小脸上满是焦急和不安,“快一点,跟我进来,我帮你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才在想你为什么还不上来,还好我聪明下来看,否则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她的心被提得高高,生伯他有什么万一。

    “我没事。”

    蓝道夫拉住她的小手,给了她一抹笑容。

    “可是你刚才……”

    “我真的没事,别担心我。”

    他抚着她吓得脸色苍白的脸,给了她保证。

    “真的?如果不舒服要告诉我哦!”

    路忆遥松了一门气,用力拍着受惊的胸口。

    “遥遥……”

    “怎么了?”确定他没事,甜甜笑容自她脸上显现,她偏着头可爱地问着他。

    “没、没事。只是想叫叫你。”

    “又不是在叫小狗。”路忆遥嘟着嘴抱怨。“对了,你什么时候要带我去你的朋友那里?”

    “下个星期天,我们一块去。”她的话让他眼中浮现淡淡的苦楚。

    “好啊!那你的朋友会不会讨厌我?我该穿什么才比较礼貌?还是要带着礼物过去?”她烦恼得喃喃自语。

    第一次要见蓝道夫的朋友,说不紧张是假的。

    就拿刚刚来的那个人来说好了,虽然他人感觉起来很好相处,可她就是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

    “和那些人见面,不需要准备太多东西。”蓝道夫语带深意地应道,一颗心也直往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