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五章

    上天显然不站在她这边。

    据说曾有学者怀疑耶稣的性别,但是她肯定耶稣的性别一定和慈爱的天父一样,因为只有男人才会帮着男人欺负她这个弱女子。

    整件事究竟是如何发生的?昨晚,她记得自己前脚才刚踏入风师叔的公寓想赶走他,后脚却发现所有的人都不见了,整栋公寓安静得像鬼城。苦苦等了他们大半夜,终于盼回一堆喝得醉醺醺的大小酒鬼,东倒西歪地替他把行李搬进四B。

    喝醉耶!她纯洁可爱善良的房客们打从搬进来到现在,几时喝醉过?她连他们会不会喝酒都不知道,结果姓沈的搬来头一天就带坏他们。

    更过分的是,他仗着有众人当靠山,又明白她不忍心违逆大家的心意,所以大刺刺地赖下来不走了。居然有人寡廉鲜耻到这等地步。

    她就不相信自己赶不走他!

    “吴专员,现在是上班时间,你发什么呆?”戚振观敲敲她的办公室门。

    人衰的时候,连想心事都会被捉到。

    “对不起。”她把鼻子埋回公事堆里。

    戚先生这次倒是没和她计较,反而出奇的和颜悦色,完全不在她的意料之中。

    “我说,语凝哪……”他笑容可掬地走进来。

    她的鸡皮疙瘩一颗颗浮起来。

    根据以往的经验,每次戚先生用柔软的嗓音说着“我说,语凝哪”,结果通常都没好事。

    “你和沈楚天……进展得如何了?”他的眼眸完全似一位关心晚辈的老伯伯。

    “我和他?”她还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才瞒几个前拜而已,戚先生怎么会看出她和沈楚天之间有“进展”?她家没安装窃听器吧?“呃,还好,他住得还算舒服……”

    ““煮”得还算舒服?”戚先生一头雾水。“煮菜还有分舒不舒服的?我倒没听过。”

    ““煮”?噢对,“煮”!”原来如此,差点说溜了嘴。“我的意思是,他煮的东西吃起来很“舒服”。”天大的谎言。

    “那就好,那就好。”他搓搓手,一脸捡到珍珠宝贝的垂涎样。“呃,有一件事情麻烦你转告沈先生。我们有一些宣传广告想请他出面拍摄,还有,如果可能的话,也想请他上电台讲几句话……”

    “不可以!”她连想都不用想。“他很忙!”

    基金会里任何需要麻烦到沈某人的事都必须由她出面关说。而目前她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去“求”沈楚天。

    “吴小姐,”戚先生的老好人表情立刻收回去。“我想你可能还搞不清楚情况。我并不是请求你,而是命令你。”

    看吧!每次都这样,软的不成就来硬的。没关系,她也有苦肉计。

    “戚先生,我和他非亲非故的,人家凭什么答应拨出更多时间帮我。讲交情吗?若要论交情,除了烹饪课时间,我鲜少和他见面,哪来的机会培养交情?”上天原谅她善意的谎言,她只是不希望戚先生发现沈楚天住在她那里后,要求她以身相许之类的。

    “你是说,你从来没有和他约会过?”世界上居然有这种女人,英俊迷人的沈楚天就在身旁,竟然不懂利用机会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

    “肯定没有。”她保证,这是实话。“我甚至不太有机会见到他。”这则是谎话。

    自从认识沈楚天之后,她说谎的次数足以下十次拔舌地狱,偏偏自己又是那种说了谎之后会产生愧疚感的人。

    桌上的内线分机适时响了起来,解救她免于说出更多谎言。

    “吴小姐,外找,”秘书的声音似乎喘不过气来。“是……是沈楚天先生。”

    办公室里的两个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戚先生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她则想挖个地洞钻下去。

    这个杀千刀的跑来公司找她做什么?

    “嗨!”一张明朗的笑颜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小凝。”

    ““小凝”?”戚先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刚好在这附近,顺道过来接你下班,我们可以一起回家。”

    “一起回家?”戚先生挑高眉毛。

    完了完了!这下子真的跳到淡水河也洗不清了!早该听从小学老师的建议:做个诚实的乖小孩。

    “呃,我想,你的意思是,接我回“我的公寓”之后,你再回“你住的地方”是吧?”她拚命眨眼睛暗示他。

    他没有接到她的暗示。“这有什么不同?我住的地方不就是你的公寓?”

    基金会里响起好几串细细的抽气声。

    “他住在你的公寓里?”戚先生惊讶得连声音都变了。他记得她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是,不是……”她还想做一些垂死的挣扎。“我是说,他和我睡在不同的地方……”天啊,越描越黑!

    “怎么个不同法?”戚先生粗鲁地问。“他睡床的左边,你睡床的右边?”

    沈楚天立刻觉得很不爽快。这家伙混哪里的?以前好像见过。虽然自己平常老爱惹语凝娃娃生气,可是他看不惯别人欺压她。

    “这位先生,您不觉得自己干涉得太多了?我和她的事情纯属于我们的私生活。”

    戚先生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的员工与台湾最红的棒球明星有两人共同的“私生活”,这……这……这实在太出人意料之外了。

    不行,他不能眼睁睁看自己的手下爱将做出这等伤风败俗与人同居的丑事……

    慢着,再换个角度看看,如果沈楚天对语凝有意思,那……爱屋及乌,基金会所有的宣传工作不就有着落了吗?

    “是是是,我不该过问,我不该过问。”时间背景若换在古代,戚先生可能会自己掌嘴。

    语凝看不顺眼,火大了。“戚先生是我的上司耶!谁准你对他那么凶的?”

    “我……”他的嘴角立刻撇下来。

    “没关系、没关系。沈先生尽量凶,我不介意。倒是你,你凭什么摆脸色给人家看?”

    “我……”轮到她可怜兮兮的。

    “我就爱看她摆脸色!”沈楚天又瞪圆眼睛。

    天哪!一物克一物。她怎么会让自己沦落到这种尴尬而百口莫辩的地步?

    “我说,语凝哪!”又来了。戚先生笑咪咪地看着她。“你和沈先生的事我就不再过问了,但是我刚才交代你的事……可不要忘记哦!”而后笑咪咪地离去。

    太好了,大事底定,他带着心满意足的笑意离去。

    “他交代你什么?”沈楚天好奇地看着戚先生离去的背影。

    “要你管!”她吼骂他的声音已经到了穷凶极恶的地步,可惜娇小可爱的娃娃脸无论如何都不令人觉得可怕。“我何时叫你到公司来接我的?”

    “我只是顺路……”

    “谁叫你顺路的?你那条路不顺,干嘛顺到这里来?下次如果再多管闲事,你就给我、搬、家!”她气呼呼地抓起皮包,推开办公室门。接着发现——整个办公室的同事,连同戚先生在内,全都瞪大眼睛等待他们的“俪影”双双出现。

    “那我以后不要“顺路”,干脆专门来接你,好不好?”他谄媚讨好的眼光盯着她猛瞧,才不管有没有其他人旁听。

    语凝气得咬牙咧嘴,回头瞪他,眼角却不期然瞄见

    办公室里,她惯常拿来出气的爱神娃娃正举高弓箭,咧大嘴巴冲着两人的背影微笑

    若是赶不走他,她就不姓吴!

    当夜,语凝换上睡衣躺在床上嘀咕。

    她不但要赶走他,还要赶得让众房客们心服口服!

    接下来的日子里,她会眼也不眨地盯紧他,巧立各种名目,想尽一切办法来令他的日子难过,到时候就算她没有主动赶他,他也会自动提出搬家的要求。哈哈哈,太完美了!

    滴滴答答滴,滴滴答答滴——特殊的电话铃声打断她一时间太过得意的思绪。

    都已经深夜十二点了,谁会选在这种时候打电话来?

    “喂?我是吴语凝。”八成是她老爸又想老调重弹,说服她把公寓让出来。

    “嗨——”彼端传过来一声低沈浑厚、令人对黑夜充满绮思的性感男音。

    “是谁?”

    “是我……”喑哑柔滑的语调彷佛在倾诉着无尽的情思。

    “你是谁?”

    “我是你的朋友,想和你谈谈天……”

    “对不起,我没兴趣和陌生人聊天。”她打算把电话挂上。

    “等一下!”陌生男子似乎猜得出她的举动。“你难道不想神交一位可以分享心事的朋友?”

    “不想!”她的回绝乾净俐落。

    对方八成是那种“你寂寞吗?你需要异性知己吗?请拨热线XXX-XXXX,“俊美男子与你谈心”之类的午夜牛郎。无论她如何乏人问津,可还没饥渴到需要寻求专业服务的地步。

    “你的防卫心太强了。”陌生男子轻声叹息。“我想,你一定常常觉得身旁缺少可以谈得来的朋友,对不对?”

    语凝暂时遗忘了挂断电话的念头。“你怎么知道?”

    “被我说中了?”陌生男子温柔询问着。

    “奇怪了,我干么要告诉你?”她立刻后悔刚才不小心在陌生人面前展露自己的弱点。

    不过,他是如何从三言两语之中猜中她的寂寞心事?

    好像从有记忆以来,她总是一个人过着日子。一直以来,母亲若非忙着和牌搭子摸八圈,便是大街小巷寻找打折的名牌服饰;而父亲则忙于他的棒球事业,无暇顾及女儿。自己照顾自己的日子虽然过惯了,偶尔夜半自思,也不免觉得遗憾。毕竟,有谁和她一样,痴长到二十七岁,竟连个拿起话筒倾吐的朋友也没有?

    可能便是这种寂寞感促使她敞开大门接纳风师叔他们吧!当她看见这群毫无血缘关系、却彼此深深关怀的怪客们站在门口要求租房子时,内心角落的某种情感霎时被撼动了。

    “难道你不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寂寞?”他彷佛听得见她的心语。

    “你究竟是谁?”这回,她的质问和缓了许多。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隐隐约约彷佛听见他的一丝叹息。“我和你有着相同的困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他还能引用诗词!虽然是非常浅显的词句,但是在文学没落的现代社会里,他已经算得上是难能可贵的异数。

    她马上感受到自己的心柔软如棉絮。

    “我以前认识你吗?”

    “认识与否并不重要,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把我当成一个……神秘的仰慕者。

    “仰慕我?”她忍不住笑出来。“我又不是什么大明星,有什么好仰……”

    慢着,明星!思及这两个字,她立刻联想到某个人,而一联想到这个人,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新鲜感立刻像遇上阳光的雪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莫非他当真如此大胆?

    “沈楚天,是你,对不对?”火气随着急遽分泌的肾上腺素在她体内张狂。

    “沈楚天?”对方如丝如绸的声音流露出浓浓的伤痛。“你把我和其他庸俗不堪的男人联想在一起?”

    “不要以为我听不出来你的声音!三更半夜不睡觉,还跑出来装神弄鬼。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不用上班?”光凭“电话性骚扰”这个罪名就可以扫他出门。

    “你可知道,当一个女人和男性朋友交谈时,口中却叫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不承认是吧?好,看我怎么揭穿你!”她摔下话筒,披上睡袍往门外冲。

    这个家伙,哼!他的死期到了!原本还在为了如何赶走他而伤脑筋呢!没想到他自动将把柄送上门。沈楚天,这可是你自找的,不要怪我无情。

    “沈楚天!”她飞奔到四B外面,用力拍他的大门。“快出来!”

    现在的他一定在里头惊惶失措,急着想编造藉口掩饰自己的丑行。不过,没有用的,她绝对不会买他的帐。

    “快开门!别想穷蘑菇拖延时间!”

    “来了来了。”里面传来他由远而近的招呼声。“怎么回事?哪里失火了?”

    没等他完全把门打开,她已经迫不及待地质问起来。

    “我问你,你刚才……”突然地,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尖锐的问题随着说话的能力一起消失。

    他……他……他竟然没穿衣服!

    她小巧的下巴垂到胸前。

    不不不,他并非全裸,但是也差不多了。姓沈的全身上下只有一条小小的、薄薄的、短短的毛巾遮掩住下身的重要部位。广阔的胸膛上布满晶莹的水珠,将肌肉匀称的运动家身材衬托得令人更想伸手摸一摸、碰一碰。尚未冲干净的洗发精泡沫仍然残留在发上、身上。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洗澡洗到一半。”他拂掉从发梢滴下来的水珠。

    是啊,她晕眩地想着,他看起来确实是一副俊男出浴的模样:

    “呢,我是来……”来干什么的?她突然想不起来。“来……来……”

    “来找我?”他好心提醒她。

    “找你?”她好不容易才将眼睛从他的胸膛移回脸上。“呃,对,找你……”

    找他干么?

    “找我吵架?”这通常是她主动找他说话的原因。

    喝!没错,她想起来了。

    “我问你,”原本想伸手戳他胸口,考虑片刻,又改变主意。她可不想到时候被他反控性骚扰。“我问你,你为什么打电话来骚扰我?”

    “你在说些什么?”他一脸的大惑不解。“我明明在洗澡。”

    “别以为我不知道。除了你,不会有人这么无聊。你一定是挂上电话后立刻脱掉衣服,冲湿身体,再抹上肥皂……”

    “小凝,”他打断她的指控。“那通骚扰电话是什么时候打进来的?”

    “不久之前。”

    “那么,从你接完电话到见到我,之间大约隔了多久时间?”

    “顶多三十秒。”她不可能给他更多时间伪装。

    “而你觉得我有办法在三十秒之内完成所有的准备工作?”

    “……”好像有道理,她似乎把他想像得太神勇了。可是,除了他,还有谁会如此无聊,三更半夜不睡觉,特地打电话来寻她开心?“说不定你在浴室里打无线电话。”

    “小姐,”他啼笑皆非。“我才搬进来没多久,哪来的电话可以打?我连电信局都还没去过,谁来替我拉电话线?”

    她再度语塞。说得好像更有道理了,可是……

    不可能,一定是他,无论如何他绝对不是无辜的,这家伙的长相分明就和“无辜”两字扯不上边。

    “你也有可能利用大哥大。”总之,非归罪到他身上不可。

    “我没有行动电话!”他实在拗不过她。“如果不相信,你自己进来找找看好了。”

    “好!进去就进去,谁怕谁。”只要被她找到“凶器”,他非搬家不可。

    怒气不息地踩进他公寓,放眼望去,三十坪的室内显得略微空荡,单身汉的身外物再多也多不到哪里去,她一间绕过一间搜寻。

    “不要每回有什么坏事就往我头上推好不好?”他跟在她身后团团转。

    “这次可不是坏事,我把你和打电话的人联想在一起,还算抬举你哩,”她才不理他.四处翻翻看看的,不到十分钟就把整间公寓从里到外搜得彻彻底底。结果,里头不但没有电话,连一台长得像电话的东西也没有。

    “现在你该相信我了吧?”他高瘦精干的体魄堵在房门口,端视房内犹不死心、东张西望的娃娃脸。

    她翻了一下他的书架,上面除了一堆运动书刊之外,连本小说或散文也没个影子。

    庸俗不堪的家伙!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对方好像比他高明,起码说话懂得引经据典。她敢打赌,如果问他“长恨歌”是谁写的,他八成会回答:“李白。”

    好吧,算她认错人了!她心不甘情不愿地转头。

    “我可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有任何小辫子被我捉到……”

    一旦迎上他的身影,她的丑话又没能说完。

    “你你你你……”她气急败坏地指着他的鼻子。“你为什么还光着身子?”

    “我已经说过了,因为我洗澡洗到一半!”他悠哉闲哉的口吻直如谈论天气一般自然。

    “刚才趁着我找电话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把衣服套上?”

    “何必这么麻烦?反正一会儿就要脱掉了。”他似乎很习惯在女人面前展露自己的身体。

    暴露狂!

    “那……你回去慢慢洗吧!”她开始有点后悔自己三更半夜跑进单身男子的公寓里找人家麻烦。

    她小心翼翼移向房门口,却发现他丝毫没有让路的迹象,面颊上一抹似笑非笑的神采带给她奇异的感觉。她突然敏锐知觉到,两人的衣衫都不算整齐,房间的面积似乎比她记忆中来得小,而且,夜很深了……

    怪哉,平常对他吆喝惯了,一向也不觉得有任何不妥,为何直到现在才感觉到忌惮?

    “对不起,借过。”

    “好,我“借”你。”他也不为难她,身子往旁边挪一挪。

    她瞄瞄他诡异的表情,再打量他让出来的那道小出口——宽度不到十公分。

    看起来就令人觉得不太安全。

    “能不能麻烦你移动一下千金之体?”除非她疯了,才会从他的身边挤过去。

    “可以呀!”他绽放熟悉的灿笑,采取全面配合的意愿。而后,缓缓朝她移动过来。

    天哪,她是叫他移动没错,然而不是往这个方向啊!

    “你走反了。”她提醒他,同时下意识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是吗?”说归说,他并未修正自己行进的方向。

    直到她跌坐在床沿,这才发觉后面已经无路可退,而前方的他还在节节逼近。情况非常明显,面对如此紧要的关头,若非我压人,便是人压我。她决定拿出平时对他作威作福的气焰。

    “我叫你让开,你没听见哪?”她张牙舞爪地吼他。

    “听见啦!”他已然杵立在她的正前方,高大的体魄对纤巧苗条的她而言具有压迫性的威胁感。“你真的要我让开?”

    “没错!”

    “不后悔?”他缓缓低头,嗅吸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暖香,热热的鼻息吹拂着她的鬓际。

    “不后悔!”即使后悔也不告诉你。

    “你很坚持吗……”他诱惑性的双唇触上她的脸颊。

    他会不会吻她?看样子好像会。那么,她该不该阻止他?看样子好像应该。可是,她不太确定自己是否想这么做……

    沈楚天突然替她做好了决定。“好,我让开!晚安,祝你今夜睡得好。”

    嘎……嘎?

    “我回头洗澡了,再见。”他的身形消失在往浴室的方向。

    她不晓得自己正张大嘴巴发呆。

    就这样?没有任何拉拉扯扯的举动,没有任何故作矜持的姿态,没有任何兽性大发的场景?

    沈楚天居然在一天之内转变了?

    刷刷的莲蓬头水声从浴室薄门的另一端流泻出来,彷佛肯定了她心头的疑惑。

    门内,一个光溜溜的大男人偷笑得像个小男生

    而门外,一个穿着西瓜图案睡衣的娃娃脸依然纳闷着

    为何他没有“慰留”她?

    “沈大哥很喜欢你。”小路替布偶换上红色的领结。

    “你怎么知道?”语凝用力搅拌水饺馅。

    她已经放弃了把沈楚天这块朽木雕琢成天才厨师,所以啦,为了不让募款餐会当天发生贵宾出糗的事件,只好帮他作弊。水饺、水饺皮、水饺馅,该准备的材料全都准备好了,今晚仅需要教会他如何用面皮把肉包起来,如果这么简单的料理他都做不来——算了,大不了真的叫他回去做水煮蛋。

    “他跟风师叔说他很喜欢你,也跟承治大哥说,也跟繁红姊姊说,也跟妈妈说……”

    语凝搅拌的动作停了下来。

    “他把这种私事告诉每个人?”

    他在耍什么诡计?最近越来越常感觉到,沈楚天并非他想像中的绣花枕头。从他在短短数天之内赢得大家友情的交际手腕来看,他显然计划性地想打入她的生活圈;在她面前,则保持嘻嘻哈哈的面具,让她不疑有他、对他放下防备心。

    他究竟想干什么?

    “小米也听到了。”小路闷闷不乐的。“小米比较喜欢他,最近都不回来陪我睡觉。”

    “等我有空的时候,我会和它谈谈。”她心不在焉地保证。“帮我把沈楚天叫回来好不好?我们该开始上课了。今天他和承治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拉电话线。繁红姊姊不太常打电话,所以线路让给他用,他们说这叫“分鸡”。”小孩儿抬起困惑的眼神。“为什么叫分鸡,不叫分鸭?”

    倘若他的公寓里直至现在才装好电话,那么,最近这几夜以热线和她聊天的神秘男人当真不是他罗?

    “分鸭?今天要做炸鸭块吗?”天王巨星终于出现在她的厨房门口。

    “你迟到了,大明星。”既然他不是那个令她越想越心仪的“他”,哪还用得着客气。“过来拌饺子馅!”

    “可是我比较喜欢吃鸭……”瞄见她神色不善的表情,沈楚天赶紧转移话题。“其实水饺也不错,毕竟是你亲自教的嘛!”

    他讨好地笑笑,乖乖接过肉馅的搅拌工作。

    “嗨,小路。”

    “妈妈给小米买新的蝴蝶结。”小路急忙向他献宝。

    “难怪小米今天这么漂亮。这本是什么?小米的日记?”他的眼角不经意瞄见压在米老鼠底下的厚书。

    不妙!语凝动手想抢回来。但是来不及了,手长脚长的他先抢到手。

    “那是我的,还给我!”

    ““唐宋名家诗词欣赏”,你喜欢看这玩意见?”他不以为然地咋咋舌头。“我还以为这种书是无病呻吟的人才喜欢看的。”

    “要你管,没文化!”她再次怀疑自己怎会把他和神秘男人联想在一起。一个是满肚子草包,另一个则是满腹经纶,随口就能朗出几首诗词小曲——他和人家简直不能比。“把书放下!拌饺子馅。”

    “哎,等一下,这页有眉批。”他不怕死,继续捻她的母老虎胡须。“我看看,“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沈沈楚天阔”……”

    “还给我!”她努力跳来跳去,就是抢不到他手中高举的词选。

    可恶,被他看到了!她哪首词不好写眉批,偏偏选中“雨霖铃”。凭他油滑小子的天性,一定会拿来说嘴!

    果然

    “哇,好浪漫哦!”他的瞳眸亮晶晶的。“这首诗融合了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咧!”

    竟“无语凝”咽,暮霭沈“沈楚天”阔!

    “这是谁写的……柳永,宋朝人……那我们俩岂不是缘定三生,在宋朝的时候就结下良缘?”他编织着一厢情愿的美梦。

    “还我!”语凝索性踢他一脚,趁他痛得唉唉叫时把书抢回来。“连诗和词都分不清楚,还想和我结良缘?告诉你,即使我们相识于宋朝,结下的关系也铁定不是“良缘”,而是“梁子”。下次要是再乱翻我的东西,你就给我、搬、家!”

    “这样也得搬家?”理由也未免太牵强了。

    “我的小庙容不下你这位大和尚。”如果她是小狗,此刻一定会对他露出犬齿嘶吼。“还、不、回、去、工、作?”

    “是,牢头!”他低头藏住颊上不怀好意的笑容。

    请神容易送神难,语凝娃娃八成不太明白他这次搬进来的心态。基本上,他已经自封为昭君出塞,而任何稍具常识的人都明白

    昭君出塞是有去无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