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一百二十四章 诡道

一秒记住【新有小说网 www.dobum .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慢条斯理的换上了西装,细致的对着梳妆镜观察了半天容貌,把自己的长发仔细的整理了一番,随后,几乎是迈着四方步,易尘一摇一摆的出了房门,这才变成了正常的步伐速度,热情的走到了外面的客厅,冲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伸出手去,呵呵笑着说:“龙七先生?怠慢,怠慢了……实在对不起啊。”

  皮肤晒得黝黑,显得有点枯瘦,但是举止气度比龙十三成熟了不少的龙七站了起来,握住了易尘的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摇摇头说:“易先生,真是稀客啊,如果不是张通知了我们,怎么知道您居然到了这里?”

  易尘嘿嘿笑起来:“龙先生,你们没必要这样嘛,我这次来可是为了正规的投资生意,可没有任何不法行为。”

  龙七大笑着坐在了沙发上,摇头说:“易先生,是啊,您是来进行正当的投资生意的,不过……您的下属一来拉萨,其他的代表团就突然病故了这么多人,实在有点不合理吧?哦,易先生,不要说什么高原反应这些托词了,现在的科技可以保证一个人在高原上生存,也许不舒服,但是绝对不会突发肺气肿而死的。”

  易尘轻松的坐在了他的对面,莎莉端过了茶具,给两人各自倒了一杯茶,易尘举杯到:“大清早的喝酒,是个不好的习惯,所以,请用茶。龙先生,他们的身体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不瞒您说,我的确在伦敦有些非法的生意,但是总体上来说,我还是一个正经的商人呢,从来不赚味心钱的。”

  龙七也不管茶水滚烫,端起来一饮而尽,赞叹说:“好茶。”莎莉又给他满上了一杯。

  龙七盯着易尘,缓缓的说:“您的正经生意,是说您向来别人给出了价钱,您一定按照对方要求干掉某些人,或者说保证质量和时间的提供军火这样的生意吧?易先生,这可不是正经生意哦。”

  易尘马上反驳说:“所以,我准备转行呢,没看到我准备和亚力先生投资这么多来这里建厂么?”

  龙七微笑着摇头:“嗯,您的投资是正当的,可是手段方面……”

  易尘打断他的话到:“偶尔,非法的手段是保证自己的合法利益的必须品,您认为呢?或者说,您因为我干掉了几个美国人,就准备干涉我们的竞标计划么?”

  龙七摇摇头:“我对美国人没好感,他们总是想在我们身上刮去最大的利润,所以,相对来说,我还比较认同您以及那位力求上进的亚力先生来投资,可是,毕竟这里是中国的土地,您不要做得太过于让人瞩目好么?傻子都能看出来那是您的下属干的。”

  易尘轻笑着喝了一口茶,摇头晃脑的说:“可是他们没有证据哦。”

  龙七点点头:“的确,没有证据,所以他们通过某些关系,要求中情局的特工来作为他们的保镖,今天的中午,他们的航班就会到达了,十七个特工,还有两三位不明身份的人,千万不要在拉萨起冲突,行么?我们夹在中间很难做的,尤其美国人在给当地的公安系统施压,我被逼已经撤掉了那个倒霉鬼的局长职务了。我在这边有些事情,稳定是最重要的。”

  易尘轻轻的鼓掌,惊讶的说:“天啊,您居然有这么大的权力,‘龙组’果然名不虚传呢,ok,我答应您,只要美国人不来招惹我,我绝对不会对他们怎么样的……对了,您现在知道是我的人干掉了他们的人,是否,你们不会把我绳之以法吧?”

  龙七怪笑着起身:“美国人?嗯,多几个不多,少几个不少,世界上少了几个这些高傲自大的家伙,也许不会变得更加美好,最起码不会变得更坏了……他们现在一天到晚给我们压力,我没兴趣为了他们的‘公民’来得罪您这样的人的,尤其我还没感谢您救了十三的命呢。”

  易尘站起来送客,好奇的问了一句:“龙十三先生他现在在干什么?”

  龙七耸耸肩膀,在脖子上缠绕上了一块白色纱巾说:“他小子?违犯纪律,私自行动,差点造成最坏的外交纠纷,现在在沙漠里面特训呢……他要求我们不要把他送去原是森林做生存训练,所以只好去沙漠了,这小子。”

  龙七朝外面走了几步,突然又旋风般转身,扑到了易尘面前,严肃的说:“易先生,我明白您手头有那件‘超级武器’的备份,我想您甚至还想把他们出售换取一点利润,不是么?”

  易尘扬扬眉毛,笑嘻嘻的说:“我们都还来不及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龙七诚恳的说:“毁掉您手中的资料吧,那种东西,您无法控制的,这种武器的资料,我们拿到了,可是根本不敢做试验,那是一份不完全的资料,因为美国人他们自己都不敢把试验深入下去。”

  易尘愣了,抓着龙七的肩膀大惊小怪的说:“天啊,到底是什么东西?潘多拉的魔盒么?您要告诉我具体是什么东西啊,否则要我放弃这么多的利润,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呢,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如果真的非常危险,我会销毁手头的资料的。”

  龙七飞快的坐回了原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沉声说:“我只能简单的说一点事情,根据无法证实的资料说,美国人在二战结束后,对一艘巡洋舰进行了一次超磁场试验,在超强的电磁场中,战舰凭空消失了,包括那些舰上的士兵一同消失。可是在几天之后,那些士兵莫名其妙的出现了,可是他们身上发生了很多怪异的事情,有人曾经看到他们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

  易尘嘀咕起来:“他们干了什么?”

  龙七耸耸肩膀:“用超强的能量破开空间,可是也许他们那时候的能量不够,送去了异空间的人体又被卷了回来。可是这份‘超级武器’,就是用极强的能量束破开空间,把广大地域内的一切吞噬掉……”龙七看着易尘,缓缓的问:“您现在还想保留这份资料么?没有污染,没有血腥,没有对自然界的大规模破坏,可以瞬间摧毁对方的军队,虽然也许有些不明的后果,但是干净、无声、对方无法防备……但是天知道会造成什么后果,也许破坏了我们生存的世界的结构,直接把我们给干掉?”

  易尘心里冷笑:“哦,那是他们的能量实在太弱了,修士的飞升,不就是破开空间直飞仙界么?呵呵,仙界的老大们也许不乐意让这些美国鬼子进去吧?所以又把他们踢了回来……不过,实在是一种有趣的武器啊,也许真的太危险了些,人类是不应该掌握这样的技术的。”

  易尘脑海里浮现了无数飞机大炮在仙界里面横冲直撞的镜头,而那些飞升后的仙人用各式法宝来摧残这些现代的文明武器,想着想着,易尘越来越觉得滑稽,拍着大腿哈哈大笑起来,在龙七惊诧莫名的眼神中,易尘喘着气说:“是啊,这种武器,真他妈的有意思,美国人从哪里得来的灵感呢?”

  龙七叹息:“第三帝国,还能有谁?除了那些疯子科学家外,谁会做这些试验?”

  易尘止住了笑声,点点头说:“我明白了,难怪英国人这么紧张,哈,我明白了呢……唔,我会销毁那些资料的。我可不想某个国家突然用这种武器突然把伦敦整个送去侏罗纪,我对于恐龙没有什么兴趣的。”

  龙七笑起来:“您当真?”

  易尘严肃的说:“我是认真的,这种武器,暂时还不应该被人类掌握。就是这样,我不想对某些科学家的盲目追求发表什么意见,因为我没有资格发表这些评论,但是我起码知道,让原始人掌握火炮,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龙七吐了一口长气,微笑着起身说:“那么,就这样吧,我还要赶去处理一些事情。对了,再次的拜托一下,您最好使用合法的手段去竞标,ok?我想,从现在我掌握的资料来看,诸位成功的希望最大,没有必要使用某些手段的。”说完,龙七止住了易尘,不用他送客,自己施施然的走了出去。

  契科夫凑了上来,鬼头鬼脑的问:“老板,那家伙最后是什么意思?还有啊,我们的资料真的毁掉么?太浪费了。”

  易尘淡笑起来:“哦,他说不要我们去贿赂那些官员了,可是如果不贿赂他们,我们怎么能够保证我们一定可以得到这个项目呢?至于资料,契科夫,您放心好了,没有人敢出钱收购这样的东西的,唉,太危险了,一个核弹头就让世界上吵得不可开交,何况是这样的东西?……你还没有赚够么?这次你搜刮的宝石,已经比英国王室的藏珍还要丰厚了,人,不可太贪心的。”

  契科夫嘿嘿笑着缩到了沙发上,叼着一根大麻,魂不守舍的掏出大堆的宝石抚mo着,嘴里喃喃自语:“唉,这东西不能吃,不能喝,不能当女人,可是我就是喜欢他们啊,看看这色泽,看看这块头,老板,这里真的是天堂啊。”

  易尘笑了几声,勾勾手指头叫来了杰斯特,吩咐他到:“给菲尔和戈尔信息,要他们给我夹紧一点,我要世界上最好的杀手都去对付教廷,当然了,订单不能同时下,给他们每个组织一张订单就可以了,唔,找点理由,告诉菲尔他们,编造一些理由,就说他们和那些教廷的头目有私仇,要求他们干掉目标,尽快的干掉。”

  杰斯特应声去了,嘴里嘀咕着:“这边的网络建设可不是很好,要想把消息发过去还真是难呢。”

  易尘的神念微微扫视了一下,斯凯他们七个还在房间里面呼呼大睡,对于拉萨这样高日照的地方,虽然他们不害怕阳光,但是也绝对不会喜欢的,所以白天基本上都用来睡觉了。菲丽还在梳洗的自己的头发,而莎莉和契科夫,两个人都不知道在想什么,一个呆呆的看着窗外远处的雪山,一个呆呆的盯着手头的宝石,流着口水。凯恩则是也躺在床上,不过体内的真元在急速的流转着,看样子这家伙是修练成狂了。那件重型盔甲,已经被他修练完成,融入了自己的身体呢。

  “嘿,还是要尽快的把事情给定下来的好,夜长梦多啊。既然场地都已经考查好了,现在就是要看谁能争夺到这个项目了。妈的,虽然说我不主动的使用非法手段,但是我可以让美国人主动吧?我没时间在这里瞎混呢,还得尽快赶回去才好……唔,今天再请那些人吃顿便饭?反正菲丽的一件衣服就足够贿赂他们一个人了。”

  易尘信步朝着法塔迪奥的房间走去,看到房门虚掩着,就直接走了进去。反正在海拔这么高的地方,相信法塔迪奥也没胆子找姑娘鬼混,说不定就心脏病发而死,没有什么需要避嫌的。

  法塔迪奥正在咀嚼那些可以暂时增加血红蛋白的药片,旁边放着两个氧气瓶,看到易尘进来了,他连忙唔唔了两声,站起身迎了上来,吞下了药片,问候到:“易,早上好,唔,今天准备干什么?波波夫说这几天的谈判效果不错,昨天还没来得及给您说的。”

  易尘挥了下手:“早上好,法塔迪奥。我昨天太累了,所以回去休息了。嗯,波波夫先生怎么说?”

  法塔迪奥有点兴奋的叫嚷起来:“啊哈,看中国人这方面的意思,我们给出的条件最好,他们非常中意我们。可是,就害怕美国人那边出手段呢,他们总是习惯用外交政策来谋取经济利益的,如果他们附带几个特别的条款,那么,我们就彻底的白费力气了。”

  易尘皱眉,好奇的问:“亚力先生难道不能和中国政府,嗯,这个,签署某些,嗯?”

  法塔迪奥无奈的摊开双手:“上帝啊,我们老板不过是一个地区的行政长官,虽然权力是很大了,可是,还不至于可以影响到太高层的。如果美国方面由白宫出面,搭配几条特别的优惠条件,估计最后我们失败的可能性很大。”

  易尘眼里流露出了狠毒的光芒:“那么,如果他们代表团的人全部死光了呢?”

  法塔迪奥连忙嘘了一声:“在这里,可别这么说,唔,如果他们真的出事了,恐怕美国方面整个舆论界都会攻击中国,然后矛头肯定指向我们,我们除了逃跑,就根本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除非是自然灾害,否则的话,类似于车祸、疾病等等,都会怀疑到我们头上来,这是太犯忌讳的事情呢。”

  易尘唔了一声:“那么,也许可以制造一场自然灾害呢……雪崩?怎么样?”

  法塔迪奥摇摇头:“他们不会去雪山附近观光的。”

  易尘弹了一个响指:“那么,就这样吧。我们让那些官员向美国人表达某些好意,让他们认为胜券在握,我们私下里签署好一切协议不就成了么?嗯,今天晚上,我们再次的宴请他们,怎么样呢?您定制了那批纯金佛像了么?亲爱的法塔迪奥……”

  法塔迪奥连忙点头:“定制了,啊哈,花费不多,可是很动人呢,我们晚上宴请他们么?那么,要不要我们现在去那些作坊看看呢?哦……对了,我多定制了一些奇怪的玩意呢,嘿嘿,回去送给老板,他一定会高兴的。”

  易尘会意,两人对视奸笑起来。还能是什么奇怪玩意,欢喜佛而已了,法塔迪奥这家伙的恶棍习气和契科夫有得一比啊。

  带齐了所有的下属,把凯恩的那些手下留在宾馆监视美国人,易尘搂着菲丽,和法塔迪奥等几个人,也不通知那些陪同的官员,自己出门逛街去了。

  斯凯呻吟着直视天空的太阳,有点委屈的说:“唔,浑身无力啊,好想瞌睡,老板,为什么要现在出来?”

  易尘咯咯乐着,故意的说:“我们去挑选一些珠宝什么的东西呢,难道你们不想要么?唔,那就实在太可惜了,契科夫,你带点土特产回伦敦吧,这边特产纯金的佛像呢,或者还有其他的古怪玩意?”

  斯凯他们的精神马上来了,天上的太阳也不灼热了,就连路边的所有行人在他们眼里也都可爱起来了,一个个精神十足的挺起了腰,乐滋滋的说:“老板,刚才您一定听错了,我们的精神好得很呢。”

  法塔迪奥在旁边叹息了一句:“你们这群混蛋,以后肯定被易吃死的。唉,贪财鬼碰到了易,还不被他随意玩弄么?”——

  拿了一批已经制作完成的佛像,易尘他们返回了宾馆,时当正午,恰好看到了一批黑衣人从一辆巴士上下来,鱼贯走进了宾馆。

  法塔迪奥皱眉问到:“他们是什么人?看起来有点古怪呢,美国人的代表团的新成员么?”

  易尘摇头说:“不,他们是中情局的特工,美国代表团死了人,心里害怕了,弄这些家伙来做保镖的。特工十七人,还有几个身份不明的家伙。”

  法塔迪奥也皱起了眉头,他并没有询问易尘如何得知这些消息的,而是仔细的琢磨起这些家伙到来后,会给自己这方面造成什么麻烦。最起码,很显然的就是,再想暗中干掉他们的重要人物,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杰斯特比划了一个手势,询问到:“老板,要我出手么?”

  易尘摇摇头,微笑起来:“不,为什么要我们主动出手呢?让他们主动的动手不是更好么?波波夫先生,给您三天的时间,您和美国代表团好好的交流一下,稍微透露一点点我们的情况,可以么?当然,您要装作在喝醉后透露出去的,您不妨让他们邀请您喝一顿,没问题吧?”

  波波夫点点头:“这种礼节上的交往很容易安排,可是为什么要这么作呢?”

  易尘笑起来:“如果他们知道了我们的一点点情报,知道我们的报价比他们低这么多,您说他们是否会坐立不安呢?这些特工,应该会很乐意于来偷窃我们的档案资料吧?唔,如果我们现场抓住了几个,那么,美国人还有脸和我们竞争么?”

  法塔迪奥会意:“就算他们还想和我们竞争,可是事情也很不利于他们了呢。”

  波波夫点点头,一副绅士模样的微笑起来。

  易尘他们已经步入了大堂,却愕然的发现那些特工并没有上楼,一个美国代表团的头目正站在他们面前,看到易尘他们进来了,微微的指点了一下,这才带着一批面目阴冷的特工鱼贯进了电梯上去了。除了那些特工,还有三个人,他们身上露出了易尘熟悉的能量波动。

  斯凯低声吼叫起来:“教廷训练出来的垃圾,非常的弱小,哼。”他们七个人目露邪光,彷佛已经找到了最好的食物一般……

  易尘心里哀叹,唉,那些美国人还真的是不吸取教训呢,居然又把这些‘精英’给派遣出来了,这个代表团的面子还真大啊。不过,难道上次纽约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死绝么?

  法塔迪奥不满的嘀咕起来:“他妈的,果然是美国人一向的作风呢,他们现在已经不是世界最强的国家了,他们行事还这样嚣张,哼,指认我们么?他们当他们是什么人?警察?该死的,这里是中国的地盘啊。”

  易尘和蔼的笑着:“何必和他们动气呢?法塔迪奥先生,我们现在应该关心的,是我们晚上的宴会呢,如果效果不错的话,也许我们就可以把事情决定了……凯恩,你和杰斯特去找一家银行,提一笔款子出来,晚上需要用呢。”凯恩点头,和杰斯特出去了……

  果然,就和易尘所计划的一样,在晚间的宴会后,那些拎着沉重的礼物匣子离去的胖子们一个个满口包票的要帮易尘的忙,而那些同样拎着沉重的礼物匣子离去的瘦子们,则是被易尘的如簧巧舌,加上一点点的刚刚从老喇嘛那里学来的‘惑心术’的功效,也点头答应说:“只要易先生你们的开价是最合理的,我们当然愿意和你们合作呢。”

  匣子同样是一摸一样的,不过,相同的重量装的货色不同,一批匣子装的是纯金的佛像和一大叠的现金,另外一批匣子装的是不值钱的黄铜佛像和一些笔墨什么的零碎,总之是区别对待了。

  易尘送客出门的时候,三个‘精英’站在走廊的一角对这边虎视眈眈的,易尘故意扭过头去,得意而又嚣张的嘿嘿了几声。张处长皱着眉头看着三个幽灵般的美国人,询问到:“易先生,他们是什么人?”

  易尘叹息说:“哦,他们是美国人刚刚找来的保镖,说是维护他们的安全呢。”

  张处长打出了官腔:“啊,他们怎么这样呢?难道我们不能维护他们的安全么?他们这样作,是对……”

  易尘不等他的话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不能这样说啊,他们说是保镖,其实是美国最大的商业间谍公司派遣出来的商业间谍呢,您没看到我们一举行宴会他们就跑过来了?他们就是在监视看看我们的客人是什么人,然后嘛,估计会……嘿嘿。”

  张处长脸色一变,连忙把脑袋拧了过来,快步走了出去,对易尘说:“这些该死的美国人,哼,果然不安好心啊,等着瞧,看我怎么收拾他们……小李,明天不是给他们安排了几部车去矿山那里看看么?给他们安排什么三菱越野吉普啊?把最老的那几辆车给我派出去,哼,都几十年的货色了,趴在车库也占地方,看看还能不能开动。他们和我们玩手段?看谁玩得赢谁。”

  易尘差点就笑出来,这个张处长,还真‘可爱’啊,易尘琢磨着,幸好自己和他是朋友呢,否则还真的麻烦不少呢。

  易尘、法塔迪奥笑嘻嘻的送走了张处长他们,回到餐厅准备叫人收拾东西的时候,易尘看到了让他差点叫出声的事情,斯凯他们几个正叼着大麻朝那三个‘精英’走了过去,脸上是真正的黄鼠狼看到了小母鸡的,口水流出了三尺长的表情。

  而契科夫和杰斯特,则一左一右的站在大门边,互相打赌看看斯凯他们会当场吃了他们还是打晕了带上去慢慢吃。

  法塔迪奥偷笑着说:“易,您的人要去教训他们么?”

  易尘嘿嘿了几声没说话,刚要阻止斯凯他们,斯凯已经二话不说的一拳冲着居中的那个家伙打了过去。

  居中的‘精英’眉头一皱,飞快的闪过了斯凯的拳头,随后本能的一拳反击,恰好击中了斯凯的肚子,斯凯惨嚎一声,极度夸张的倒飞了五六米,仰天躺在了地上,嘴里哀嚎起来:“上帝啊,我爱你,他妈的他要打死我了……警察,警察,有人无辜的袭击良民啊。”

  徳斯、艾斯他们马上怒吼起来:“该死的,你们美国人了不起么?居然敢动手打人。”六个高级吸血鬼飞快的带着风声扑了上去。

  三个‘精英’脸色狂变,知道中了斯凯的圈套,连忙向后急退,可是他们的速度怎么比得过徳斯他们?六个拳头带着风声击中了他们的肋骨,‘喀嚓’声大做,三个‘精英’疼得闷哼了一声,疯狂的发动了反击,他们从徳斯他们身上感受到了黑暗的能量气息,也明白了,这些家伙纯粹就是要干掉自己。

  易尘懒洋洋的说了一句:“在中国,杀死了人是要蹲监狱的。”

  徳斯他们力度十足的拳头马上软了下来,轻飘飘的,‘温柔’的和三个‘精英’的脸蛋接触着,拳头和肉的撞击声大起,三个‘精英’根本没有反抗之力,三五秒内就瘫倒在了地上。而本来死狗一般挺在地上的斯凯也突然来了精神,生龙活虎的扑了上去,狠狠的踩了几脚。

  菲丽从餐厅内走了出来,皱着眉头问:“老板,没关系么?把人家打成这样,这里可不是伦敦啊。”

  易尘亲了菲丽一口,笑呵呵的说:“我看没什么不同嘛,凯恩先生,报警,就说这三个人突然袭击我们,被我们的保镖击退了,在争斗中稍微受了点伤……唔,在中国,斗殴会如何处理?”

  法塔迪奥会意的阴笑起来:“我们是外国友人呢,相互斗殴,一般会让我们自己协议和解吧?大不了我们给美国人一笔医药费嘛,没关系的。”

  凯恩已经开始拨打110了,叽里咕噜的用德语说了一阵,也不管对方听得懂不,最后说了句‘orgsahotle’,就这么挂断了电话。不过,这边的巡警的素质还是蛮高的,听到了拉萨宾馆这个词后,五分钟内就赶来了。

  易尘冷漠的搂着菲丽,带着一票直系下属上楼去了,法塔迪奥对于这种和警察打交道的事情有特别的癖好,带着一票助手忙前忙后的瞎搅合,咯咯乐着发誓说:“这些美国人突然袭击我们的朋友,结果被我们朋友的保镖给打伤了,我发誓,我以上帝的母亲的名义发誓,我说的是实话……哈哈……唔,你们最好的医院在哪里?哦,我去送他们去医院吧。”

  带队的警察看着三堆肉发楞:“到底是他们袭击了你们,还是你们袭击了他们?先生,我看事情没这么简单吧?”

  法塔迪奥马上瞪圆了眼睛:“你说什么呢?我可是你们政府的朋友,我可是来投资的友好人士,我会撒谎么?上帝啊,原谅他吧,我不和你多说了,哼,哼,叫你们的上级来找我。”

  法塔迪奥得意的摇晃着走了,心里琢磨着:“哎哟,易的这七个手下下手也太狠了,居然都快打死了,才多久的功夫啊……上帝啊,为什么我的手下没有这样的高手呢?”

  而波波夫已经开始去进行公关活动了,他在自己的房间抓着内线电话笑眯眯的说到:“啊,弗兰先生,您看,刚才的事情是一个误会,真的,是误会。您的那三个下属,似乎有点不正常吧?他骚扰了法塔迪奥先生以及易先生,而易先生的下属又有点反应过激了……哦,您要明白,易先生是个大人物,他身边的保镖,总是非常注意他的安全的。”

  弗兰在那边咆哮起来:“啊,波波夫,我们本来是公平竞争的关系,可是你们居然用这种不光彩的手段,哈,大人物?他是什么样的大人物呢?您能告诉我么?”

  弗兰在这边发火,可是心里却是急转着念头:“老板是干什么?中情局的特工是需要的,可是搞这些国防部的直属人员过来干什么?难道这里的项目国防部也想插手么?上帝啊,到底是俄罗斯人干掉了他们,还是中国人下的手?我们是商人,不应该搅合进政治的。”

  波波夫在这边极度‘诚恳’的说:“亲爱的弗兰先生,我发誓这一定是个误会,我们怎么会使用那些不光彩的手段呢?我们都是正经商人,我们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段?相信我,好么?我们是公平的竞争关系,没必要把对方看成敌人的。”

  弗兰打起了哈哈:“啊,波波夫先生,也许,也许是我反应太过敏了,唔,也许我冒昧的问一句,你们那边进行得怎么样了?”他是想从波波夫这边挖点东西出来了。

  波波夫叹息一声说:“还能怎么样?中国人的谈判专家滴水不漏,我们根本摸不清他们的主意,上帝啊,我宁愿和魔鬼打交道……不过呢他们对我们……啊,没什么。”波波夫在这边诡笑着,强憋着打出了一个酒咯,呵呵笑着说:“哦,您那边情况怎么样?”

  弗兰清楚的听到了这边的动静,他微笑起来:“哦,波波夫先生,您真是一个不坦白的人,您看,我可以告诉您,我们这边进行得不错,双方非常有好感。”

  波波夫偷笑起来,他大惊小怪的叫嚷着:“上帝啊,你们开出了什么价钱?中国人难道答应了么?”

  弗兰矜持的说:“波波夫先生,这是商业机密……难道不是么?机密,我怎么能告诉您呢?……不过,正如您所说的,我们是朋友,那么,我能有这个荣幸,明天晚上邀请您共进晚餐么?我从美国带了几支好酒过来。”

  波波夫在这边大声的吞了一口吐沫,嘎嘎笑起来:“哦,您太客气了,不过,就这样吧,我向法塔迪奥先生请个假,然后我们会有一个美妙的夜晚的……什么牌子的酒?”

  弗兰微笑起来,心里寻思着:“哦,俄罗斯人都是酒鬼,的确是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