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一百五十七章 惨局

一秒记住【新有小说网 www.dobum .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站在树梢,易尘半天没有说话。

  而古隆斯他们则是用一种充满了温柔色彩的,彷佛恶狼看到了小羊羔一般的眼神看着下面的点点昏暗的灯火。那是一些简陋的木屋里面昏黄的油灯灯火,整个木屋看起来就彷佛非洲原是森林里面的土人的窝棚一般,德库拉甚至还看到了那些柱子上面已经长出了蘑菇。一个个小小的木屋紧紧的靠在一起,围绕着中间的一栋三层的木楼,看上去那里是他们的首领的居所,木楼还稍微的气派一些,起码还有一个大堂呢。

  几乎所有的血族高手都把自己的精神力释放了出去,出于血族觅食的本能,他们轻易的发现了那些潜伏在远远近近的树丛里的忍者。这些中下级别的忍者已经竭尽全力收缩毛孔,屏住呼吸,让身体散发的热能降低到了最低点,可是在血族的这些高手看来,他们就和一盏黑夜里面的灯塔的大灯泡没什么区别。

  古隆斯拉了易尘一把,低声问到:“易,你在想什么?我们怎么进攻?直接把这里炸成平地么?”

  易尘轻叹说:“哦,我在感觉这里的气息。富士山的三月,果然是一个好季节,空气非常清新,可以听到草长花开的声音呢……哦,对了,我们是来杀人的,不是来郊游的。古隆斯亲王,如果炸平了这里,不就让其他的地方的人有了警觉么?还是静悄悄的偷袭比较符合我们的计划吧。”

  古隆斯点点头,挥挥手,马上两百个血族侯爵抽出了细长的西洋剑,清风一般掠了出去,他们身后,那青绿的嫩叶被凌厉的剑风带起,一蓬蓬的飘散了下去。

  四名忍者正在居中的木楼大堂内看夜,随后他们看到了无数的黑影扑了过来,一丝丝、一点点银亮的剑光彷佛密雨一般,没有任何声息的笼罩在了自己的身上。三个忍者当场被撕成了碎片,而下手最狠辣的那个侯爵在最后一个忍者身上刺了上万剑,这才轻轻的挥出了一剑,把他已经变成筛子般的脑袋从脖子上砍了下来。

  条条黑影闪入了木屋,低沉的惨嚎声从里面发了出来,一些人被吸干了血液,一些强悍的人被变成了血族的后裔,而另外一些则是被杀意大起的侯爵们玩笑般的屠杀了。

  十几名侯爵沿着木楼的台阶向上走,随后一道强横的剑光迎头劈了下来。最前方,也就是下手最狠辣的那名侯爵措手不及,虽然勉强的在狭窄的楼梯上闪过了这道剑光,但是也被剑风撕掉了一条长发。

  侯爵们脸色都变了,他们怎么能够容忍一个人类对自己同级别的同胞有任何的伤害呢?尤其那个头发被砍掉了一缕的侯爵,白皙的脸蛋突然变成了铁青色,整个人闪电一般的冲了上去,阴狠的目光看着面前那个最多不过十六岁,一身黑色劲装打扮的小姑娘。

  小妞儿很小心的摆了一个拔剑式的起始招式,有点惊慌的眼神看着面前这十几个浑身散发出强大压力的黑衣男子。那个面子受到损伤的侯爵阴狠的说:“小妞儿,本来按照你的条件,我很乐意让你成为我的后裔,可是,你居然敢伤害我尊贵的身体,你必须死,而且我要让你知道世界上最残酷的死法是什么……”他的嘴里,两颗细长的獠牙缓缓的伸了出来。

  小妞儿浑身哆嗦起来,猛的丢开了手中的长剑,向后跳了出去,惊叫起来:“救命啊,妈妈,有怪物。”

  没有任何声息传来,楼下的忍者不是被杀就是已经被血族彻底的控制住了,他们根本不会来救助她的。

  只有樱幽灵一般的掠了进来,轻笑着拦在了小妞儿身前,笑嘻嘻的说:“风魔-惠,好久不见了。”

  小妞儿愣了一下,突然抓住了樱:“天啊,樱,你不是说成为叛徒了么?你还没死?”

  那个侯爵冷冰冰的说:“樱先生,请让开,她损害了我的尊严,她必须受到惩罚,我要杀了她。”

  樱淡淡的说:“她是风魔家首领的女儿,风魔-煞长老的孙女,她同时也是我的朋友,有了她,风魔一流就会成为我的朋友,所以,你不能杀她。如果一定要动手的话,就先打败我把。”樱整个人都变了个样子,一股凌厉的、充满疯狂杀机的剑气从他身上散发了出去,矛头直指面前的十几个血族侯爵。

  轻轻的鼓掌声从木楼顶上传来,易尘在上面曼声长吟:“如此月夜,大家应该心平气和的好好商议嘛,何必一定要伤和气呢?唉,尊严受损么?那是自己没用呢,连一个小姑娘的剑都躲不过,还好意思要这么多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小妞儿,他妈的血族的尊严都被你们丢进阴沟去了。”

  古隆斯彷佛鬼怪一样冲进了木楼,重重的一拳把刚才的那个侯爵砸倒在了地上,阴沉的吼叫起来:“一群废物,你们好意思么?就如易先生说的,在一个小姑娘手下受到了损伤,居然还厚着脸皮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妞儿,不想想这符合你们的身份么?不要把忍者看得太无能了,这次你掉了……嗯,一缕头发而已,下次小心掉了脑袋,那可是再长久的休眠也无法让你们复活的。”

  一群侯爵仓惶的跪倒在了地上,再也不敢说话了。

  樱笑嘻嘻的和古隆斯打了个招呼,拍着惠的脸蛋说:“惠,你父亲去哪里了?风魔家的高级忍者怎么一个都不在呢?”

  惠有点害怕的看了看古隆斯他们,轻声说:“哼,他们那些家伙,现在为了一柄什么天丛云差点就打了起来。父亲倾向山家的岩山,而林家的山口家主他们……奇怪,樱,你怎么不知道这些事情?对了,你是叛徒,上面下了格杀令的。这些人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半夜来到这里?是你带路的么?你把ju花的基地泄漏了出去?樱,你真的是叛徒。”

  惠的语气越来越凌厉,最后干脆拔出了腰间的短刀指向了樱。菲尔彷佛一尊神像般踏破了屋顶冲了下来,轻轻的一掌捏在了惠的脖子上,惠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轻哼了一声昏了过去。易尘顺着屋顶的大窟窿闪了进来,笑嘻嘻的说:“好了,樱,不需要问什么了,我大概知道了,我们的谎话起效了,那些家伙估计还在窝里反呢。唔,正好让我们一网打尽啊,古隆斯亲王,您派三百下属去四周逛悠一下,清理掉那些低级忍者吧,我们直接去ju花的总部,今夜一定会非常的热闹的。”

  古隆斯点点头,对着窗外发出了吱吱声,马上德库拉他们几个老鬼全部飘了进来,问了几句后,向外发布了命令,眼看一群蝙蝠朝着四周去了。他们手头上都有樱绘制出来的地图,加上他们在夜间看物就好像白天一般,应该不会迷路吧。

  樱抓着昏迷的惠,看着易尘问:“易,惠怎么办?是不是带去威胁风魔家的人?”

  易尘弹了弹惠的脸蛋,笑嘻嘻的说:“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嘛,嘿嘿。不过,风魔家的首领不会因为自己的女儿在你手上,就公然的背叛ju花吧?等到你用武力震服了他们之后,惠这张牌才有效呢……不如这样,樱,你把那些首领的女儿、孙女全部吃掉吧,这样的话,日后有了亲属关系,那些首领也就不好意思再反对你了嘛。”

  德库拉淫笑了几声:“嘿嘿,是啊,樱,你还是处男吧?一个男性不明白女性的好处,是永远不会成熟的,这个小姑娘就不错嘛,不如我们给你留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凌晨的时候再去ju花总部也来得及呀。唔,这里的地板很干净嘛。”

  古隆斯也极其老不正经的说:“唉,你们看,樱先生的脸都红了,真是害羞的小伙子,想我当初年轻的时候,一个晚上可以有过三十多个情人啊……嘿嘿,她们的血真好喝……樱,不如你今天晚上就告别你的孩提时代吧。”

  易尘怪声怪气的说:“春xiao一刻值千金,我们还是出去吧。你看,樱把这位小姐搂得多紧啊……”

  樱的脸色已经变成了血红色,漂亮的大眼睛几乎从眼眶内瞪了出来,彷佛手上的惠是一块烧红的铁块一般,手忙脚乱的把她扔在了地上,‘哗啦’一声撞破了身后的墙板,冲了出去。在他身后,传出了一大阵不怀好意的阴笑声。樱那个郁闷啊,心脏都以平时三倍的速度疯狂的跳动着,似乎刚刚激斗过一场一般,他哪里想到这些家伙会拿他开心呢?

  易尘笑嘻嘻的带着菲尔顺着楼梯走了下去,随意的看了一眼那些依然跪在地上的血族侯爵,心里阴笑不已。起码现在樱已经和他们有了直接矛盾了吧,而且这个矛盾会越来越大,血族的人是要把忍者都变成后裔,而樱是绝对不能允许他们这样做的,等富士山的事情完结了,樱和血族之间,也永远不可能真正的毫无猜忌的合作了。

  毕竟樱和血族之间,日后哪怕同在日本,相互之间也是矛盾重重的,樱需要的是众多的忍者下属,而血族呢?他们唯一需要的就是众多的强大的后裔啊,而ju花的忍者就这么多人,最后双方还不互相怨恨才怪。

  易尘突然叫嚷起来:“古隆斯亲王,能够叫回那些派出去的下属么?”

  古隆斯愣了一下:“当然,我们血族可以非常方便的传递信息,但是,为什么?”

  易尘笑起来:“我们何必浪费精力呢?我们只要能够控制ju花高层,这些小忍者还不是全部都乖乖的听我们的话么?何必要现在把我们的力量分开呢?那些特级忍者,说实话也不是很容易对付呢。”

  易尘刚才猛然醒悟,如果让血族把所有的低级忍者都杀了个干净或者变成了他们的后裔,樱日后就算能掌握那些高级忍者又有什么用?人实在太少了,还不如让他们现在都保留下来,事后让樱和古隆斯他们商议去算了。

  古隆斯轻笑起来,深深的看了一眼易尘。易尘微笑,轻轻的点点头,两人奸猾的互相看了一眼,古隆斯嘴里发出了轻微的吱吱声。他凑近易尘,轻轻的说:“我总是非常照顾我们盟友的意见的,难道不是么?亲爱的易。”

  易尘淡笑,轻声说:“当然,亲爱的古隆斯亲王,您不觉得如果血族直接控制日本,会是一件特别引人注目的事情么?恐怕瞒不过某些有心人吧?你们总是需要一个代理人的,而这个代理人,他的心情是否好,可就决定了血族在日本的据点的安全问题啊。假如他放风说血族在东京有了据点,恐怕教廷会马上在日本大肆传教吧。”

  古隆斯脸色变了一下,默默不语。

  易尘轻笑着,施施然的跃上了树梢,咯咯乐着看远处一群蝙蝠飞了回来,回头说到:“那个小妞儿,就让她躺在那里吧,留几个人看着就够了,菲尔下手不轻,足够她昏迷一个晚上的。”

  杰斯特跳了过来,冷酷的看着富士山深处,问到:“老板,我们应该出发了吧?”

  脸色恢复了正常的樱飘了过来,点头说:“是的,出发了,朝着月亮的方向,还有二十里路,就是ju花的总部了。既然所有的高层都在总部,那么,我们可以省去很多力气了。”

  于是乎,皎洁的月色下,一群人以及非人踏着树梢或者直接漂浮在空中,朝着月亮所在的方向掠了过去,风卷起了一片片的樱花瓣,彷佛一阵绯红的旋风一般,樱似乎有点沉醉在这样的景色中,嘴里微微的念叨了起来。易尘凝神听了一下,马上不感兴趣的看向了月亮,樱居然在念叨俳句,易尘对于吟诗作对这种事情没有爱好,是绝对不会感兴趣的。

  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了,在一座高大的山崖下,一片广大的木制楼房,传统的日本建筑格式,高高挑起的屋檐,上面挂着的铃铛在风里‘叮当’的清鸣着,靠着山崖,是一栋高达二十层的巨大楼宇,最高的屋顶上,三十多名白衣忍者往来跳跃,似乎在警戒着什么。整个建筑群中,除了最高处的那个房间,其他地方都是黑漆漆的,散发出了强烈的压迫感。

  而克菲斯则是低声赞叹起来:“多么强大的生命力啊,这里有着非常浓烈的生命的气息,唔,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人呢。”

  血族的高手们同时感觉到了那些忍者散发出来的生命的气息,一个个嘴馋的舔舐起了嘴唇。

  易尘微笑着,不知道为何,似乎今天的星力都特别的张狂,一股股奇怪的波动干扰着星力的运行,同时让易尘的心情变得豪情四溢,控制不住的说:“樱,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我到底有多么强的力量么?”

  樱好奇的看着易尘,点头说:“是的呢,在奥地利的时候,您和德库拉老先生配合袭击岩田老师,我就知道您的力量一定不弱,可是您到底有多强大呢?”

  星力突然剧烈的震抖起来,似乎在遥远的地方,有个黑洞一般的物体在吸收着整个天地间所有的星辰之力,易尘的精神渐渐的探向了那个方向,长啸一声到:“那么,请看我的全力一击吧。”

  满天的星华射了下来,‘普天甘霖咒’全力放出,整个迷山全部笼罩在了银色的光辉中,易尘整个人大鹏一般的飞起,没有任何声息的,一拳轻轻的击出。拳光正要出手,易尘灵台突然一阵清醒,急忙间收回了大半的真元力,可是无数道银色光柱已经从他拳头上脱手飞出,带着一丝丝轻轻的鸣叫声扑向了ju花的总部。

  巨大的压迫力让整个ju花总部乱成了一团,无数黑影冲天而起,离开了自己的总部所在。无声无息的,所有的楼房在银光中化为了齑粉,最高的楼宇所在的那片山崖,也在闪动的光芒中消失了。一切都在极度的寂静中完成,整个情景彷佛鬼蜮一般,大概两个小山头被易尘三成力道击出的拳风扫成了灰烬。

  易尘发出了一声震颤了整个星空的长啸,大声的吼叫起来:“ju花首领是谁?来一个前来说话。”天空中星光更盛,‘普天甘霖咒’降下的银光竟然开始了不规则的扭曲。易尘清晰的感触到了,一股比自己更加强大,更加不可探知的力量在全力吸收着满天的星光,易尘的神念正在朝着那个方向飞射。

  古隆斯他们惊讶的互相看了一眼,易尘的拳头的力量并不让他们吃惊,让他们感到有点恐惧的,是易尘明显的收力的动作,易尘没有象自己所说的那般用上全力。那么,到底他使用了多少力量?难道易尘的实力还超过了自己么?这是让古隆斯他们最不安的……

  ju花的人呆呆的看着这惊天一拳,说不出话来……良久,良久,樱的轻笑声银铃一般打破了这诡异的寂静,他笑嘻嘻的说:“各位,我,魔-樱有礼了。”——

  就在易尘感受到那古怪的星力波动之前一个小时,重新聚形的教皇主动的发动了攻击,他身后的那对白色翅膀霍然张开,周围空间的自然能量,凡是属于五行之力的,几乎被瞬息间抽得干干净净,就连下面的那个熔岩池塘也都红光一闪,所有火力被吸个精光,全部汇聚进了他的身体。

  教皇面带微笑的,脱手就是一团五彩光球轰向了遁甲、五行两宗弟子,他笑呵呵的说:“刚才看到你们使用的这种法术特别有威力呢,我也试试吧。如果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空天老道面色惨变,狂呼一声:“诸位师弟,徒儿们,全部退下。”他心里那个寒啊,遁甲、五行宗使用的五行神雷,都还只能让五行之力幻化成实物后借助五行生克的变化来对付敌人,哪里象面前这个家伙一般,居然直接把五行之力最原始的能量凝聚成了一个球体发了出来?

  空天老道是被逼无奈了,天心子的元神刚刚重新汇进肉身,还在旁边百十丈处,根本不及救援,而这边就只有两宗门人在,他自己知道,自己比起五行宗的金真人来,道行还要稍微深厚一点,此刻也只有自己来化解这可怕的一击了。他手掐法诀,体内五行真气彷佛一条彩带一般从嘴里‘滴溜溜’的喷了出来,幻化成了一团五彩云霞,当头笼向了那颗彩球。

  教皇惊咦了一声:“奇怪,奇怪,你居然可以直接破坏最基本的能量?唔?奇怪。”

  空天老道不是破坏,而是化解。他打破了能量球的平衡,随后以自己体内的五行真气牵动球内的五行之力,让他们相互生克,逐渐抵消了他们的庞大威力。可是教皇这一击引动了方圆百里内所有五行之力,空天老道毕竟只是区区一人,还没有达到所谓的神仙地界,他的五行真气受到球体内巨大的能量牵引,居然也胡乱的相互对撞起来,体内真元一乱,一口血喷了出来,仰天就倒,元神飘当,差点就飞出了肉身。

  附近的逍遥宗主大骇,急忙冲了过来,弹指间一颗丹药送进了空天老道嘴里,一股绵绵泊泊的真元送入了空天老道体内,稳住了他身体内混杂的真元,拉着空天老道朝后就退。

  遁甲宗弟子怒极,各色法术同时出手,纷纷扬扬的砸向了教皇。顿时漫天电闪雷鸣,金刀火海砸了过去。教皇手中出现了一柄金色的光剑,轻松的弹动了两下,两道巨大的金色光弧飞出,轻易的破解了这些法术。道法反震,遁甲宗弟子彷佛滚地葫芦一般翻翻滚滚了出去,好不狼狈。

  鬼王阴狠的叫了一声,猛的从地上吸取了一具尸体,拔下了自己头上一把头发,放进嘴里胡乱咀嚼了一阵,再一口咬在了尸体的脖子上,随后一口血喷了出去。顿时满天绿萤破空飞出,阴云密布中可以看到三十多条火龙若隐若现的冲了过去。

  教皇只觉身上一寒,无边阴火侵入了体内。他大笑了起来:“好阴毒的法术呀,可是,我现在的身体,根本就已经不再是肉体了,你们又能怎么样呢?只要是法术,就是能量的一种体现,你们又能对我这个能量凝聚的身体做什么呢?只有绝对的力量,才是统治一切的啊。”

  他光剑一振,一道巨大的金色剑气冲着鬼王刺了过来。鬼王双手抱拳,连续不断的阴雷发了出去,细微的雷鸣声中,绿色的阴雷不断的炸裂,却丝毫不能阻拦这道剑气的来势,鬼王浑身一抖,整个的被击飞了十几里,前半身血肉横飞,差点就被打烂了。幸好他的身体早就跟僵尸没什么区别,倒也不感觉疼痛,大嘴一张,血气喷出,身体渐渐的愈合了。

  重击之后的鬼王暂时已经无力再战,场中的中土修士们面面相觑,再也说不出话来。天心子叹息一声,看样子自己上去也讨不了好处,毕竟鬼王和自己的道行相差有限,虽然受到了先天的克制,所以鬼王才败得这么惨,但是就如那个教皇所谓得,绝对得实力才能决定一切啊。

  天心子长啸一声,身体飞射了出去,一团银雾喷出,那面银镜再次出现,无穷星光射进了银镜,随后一道朦胧的银光射向了教皇。

  教皇眼看光柱射到,刚才的遭遇还让他心有余悸,下意识的躲闪了开去,结果身后的几个神圣骑士被迎头照了个正着,彷佛受到了巨人挥动的山体打击一般,整个盔甲当场化为粉碎,身体被光射中的地方彻底的塌陷,随后被击成了齑粉。

  天心子厉声叫起来:“你的下属不堪我全力一击,你还躲闪怎的?难道要我杀光你的属下么?……无上道尊在上,弟子今日大开杀戒,也是迫不得已了。”他手掐印诀,银镜上连续的射出了一道道银光,对着教廷的那些人激射。

  教皇在天上闪了一阵,却发现自己下属被天心子打得伤亡惨重,不由得狂怒,身上散发出了最强烈的金色光芒,一剑劈向了天心子。天心子七柄飞剑飞出,成七条金虹迎了上去。‘当啷’一阵巨响,天心子七柄飞剑整个的被斩碎,满天光雨飞了下来。教皇的一记重击也被化解,他愣了一下,怒吼一声,再次一剑劈下。

  那边的中土修士终于有了动静,他们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再次聚集了同门之力,布下了各自宗派中的看家大阵,舍去那些教廷的神职人员不管,全部攻向了教皇。

  天心子此刻身形瞬移,飘荡到了银镜旁边,双手抱住了银镜,体内星力爆发,一道刺目的精芒从银镜镜面上劲射紧追而来的教皇。而那边,教皇吼叫一声:“就凭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抵抗我们最神圣的圣器?”一道强劲的金色光柱也是毫不保留的射了过来。

  金银二色光柱刚刚接触,天心子就浑身颤抖不已,体内真元差点被一击溃散,他大骇间脱手飞出了银镜,化一阵银色光雨射向了教皇。一道刺目的环状光芒闪过,随后是一声巨响,下方百多米处、方圆里许的地面整个炸裂了开来,天心子的银镜被教皇一剑击碎,而教皇也是一身狼狈,身上金光黯淡了许多,持剑的右臂干脆的消失不见了。

  教皇长吸一口气,身后的羽翼射出了滔天的火焰,拦阻了天心子的扑击,荆棘头环、圣甲虫再次送来了绵绵不断的强大圣力,他身上黯淡的金光再次恢复,右臂也生长了出来。他心里恼怒,更加卖力的催动荆棘头环一击圣甲虫的力量,感受着那排山倒海的巨大圣力给自己身体带来的震颤的快感,随后瞬移到了天心子身边,一剑刺向了天心子的心脏。

  天心子正在手掐雷诀,准备引天雷轰破面前的灼热火焰,突见身边金影一闪,还没有准备就绪的雷诀马上脱手飞出,身侧星力化为无数漩涡缠绕住了教皇,自己的身体也是瞬移出了两百多米。

  教皇正准备把这个强悍的敌人给干掉,剑尖到处,却刺了一个空,随后自己身体微微一滞,活动都有些不灵起来,紧接着天上一道巨大的雷火轰了下来,饶是教皇此刻已经不能算是人了,也被震得飞坠了百多米,狼狈的摔在了地上。他毕竟是悬浮在空中的,没有什么好借力的地方,受到如许重击,想稳住身体也难。他落地的地方,恰恰就是刚才麒麟的尸体掉进去的火池凝固后的地方。

  天心子喘了一口气,手一举,天空中的星华几乎全部汇聚在了他的手中,三枚银光闪动的小小标枪鱼贯射向了地上的教皇。教皇一声沉呼,一道金光射了上来,三枚星标轰然炸裂,巨大的压力把教皇身下的地面整个的震裂了开来。

  教皇冷哼连连,他此刻也懒得用其他的什么招式了,反正依靠体内无穷无尽的圣力,最基本的剑招就可以摧毁敌人,何必还需要其他的华而不实的招数呢?他干脆的连续几十剑劈向了天心子,随后身体就要再次飞起。

  ‘逍遥宗’的攻势第一波到来,满天的清光祥霭照在了教皇的身上,随后无数道精芒箭一般的顺着那朦胧的清光射了下来,正正的轰在了教皇的头上。就在天心子被连续的强劲剑气劈得伤痕累累,震得连连飞退的时候,教皇身上也被炸出了无数的金色光团,他身体外侧的金色光雾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

  随后,‘御剑宗’的剑阵破空来袭,无数飞剑互相盘旋穿刺,牵动着天地间一股浩然巨力,彷佛一颗巨大的彗星一般,从正上方命中了教皇脑门,趁着他身上金芒黯淡之时,把他的身体整个的撕成了两半。

  教皇两片身体发出了怒嚎声,金光闪动中再次链接在了一起,他气急败坏的疯狂催动着荆棘头环的力量,血色的圣光大盛,一团精光随手射向了‘御剑’、‘道德’两宗所在之处。教皇同时回头吼叫了一声:“你们不许出手,全部给我退出去。”他明白,自己的下属不是这些人的对手,既然自己可以一个人消灭所有的敌人,何必牺牲自己的下属呢?

  眼看他强横的剑气劈到了‘御剑’、‘道德’两宗门人当面,‘天星宗’的元老们纷纷出手,他们距离‘御剑宗’较近,于是全力在他们面前布下了星力漩涡,一团团明亮的银色波纹疯狂旋转着出现在了里许方圆的空中,金红色的剑气扑到之时,马上被绞了进去。‘嗤嗤’声中,银色漩涡纷纷碎裂,但是金色剑气也被抵消了个干净,毕竟是‘天星宗’十几名元老合力一击,教皇仓促间发出的一剑并没有能够突破他们的防御。

  而‘道德宗’那边就惨了,强劲无匹的剑气扑到,‘道德宗’的‘太清伏魔阵’所用的旗门方才抵抗‘神之灭’的时候已经全部被毁,现在整个大阵就是空荡荡的没有任何掩蔽。旗门的作用本来就是在布阵的时候增加阵势的威力,最重要的就是保护设阵的人的安全,毕竟全力做法的时候,身体的防御是非常薄弱的。

  失去了旗门保护的‘道德宗’惨不可言,百多门人弟子被迎面扑来的剑气打得神魂具灭,一点点尸体的残渣都没有剩下,其中还包括了几名‘道德宗’四大分院的,和法天老道同代的高手。

  法天老道心里泛起了奇怪的念头:“你们‘天星宗’的人,为什么不救我们‘道德宗’的门人?感情你们是故意的啊?啊?嗯,知道我们没有旗门的保护,弟子们抵抗不了敌人的剑气,你们是故意这么作的,是不是?”他克没有想到‘天星宗’和‘道德宗’之间有多少距离,人家有没有注意他这边也受到了袭击。

  其实他身边的其他的宗派也想出手救援的,可是毕竟慢了一些,他们的真元调动哪里有‘天星宗’的‘天星诀’快捷?所以‘道德宗’一下子伤亡惨重,而法天老道就把这笔帐全部算到了天心子的头上。

  其他的宗派的阵形也纷纷转动了起来,方圆五十里之内顿时一片山腰地动,大家都知道此刻是拼命的关头,不把眼前这个诡异的重生的敌人干掉,很可能下一个被杀死的就是自己,修士活了这么久,可是说白了他们也是最怕死的一群人,要不然他们何必修道呢?何必拼命抵抗天劫呢?当然,他们不是消极的贪生畏死,而是积极的消灭一切可以威胁自己的存在而已。

  附近的大小山峰全部被强大的法力拔了起来,夹杂着万丈雷火轰向了教皇,整个世界似乎都在怒吼着,这是真正的翻江倒海的法力。而那些被圣光打怕了的异类修士,也在远方搞起了古怪,他们抓来了无数动物,不管所谓的国家保护动物的范畴,纷纷取血后洒在了附近的山头上,施展‘循影破神’的邪术,把整个山头化为虚无,随后几千个妖魔合力,把山头整个的遥空塞进了教皇的体内,接着整个的爆裂了出来。

  正派的纯阳大法疯狂的轰击着教皇的躯体,他身上的金光不断的削弱着,而邪派的阴险诅咒则是从内部猛的爆发,无数阴魂戾魄连同那个山头从他体内微细的一个点爆炸了开来,教皇的身体整个的突然膨胀了上百倍,差点就被震碎了开来。能量体的好处显示了出来,在无穷的圣力支持下,他瞬间救恢复了正常,就是背后两只白色的羽翼承受不了那邪恶的爆发力,整个的炸成了碎片。

  痛,剧痛……教皇发出了惨厉的嚎叫声,荆棘头环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痛楚,全力的把圣力灌注了进去。教皇的身体膨胀了三倍以上,变成了一个巨人一般,巨大的金色光剑疯狂的胡乱劈出了无数的剑光,一座座山头、一道道闪电、一团团雷火全部粉碎了,他狰狞可怖的看向了修士大军,就要冲杀过去。

  天心子已经抵消了他方才发出了数十道剑气,喘息几声后,全力引发了周天星力,成上千万道银虹一般自天空激射了下来。

  教皇听到了上空的破空声,连忙抬头,吼叫了一声,气恼的就要破空飞向天心子,他已经决定要第一个把天心子斩于剑下了。

  一声苍凉的,带着来自太古洪荒的悲凉的兽嚎声从地底发了出来,远处的那些异类修士,凡是本体属于走兽的,居然全部颤抖着跪倒在了地上,那是一种兽中之王生长、成熟后散发出了天然的威吓力量,这些走兽成精的修士,哪里敢反驳他散发出来的无穷威势?金星子虽然属于猿猴,所谓不受百兽之王的管辖,但是听到了这股雄壮的嚎叫声,也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差点扔掉棍子就跑。

  一只巨大的,带着金色鳞片的,彷佛狮爪一般的爪子从教皇身下的地面伸了出来,牢牢的抓住了他的腿,随后一股滔天烈焰从爪子上散发了出来,把教皇整个笼罩在了火焰中,一个疯狂的吼叫声震撼了整个世界:“我操你祖宗,刚才谁砍掉了老子的头?好疼啊……妈的,是不是你?一定是你,我操……”

  趴在后面喘气的鬼王浑身一个哆嗦,嘀咕着说:“他妈的,这下乐子大发了,这个黑锅无论如何都要让这个鸟人背上啊,他妈的,这头死麒麟也不想想,不经过‘万劫重生’,他怎么可能真正的成为麒麟?妈的,当砍掉你的脑袋容易么?”

  一个巨大的躯体渐渐的从地面冒了起来,浑身笼罩着浓厚的金色火焰的,浑身金甲,目射金光的麒麟吼叫着从地下挣扎了出来,足以焚烧整个世界的天火把教皇死死的笼罩在了其中。他吼叫着:“他妈的,一定是你砍掉了我的脑袋……我要生吞了你。”

  教皇浑身剧痛,他的身体被烧得好痛啊,他吼叫着:“是我砍了你的头,那又如何?你不过是头畜生。”

  麒麟怒号:“我是畜生?吾乃天界至高之守护灵兽麒麟,如果我是畜生,你是什么东西?吼!!!”他松开了爪子,放开了教皇,全身腾空而起,变化成了人形,在高空中一拳轰了下来。一道粗大的金色火柱呼啸着、轰鸣着轰向了教皇,滔天的热浪让远处的中土修士纷纷躲避,这是足以融化体内元神的恐怖高温啊。

  教皇怒吼:“天界灵兽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斩于剑下。”

  一道巨大的金色剑光从教皇手上发出,圣甲虫轰鸣着,无穷尽的圣力灌入了教皇体内,教皇的身体近乎承受不住如此强大的力量,被逼得全力压了上去。两道金光撞击在了一起,似乎没有任何影响一般融合在了一起,然后分别命中了自己的敌人。

  麒麟胸前金甲粉碎,一口金色的血液带着熊熊火焰喷了出来,他惨嚎一声:“怎么可能,你也不是人,人不可能打伤我。吼!!!”彻底的恢复了麒麟一族应该具有的神力的麒麟,已经具有了他们一族亿万年代代相传的所有知识,他敏锐的感觉到了下方这个人具有的,不是属于人间的力量。

  教皇狂笑,他的右臂连同半边身体都被烧化了,可是荆棘头环以及圣甲虫疯狂的补充了他消耗的圣力,他的身体瞬间恢复了。他吼叫着:“我现在是不死之身,就算你真正的来自所谓的天界、神界、或者其他的什么空间,又能把我怎么样?我的力量,直接来自于最伟大的神啊。”

  天心子带着无数道银光恰恰扑到,‘轰轰轰’的巨响中,正在疯狂状态中的教皇整个被炸飞了上百米,气恼的一拳轰在了天心子的胸口,随后变拳为抓,探入了天心子的胸口。

  荆棘头环具有所谓的神之临死的悲哀死气的圣力疯狂的涌入了天心子的身体,天心子一口血喷出,身体瞬息间被瓦解了,只有二尺许高的元神破体飞出,匆忙间和教皇对了一剑,摇摇欲坠的向后逃去。

  教皇阴狠的笑了起来:“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灵魂么?给我消灭吧。”一道红色精芒从他手上飞射了出去,把天心子的元神当胸打破了一个窟窿……

  远处好容易稳住了阵形的中土修士,连带法天老道在内,浑身都抖动了一下,天心子元神受到如此重创,眼看就是功散魂消的悲惨结果。

  天心子的元神茫然的悬浮在空中,一道道如丝如缕的银光从他的元神上散发出来,元神彷佛实质的身体渐渐的黯淡了下去,眼看就要消散了。

  要巧不巧的,麒麟被重击后吐出的那口血液恰恰的飞坠了下来,正好灌了天心子茫然抬着头的元神漫漫一嘴,随后融入了天心子的元神之内。麒麟一族亿万年内,在血脉中按照一种微妙玄奥的方式传承的知识,彷佛潮水一般涌入了天心子的脑海,其中,就有不知道来自于麒麟他们何代祖先所经历过的,在真正的仙界所见到的种种。他们的主人,曾经对他们讲解过的种种玄妙的仙诀,也纷纷扬扬的溶入了天心子的识海。

  来自麒麟的金色血液中,那天地瑞兽先天具有的强大灵气,飞快的填补了天心子受到损伤的元神,整个元神一时间金光闪动,彷佛一个婴儿般飞快的生长,瞬间就有了天心子本体般大小……

  教皇正准备挺剑杀向中土修士大队,突然一种极度不安的气息笼罩住了他,他回头,却看到天心子正对着他展颜欢笑。

  天空的麒麟一声吼叫:“奇怪,奇怪,你这个死老儿不是要死了么?怎么又活了过来?妈的,稀奇,我的血有这么大的功效么?”他居然自己一口咬在了腕脉上,吮吸起自己的血液来,紧接着,他在空中跳着脚,指着天心子怒骂:“他妈的,一点效果都没有,老子伤的地方还是伤,凭什么你的重伤就恢复了?”

  天心子没有理会搞怪的麒麟,淡淡笑着看着一脸狰狞的教皇,深深的一个稽首,和声说到:“道友,如果你今日发誓日后不再侵入我们中土,今日之事,就此罢休,如何?”

  教皇狂笑起来:“罢休?罢休?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你以为你是神么?你凭什么叫我罢休?可笑,我马上就可以消灭你们全体,你们马上就会全部被消灭,上帝的荣耀,马上就要……”

  天心子浑身一抖,身上金霞大盛,他急骤的说:“我不知道你们所谓的上帝是个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你们的力量到底从何而来,我也不知道这股力量是通过什么样的手段来到这个世界……但是,留给我的时间不多,如果你们不肯退走,为了我万千道友以及亿万黎民做想,贫道被逼要下狠手了。”

  教皇的脸色沉静了下来,冷漠的问到:“下狠手?凭什么?就凭你刚才被我打得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得力量么?”

  麒麟在空中怪叫起来:“我的儿,这个老头不行,还有老子我,他妈的,老子总可以干掉你。”

  教皇一声沉喝,荆棘头环精芒一闪,一道怪异的精光劈向了麒麟,把他高高的震飞了出去,麒麟一声怪叫:“他妈的……”金色的身形远远的飞了出去,再也看不到了。

  天心子微笑着抬头看天,随后再看看地,轻轻的举起了手,脸上是一副古怪的,哭不像哭,笑不像笑的神情,一股股古怪的能量波动从他身上散发了出来。他曼声说到:“说来,还要感谢道友成全了贫道,让贫道减少了五十年的耽搁啊……虽然太急迫了些,但是能够在飞升前领会‘幻星’之界,贫道倒也很是感激道友的。”

  教皇面色无比的严肃,他感觉到了,天心子身上那同样的,完全不应该属于人类的力量。和他借助两件圣器得来的力量,还需要不断的传输才能得到圣力不一样,这是完全从天心子体内涌出来的,完全的,真正属于他的力量,这已经不是人类的力量了,而是高出某个阶层的,属于另外一个空间的恐怖实力。

  ‘天星宗’所有门人跪倒在了地上,轻声的念叨起了经文。其他各门修士,无论正邪僧道,全部涌起了一股莫名的肃穆感,或者跪、或者盘膝而作,念叨起了经文,一时间,天地间一片祥和,梵唱声声,巨大的法力四处荡漾,下面被摧毁的山石花木渐渐的恢复了生机,天地间一片大光明。

  法天老道呆呆的看着天心子,和飞升后得到仙人的职位后,再获取仙力不同,天心子此刻就是以一个仙人的身份出现在了这里,他莫名的跳跃过了飞升的阶段,直接拥有了修士不可相像的巨大神通。

  天心子浑身再次颤抖了一阵,他淡笑起来:“来不及了,时间来不及了,道友如果不肯发誓就此罢休,勿怪贫道无礼了……呔,看我‘幻星变’。”

  天心子突然出现在了高空,满天星辰齐齐散发出强烈的光芒,天心子的身形消失了,好像他就已经融入了无穷星光之中,空中似乎有一个巨大的黑洞,疯狂的吸收着所有的星辰力量。远远的天际,彷佛一只眼睛在缓缓睁开一般,一溜祥光射了出来。

  无穷的压力笼罩四野,巨大的威吓力让所有的生灵都颤抖了起来,和教皇借来的力量不同,这是一个真正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生灵,在全力显示他那巨大的,占据了绝对的统治地位的神力。

  满天星光繁乱,一阵阵古怪的波纹杂乱的向着四周扩散了出去。此刻,天心子融于星光之时,正是易尘在富士山感受到心情激荡之刻。

  易尘的神念突然来到了战场上,三人高大的教皇浑身金光四射,咆哮着,彷佛一个战天斗地的狂魔一般,对着天空举起了一柄巨大的金色光剑,而天空中,一团刺目的金光散发出了太阳一般的光辉,巨大的压力让易尘的神念都似乎要被当场摧毁了。

  富士山深处,易尘突然吼叫了一声:“师伯。”他不管不顾的,破空飞了出去,一道惊天银虹瞬息千里。菲尔、戈尔、杰斯特、契科夫、斯凯七人,以及正在东京街头逛夜市的菲丽同时感受到了空气中星力的古怪变化,他们齐声长啸,也不顾地点的变化,同时破空飞了出去……

  几道遁光和易尘的银虹汇聚在了一起,这道上万米长的粗大银虹,带着‘隆隆’的霹雳声,瞬间划过了东海,横跨中国大陆,飞射到了横断山脉之上……后方,古隆斯他们不知道到底出现了什么事情,但是眼看到易尘展示出来的可怕实力,浑身一个哆嗦,四大亲王齐齐破空追了上去,一团黑烟缭绕,他们的速度极快的飞向了横断山脉。德库拉重重的跺了一下脚:“都跑了,这里的事情怎么办?尤其已经把别人的房子给拆了,不能把事情办完么?来人啊,去一半的人保护四位亲王。”

  大批的吸血鬼破空飞起,施展黑暗魔法追循四个亲王而去。樱抬头看天,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深情的看向了眼前的ju花诸人……

  教皇正在怒吼着:“如果你能杀死我,那么,我的下属就全部退出中国,并且保证永世不再靠近整个东方。如果我胜利了,那么,不用我说,我会杀死所有的人,然后,让整个世界都皈依在上帝的荣耀之下……奇怪的中国人,来吧,来吧,让我们决一死战。”

  教皇唱起了长久没有从他嘴里发出过的赞歌,教廷大军齐声附和,一道道强劲的圣光从天空中射了下来,汇聚在了教皇的身上,圣甲虫发出了凄厉的鸣叫声,一拨拨巨大的圣力不顾教皇的身体的承受力,疯狂的涌了进去。

  教皇身后突然张开了三对巨大的金色光翼,他举剑朝天,吼叫一声:“来吧……来吧……来吧……”金色的光芒四射,他彷佛天神下凡一般,威势无比……

  天空中的金光更加炙烈,传来了天心子让整个天地都随之颤抖的声音:“来吧,是的,来吧……我们之中,总有一人要为今日如许的惨重杀戮负责,不是你,就是我,且看上天如何判断我们的罪孽吧。来。”

  一道巨大的金光自天射下,教皇吼叫着,荆棘头环的尖刺深深的扎入了他的身体,磅礴的力量充斥全身,他直接拍动了身后的翅膀,挺剑迎了上去……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