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一百八十九章 曲折

一秒记住【新有小说网 www.dobum .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砰’的一声脆响,一团金光从密室中微不可见的一个点迸发出来,随后浓烈的金霞笼罩了整个密室,一股巨大的压力从金光内散发了出来,包括实力强悍的克图在内,所有人都被这股金光推得翻翻滚滚,狼狈的趴在了墙根下。强大的压力把易尘他们胸腔内的空气几乎都逼了出来,现在就好像上岸了的河鱼一般,嘴巴张呀张呀的,根本说不出话来。

  金霞猛的一收,同时青牙圆月戟上的青光也消散了下去,整个戟身变成了一支两尺多长,彷佛一柄中等长度的宝剑一般。魔殿主人满脸欢欣的站在密室中,右手紧紧的抓住了青牙圆月戟,左手不断的在戟身上抚弄着,同时嘴里念叨着大串的咒语,一股股怪异的波动从他的身上散发了出去。

  沙克布头昏眼花的站了起来,看着魔殿主人发楞,然后问出了让易尘惊出一身冷汗的话:“你这个老头子是谁?”

  魔殿主人好奇的看着沙克布,不解为何有一个不认识自己的人出现在这里,不过,他好奇归好奇,他手上的动作,嘴里的咒语一点都没有停歇。渐渐的,短戟上的青光再次的繁盛起来,一抹青光彷佛流水一样在变得近乎透明的戟身内流转不休,‘叮叮叮’三声脆响,短戟上的密集的尖锥又突起了几分,在青色的光辉中,一丝丝的寒光闪过,很有几分远古洪荒野兽的牙齿模样。

  而短戟的头部,突然弹出了一片彷佛月牙一般的,可以劈、削、挂、勾的刃面,青蒙蒙的一片刀刃,一丝丝寒气从上面散发出来让人不寒而栗。此刻的青牙圆月戟,已经没有了方才易尘输入‘剑元’后流露出来的强大威压,而是纯粹的一种凶器的感觉,那是一种可以屠戮尽天下,让整个人间变为炼狱的凶残气息。

  魔殿主人满意的笑起来,轻轻的挥动了一下短戟,‘嗤’的一声脆响,空气中出现了一道青色的裂痕,青痕残留在了空中很久很久,方才慢慢消失了。魔殿主人大笑到:“青牙圆月戟,果然是你……哈哈哈哈哈哈,可以随意的劈开一个空间结面的神兵,真的是你……哈哈,这件宝贝,要是握在……手中,岂不是天下无敌?”

  和神殿主人提到的一般,魔殿主人下意识的含糊过去了那个人的名字。他再次轻轻的挥动了一下短戟,随后袖袍一展,一股劲风扑出,把空中出现的青色光痕吹向了克图的战戟,无声无息的,克图的战戟化为了两截,碗口粗的戟身,用最坚硬的能量晶体混杂了大量玄阴铁打造的戟身,再被克图自己的真火锻炼了上万年的戟身,居然就这么断了。

  易尘轻笑起来,低声说到:“恭喜恭喜,这么一柄神兵,想来有助于我们打败神殿吧?”

  魔殿主人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何止打败神殿?嘿嘿,嘿嘿,何止如此?唔,这个人是谁?”他本来就要吐出点什么了,可是突然又煞住了嘴,随意的指点了一下不知所措的沙克布,问了一声。当然了,难说他不是借这个话题转移一下视线,免得在青牙圆月戟的问题上纠缠太多。

  克图愁眉苦脸的看着自己的宝贝战戟变成了两截,正说不出话来呢。易尘连忙恭声回答说:“这位是沙克布,魔日城‘大幻宗’的支系弟子。这件宝贝,就是他无意中得到,然后准备献给魔殿的。可惜呀,‘大幻宗’的少掌门知道了这件事情,居然抢走了他的妹妹,逼迫他用这宝贝去换呢……”

  轻松的,易尘把一顶黑帽子扣在了‘大幻宗’的头上。

  魔殿主人心情正好,明知易尘在给人驾祸,却还是大笑起来:“好大胆的‘大幻宗’,传我命令,要他们的宗主科科释来魔殿磕头谢罪,否则就灭了他‘大幻宗’,哈哈哈哈,这个晚辈叫做什么名字?唔,算了,好好奖赏他,如果他有兴趣,以后也可以留在魔殿,易尘,你就负责照顾他好了,为了奖励他得到了这件宝贝,还有意献给魔殿的功劳,唔,给他一个特级武士的名分。”

  说完,魔殿主人看了看密室四周,笑嘻嘻的说:“索额图克就是喜欢修这些洞穴一样的房子,我记得以前第一次来魔龙殿,这才三层的地下室,现在都十几层了嘛,他有多少金银珠宝需要收藏呢?龙族的古怪脾气呀……克图,不就是一柄长戟么?干嘛这样伤心?”

  魔殿主人手一挥,一道金光射在了克图的战机上,‘当’的一声巨响,火星四溅,克图的战戟已经恢复了圆形,而金光中,魔殿主人也失去了踪影,只是留下了一句话:“易尘,等下来见我。”

  易尘微笑起来,和克图打了个招呼,一手拎着沙克布飞出了密室,到了魔龙殿的大殿上,吩咐几个日常值班的魔龙卫:“给这个兄弟补一个特级武士的名头,然后传令狂天他们,要他们把‘大幻宗’的宗主弄来魔殿,要求他磕头谢罪,否则的话,直接摧毁了‘大幻宗’,鸡犬不留。”

  易尘话音刚落,狂天的声音就在魔龙殿外响起:“他妈的,早说要我们抓人过来咧,现在又要跑一次,妈的……小娘们,你老老实实呆在这里,你大哥马上就出来见你,不要乱跑。兄弟们,我们去快活,哈哈哈哈哈哈,‘大幻宗’的王八蛋肯定是不肯来赔罪的,所以我们直接杀光了他们就是了。”

  外面传来了魔龙卫们疯狂的嚎叫声,一股股强劲的真元压迫感传来,他们再次的飞起,朝着‘大幻宗’的山门冲了过去。

  沙克布已经待不住了,他飞快的冲向了大殿的大门,嘴里吼叫着:“沙美,沙美,你在哪里?”

  外面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天啊,哥哥,你真的在这里?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可是魔龙殿呀。”

  易尘耸耸肩膀,看了看紧跟上来的杰斯特他们,低声的,极度恶毒的说:“我怀疑沙克布小朋友和他的妹妹,两个人是不是有点,嗯?不要说我的坏话哦,他们的表现嘛,的确让我不得不怀疑嘛,那里有女人一百多岁了还不出嫁的?”

  凯恩、菲尔、戈尔没有吭声,只有杰斯特一脸恶意的点点头,阴声笑了几声。

  易尘脚不沾地的掠向了大殿的大门,扬声到:“你们可是听到了,魔殿的主子找我过去谈心呢。菲尔,把契科夫他们找回来,不许他们胡来,杰斯特,你如果闲的没事情作,继续去找那些魔龙卫锻炼一下身体也好,其他的没什么了,只要不惹事,你们随便干什么都可以。记住,玄阴殿和怒战殿,你们可不许去上门去找事。”

  易尘轻步到了魔殿正殿前,几个正在下棋的,童颜鹤发的老头子抬头看了看易尘,嘴里嘀咕了几声,又低下了头去。易尘好奇的凑了过去,看到他们所下的,是类似围棋,但是棋盘多了三横三纵,更加复杂繁芜的东西。易尘摇摇头,叹息说:“高明,高明,看不懂,看不懂。”说完就走。

  几个老头子一听,心里挺得意的,就是嘛,你们这些后生小子,怎么可能理解我们棋艺的博大精深呢?唔,这话听着舒服,听着舒坦呢……几个穷极无聊的老鬼平日里是人见人怕,哪里有人敢拍他们的马屁?突然听到了易尘的恭维,心里真的是舒服的紧呢。再看易尘的时候,他们的目光都柔和了许多,唔,不错,除了功力稍微差点,其他的也都还不错嘛。

  易尘漫步进了魔殿的正殿,沿着黑漆漆的走廊走了半天,看到了前面的四点昏黄的油灯火光。魔殿主人坐在自己的宝座上,喜笑颜开的抚mo着手中的青牙圆月戟,四点灯火映得他整张脸都黄油油的,看起来带着三分的诡异气息。

  听到了易尘的脚步声,魔殿主人头都不抬的说:“唔,来得很快嘛。年青人做事,就应改有效率一点点,唉,不要学我们,时间太多了,也就学会磨蹭了,本来几千年就可以决定的事情,一直慢吞吞的磨呀磨呀的,一直耗费了几十万年还没有个结果……唔,无穷尽的生命,让我们也失去了追求了,真是可怜。”

  易尘半天没说话,而魔殿主人也一直在玩弄手中的短戟。

  静默了一阵,魔殿主人才抬起头,笑着说:“似乎很奇怪,你的运气非常不错,自从你来到了魔殿,总是有好事情发生,嗯?你无心的陷害神华,让整个神殿的名声都臭了,现在他们也不敢再来侵犯我们的领地了。而且,你还破坏了他们的一个大动作,嘿嘿,真是好玩的消息。”

  易尘点点头,低声说:“我的运气向来还可以,不过,想来也是老天爷要助您成功,所以我的运气更好了三分呢。”

  魔殿主人大笑起来,站起身走动了几步,挥动了袖袍说:“虚伪,虚伪,在我面前,不要说这些话。老天爷?哈哈哈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就代表着那所谓的老天爷吧,我自己可没办法保佑自己,哈哈哈哈哈……你要小心,非特那家伙可是记住你了,他虽然不敢正面对付你,背后想收拾你可是太容易了。”

  易尘皱起了眉头:“非特?”

  魔殿主人点点头,笑嘻嘻的看着易尘说:“那个和我齐名的家伙,我的一个好朋友呀,真是好朋友,嘿嘿,他重伤了我的一个三尸元神,而我呢,很不客气的用‘坠天星雨’砸了他个半死,哼,我们可是很久的好朋友了,一直都很好。”

  他咬牙切齿的嘀咕了半天,突然又转笑容说:“奇怪么?他不敢正面动你?”

  易尘点点头,大胆的说:“您是真正的仙人吧?从仙界私自下来的几个古仙人之一,那位非特,也就是神殿主人,他也是其中一个吧?他不敢动我,很奇怪的。”

  魔殿主人瞬移到了易尘面前,连连摇头说:“有什么奇怪的?很正常,很正常嘛,等你以后飞升仙界了,你就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样了。”他仰着头看了看易尘,似乎觉得这样的动作有失尊严,连忙走回了宝座上坐好,笑呵呵的看了看易尘,然后,他突然的脸色一边,惊呼:“你怎么知道我是那几个‘私自’下界的仙人之一?谁告诉你的?你碰到了谁?你用来打伤渡千雪的兵器,是谁给你的?”

  易尘没吭声,体内的‘裂天剑气’毫无保留的散发了出去,一丝丝凌厉的剑气呼啸着在魔殿正殿内往来穿刺,那一块块坚硬无比的青眚石搭建的柱子,‘嗤嗤’的被穿破了无数的窟窿,就彷佛穿破纸片一样毫不费力。

  魔殿主人彷佛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尖叫着:“华光,该死的,华光,你碰到了华光?那个怪物,他,他,他,他也是私自下来的么?不可能,没有掌律神君的命令,那个混蛋怎么会下来?没有逸风帝君的命令,他怎么敢下来?”他似乎有点害怕的在原地来回滴溜溜的转悠着圈子,狠狠的扯着自己长长的眉毛。

  易尘似乎发现了什么,他低声的笑起来说:“我也是无心碰到他的呢,因为给他救了一个场子,挽回了他的面子,所以,蒙他传授了些东西。”说完,他把和华光结识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魔殿主人闻言,猛的站住了脚步,面色古怪的看着易尘说:“唔,你毁掉了那片传令星火苻?为什么?要知道,有那片东西,你可以随时招来华光帮助呢,他可是仙界实力最强的几个金仙之一哦。”

  易尘耸耸肩膀,淡淡的说:“我已经猜到了您就是那几个古仙人之一,我还能留下那片玉苻么?”

  魔殿主人大笑起来,猛的冲近了易尘,哈哈大笑着踮着脚拍打了几下易尘的肩膀,连连点头说:“对,对,对,你做得非常的正确,是的,是的,不能让他发现魔殿主人就是沙图,不能让他知道沙图就是掌法第一仙使,哈哈哈,你做得很好,我一定会好好的奖赏你的,易尘……你是个明白人,你只要好好的按照我的安排去做就是了,我保证你以后前途无量,哈哈哈,我以玄天帝君的名义保证,你一定前途无量,嘻嘻嘻嘻,让华光那个笨蛋到处去找我吧。”

  他得意的摇晃着脑袋:“笨蛋,笨蛋,他一定不知道我和非特为什么要‘私自’下界,嘿嘿,他也肯定想不到,魔殿和神殿的主子,就是他要找的人……哼,他虽然厉害,但是我有了青牙圆月戟这件神兵,倒也不会害怕他,就怕两败俱伤,让非特拣个便宜就……”

  易尘心里大骇,难道华光真的有这么厉害?凭空得到了一件异宝的沙图,居然还没有自信打败他么?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华光到底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仙人?易尘此刻又突然有点后悔了,那枚玉苻不应该毁掉的,也许会有用的,但是,为了获得魔殿主人百分之百的信任,他必须毁去那片玉苻呀。

  魔殿主人勾搭着脑袋沉思不已,易尘看了看四周黑漆漆的大殿,只好没话找话的问到:“青牙圆月戟,很厉害么?神兵又是什么东西?您有了他,为什么还要担心华光呢?”

  魔殿主人皱起了眉头,呆呆的看了易尘一阵,嘀咕着:“奇怪,你的师尊都不向你解释这些最基本的东西么?不过也难怪,你是从那个地方出来的,你们应该不知道这些东西,毕竟你们那里的修士才多少年的历史呀……唔,跟我来,我今天心情好,好好的和我聊聊,哼,魔龙王那个家伙从来不会好好的听我说话,而另外两个家伙看到我就吓得要死,也不敢和我聊天,倒是你这个小伙子不错,敢和我问三道四的。”

  他的手一举,一道金光闪过,两人已经到了不知道位于何处的,一大片的竹林之内,一条清澈见底,下面是细密的白色沙石,还冒着一个个小水泡的小溪从竹林内蜿蜒而过。一栋小小的,三开间的,用青竹编造,上面明显加持了强大法咒的小竹屋安稳的躺在小溪边不到三丈处。

  魔殿主人手一挥,一张长几,两个细草蒲团从竹屋内飞了出来,随后是一个小小的黑色茶壶,两个黑色的茶杯,外带拳头大小的一个茶叶罐子。

  易尘也不用他招呼,就彷佛对面的人,完全就是自己老朋友一样的,随意的扯过一个蒲团就坐了下去。魔殿主人呵呵笑着,赞许的点点头,一手吸过了一道清泉,冲洗了一下茶壶,随后一道银泉注入了进去。他得意的笑着说:“能够把地心灵脉引出来泡茶的,估计在人间界,也就我一个人了吧,哈哈哈哈哈。”

  易尘苦笑着看他施为说:“能够用三味真火煮茶的,也就您一位了。”魔殿主人的手心冒出了一股红、橙、黄三色的火焰,

  魔殿主人连忙摇头:“错了,错了,这可不是三味真火,这是我苦修千年才领悟的‘三焦玄天真火’,和三味真火的威力不可同日而语。嘿嘿,就算是三味真火,也未必能够让这地心灵脉沸腾呢。”

  易尘愣了半天,不就是喝一杯茶么?需要这么麻烦么?不过,人家是上界仙人,人家要摆谱,你有什么办法?以后如果易尘看到有人用喷发的火山做烧烤,都不会吃惊了。

  沉默了一阵,魔殿主人小心翼翼的把茶水冲好,叹息说:“从上面带来的茶叶,也就这么点了,我每次都只用一片,嘿嘿,倒也剩不下多少了,这次给你尝个新鲜,给你放了正常的数量,试试看吧。”说完,他端起那杯近乎白开水的茶水,无比缅怀的吸吸鼻子,轻轻的抿了一口,赞叹说:“好茶,好茶,可惜呀,要他们给我送茶叶过来,这个要求也太过分了些,否则的话,倒是不至于这么狼狈了。”

  看着杯中碧绿的闪动着一丝丝霞光的茶水,易尘闭着眼睛大大的喝了一口。一口下肚,他就知道自己弄错了,一团清凉的,类似真元的凉气猛的冲进了肚子,随后顺着经脉不断的流转起来,最后近乎炸弹一般的爆发了出去,全身毛孔顿时都渗出了一阵大汗。易尘的元婴,竟然有点抵挡不住这股巨力的样子,他吓得连忙屏息运功,好容易才把这股浩然的力道收入了‘杀神’转化成了‘剑元’。

  易尘骇然的发现,一口茶水而已,功效竟然比过了自己吸收百年的星力积存,这也太吓人了些吧?

  易尘睁开眼睛,魔殿主人正在对面拍着巴掌笑:“好玩,好玩,一个修士居然敢这么喝‘玄灵叶’,嘻嘻,嘻嘻,说出去都会吓死别人,哈哈哈哈,你的剑子不错,如果不是它吸收了这股轻灵之气,恐怕就要我出手救你了。嘿嘿,补药很多时候比毒药还要毒呀,慢慢喝,这东西要一丝丝的品味的。”

  易尘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一口所谓的‘玄灵叶’下肚,他自觉体内元婴已经成长了很多,内视的时候,近乎都有自己本人大小了,而自己似乎也提升到了‘聚星’界的顶端,却再也难以寸进了。他明白,自己已经到了修士最紧要的关头,最后一关,就是看自己的‘道心’的修为如何了,迈过去了,自然平步清冥,成就人人羡慕的天仙之业,如果迈不过去,那么反正也有魔殿的密法,到时候缠mian在人间界,似乎是自己更加乐意的选择呢。

  魔殿主人点点头,他也看出了易尘体内的变化,他笑着说:“你不是对青牙圆月戟感兴趣么?唔,小朋友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呀,不过,这样也好,我很久没和别人这样说话了……非特那个家伙,每次我们都是吵个半死,哼,心情都被弄坏了。”

  他再抿了一丝丝白水,叹息说:“你知道仙界吧?”

  易尘点头:“当然,我们修士的最终目标,不就是要飞升仙界么?不过,似乎在这里,很多修士并不是以这个为主要目的呢。”

  魔殿主人笑起来:“当然,他们的心太不安静了,不想去仙界呢,哪里,怎么说呢……哼,反正也不能告诉你太多,干脆跳过吧。三界,三界,嘿嘿,哪里有这么少?人间算是一个,仙界一个,灵界一个,魔界一个,神界一个,还有最上的,在仙界也仅仅是传说的圣界存在……你说这有多少界?”

  易尘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魔殿主人很得意于自己的话造成的反应,他笑眯眯的说:“你应该知道仙界、魔界,但是其他的,估计就不是很清楚吧。”

  “所谓灵界么,天下万物皆有灵气,有灵气者,皆可入道。但天心对于人类最厚,所以,人类修士,最后飞升的都是仙界。而那些万物精灵,他们得成正果的地方,就是灵界了。魔龙王他们,如果严格的说,他们如果要飞升,归属也是灵界,不过,他们太特别了,他们的天赋太强,嘿嘿,他们硬要去仙界,谁敢拦着他们?”

  “魔界就不说了,和仙界拼死拼活的这么多年了,仙界也有些仙人最后堕入了魔道,哼……”

  魔殿主人似乎想起了一些不怎么高兴的东西,端起茶杯重重的喝了一口,随后又是满脸可惜的,差点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小心翼翼的把茶杯放了下去,那个小心的劲头啊,易尘都替他难过呢。

  魔殿主人摇摇头,嘀咕着说:“神界呢,嘿嘿,想当然的了,里面就是比仙人还要更加高明的神,不过,我在仙界这么多年,倒也一个人没见过,但是的确有神兵从那里流传了出来,这柄青牙圆月戟,就是一件了。神兵的威力大呀,如果能够彻底的发挥他的力量,我就有自信战胜华光了,可惜,一个仙人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发挥他的超强的实力的。”

  易尘呆呆的问了一句:“既然你们不知道神界是否真的存在,那么从哪里有这个传说呢?”

  魔殿主人看了他一眼,哼哼到:“凡人不知道仙人的存在,可是还不是有仙人的传说留下来?不就是一样的道理么?再说了,再说……仙界应该和神界有联系的,哼,非特他们不就是号称膜拜什么原神么?还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不过,他也就敢在人间界这样闹,在仙界,他也不敢说仙人就要比神低一等这样的废话。”

  易尘脑袋都大了一圈,支吾着问:“也就是说,仙界有人,他们实际上是……”他心乱如麻,都不知道问什么好了。

  魔殿主人叹息了一声:“事情呢,并不如你所想的,嘿嘿,我可不能告诉你,否则的话,你活不过几天的,我不能因为欣赏你,就把什么都告诉你,这样会害了你的。”

  易尘无语,他自知实力不济,的确没办法和这些仙人说什么的。

  魔殿主人摆摆手,青牙圆月戟在手中转了一圈后,低声说:“有了这个东西,嘿嘿,非特他可就要小心了。我的功法恰好克制了他,再加上这件宝贝,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了。除非他还能找到一个仙人和他联手,否则,他怎么可能打得过我?”

  易尘没说话,他不敢插话,只要稍微听到一点点内幕,他就真的陷入了两个仙人之间的争斗,而这种事情,是现在的他所无法承受的,他的实力,决定了他无力承担这样的事情,他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神殿主人随意出手,都可以把自己打得魂飞魄散的,易尘可不敢冒险真正的招惹他们。

  魔殿主人收起了青牙圆月戟,笑呵呵的说:“怎么样?吓住了?不过,我们不也是这么多年都过来了?灵界嘛,说实话,很多灵界的灵物,都是我们仙界中人的宠物或者护门的神兽,毕竟仙人比他们还是要强上三分,他们也乐意从我们这里弄点好处……魔界呢,他们很难到这里来,不过碰到了魔界的人,你就躲开吧,否则你死定了,魔龙王和他们比较起来,他简直就是一个乖宝宝了。”

  “如果碰到了自称神人的人,哈哈哈哈,你可能就走运了,嘿嘿,在仙界,据说碰到过他们的仙人,全部都被超度去了神界,嘿嘿……嘿嘿……当我不知道么?”魔殿主人古怪的笑了几声,摇摇头,不说话了。

  易尘明智的岔开了话题,他发现魔殿主人的话头,很有点把自己往危险境地带的迹象,他连忙问到:“还有件事要求教您,请问,我现在的功力,到底怎么样呢?”

  魔殿主人哈哈大笑起来:“还不错,虽然还没有到最后一步,那是你‘道徳’不够。修士就是这么奇怪的人物,如果功力不够,只要你能参悟透了天地至理,你也可以飞升。可是哪怕你的‘道德’不能达到飞升的要求,只要你的道行实在太高了,照样可以飞升仙界,照样可以成仙,不过,成的就是华光那样的混蛋仙人,哼,一点规矩都没有,把个仙界打得乌烟瘴气的,掌律,掌律,身为掌律仙使,他到底犯了多少戒律啊。”

  看着易尘的脸色,魔殿主人嘿嘿了几声:“扯远了,扯远了……你不要着急,按照你的心法修练下去,你肯定可以飞升的,或者说,可以留在这里,尝试一下以近乎仙人的实力威震一方的滋味。唔,何况你还会‘裂天剑气’,这样说来,你的实力其实可以算得高一点。一般来说,我们仙界的人划分一个修士的水平,其实是很简单的。”

  “没有修练成元婴的,全部都是算为人界,就是功力高低而已;修成元婴了,而没有达到飞升境界的,全部都是地界;而达到飞升水平,也就是你这样的,就是天界的水准了;而楚红叶、宫白云之流,哼哼,一个个借助仙界的秘诀逃过了天劫,滞留于人间界却不肯飞升的家伙,他们的实力比之修士强大太多,比之仙人却是不如的,全部算成幻界……所谓幻界的意思,就是他们的实力虽然强悍,看起来威风八面,风光无限,可是实际上却是梦幻一场,哪日天劫临头,照样躲不过一死。”

  易尘愣了一下:“就这么分的么?”

  魔殿主人哈哈大笑着:“我们仙人之间,分为散、灵、天、金、玄五个等级,而且各自有仙界的职务在身,只要一看他担任的职务,再看看他的品流,就知道他的实力高下了,仙界是绝对的以实力说话的地方,所以很容易分辩出自己的实力水准。例如我身为掌法第一仙使,仙衔一品一等,名位排在金仙之位,足以表示我的实力如何。而非特那混帐,身为掌礼第一仙使,也和我相同嘛……我们仙人自己有了这么详细的规定,哪里还管人间界的事情?不过就是粗略的划分一下而已。”

  魔殿主人很得意,本来嘛,给人间的修士划分四个等级,就是他们这些来到人间的仙人无聊的时候随意评定的,其中误差大了去的。就好像魔龙王,他也属于幻界,可是一般的灵仙、天仙都不见得能够对付得了他,而楚红叶他们,一个散仙就可以打得他们生死不知了。

  易尘笑起来:“原来如此,掌律、掌法、掌礼,想来玄仙一级的,就是三个帝君了。”

  魔殿主人面色大变,连忙呵斥到:“禁声,好大的胆子,你,你,你,你怎么猜出来的?”

  易尘吓了一跳,这里四顾无人,难道还害怕什么么?

  魔殿主人低声说:“不管你怎么猜出来的,不要告诉任何人相关的事情,否则,万一事情传开,你多少有点麻烦。不过,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不妨告诉你,掌礼者,掌管仙界一应祭奠大礼;掌法者,制定一应规条戒律;掌律者,处置一切违犯戒条之人,也就是人间所谓的……叫做什么来着?警察,是这么称呼吧?哼哼……”

  易尘心里狂笑,感情华光是个仙界的警察头目啊,强力部门出来的人,果然要比负责礼仪和法律的部门,在动拳头的时候厉害得多呢。不过,易尘心里微微一动,这老鬼,不会是故意告诉自己这些吧?他没必要把这些东西一骨碌的说出来的。

  看着易尘古怪的脸色,魔殿主人莫测高深的笑了笑,细细的吸干了杯中的最后一滴茶水,满足的叹息了一声。

  易尘只觉堕入了云里雾里,眼前的老鬼虽然似乎是说了很多东西,可是自己却是什么实际的情报都没有拿到,反而是被他隐约的拉进了浑水圈子里面,这老鬼到底想干什么?

  魔殿主人没吭声,笑嘻嘻的看着那条所谓的地心灵脉缓缓流过,笑嘻嘻的看着一片片竹叶从天上缓缓的飘落,加上他那出尘的容貌,随风飘荡的长眉,恍惚有神仙中人的感觉……当然,他本来也是神仙中人。

  易尘看着他闲散、清净的面孔,感受着四周那种轻松、自在的气息,无端的感到了一种诡异的气氛。到底,这个老鬼,他到底想告诉自己什么?

  看了看易尘,魔殿主人彷佛突然想起来一般,随意的说:“哦,我最近得到消息,你们‘天星宗’最近飞升的那位天心子,品定金仙,仙衔为一品二等掌律主薄,嘿嘿,不要吃惊,我总是要和上面有点联系的,毕竟我老朋友很多嘛。”

  易尘一脸惊喜的问到:“是么,师伯他?”

  魔殿主人笑着说:“那可是个轻松自在的好职位,不要象华光这样苦命的到处乱跑呢,哈哈哈,易尘,今天也说了这么多,我也该用功去了。记住,其实我今天什么都没说,嗯?”

  易尘点头,把心里的大实话说了出来:“其实,您真的什么都没有说。”

  魔殿主人得意的笑着,一溜黑影晃过后,不见了,只丢下了一句话在竹林内回荡:“那十五粒灵丹,可助你修为。好好用功,不要让我失望,哈哈哈哈哈哈,某日有暇,当再邀小友一聚……魔龙殿前有事,你去吧。”

  易尘站了起来,眼珠子转悠了几圈,心里冷笑起来:“原来如此,你是想故意的让我涉入浑水啊。嘿嘿,倒也不能如你愿呢。除非我有你们那什么什么帝君的实力,否则,我怎么敢参合进仙人的麻烦中?”

  魔龙殿前有事?易尘冷笑了一声,嘴巴一撇,估计是怒战殿的几个从‘大幻宗’出身的人上门找麻烦了吧,估计在‘大幻宗’的山门,怒战殿和魔龙殿已经开始对阵了,这倒是一个大热闹,自己不比太早过去的,反正一切都有克图他们作主嘛,自己何必去参合呢?

  易尘飞身射出了竹林,分辩了一下方位,朝着魔龙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