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二十一章 大英帝国万岁

一秒记住【新有小说网 www.dobum .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十一章大英帝国万岁

  易尘飞快的下了车,他身边那个驾车的年轻人飞快的开走了车子。看着眼前金壁辉煌的酒店正门,易尘飞快的绕到了酒店的后面小巷处,然后身影彷佛幽灵般拔地飞起,直接到了天台上。最后那个肉身被毁的道德宗弟子的飞剑失去了主宰,正在上空百米处浮荡,易尘自然不会客气,手一伸,用天星宗的控剑手法吸了下来,禁锢了起来握在手上。

  菲丽浑身冰晶的倒在地上,易尘心里狠狠的抽痛了一下,飞扑了过去,一道柔和的真元力缓缓的顺着自己的手传入了菲丽的身体。菲丽的身体内部有着一股股易尘极度熟悉的力量在翻腾不休,易尘心里大骂:“他妈的,道德宗的杂碎,居然引发了天雷,你们当是在灭妖么?你们的对手可是人类啊……虽然菲丽不能算是纯粹的人,可是杰斯特总没有什么不对劲吧?”

  稍微稳定了一下菲丽的伤势,易尘又飞快的到了杰斯特面前,探手到杰斯特身上探察了一番,发现杰斯特除了左肩的穿透伤以外,没有任何别的大碍,被雷电劈入身体的异种力量已经全部随着最后一击释放了出去,也就是脱力罢了。

  楼道内响起了脚步声,易尘抱起了两人,轻轻的跳下了天台。易尘依稀记得菲丽说过的自己的房间号码,可是并没有记清楚,在菲丽和杰斯特身上掏摸了半天,终于找到了标志着房门号的门卡,知道了门牌号。易尘的神念透了出去,在酒店的楼层内探察了一番,随后把两人从窗户处带了进去。菲丽放在了内间的床上,杰斯特则扔在了外面的沙发上。

  外面渐渐的闹了起来,刚才最后的那一声巨响不仅仅招引来了附近的警察,也招来了一批的记者。易尘沉静的关上窗子,拉上房门,随后走到了法塔迪奥的门口处。

  法塔迪奥正在来回踱步,等待着自己老板的回信,同时刚刚就在头顶响起的震响让他的两个助手很是吃惊,一左一右的卡在了房门处。易尘轻轻的敲门,法塔迪奥紧张的看向了房门,手上已经多了一柄小巧的五发装的手枪。易尘轻轻的说:“法塔迪奥,我,易尘。”

  法塔迪奥的脸色一下子开朗起来,连忙打开门,一手把易尘拉了进去,连声问:“易,怎么样?他们有虐待你么?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我发誓,我一定要他们全体撤职。”

  易尘微笑起来:“没关系的,没关系,一点点小误会。那个执意要抓我的人,和我以前有点冲突,所以滥用权力抓了我进去,可是现在还是要乖乖的放我……法塔迪奥,听我说,我刚才回来的时候,外面发生了一些奇怪的状况,你千万不要出去招惹事情,好好的休息,然后我们直接去北京。我很累了,还要和菲丽他们交代一点事情,ok,就不要打搅我了。”

  不给法塔迪奥发话的机会,易尘飞快的走了出去。法塔迪奥喃喃自语:“奇怪的状况?他妈的,ufo攻打地球么?刚才楼板都震荡了几下,难道恐怖分子袭击了上海?不可能吧?不管他,反正我们都平安就是了……休息,休息,他妈的,我发誓,那个该死的警官,我一定要他丢掉自己的饭碗。”

  易尘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房门紧锁,再也不理会外面的声响,开始给杰斯特运功疗伤。

  杰斯特体内已经成形的小宇宙乱成了一团糟,他原本拥有的火的力量则是更加狂乱的在身体内部肆意的流转,一丝丝蒸汽清晰的从他的身上散发了出来。易尘盘膝坐在了杰斯特身前,双手虚按在了他身上,强大的星力形成了两股银色的光流喷射在了杰斯特身上。

  杰斯特的身体一阵抽搐,悬浮了起来。易尘蛮横的利用东方青龙的星力击碎了杰斯特体内现在占据优势的西方星力,随后施用天星宗的‘甘霖咒’,化周围的周天星力为救死扶伤的甘露,用来洗练杰斯特受伤的经脉以及洞穿的左肩。一颗颗银色的露珠在空气中浮现,伴随着轻微的淅淅沥沥的声响,一颗颗露珠缓缓落下,融入了杰斯特的身体,然后和他体内的星力水乳交融,修补着受损的组织。

  易尘干脆的捏起剑指,双手在杰斯特身体上一阵狂点,一丝丝精纯的真元透体而入,渐渐的融入了杰斯特的经脉,就彷佛给他的经脉穿上了一层银色的盔甲,日后倒也不用太担心火力失控带来的危害了,只要杰斯特的火力没有超出此刻易尘的力量,就不可能突破易尘给他加上了这层防御措施。

  银色的露珠越来越多,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还是细微的春天毛毛雨,此刻就以经变成了夏日的暴雨,无数的甘露倾泻在了杰斯特的身上,随后渗入他的体内。渐渐的,杰斯特体内的空虚状态已经被充满,可是在易尘的驱动下,露珠依然不断的产生,渐渐形成了一个银色的罩子把杰斯特笼罩在了里面。

  杰斯特发出了细长的呼吸声,体内的小宇宙也开始缓缓的自动流转,不断的吸收着体外那浑厚的力量。

  易尘松了一口气,杰斯特的伤势已经痊愈,此刻正是修炼的好时候,就看杰斯特能吸收多少了。

  飞快的走进了卧室,易尘开始依样画葫芦的治疗菲丽。菲丽的眼皮不断的颤抖,易尘的真元已经替她行功了三十六个循环后,菲丽强行睁开了眼睛,一眼看到易尘,脸上挂起了灿烂的笑容,死死的缠住了易尘的身体,红润的嘴唇死死的吻住了易尘。

  易尘好容易挣脱,连忙警告她说:“宝贝,我在给你疗伤,可不许胡来……乖,等我帮你治好了伤,我再好好疼你。”菲丽乖乖的点点头,按照易尘所教的姿势盘膝做好,自己开始了运功。

  易尘点点头,开始环绕着菲丽疾走,一道道甘露组成的银泉没入了菲丽的身体,在易尘的帮助下,菲丽的小宇宙渐渐的开始凝固,然后隐隐约有了组成四个大的分循环的趋势。易尘很是满意的感知着这一切,看着菲丽的脸庞渐渐的发出了温润的银色光芒,眼看着实力已经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虽然没有在境界上得到提升,但是力量已经增强了不少。

  下面警笛狂鸣,警察们在慌忙而有序的四处检查,看看有没有什么碍眼的事物存在,到底是什么造成了刚才的巨响?他们一头雾水,丝毫不知道该怎么办。

  龙飞的一个师叔,号称火德道长的老道,第一时间在浦东的一栋高楼顶上找到了自己师侄的元神,眼看着自己的师侄被重伤,心头怒气大盛的火德道长哪里顾得了什么,急忙发出了星火令牌,一丝丝红色火光急闪而逝,不一时,他的两个师弟,八个师侄纷纷赶到,过了一阵子,那个浑身穿满了窟窿,依靠灵丹的力量苦苦挣扎的道德宗弟子也赶到了。

  除了龙飞,道德宗在上海的门人全部到场,当然,有一个只能算是门魂了。火德道长破费了一瓶凝魂丹,把自己那个倒霉师侄的元神稳固后收入了法宝囊,随后追问那个身上还在流淌着血水的师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刚刚感觉到你们有人招来了伏魔天雷,刚刚赶到,你们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是谁打伤的你们?北邙山鬼王?三峡的九位兽王还是其他的牛鬼蛇神?”

  火德所说的,是中国现在还仅存的几个异类,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是畏忌天劫,平日倒也不出来捣乱。火德估计,别的正派修士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对道德宗门下下这样的手,那么也只有这些往日互相没有什么交情的异类才会下此毒手了。

  浑身洞洞的道德宗弟子强挣了一口气说:“飞龙师兄传信,他发现了四年多前被驱逐出天星宗的一尘子,我们闻讯,想要过去教训他一下,谁知道和一尘子的两位下属打了起来……弟子无能,一不小心,中了他们的毒手。”这个道德宗弟子心里那个冤枉啊,菲丽表现出来的力量,大概也就和一只昆仑山脉的雪妖差不多,谁知道自己一个大意,结果变成了这副德行。

  刚刚说完这些无头无脑的话,这个弟子也是一口气抢不上来,晕倒了过去,元神顷刻间就有崩溃的趋势。

  火德等人又是一阵忙乱,好容易的救治好了这个门人,火德跳着脚叫嚷了起来:“一尘子?他居然敢唆使下属重伤我道德宗弟子,他活得不耐烦么?两位师弟,众位弟子,随我前去看看这个气散功消的一尘子四年后到底养成了什么样的通天本事。”

  还好火德的一个师弟通晓事理:“师兄,等一下,事情的经过我们并不了解,难以说就是一尘子故意和我们作对。再者,师兄当年亲眼目睹天心子点破了一尘子的修为,难不成易尘碰上了真神仙,居然还能恢复?绝对没有这个道理,所以,一尘子眼下还是废人一个,哪里有能力招惹我们?那两个和我们的弟子动手的人,也还不知道是否他的下属哩。”

  另外一个老道也劝说到:“师兄,清和师兄说得有道理,我们可不能鲁莽行事,毕竟这是在凡尘俗世,事情弄大了,对我们没有好处……不如我们先找到飞龙师侄,问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然后再请示掌门,再做决议不迟。”

  火德老道脑袋晃悠了一下,是啊,两个师弟说得有道理,还是真的得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说报复的事情。万一真的是天心子放水,没有废掉一尘子,那么很可能天心子就是一尘子这次的后台,也就是天星宗要和我们道德宗翻脸,嗯,这可不得不防……

  这下可好,本来两个老道是要火德三思而行,这下还把火德的脑筋给引到邪路上去了。

  一群老道纷纷化虹飞起,光华闪动间,已经到了龙飞他们的那栋楼的天台上。清光连闪,几个老道急匆匆的朝天台的楼梯跑去。十几个荷枪实弹的特别行动组的成员对于这一幕已经见怪不怪,倒也不敢阻拦这些老道,直接让他们冲了下去。

  不过,也正好火德他们过来大概的说了一下那声巨响是什么事情,指挥部才发布了如何处理的命令,现场的普通警察全部被调开,并且接到了严禁继续讨论刚才的事件的命令。二十多个媒体的记者则是被聚拢在一起,一篇统一的稿件交给了他们,明日的头版头条就是清一色的口径了,无非就是一次一场的天气状况,猛炸了几声雷而已。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易尘在把菲丽哄睡觉了后,开始折腾自己收来的那把飞剑。

  剑长一尺三寸,宽二指,厚为三分,没有剑柄,就是一片细长的带点弯曲弧度的剑刃。剑锋清冥冥的一片,寒气逼人,虽然受到了易尘的强力禁锢,但是剑身还是彷佛灵蛇一般的跳动不已,随时准备破空飞去。

  易尘轻轻的发出了一丝真元力透了进去,惊喜的发现这柄飞剑是用了东海海底的万年寒玉夹杂了一些精纯的西方太白金精之气揉炼而成,从材质上来说,是飞剑中不可多得的好货色,同时更加让易尘满意的,就是飞剑的主人在修炼的境界上比自己还要低了一个层次,自己很容易就可以把这把剑据为己有。

  现在的易尘可不会讲客气,双手握住剑身一揉,璀璨的星光笼罩住了整个剑身,‘噼里啪啦’的一阵脆响,飞剑上原来那个道德宗的弟子附着的真气和神念已经全部被清理了个干净。易尘缓缓的喷出了一口性命相关的先天元气,把这柄飞剑笼罩在了里面,自己修炼维持的三味真火轻轻的开始按照自己的意思微调这柄飞剑的外形。作了几年的黑社会老板,易尘可是深深的知道对于赃物要改头换面后才能出手的道理。

  不一时,按照天星宗的心法,易尘已经初步的控制住了这柄飞剑……哦,错了,这柄飞刀,易尘已经把它的外形炼制成了一柄小小的无柄圆月弯刀,比刚才的飞剑要短小很多,但是厚上了很多,精光四溢,寒气逼人,易尘轻轻的操纵着它在房间内飞舞了几圈,一道道圆形光圈四射飞舞,冰冷的剑气发出了‘嗤嗤嗤嗤’的微弱声响。

  易尘满意极了,口一张,飞刀急速缩小,飞进了他的嘴里,融入了易尘的元神之中。慢慢的让神念锻造它吧,这样日后也可以更加随心所欲的操纵它。

  易尘伸了个懒腰,这次可是赚了,本来就愁英国那边找不到什么好货色铸造自己需要的法宝,这次刚回中国就弄到了一把上上品……易尘一拍额头,阴险的笑了起来:“妈的,干嘛要自己铸造呢?以后就象这样,我抢不行么?”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天明了,易尘被敲门声惊醒,连忙飞出了内间卧房,走向了外间的房门。从房门敲击的频率以及发出的浑厚的声音可见,来的人不是菲尔就是戈尔。

  果然,身材粗壮的菲尔和戈尔恭敬的站在外面,似乎是大吃一惊的看着易尘问:“老板,您出来了?”

  易尘微笑着点点头,示意他们进门,随手关上房门说:“自己找酒喝,我还没打量过这房间的……唔,是菲丽叫你们过来的?不过过来了也就算了,留下凯恩在那边,我也放心。你们也正好休息一下,陪我看看这个什么奥运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居然这么多人从全世界跑来看。对了,你们来的时候家里一切都好吧?”

  菲尔点头,放下手中小小的皮箱说:“是的,老板,出来的时候家里什么都好……您到底怎么回事?”

  易尘简单的解释说:“很不幸,碰到了以前的一个仇人,他现在做了大官,把我请进去坐了几个小时,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多说的。菲尔,不要浪费时间了,你去找法塔迪奥,我们马上启程去北京……你应付一下他,按照我刚才告诉你的弄一派谎话支吾过去就是了。”

  易尘一脚踢在了沙发上的杰斯特大腿上,杰斯特眼睛猛的睁开,两道银光射出,飞快的连续三十六腿踢向了易尘的脑袋,等到他看清易尘的脸时,易尘早已轻松的接过的他的攻击,顺手抓住他的脚腕扔了出去,吩咐说:“杰斯特,你个白痴,昨天晚上居然那样拼命?难道我没有告诉你,在星力没有形成稳固的循环体系的时候,稍微不注意就可能变成残废么?这次算你运气,下次不能再这样了……赶快洗洗刷刷一下,我们要去北京了。”

  杰斯特高兴的叫嚷起来:“老板,您出来了?ok,马上就好……他妈的,是您给我治好的伤么?太棒了,昨天晚上那两个王八蛋,我饶不了他们,他妈的……”

  易尘做势要踢了过去,杰斯特连忙冲出房门,到了对面自己的房间去洗刷去了。

  易尘对戈尔说:“戈尔,阻拦一切想要找我或者法塔迪奥的人,不要客气,用法塔迪奥的老板的名义阻拦他们,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就用标准的外交口吻回答就是了,嗯?”戈尔领命,巨大的身躯彷佛一堵墙一样走了出去,镇守在了走廊的入口处。

  也不能怪易尘,既然道德宗的人在上海出现,而龙飞又可能和某些自己得罪不起的官方势力拉上了关系,易尘绝对没有去招惹他们的念头。直到现在,反正杰斯特和菲丽都没有什么状况,易尘也并不是太痛恨道德宗的人,毕竟自己曾经把飞龙打成了重伤,现在他们报复自己也是应该的,只要不是太过分就好。易尘可不知道就是因为道德宗,他才被天星宗给赶了出来。

  赶快离开上海,这是易尘心里唯一的念头。

  匆匆的用过了早餐,易尘、法塔迪奥带领诸人下了大堂,大堂内一堵高大的等离子电视墙上突然闪现了一个衣冠楚楚,带有标准的英国绅士烙印的中年人,他操着标准的牛津口音说到:“女士们,先生们,现在我宣布一条重要的消息,我们伟大的女王准备正式把王位交接给查尔斯王子……”

  易尘和法塔迪奥相视而笑,猛的拥抱在了一起高呼:“大英帝国万岁,阿哈哈哈哈……”

  英国的王位要更迭了,那么,也就是说英国加入欧元体系的计划马上就要公布了,马上的,英国就要开始一系列政治、经济、文化方面的大的调动,而面对这一番乱局,也就是法塔迪奥、易尘他们发财的时候了。

  附近的外国游客们奇怪的看着两人,两个人怎么看都不是英国人啊?怎么会这样狂热的欢呼呢?奇怪,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