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50章 宇文淳当马夫

一秒记住【新有小说网 www.dobum .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们俩个到底想怎么样?你们这是要共同去闯青虹血罗殿,还是一起来这里找抽的?”连晨看着两人剑拔弩张,各不相让的样子,脸上顿时怒气横生。

  这两个家伙,谁都不肯让谁,谁都不肯低头向对方认输。只怕就算她强行将宇文淳的马匹绑到齐子奕的马车旁,这个计策也未必行得通。

  如果她能搞掂俩人中的其中一个,那么,另外一个哪怕就是再犟劲,也容易搞掂。

  先搞掂谁呢?连晨开始在脑海里冥想苦想,突然,脑子里的灵光一闪,有了。

  她的目光朝着齐子奕看了过去,齐子奕一看见她的目光,便知道她是来做自己的思想工作的,顿时怒道:“连晨,你别过来劝本王,本王除了愿意与你一同坐在一辆马车之外,是不会愿意接受第三个人进来的。”

  “喂,九王爷,其实这一次我们三人组团去闯青虹血罗殿,获利最大的人是你才对啊。”连晨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反而笑眯眯地看着他,然后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你可别忘了,咱们这一次去青虹血罗殿,除了为我拿解药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寻找九大神器中的其余六件。而宇文淳不过是个陪衬罢了,你何必跟他计较那么多?既然你不肯让他坐进车厢里,那就让他坐在前头赶马吧,有他帮助我们拉马车,马车奔跑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必耽搁太多时间,而你也没吃什么亏,对不对?”

  齐子奕一听,连晨的意思是,让宇文淳当他们马夫?

  这个主意太好了,他竟是差点儿就要笑出来。

  “齐子奕,行了吧,我们快点儿把宇文淳的马匹绑到马车旁,然后快点去青虹血罗殿。”连晨说完这一句话,便故意放大了后面这一句的声音,笑哈哈地说道。

  齐子奕那张冰冷俊美的容颜,总算柔和了下来,唇角边勾起了一丝温柔的笑意:“好,本王就听你的。你赶快将宇文淳的马赶过来。”

  连晨一看到齐子奕已经搞掂了,心里很是高兴,现在就剩下宇文淳了,于是转身又朝着宇文淳看了过去。

  可是,宇文淳一看连晨和齐子奕又是有说有笑的,神情比原先更加兴高采烈,担心这其中有诈,连忙喝道:“连公子,本宗主已经说过了,本宗主是绝对不会愿意跟他的马车绑在一块的,就算他接受了,本宗主也不会愿意接受。”

  “宇文淳,我身中剧毒,无法跟你共乘一骑,否则就会因感染风寒,而耽误性命,或者是耽搁时间,所以我只能坐在马车里。你若是非要让我跟你坐在一块,而因此耽搁了时间,你认为,你个人担负得起这个责任吗?”连晨看着宇文淳,淡淡地问道。

  “这……”宇文淳竟是无言以对,连晨毕竟说得很对,他只有一匹马,若是与她共乘一骑,会耽搁她的,“但就算这样,本宗主也不愿意跟他在一块。”

  “你跟没跟他一块不要紧,只要我坐在马车里就行了。”连晨淡淡地一笑,“我给你两个选择,你要么单独骑马,然后跟在马车旁边,要么跟齐子奕的马车绑在一起,但是你依旧坐在马匹上,不用坐在车厢里。”

  “什么,你让本宗主做你们的马夫?”宇文淳听了,顿时气得火冒三丈,原来连晨出的这个主意是,将他的马匹绑到齐子奕的马车旁,两匹马共同拉马车,但是他却不能坐进车厢里,只能坐在马背上。

  难怪,刚才齐子奕和连晨笑得那么奸,原来他们早就已经算计好了他们的。

  “你要是不愿意,就单独骑你自己的马吧,连晨又没强迫你。”齐子奕禁不住冷冷地丢了一句话过来。

  “你……”宇文淳气得咬牙切齿。

  “连晨,他既然不愿意,那咱们俩就先走。”齐子奕转过了头,钻进了马车里。

  连晨也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宇文淳,让他做马夫,这其实是为了避免他和齐子奕继续争执,这可是她能想出来的最好的计策了,她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这么做。至于宇文淳肯不肯接受,那就看他自己了。

  眼看,马车就要继续起程了,可是宇文淳却是急疯了,双腿一夹马腹,便拉动缰绳,挡在了马车的前面,冷喝道:“齐子奕,本宗主认栽了,本宗主已经考虑好了,就听从连公子的建议,愿意跟你的马车绑在一起!”

  “哈哈哈!”马车里,传出了齐子奕爽朗的笑声。

  连晨伸出头来,说道:“宇文淳,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是你自己做出来的决定,路上不许反悔。”

  “本宗主说话,一言九鼎,绝不反悔。”宇文淳冷冷地黑着脸,“本宗主虽然暂时认栽了,不过进入青虹血罗殿之后,还要面对许多困难,齐子奕你给本宗主走着瞧,本宗主绝对不会真正向你认输的。”

  连晨一听,眼前顿时天旋地转,天哪,这两个家伙到了青虹血罗殿之后,还要继续斗下去,她都不知道自己的脑袋到底有多大了。

  不过就在她思索间,宇文淳早就已经将马牵了过来,绑在了马车旁,他的动作虽然利落而干脆,不过看他脸上黑沉沉的,就知道他心里不是很情愿。

  只是,对于连晨来说,这已经很是无所谓了,反正这件事情她已经搞掂了,否则还真的不知道,这俩人到底还要吵到什么时侯呢。

  将身子紧靠在马车的靠垫上,连晨闭目养神了起来,这时宇文淳已经挥动起马鞭,拉着马车向前驶去了。

  马车在大路上一路急促飞驰,车窗之外的景色,一路飞速倒退,路上依旧看到不少的湖光十色,山川河流,还有那连绵起伏的群山,这样的景色虽然令人流连忘返,但是连晨却是没有过多地去欣赏它们。

  只是偶尔的时侯,她会撩开车帘看几眼,其余的时间就在冥思,或是拿出一两颗丹药,塞入口中,压制体内的毒素。

  宇文淳给她的这些丹药,效果果然很好,她吃下去之后,体内的灵力就快速地飞转,让她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一个身中剧毒的人。

  这一点,连晨还是非常感谢宇文淳的,要不是他,这一路上她说不定一直得受毒素的折磨呢。

  想到这个家伙,连晨便是悄悄地撩开了车帘,看了一眼宇文淳,但是却只能看到他的后背。

  他的后背,坚挺,结实,背影高大,就如同一道城墙一般,看起来有一种极致的美感。这个家伙虽然犟劲,与他单独相处的时侯,偶尔还会调戏她,不过说起来连晨其实也不怎么讨厌他,反而觉得他是个至情至理的人。

  “不许看他!”眼前一袭衣袍在她面前一挡,就挡住了她的视线,顺便将车帘也都给放了下来。

  “你到底怎么了?怎么老是这么蛮横?”连晨很是有些疑惑地看着齐子奕,眉头紧紧地皱着,这个家伙,不会又吃错药了吧?

  “本王说不许你看,就是不许你看。你坐在本王的身边,就只能看本王。”齐子奕的语气强势而霸气。

  “你有什么好看的?我天天看都看烦了,既然不让我看,那我就不看。”连晨恼火,干脆再次闭目养神起来了,身子又靠在了马车车厢内的靠垫上。

  她知道,宇文淳和齐子奕之间,就好像有仇一样,每次见面的时侯,就总是好像干柴遇烈火,各自针锋相对,吵个不休不止,她每次都得在中间充当和事佬,如果她偏向其中任何一个,必定又有新一轮战火爆发,倒不如安静一点。

  齐子奕看她终于安静下来了,嘴边流露出了一丝沁人的笑意。

  青虹血罗殿,位于距离京城万里之外的深原山,据说那里终年云雾缭绕,不见阳光,它位于极北极险之地,以前有许多前往探险的人,最后都将自己的尸骨埋葬在那里,最后能活着回去的比率极低。

  一路上,马车绕过了重重险恶的山峰,越过一道道沙漠,三人又经历了重重的困阻,终于在半个月之后,抵达了深原山脚下。

  深原山脚下,十分寒冷,站在山脚下往山上仰望,就可看到山上那厚厚的积雪。山顶上,几乎不见一只飞鸟。不过幸好,齐子奕和宇文淳,在来之前,就都为连晨准备好了御寒的衣物,因此大家都穿上了厚厚的长衣,手脚都没有被冻僵。

  “宇文淳,这里就是青虹血罗殿的所在地?快拿出你宗门的典籍来看看上面还有什么记载,应该怎么样才能进去?”齐子奕眯眼看着满是积雪的山峰,发现这里并没有入口,也没有一个房屋,更不见一个人影,不由得愣住了。

  宇文淳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冷笑:“齐子奕,原来你也有求人的时侯呢。你有本事,就自己进去啊,可别来求本宗主。”

  齐子奕不由得一怔,眼眸里的瞳孔,不由得蓦地瞪大了,怒喝道:“宇文淳,你可别忘记了,我们这是一同去闯青虹血罗殿,进入里面是大家的目的,本王何时求过你了?你要是不愿意说,本王和连晨就先行一步,自己去找入口。”

  齐子奕说完,心中怒火万丈,也不等宇文淳回答,便一把拉拽着连晨,十分强势地说道:“连晨,我们先走吧。”

  “慢着!”宇文淳一看齐子奕这副样子,脾气一下子就又来了,伸手一下子就将两人挡住,“齐子奕,你可别忘记了,眼下我们已经到了深厚山脚下,如果你不怕这地下埋着的累累白骨中,日后也有你的一份,你尽可自己一个人单独行动,但你可别带着连公子一起去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