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43章 城

    那笑容七分邪气三分坏,连孙汉清都跟着看呆了,办公室里许久之后才有人打破沉默,高德道:“非常好。”

    除了个头稍矮一些外,原上的身材无限近似男模,瘦而不弱,肌理分明,加上他比例好,腰线要比普通男人高出一些,便显得腿更长了。宽肩细腰腿长再加上出众的外貌,分明是披着麻袋都好看的那一类型,穿着“pg”裁剪精良的新款,自然只会更加出众。挑选宣传的合作伙伴和走秀时找模特不一样,模特要求长相不过分出众又是甚至画上丑丑的妆容遮掩五官优点,只为了在t台上能让更多专业人士将目光集中在衣服本身上。可面向公众时要求却又有所不同,海报上的面孔足够精致高级,是会激发顾客的购买欲的。

    他心中颇为满意,看向普鲁伊特:“你觉得怎么样?”

    普鲁伊特一反原本甚至有些抗拒的态度,甚至显得羞涩了起来,他瞥着原上,对上原上的目光后又飞快躲闪开视线,小声道:“你觉得可以就可以吧。”

    “好的,那么我们就进入正题吧,原先生。”高德请原上和孙汉清坐进了办公室靠窗位置更郑重一些的待客沙发,“pg需要一个面向中华地区的品牌大使,来宣传我们的系列男装。工作内容包括海报、宣传、代表品牌参加一些活动以及拍摄每季度的宣传大片。从今年春季的新款起,到夏季、秋季和冬季,合约期大概一年左右,您对此有意向吗?”

    不是代言人,原上闻言笑了笑,在预料之中,并不失望。“pg”在奢侈品行业内地位超然,挑选代言人当然只会比普通的品牌更加严苛慎重。海外例如欧美地区每年能签下他们约的代言人,无不是娱乐圈中跺跺脚都能引发行业震动的超级明星,而自己,虽然除了几首还算受欢迎的歌,拿个了个还算有分量的奖,但距离这样的地位,还是离得太远太远了。现在的他是不可能撑起这样大一个品牌的,高德假如找他谈的是代言的工作,他反倒要怀疑对方是不是骗子了。

    不过虽然国内男装部分形象大使这个头衔不如代言人分量重,却也足够满足原上的预期了。毕竟这可是在国内从未投放过广告的“pg”啊,别说一整年的男装工作了,只怕招的是一款鞋一款包的形象代言,都足够整个娱乐圈的明星们挤破脑袋。他没有异议,六百万薪酬在高德眼里也不算高价,双方一拍即合,立刻商谈起合约。

    直至签名落笔,尘埃落定,原上想了想,还是问道:“冒昧问一下,“pg”这样大的公司,在合作前应该审核过我的事业现状才对,您应该对我近期的新闻有所耳闻吧?既然如此,为什么又会选择与我合作呢?”

    普鲁伊特眉头微挑,探寻地看向高德,高德眼神奇怪地打量了原上一会儿,但还是轻声朝普鲁伊特解释了。

    普鲁伊特不爽地皱起眉:“我刚开始确实以为你不能胜任这份工作,但&039;emma&039;算什么东西,也配左右我们的决定?”

    “您刚开始不中意我吗?”原上觉得这位藏不住话的设计师还挺有意思,忍不住便逗他,“那现在呢?”

    “现在……”普鲁伊特深绿色的眼眸和他对视,接触到原上温柔的目光,嘴角忍不住轻轻翘了起来,“现在你让我灵感爆棚。”

    高德送走了他们,转头意味深长地打量好友:“你刚才是在跟他?”

    普鲁伊特是个纯情的基佬,翻了个白眼继续改衣服去了。

    高德转头就偷偷给秦霍打电话:“秦董事长,感谢您的推荐,合约已经签下了。”

    秦霍正在给威风梳毛,开春了,天气逐渐变暖,威风过冬时因御寒加密的黑毛开始拼命脱落,用毛梳轻易就梳了一大团子下来,堆在旁边厚厚的一座山,威风眯着眼睛,被梳得舒坦了,从头到尾巴尖抖了抖,漫天都飘扬起细小的毛絮。

    秦霍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捂住鼻子,闻言也没什么反应:“是吗,那祝你们合作愉快。”

    “忘了感谢您的手表,方舟9970,这个限量定制的款我找了好多年都没找到,现在终于收集完毕了。”高德眯着眼,从半敞开的大门缝隙里看出去,普鲁伊特看起来心情好极了,正哼着歌给裙摆缝纫钉珠。目光在对方清瘦的背影上停留了片刻,他轻笑一声,“六百万的签约金,连那块手表的一半都不到吧?不过您的原先生,似乎并不知道您在背后默默为他付出了什么?”

    “pg”这样规模品牌合约,可以说整个华语娱乐圈的明星都任凭他们挑拣,原上虽然形象高端出众又有海外市场,可对比那些电影圈成名多年在海外也颇具人气的超级巨星,其实并不是最好的人选。若非他的市场调研数据实在太好看,又有四海集团董事长的力荐,高德一开始未必会把他列入选择范围里。

    秦霍听这话听得有些不自在:“他不是我的,我只不过给了他一个机会而已,能不能把握住要看他自己的实力。至于您,高德先生,您是会为了一块限量手表对工作徇私的人吗?”

    “随便你吧,毕竟他确实很优秀。”高德语气有些不爽,“不过我得提醒您一声,他看上去可有点花心,才进工作室几个小时的时间,就把我的设计师迷得……哼,春心大动。我可不大希望从同一张床上将他们拽起来工作,希望您能把您的人看得紧一些。”

    什么跟什么啊,“pg”的设计师不是男的吗?秦霍挂断电话皱起眉,实在对这些不同世界的男人难以理解。高德刚才的那段话就算是他不爱朝那处想都能听出酸溜溜的味道,又满口什么你的人我的人,时尚圈娱乐圈里那么多女的,他们怎么非得像周展嚣那样跟个男的过不去?自己乱来也就算了,还瞎猜原上,就原上平常跟那些女明星女粉丝互动的劲儿……

    秦霍在心里解释了一通,果断排除了原上喜欢男人的可能,却不知道为什么更不爽了。想来想去,只能把锅扣在高德身上,心说这些家伙自己喜欢男的也就罢了,还非得把其他人也拉下水。又想到高德说的设计师春心大动,不由又有些担心,原上的性格和脸蛋讨人喜欢不奇怪,万一合作的时候被那个什么鬼设计师占便宜了怎么办?

    秦霍这样想着,越发忧虑起来,手上梳毛的动作一下接着一下,几乎处于机械状态。

    原上盯着威风摸了摸下巴,总觉得自家狗好像瘦了一圈。

    仔细一看,才发现它身上的毛稀薄得几乎要秃了。原上大惊,赶忙带着他去了趟医院,兽医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上上下下检查过一遍,从化验室出来后像看神经病似的看着他:“没什么问题,以后梳毛的时候控制一点就行了。”

    原上百思不得其解,回家后和普鲁伊特聊微信时说起这事儿,对方知道他养了狗,便邀约有机会可以带狗狗一起出门跑步。

    近段时间他和“pg”正在准备国内的第一次宣传大片,和普鲁伊特也就慢慢熟悉了起来。美人相约,原上当然不会拒绝,回复了一句好啊,才去给威风准备罐头吃。

    秦霍听说原上带威风去医院的事,临时结束书房未完的工作出来看情况。他担忧地看了眼活蹦乱跳的傻狗,心想自己是不是忽略了它的健康状况,向原上问了问情况,便听对方用轻快的口吻回答:“没事儿,可能是孙阿姨和尤阿姨看天气转暖了担心威风热,毛梳得太多了一些,兽医说注意保暖就行了,没什么大问题。”

    秦霍端着咖啡杯登时便有几分心虚,茶几上的手机叮咚吹响,嗡鸣一声,弹出条微信消息,他力求心安,殷勤帮忙,拿起来要给原上递过去。

    不小心瞥了眼屏幕,顿时大惊

    普鲁伊特:ok,有机会晚上约。

    what?!

    秦霍整个人都懵了,觉得自己的视线那一秒锋利得几乎能击碎屏幕,第二条消息紧接着弹了出来

    普鲁伊特:你的性感让我想尝试一次不一样的风格。

    “……”

    性感性感性感性感性感性感性感……尝试尝试尝试尝试尝试尝试尝试尝试……

    秦霍的注意力胶着在这两个词语上,猛然间想起高德之前在电话里提到的问题,有关春心萌动的设计师和原上之间的种种……同这两条消息串联起来顿时便充满了奇异的画面感。普鲁伊特是个基佬!!!这个基佬现在在夸原上性感!!!!!

    秦霍的心脏陷下去一半,手和脚都是空的,一瞬间那种来历不明的愤怒冲破桎梏像一群暴躁的斗牛那样从栅栏狂奔了出来。漫天的卧槽鸦群般从头顶压过,羊驼狂奔过荒凉的戈壁滩,烟尘漫漫,雷鸣阵阵,天空一下昏黄又一下明亮。

    直至原上看到他手中的手机,道谢,接过,滑屏,解锁,对着那两条消息神情无比自然地笑了笑,回复。

    这大方自然的态度看起来又不像是有暧昧。秦霍张了张嘴,半天才找到自己的消息:“……我不小心看到屏幕了,是pg的那个设计师?你和他有联系?”

    “你说普鲁伊特?是啊,我们平常会交流一下各自对广告主题的灵感,他说pg以前都是成熟稳重风格,这次想把主题改变得性感一点。”原上顺着毛抬头看向秦霍,那神情真是无比的坦荡,“他还约我晚上去遛狗,不过威风这个状况,近段时间肯定不行了,得等到夏天才能带它出去。”

    秦霍沸腾的脑浆褪热般平息了下来,望着原上的目光不由得越发怜惜。原上态度如此轻松,恐怕是根本没有意识到普鲁伊特对他的心思吧?他到底对同性恋这个群体有没有概念?被一个基佬,尤其是普鲁伊特这种具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基佬看上有多危险,秦霍这些年在娱乐圈里看得实在太多太多了。潜规则明规则自愿的强迫的,对比那些混乱且肮脏的,原上在秦霍心中的形象一变再变,亭亭出水,最终定格成为一朵怒放的白莲花。

    秦霍想告诉对方普鲁伊特的危险之处,奈何不擅长言辞,沉思半晌,只能开口:“广告片拍摄在什么时候?”

    “嗯?”原上想了想,“普鲁伊特说女装大使已经定下了,拍摄棚也准备得差不多,估计就在本周之内吧?毕竟其他品牌的春夏装都已经准备上了。”

    在拍摄片场碰上秦霍的时候,原上完全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到场,他上前去和秦霍聊了几句,对方只是淡淡地说:“我和高德先生有事要谈,今天有空就顺便过来了。你拍你的,不用管我。”

    原上看秦霍和高德确实是认识的模样,便也没多怀疑,跟着品牌助理换衣服看剧本去了,高德看着他走远的背影,拿肩膀撞了秦霍一下,暧昧笑:“你还不承认,明明就是来看他。”

    秦霍觉得自己是没有私心的,纯粹为保护原上不被品牌大佬揩油而来,语气正义:“不是你想的那样。”

    “切。”相信他才是有鬼,高德撇撇嘴,“有什么不能承认的?”

    秦霍在片场机位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下,很认真地反驳他:“不是每个人都像普鲁伊特那样,性取向正常的才是大多数,我不是gay,原上也不是,我们只是志趣相投的朋友而已。”

    高德心说就原上那随时随地把普鲁伊特撩得脸红心跳的样子,你他妈告诉我他不是gay?然而他和秦霍不是头一天认识了,深知对方世界观坚固无法轻易动摇,只能认输地耸了耸肩,又看秦霍放松的坐姿,仿佛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不讲仪态了?”

    秦霍靠着躺椅软软的背篼,双腿交叠,颈下躺椅的软枕柔柔垫着,整个人轻松又惬意。往前那些年,他何曾这样放松地享受过生活?摊在窗边的地毯抱枕,茶厅茶几的水嫩鲜花,玄关廊角的舒适灯光,每日早晚的热粥浓汤,这些改变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的生活。渐渐地,秦霍从刻意学习着放松到真正适应休息,虽然行程依旧紧张,工作仍然忙碌,但每一天的生活,都已经和从前大不一样了。

    他的神色因脑海中浮现的身影变得温柔:“大概是跟原上学的吧?”

    高德被对方身上那瞬间迸发出的甜蜜光芒闪得几乎要瞎眼,蹭蹭后退几步,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张开飘出无声的脏话。

    你他妈用这种表情,告诉我你和原上只是志趣相投的朋友?!

    所谓广告大片,就是一段耗时不长的品牌宣传,虽然用时短暂,却要尽量拍摄出精致大气时尚高端的味道。“pg”请来的导演深谙此道,不仅拍摄棚搭建得极尽奢靡,还找来了十余位超级模特,用以塑造大牌锋利尖端的感觉。

    “pg”的男装虽然底蕴深厚,但和很多奢侈品牌一样,商业卖点还是侧重在女性的服饰包袋上,是以整部大片出镜的男性只有原上一人,要在如此多光芒万丈的美女之间周旋,还不能让人忽略男装的存在感,原上在进入后场之后,总算感觉到了些许压力。

    好在导演大概也理解他的不易,给出的剧本内容对他颇有倾向,原上在脑海中迅速排演着自己等会应该如何表现,耳边便传来一声略带沙哑的烟嗓:“你好,你就是一会儿要跟我合作的男装大使?”

    原上睁眼一看,立刻便认出她来,陶易,华语影坛相当著名一位女星,演技好资源又优,连海外a类电影节的奖项都拿过两个,可以说是国内青年女演员中领头羊一般的存在。她站在原上面前,排资论辈起来那就是不折不扣的大前辈,却难得态度不高傲,还主动来打招呼。

    他站在后辈的立场感到意外,殊不知陶易也有她自己的衡量,“pg”找形象大使的消息瞒得很死,但圈内总有消息灵通的人能通过各种渠道得知,爬地最高的那波圈里人几乎全都震动了,小花小生们资历浅不敢肖想,有动作的都是她这样的前辈级,大家都在发动自己手上的全部资源来抢这个合约,几个平常就爱作妖的贱人更是什么手段都用上了。陶易成名早,前些年几次参加海外颁奖典礼都和“pg”有合作,因此认识的人更多一些,最后在女候选人里拔得头筹,可男艺人那边百般经营,却始终不见成果,品牌方只说人选已经定了,再打听便什么都打听不出。

    陶易一直琢磨是谁那么能耐,圈内脸熟的面孔几乎都猜过去,甚至想到了几个早年便将事业中心转向海外的华人明星华人导演,却始终不得其解。直到刚才坐在后场眼睁睁看着原上被带着走进来,心中不敢置信过后,便只剩深深的慎重。

    能在娱乐圈里混到前辈级巨星份儿上的人没几个傻子,单只原上能凭着这样浅的资历拿下“pg”的代言,陶易便知道自己该表现得亲和一些。

    一方戏多一方心宽,即将合作的两拨人自然而然就熟悉了起来,等到他俩出现在摄影棚里时,秦霍便看到了一对俊男美女有说有笑的模样。

    陶易三十多岁了,但保养得好,除了风韵成熟外,丝毫看不出和原上年龄的差距。她走的尤物路线,棕红卷发,凤眼微眯,目光盈盈,眼神一全是娇软的味道,身段也凹凸有致,胸嫩如波涛,围着浴巾娉婷而出,皮肤雪一样的白。

    将自己富有光泽感的卷发拨到一边,陶易的烟嗓慵懒而沙哑:“导演,我现在就去躺着么?”

    她举手投足的女人味是个男的看了都要心动,秦霍原本也以为自己会喜欢这样的人,谁知却只瞟了眼,连印象都不曾留下,目光就牢牢被一同出来的原上抓住了。

    原上!

    没!

    穿!

    上衣!!!

    原上和陶易一样,只在腰上围了一圈白浴巾,锻炼得颇具美感的一身肌肉此时全无遮掩就袒露了出来。大概为了上镜刚才在后场锻炼了一下,他身上有些汗水,蒙蒙浅浅的一层,映着拍摄棚的灯光覆在健康而不健硕的肌肉上。块块分明的腹肌、略有弧度的胸肌、平坦纤瘦的腰侧两块浅浅的斜外,原上一手提着浴巾打结的头,转身去同现场沟通构图的问题,浴巾之下的臀部高高隆起,翘出后腰两记深深的窝。

    “怎么回事?!”摇椅晃悠了一下,秦霍从半躺状态瞬间恢复成以往标枪似的端坐,一时间觉得自己连呼吸都不畅了,转头盯着高德。高德啧啧赞叹了一下原上和陶易的身材,顺手取了册写着剧情的本子递过去。

    后场大堆女模鱼贯而出,穿着各式“pg”春夏款的鞋包衣裙在一旁等候。陶易一掀浴巾,只穿了套“pg”的比基尼,露出自己瘦削又丰盈的魔鬼身段,钻进拍摄棚中央那张大床雪白蓬松的被子里。

    秦霍看完了剧情,用专业人的眼光来评价,实在是一点也不过界,却不知道为什么,让他心里闷得发慌。场内的原上在服装师的帮助下也顺势解开浴巾,露出只穿着“pg”四角内裤的身体,长腿细腰,宽肩翘臀,澎湃的吸引力从这具身体里肆无忌惮地散发出来。这种程度的裸露对演员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秦霍以往更是见到过比这过分得多的场面,可在这一瞬间,目光却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牢牢抓住了,死死摁在原上身上,怎么转都转不开。

    工作人员有不少都红了脸,直至一声令下,进入工作状态,镜头滑轨,原上睁开惺忪的眼。

    拍摄棚在高层公寓里,布置得像是一间奢侈的卧房,床正摆在落地窗旁,阳光柔柔洒在原上被梳成蓬乱状的头发上。窗外车水马龙的背景下,原上掀开被子,站起身来,床另一侧还在沉睡的美人伸出纤细的柔荑,依依不舍地牵上他的手臂。

    他微微一笑,附上身去作势亲吻了一下,手撑在枕边,弯腰时背部的肌肉拱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澎湃的性感气息借由这个玩世不恭的动作肆无忌惮地散溢开,充满侵略性和攻击力,简直无可抵挡。

    原上站起身,俯首睥睨被他的亲吻软化在身下的美人,纤长的手指梳理了一把自己的乱发,转头再不留恋地离开。

    镜头转向浴室,他一边剃须,一边微弓着腰贴近镜子打量自己的模样,眼神轻佻又自恋。电动剃须刀在面部游走,手指轻轻抚过自己的下颌和脖颈,像是对手指下的触感感到满意,他轻轻露出一个笑容。美人从后背贴了上来,换上了“pg”昂贵精致的衣服,他转身揽住对方的细腰,在对方妆容精致的面颊上轻轻一吻,双方鼻尖对着鼻尖露出一个缠绵而美好的微笑。

    晨光朦胧而美好,落在这对璧人身上,宽大的走入式衣柜里,原上张开手臂,任凭美人替他套上雪白的衬衫。笔挺轻薄的布料瞬间遮盖住他纤瘦又充满力量的身体,他扬起细长的脖颈,一粒粒扣上衬衫光滑的纽扣,漂亮的手指活动间灵活像是翻飞的蝶翅,让人不由自主被引走视线。

    衬衫、长裤、马甲、领带、鞋袜。

    西服优质的布料贴合身体,仿佛是绅士刻板的打扮,他浑身如有实质的性感气息却并未被这一件件的穿着遮掩住,反倒因裁剪越发凸显身形优势,散发出一种难以形容的……禁欲气息。

    让人想弄乱他梳理整齐的头发,让人想解开他整齐系好的领带,让人想解开他扣到最顶端的纽扣……

    秦霍目光长久地落在拍摄棚中央,望着在一众镜头下毫不遮掩自己魅力的原上,他的举手投足,眯眼坏笑,乃至于搂着女主角腰肢俯身对视的动作,荷尔蒙像是一阵飓风,席卷过整个片场,然后带着丝毫未被削弱的杀伤力,重重地撞进了他的胸口中。

    美貌的女主角长什么样秦霍完全没有注意。

    他只是看着原上,眼神越来越专注,呼吸越来越急促,浑身的热意从他的躯干上窜至额头,无路可走,混乱盘旋,最终慌不择路朝下翻涌。

    秦霍倏地挺直了背,双腿交叠,恢复神志。

    满头满背细密密的汗珠,也不如心中的惶恐来得让他战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