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85|城

不过原上终究也没能找到机会将“小恶魔”从渝水淼那拿回来。

因为天色很快转暗。

剧组里的人已经到齐,酒店外也等候着诸多会一路追拍他们的媒体,国际三大电影节在娱乐圈各大奖项中含金量极高,因此每每有电影入选提名,都会掀起国内新闻媒体以及普通观众的莫大热情。因此拍摄组这次随同而来的成员们虽然一个个都已经早有成就,此时仍像是初出茅庐那么紧张。

早在江湖获得多项提名的消息传出时,国内的议论声便已经一片哗然。这部电影上映之后获得了诸多好评,从剧情到画面乃至背景配音都是观众们公认的好,说实话,能被业内评委肯定并不出奇。

但现实中,就是这样一部从商业角度和拍摄角度都十分优秀的好片,最后却只拿到了十三亿的票房。

其实这个数字对制作组的成员们来说已经足够令人满意了,那么多的磋磨之后江湖非但没亏本还小赚一笔,更重要的是口碑人气双丰收。但在观众们看来,近些年国内文化产业收入渐丰,许多质量比江湖差得多的电影,只要营销做得好都能轻易突破各种票房纪录。而这部本该获得真正意义上“成功”的大片,却因为上映之后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枪版远远止步于终点线前,这究竟应该算是谁的责任?

诚然,最后那些枪版参与者们罚的罚抓的抓,得到了他们应有的下场,可是已经受害的人,却没办法得到他本该享有的荣耀了。

国内网络上由媒体到网民开始轰轰烈烈地讨论起这是谁的过错,金狮奖现场,原上翻看着最近的新闻也看得颇为入神。

由于这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掀起的大规模议论,近期娱乐圈中那些偷奸耍滑的家伙们都十分谨慎小心,不敢出来胡乱蹦跶。确实是有人欢喜有人忧,之前那那批被抓的和名城联盟的小网站站长现在正在羁押阶段,那些大规模的讨论中也不乏猜测他们最终究竟会受到何种惩罚的声音。小弟们倒了,名城影视虽然抽身飞快,但自己的境况也不太好,都市奇缘票房实在扑得太过惨烈,名城在投资都未必回本的前提下还得支付保底费用,粗略估计,损失几个亿肯定有。

股票最近也在不断下跌,市值眼看着蒸发了不下九位数,做影视这一行确实有钱,但动辄亏损那么多,也绝对是不折不扣的大伤元气。

“名城这绝对是大受打击啊,连对外公关都停止运作了,居然还被骂得关闭了评论,啧啧。”郭妙春拂了下鬓角,啧啧感叹,“可惜了那么大的一笔投资和邹敏了,她真的挺有才的,没想到阴沟里翻船,接到这种烂工作,声誉肯定要大受影响。”

还在上升期的导演出了一部血本无归的电影,这性质无疑相当严重,郭妙春曾经和邹敏有过合作的作品,故而心里十分惋惜。

“谁说不是呢,不过我觉得电影扑街也不全是她的错,毕竟镜头画面什么的都还是挺好的,就是演员和剪辑太糟心。我觉得她上映之前估计心里也有数,要不为什么首映之后的剧组采访不肯出镜?”贺伟摇了摇头,“不过这也算错打错着,那些参加了采访的演员现在全都被骂臭了。xx和xxx好歹还有点粉丝都这么惨……最可怜的就是任平生,完全晚节不保,好多粉丝都转黑了……想不明白他。”

贺伟说完,将目光落在郭妙春身上,顿时一亮:“哇塞,漂亮!”

深冬的季节,万物枯萎的时候,郭妙春穿了一身亮绿色的曳地长裙,瞬间便丰富了视觉画面。长裙样式简约,却非常合身,略有些暴露,雪白的皮肤和绿色对比如此扎眼,又将郭妙春的双胸托举出相当漂亮的形状和弧度。

周围的路过的雄性动物不分人种国籍统统都频频回头欣赏,郭妙春道:“那必须的,一会儿我可是要走在秦董旁边的!”

制作组里阳盛阴衰,就她一个女的,红毯走着走着,说不好就成了女伴了呢?

寒风中,郭妙春顶着满身的鸡皮疙瘩,简直想给天真的自己狠狠来一个巴掌。

“冷不冷?外面风还挺大的。”秦霍低头和原上不断说着话,由于站位靠近的缘故,每一句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一阵微风拂来,郭妙春露在外头的手臂和脖颈都快冻青了,看了看还得勉强对着镜头露出娇美微笑的自己,再看看三件套齐全的穿得厚厚实实的原上。

一场红毯下来,秦霍和原上就好像在二者之间树立起了旁人无法触碰到的结界,将一切与他们无关的人和事都排斥了出去。交流不断,站位紧贴,关键是记者还特么特别愿意拍,只要他俩同框朝哪个镜头露出了微笑,便是一大片连绵不断的镁光灯。

郭妙春大受打击,终于还是不甘不愿地挽上了身边贺伟的手:“他俩怎么回事啊,一整个晚上都腻在一起……”

贺伟解下自己佩戴的围巾给披上,闻言瞥了眼那边那对毫不掩饰亲密姿态,好像恨不得昭告天下他俩是基佬的家伙。

他深深地翻了个白眼:“别理他们,卖腐卖上瘾了。”

江湖入围了金狮三个奖项,分别是最佳画面、最佳配乐和最佳摄影,虽然不是最主流的最佳最佳男女配最佳男女主角亦或者最佳导演,这三个提名的分量却也是提名项目在圈内可以获得的最大荣誉之一了。

这一届的报名电影中有几部同样提名的非常强劲的对手,国内实况转播,凌晨,坐在电视机前工作室成员们也颇为紧张。只不过吴晓越坐在正前方,后面的学员们再如何焦虑也都不曾大声喧哗,他现在已经是工作室里不折不扣的一哥了,排在下头的师弟们都十分听他的话。

灰烬的走红让他从一个参加完选秀后就再没音讯的籍籍无名的小歌手,一夜之间跃升为华语乐坛新生代里颇为炙手可热的话题人物。但吴晓越却并没有因此变得自视甚高,他反倒更加沉默了,性格也不再像选秀时那样尖锐。或许是曾经的经历教会了他什么,又或许是低谷期磨砺掉了他的棱角,总之这个年轻人现在已经越来成熟,也越能独当一面。

唯有原上出现在画面上时,他沉稳的表象才会出现龟裂,目光一下变得炽热许多,他听到后面传来大概是师妹们的轻轻的讨论声。

“呀!原老师和秦董的衣服……”

“蓝色和灰色哎嘻嘻嘻嘻……”

“他俩又站在一起拍照了……”

巴洛工作室的那群编曲师们也和他们坐在一处,乔治吕坐在吴晓越的身边,面容平静,手掌却已经紧张得攥成了拳头,手背上迸出浅浅的青筋。

他的目光充满了憧憬。

代表华语入围电影角逐金狮奖的最佳音乐啊……

曾几何时,他在这片土地上拼搏的岁月,也曾有过这样单纯的梦想……

红毯上原上和秦霍一起被收录在镜头里,意气风发,俊美非常,放映室里的孩子们激动得连连轻呼,他却更加在意颁奖现场的主持人用那不甚圆融的口齿咬出“江湖”二字时的音节。

镜头切换视角,从制作组正面由远及近地航拍,从高处滑落下来,一字排开的队伍里从左至右,无一例外的华人面孔。

他为此心笙摇曳,荡气回肠。

颁奖仪式在万众瞩目下终于拉开,会场内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最当中那处舞台,雕刻了一整头雄狮的奖杯在一个一个宣布出的结果中颁发到嘉宾手上,最佳幕后奖项并不是压轴项目,因此极快就得以掀开。

最佳摄影奖最先公布,是一部来自日本的参选电影,拍摄组幕后成员都是日本电影制作圈内超一流的存在。

观影厅内的众人有些失望,却也知道对方参赛作品获得的荣誉实至名归。

当最佳画面奖项的提名电影一帧一帧在会场巨幕上切换跳跃时,开局不利,国内熬夜追开幕式的观众们心便都吊在了嗓子眼里。

充满冲击力的音乐节奏一声声敲击,带动着心脏也都随着这一频率跳动,终于,在一个拖长的卡顿之后,定格在了一幕略有些昏暗的画面上。

鲜红如血的晚霞,荒凉无垠的戈壁,天与地的交界,震撼人心!

直播画面中长达两秒的沉寂,下一瞬,屏幕外响起了观众们由衷的欢呼声。

江湖制作组的成员们纷纷起身,朝满场鼓掌的嘉宾们点头示意,但还不等他们踏上舞台,会场内震撼的音效便猛然一变,切换成了一段肃杀铁血的琵琶乐。

这道琵琶声极具冲击,寥寥数次拨弄,便让听到的人仿佛得见了刀光剑影。正预备登台的制作组众人听到熟悉的旋律,也不由得顿住脚步,目光迟疑地看向舞台。

婀娜的主持人望着他们,一脸恶趣味地笑了。

江湖在金狮奖国际电影节上,斩获了两尊奖杯!!

最佳画面和最佳配乐

哪怕幕后奖项不如台前的各大主演封赏受重视,国内的媒体们在获知消息的那瞬间也不约而同地炸锅了。近些年国产大片越来越迷信采用海外的幕后团队,砸下重金,拱手送钱,投资风盛行,却没能跟上制作实力。海外某某大师制作的音乐,海外某某团队制作的画面特效,这几乎是许多精良大片宣传时比剧情还要重要的卖点。

这不是国内电影第一次斩获三大国际电影节的幕后奖项。

但却是极少数的,获奖电影的项目参与者也是本国国籍的制作人。

江湖提名金狮的新闻本就已经被讨论得沸沸扬扬,被这样一激,如同烈火烹油,推涛作浪,顿时发展到了难以收拾的地步。喜悦的、感叹的、深思的,种种言论随处可见,当日的早晨,各大新闻媒体都不约而同选择了这一热点。

这部获得了权威肯定的电影再度被推直风口浪尖,前些日子仿佛平息了一些的枪版事件,再度回到了民众的事业。

获奖后短暂的休憩,休憩后长久的飞行,再度回到国内,原上打开自己关闭了十余个小时的手机。

制作组所有怀揣着激动心情难以平息的成员们也都纷纷照做,长久的开机键仿佛触动了一个信号。

各种不同的提示音毫无预兆地,此起彼伏地接连响了起来。

看着诸多自己错过的信息,众人都感到十分诧异,原上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来自于乔治吕的未接来电,想想还是拨通了出去。

电话没想多久,便被对方迅速地接了起来。

“你听说了吗?”乔治吕不等他开口,便难掩激动地粗喘着迅速道,“今天上午,那条加强版权建设的法案,在大会上通过了!”

原上瞬间睁大了眼睛。

他迅速转头看向秦霍,秦霍也正拿着电话,电话那头汇报的大概是同一条消息,让他的眼神也闪烁着几分意外。

两人四目相对,下意识站近了一些。

电话那头的乔治吕在短暂的激动过后,却控制不住地痛哭了起来。

他一边哭,一边近乎撕心裂肺地喊:“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想回国我也想回国做音乐我要起诉环球时代”

不知道是压抑了多少年的怨恨尽数发泄了出来,乔治吕一反往常心如死水的平静模样,爆发出的哭声就像一头苍老的野兽,声嘶力竭。

原上挂断电话后,仍旧有些回不过神来,机场里来了非常多非常多的媒体,从vip通道离开后他们还是被堵住了,一路夹击。

秦霍看他心不在焉的样子,便张开手臂将他半护在怀里,任凭闪光灯如何亮如白昼都不肯放松分毫。

记者和粉丝们一齐尖叫着。

直至甩脱众人,进入特殊通道,四下恢复平静,他还是保持着半搂原上肩膀的姿势一路前行。

剧组内的众人也不当一回事,这俩人亲密得太光明正大,看到的人也就懒得去揣测了。

直至车在眼前,即将到达的当口。

车门哗啦一下被拉开,视野中一片鲜红,有人抱着一束玫瑰花从车上踏了下来。

秦霍一见来人,眉头便微微一跳。

“等了你好久。”周展嚣打扮得人模狗样,油光水滑,顶着众人的目光上前来,一把将玫瑰花塞进原上怀里。

原上:“……”

秦霍:“……”

周展嚣瞥了眼表哥,有些紧张,却又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咬咬牙硬是开了口。声如洪钟,撼动九州

“原上!马上就要过年了!我妈妈邀请你到家里吃年夜饭,请你务必要赏脸光临!”

秦霍接触到表弟眼中的热切,架在原上肩头的胳膊手指微微一抽。

他看起来很像是透明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