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1295章 沧海桑田

第1295章沧海桑田

往事匆匆,不可追。

爱意绵绵,难割舍。

搂着怀里彻底昏睡过去的萧倾城,君邪一个飞身直接到了院子里。

然后打横抱着萧倾城大踏步进了主屋,在那最里侧的床榻上,两人和衣而眠,共享一室安宁。

此时,苍茫山脉外围,舒御和朱雀已经到达。

“这么大的山脉群,怎么找人呢?”

朱雀看着身旁神色太过沉稳的舒御,没忍住开口询问。

舒御负手而立,站在一处山巅之上,迎着夜风望着远方,眼神之中晦暗不明。

“此地高低错落起伏,苍茫山脉下方并不是整块的岩石层,那为何……此地所受余震波折最小?”

舒御没有直接回答朱雀的询问,而是反向又多问了一个很难被注意到的问题。

朱雀非常聪慧,基本上是舒御一开口,他就明白了。

“哦……原来你是这个意思。我就说嘛……纵观三界之内,算上帝千寻那位帝族大少在内,唯有你这位龙族二少最为狡诈。看来,真的是此言非虚。也不知道我主人招惹了你们这两个男人是好是坏?”

“不是她招惹我们,是我们主动招惹了她。她是无辜的,不过是我们执念太深而已。身为男人,彼此之间无论如何争斗都不应该将心爱的女人牵扯其中。无论是我,还是帝千寻,甚至是虚无界的邪尊君邪……都应该是如此想法。”

舒御冷着脸,侧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朱雀,语气之中带着少有的冷凝。

“好吧,那这苍茫山脉被人用特殊方法保护了起来,我们优秀卓绝的新任神王打算怎么找?就算能够确认是在这苍茫山脉之中的某处,可要找个人也绝非易事。

尤其是对方的手段跟我们差不多,那么我主人的气息也很有可能被完全掩盖。在这种情况下,怎么找?”

朱雀刚说完,舒御便微眯着眼开口:“那就慢慢找。我相信我总能找到她。”

话落,舒御一个闪身便往前飞去,边飞边散射精神力四处寻人。

朱雀站在山巅上倒是没动,感慨着摇了摇头:“真是个痴情神……”

随着风声,朱雀这一句若有似无的感慨传进了前面正在探查的舒御耳中。

舒御微微眯了眯眼,牙关紧咬,脸颊上的青筋交错突起。

朱雀没说错,他的确是个痴情神。

“倾城……你究竟在哪里?你可知道我回到灵域后愈发想念你么?”

想念那时一起相携着步入殿堂是的幸福时光,想念曾经执子之手的承诺,想念订婚时的喜悦激动,想念曾一起走过经历过的点点滴滴……

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景还是那个景,可惜他和她的关系却不再是曾经那般。

下意识伸手攥住心口,舒御咬着牙,抬头望天。

“苍天,你给了我希望和期望,就请保佑我能真的得到她。我不在乎她是否真的爱我,我不在乎她的心里是否有别的男人……我只想跟她相守……永永远远的相守……请把我最爱的倾城还给我……”

叹了口气,舒御低下头,微微闭着眼眸。

一滴清泪,从脸颊划过,在风中飞入下方的山谷之中。

神王之泪,绝非凡品。

原本一直昏迷在这片山谷中没有任何气息的以香,突然感觉到脸颊上有些湿润。

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几下,随后那双眼睛猛然睁开,里面带着一束火光直冲天际……

舒御顿时察觉到不对劲,一个瞬移直接准确无误的来到以香面前。

本来以为是萧倾城,随后在看到一张陌生的脸后,舒御脸上所有的光悉数收敛,取而代之的是肃杀之气与独属于神王的至高威压。

“你是谁?怎么躺在这苍茫山脉之中?你身体里有什么?”

舒御背着手,带着几分呵斥声起。

此时他有些后悔随意为爱流泪,他的泪何其珍贵?除了倾城,普天之下没有哪个女人有资格有。

这么想着,舒御突然抬起一只手隔空一转,随后紧贴着以香左侧脸颊的泪珠重新飞回到舒御手心,化成一道金光没入了舒御的掌心之中。

但以香已经被神王之泪内的至纯神气给激发苏醒了,自然不会再次晕倒。

“你是什么人?我为什么要直接回答你的问题?”

以香皱着眉,一脸防备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舒御。

经历过苦寒之地后,以香已经不会再轻易相信任何人了。

直到一道红光飞来,随后化身为人形的朱雀顶着那张妖孽至极的脸出现在以香面前时,以香才忍不住心中的诧异再次开了口:“你……你体内有火?”

朱雀体内的火乃是朱雀一族独有的神火,此火种比以香体内的至纯火脉还要纯粹刚烈,否则也不会有凤凰浴火重生一说了。

朱雀与凤凰虽然不是同一级别,但比凤凰高了好几个层次的朱雀的火焰却更为厉害。

朱雀的火,不只是能浴火重生,还拥有这摧毁天地之间一切刚强之物的能力。

以香已经契约了至纯火种,自然能够感觉到站在她面前的朱雀体内的火种比她要厉害许多。

这就是同种类别物种的敏锐嗅觉,弱者会不自觉地诚服于强者。

物竞天择,种族之中也有通过实力来进行的等级区分。

朱雀闻声,勾着唇笑了起来:“呵呵,原来是个体内有至纯火脉的混血。”

拿着折扇,朱雀略微走近一步,靠近满脸防备的以香,用扇子扇了扇,用他鸟族独特的敏锐嗅觉嗅了嗅,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没错,是人魔混血,不过体内却没有什么魔气。不对……身体皮肤表面沾染了一丝魔气。咦?倒是奇怪了。至纯火脉不可能选择修魔的人。你究竟是谁?”

朱雀话说到此,以香也不能再隐瞒了。

再者,从朱雀的话音里,她也听出了眼前的两个看起来格外危险的男人是修正道的。

叹了口气,以香低下头,认命的说道:“我叫以香。本来我要去虚无界的幽都城见我女神的,结果路上出了意外遇到了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