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七十一章 真情实意

    对于清歌这个女人凤清璇还不想早早的与她争斗,不过等进了秦王府就要开始找回属于她自己的东西了,她眯了眯眼睛,想着这几日让她多放肆几天,等过几日萧灼将她迎进府时就有的她哭了。

    凤清璇一笑而过,并不打算在这里与她浪费时间,她扬了扬嘴角:“施是呀平日里无聊也就去茶楼里听听小曲儿,不过,本郡主竟然还不知道王爷也喜欢,前些日子正巧也碰上的王爷就一起讨论了些曲艺上的东西,不过真是可惜侧妃没有一同去,若是下次侧妃能一同前往,我们倒是可以共同探讨一番。”

    清歌面上带着微笑,实则牙齿早就咬的咯吱作响,她袖子里的双手握紧了拳头,拼命制止自己的情绪,她不失礼节的回应道:“王爷平日里喜欢茶楼里的点心,所以就经常带回去给我尝尝,不过,若是下次有机会一定和郡主一同去听听那儿的小曲儿。”

    这句话说的极为别扭,凤清璇并不打算继续与她说下去,正好萧凝从一边面色阴沉的走过来,此时清歌也不想自己触了她的霉头,她朝着凤清璇缓缓一笑:“既然公主来找郡主那我就先去招待其他的宾客了。”

    凤清璇微微点头,十分礼貌的看着她离去,一转头,又看见萧凝不开心的神色无奈的摇摇头,她拉着萧凝走到游船的边上问道:“怎么了,刚刚不是还欢喜的说要去找凌霄将军,才这么一会儿怎么就变成了这副模样,谁还能惹你不开心。”

    萧凝愤怒的嘟嘟嘴,低垂这眼眸满脑子都是凌霄笑开了花的模样,她愤愤道:“还不是萧雯,总是缠着凌霄,说什么大庭广众之下有失体统,我看它和萧雯聊的也挺开心的,不过就是对我一人这般无情,我真是看错了他了,既然他喜欢萧雯那种女人那就喜欢吧,我萧凝堂堂公主害怕找不到如意郎君不成。”

    一通话说下来凤清璇总算是理清了这前后缘由,不过就是女子之间争风吃醋的那些事情,她含笑看着萧凝,安抚道:“或许事情根本就不是公主想的那样,许是正巧你过去了看见他二人正好说笑,看事情总不能看前一半,若是公主因此误会了凌霄将军,不再理他,岂不是真的把人让了出去”

    萧凝堵着气看向一边:“我不管了,反正我都粘着他这么久也没见到他对我生情,他总是能与萧雯说说笑笑,跟我可从我这样,凭什么我要一味的取悦他,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见他了,他以后爱找谁找谁,爱娶谁娶谁。”

    萧凝这气生的可真是不小,凤清璇也不知道要怎么劝说,她缓缓抬起头正看见凌霄快步追过来,她避开萧凝走到一边,朝着凌霄示意一眼:“快去劝劝吧,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凌霄看见凤清璇时还是怔了一怔,不过想着萧凝却又立即回神,走到她的跟前,他顿了顿,张张嘴,又将嘴里的话咽了回去,这让凤清璇在一边看的都心急,她无奈,认识凌霄这么久,竟然都不知道他还是这样一个木头疙瘩,再看上让他经常帮忙的份上,凤清璇只好亲自出马帮他一帮。

    她走到萧凝身边,故作惊叹道:“哎?这不是凌霄将军吗?怎么过来了,我知道了,是不是看着公主一人在这里,怕她无聊就打算陪陪她?”

    萧凝瞥了凌霄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谁让他陪了,那边可还是有许多妹妹等着他呢,哪有时间顾得上我。”

    凌霄无奈的看着萧凝,这才开始说话:“你真的误会我们了,我和四公主什么都没有,只是刚刚那边的公子说了一个逗趣的话,我们就一来二去说开了,根本就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萧凝略带怀疑的看着凌霄:“你说的可是真的?”

    凤清璇一见有戏,立即帮着凌霄,她拉着萧凝的胳膊,打着圆场:“公主,你看凌霄将军可都这样说了,刚刚的都是误会,更何况他若是真的不在乎你哪能见你生气了立即跟过来,既然他这么有诚意的来哄你,你就不要生气了。”

    凌霄站在一旁就像是个木头一般只会“嗯嗯”点头,凤清璇无奈的在心里鄙视凌霄一番,从前都没看出来他是个这么不会哄人的,凤清璇只得好人做到底,她拉着萧凝与凌霄靠的近一些:“你看看,这样说开了不就好了,行了,公主一定有话要说,你们先聊,我自己去逛逛。”

    凤清璇立即走开了,进入人群里,她从前也没发觉自己竟然还有做红娘的潜质,她不由的扬起嘴角,忽然旁边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她刚想抬头,额头就撞上了一个坚硬的胸膛,她不由的捂着额头,抬头看去,只见萧灼勾着嘴角,好笑的看着她,凤清璇揉着额头,嫌弃的看他一眼:“没事儿老站在别人前边做什么,真是挡路。”

    萧灼此番可是比地下的冤鬼还要冤,他无奈的伸出手将凤清璇一把揽进怀里,走到人烟稀少额地方,抬手替她揉揉微红的额头:“若不是你五次三番的低头不看路这不会竟然撞到人,不过,有时候我真是好奇,地上究竟有什么,能让你如此沉迷。”

    凤清璇扒拉开萧灼在她脖颈处游动的手,呵斥一声:“别闹,这么多人,王爷可得注意分寸。”

    萧灼倒是无所谓的耸耸肩,经过昨夜的相处他二人的关系似是亲近的不少,就连说话都变得轻松,没有了之前僵硬,就连萧灼自己对这种感觉都不甚喜欢,他拉着凤清璇的手不放,自顾自的拢拢她耳边散落的碎发:“看见又怎么了,你迟早是我的人,或许说你已经成了我的人,我自己的女人我碰碰怎么了?”

    凤清璇还是头一次见到想萧灼这样无赖,她不断将萧灼的手扒开,而后离的他几步之远,她脸色渐渐变的严肃:“王爷还是先将关系捋清楚再和清颜来说谁是谁的人这种道理,毕竟女子的贞洁别什么都重要,否则以后就算是进了秦王府,外人、还是会说因为王爷负责任识大体才将我娶进府中,更何况王府还有侧妃王爷也不想让我在这些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吧。”

    萧灼一见凤清璇脸色微怒立即停下了动作,毕竟刚刚变好的关系他还不想这么快就失去,他将将叹出一口去,柔声道:“我知道了,不过以后你见到我可不能像是陌生人一般,今日我进宫跟王兄请旨,大概明日宫里大约就会派人去问你的意思,你王兄那里我找个时间与他说一说。”

    凤清璇点点头:“好,我知道了,不过王兄那里还是我去说吧,昨日我想了想毕竟和亲这么大的事情,王兄的脾气我十分清楚,若是换成王爷去说王兄会大怒,如此倒不如让我去磨一磨他,虽说王兄不喜和亲,可他打小最疼我,一定会为着我的幸福着想。”

    萧灼仔细思索,徐徐道:“这样也好,不过若是说不通你就与本王说,本王来想办法。”

    凤清璇这下才将眸子放的柔些,她依在萧灼的怀里,变成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故作乖巧道:“我嫁到大元之后就离家了,王爷可不能做出负了我的事情,不过,若是以后有一天王爷厌烦我了也不必故意冷淡我,我会自己离开,不让王爷为难。”

    这一番话说的萧灼委实动了真心,他看着眼前这个一模一样的面孔,一时呆了,有时候他也会想到大梁的时候,他时时以为眼前的女子就是死去的凤清璇,不过若是不是那日他摸到她手腕上光滑的皮肤,他一定认为是凤清璇死而复生了。

    凤清璇安稳的靠着萧灼,眼睛里闪过一丝隐晦,一闪而过,叫人抓不住,她哪会不知道萧灼心里想的,要知道她来大元之前,可是将所有的东西全都掩盖好了,她手腕上疤痕被拓跋煜研制的草药去除了,还有她身上的疤痕全都一一去除,就是为了这一天。

    仇恨已经蒙蔽了她的双眼,可是对于萧灼她又爱又恨,她甚至想如果以后有一天,她报了仇,杀死萧灼,她一定会随着他一同死去,也算是了了这辈子的孽缘。

    她在萧灼怀里呆了许久,脑袋里像是过完了所有的事情,她用余光瞥见了躲在屏风后的清歌,她坏笑的伸手勾上萧灼的脖子,踮起脚尖,如蜻蜓点水一般吻过萧灼的嘴唇:“那王爷可说好了,这个地方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萧灼宠溺的摸摸凤清璇的头:“本王什么都依你。”

    凤清璇看着躲藏的清歌并不打算将事情戳破,她故作看了看人群里:“王爷,今天我出来时间太长了,也该回去而来。”

    萧灼看了看天色道:“也好,免得你王兄担心,这样,本王让金骁送你回去,这几日歹人生事,千万不能再出什么事情。”

    凤清璇点点头,算是应允,金骁可是萧灼的贴身侍卫,由此可见萧灼是真的动了情,凤清璇心里十拿九稳可将萧灼拿下。

    回去的路上金骁跟在她旁边,谁也不说话,怪尴尬的,好在路途并不太远,走了许久就到了驿站,凤清璇站在门口看了金骁一眼:“我到地方了,你可以回去复命了。”

    金骁看着凤清璇许久,终是说出一句话:“王爷对郡主真情实意,还望郡主莫要辜负了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