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184,炼体大成,超脱之道【3/5,求月票!】

    嘭!

    睡得正香的独孤凤,忽听到一记战鼓般低沉,又极富穿透力的重音。

    重音响时,似连她身下的床榻,都微微震颤了一下。

    独孤凤蓦然惊醒,衣服都顾不上穿,赤条条飞身下床,扑至兵器架前,抓住了流光宝剑。

    长剑在手,她方才略松了口气,五指一抓,隔空数尺,摄来一件长衫披在身上。

    刚做好这些,又听到“嘭”一记超重低音,脚下地板,都随之略微震动了一下。

    “?”独孤凤有些疑惑,因这声音,乃是从隔壁书房传来。

    而书房之中,分明有常威的气息存在。

    “教主弄出来的动静么?”

    好奇之下,她也不穿衣裳了,就披着一件长衫,赤着双脚,提剑走向书房。

    尚未进门,她的视线,便被常威那熟悉的身形牢牢吸引。

    这并非是她爱常威心切,过于关注他。而是常威此时的存在感,强烈到令人根本无法忽视。无论是谁,走进这书房之后,哪怕房中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亦会不由自主,被他牢牢吸住视线。

    常威并没有做任何动作。

    他只是盘坐地上,默默打坐。

    可他身上散发的气息,却仿佛最巍峨的山岳,屹立中央,八风不动,下镇大地,上擎苍穹。令人即便是站在他面前,视线高度超过了他,明明可以俯视于他,心中也会莫明生起需要仰视他的奇异感觉。

    独孤凤便有这般感觉。

    她双眼牢牢盯着常威,灵觉气机亦不自觉地扩展开来。

    她灵觉气机感应之中的常威,比目视更显巍峨高大,宛若一尊擎天镇地的魔神,气息充沛天地,令人油然生出一种不可对抗,只能膜拜的臣服感。

    独孤凤与常威每夜双修,助他调合阴阳,也被他带动着修为飞涨,早习惯了他的气息,并未被那魔神一般的气息震慑住,芳心之中,只有钦敬爱慕。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心中暗道:“教主修为更进一步了!且他的道路,似与通常的修者截然不同……”

    独孤阀虽没有大宗师,但尤楚红也是一位宗师级高手,年纪又大,阅历丰富,人脉广博,对于当世顶尖的修行者们,自是有较深的了解。

    独孤凤因此得以知晓,当世顶尖的修行者们,在进窥天道的修行途中,皆追寻着“天人合一”,修行之道,乃是将自身“融入”天地自然之中,与天地谐合一体,不分彼此。

    据说唯有达到这一境界,并长久沉浸其中,才有望“破碎虚空”。

    “天人合一”其中一个较为表面,且广为人知的特征就是,用眼睛看去,那人就在眼前,可用灵觉气机去感应,前方却是茫茫一片,空无一物。

    这种初级的“天人合一”状态,一些修炼顶尖功法,修为臻至宗师一级的武者,亦能展示一二。但无法维持太长时间,很容易被敌人打破。

    据尤楚红所说,就连三大宗师当中,能够长时间维持这种状态的,或许也只有道法自然的宁道奇。

    而今天,独孤凤却见到了一种与“天人合一”大相迳庭,甚至堪称背道而驰的道途。

    天人合一者,与天地相谐合,即使不收敛气息,气机亦能自然融入身周环境,令人无法用灵觉、气机捕捉。

    以常威的武功,若走的是天人合一之道,独孤凤深信,他的境界,绝不会逊于宁道奇,绝对可以令自身与四周环境完美“融合”,仿佛化入虚空一般,令人灵觉气机,乃至视觉等身体五感,都无从察觉他的存在。

    可常威展现出来的,却是完全不同的状态。

    他的气息,乃是一种极致的“存在感”。

    当他展开气息时,他的存在感,强烈到无论在任何时间、地点,无论周围有何等人物,都会令所有人在第一时间,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注到他身上。

    独孤凤甚至隐隐感觉,倘若常威刻意展开气场,那么就算是瞎子,在他气场之中,亦能清楚地“看到”他的形象。

    他的存在感,便强到这种程度。似乎他身周所有的一切,人也好,物也好,都是为了“衬托”他而存在!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道途?”独孤凤颇为好奇,打算等常威修炼结束了,好好问一问他。

    就在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常威时,常威身上,又接连响起了三记低沉厚重的轰鸣,每一次间隔时间都很长。

    而在第三次轰鸣结束后,常威身上,又传来阵阵水浪汹涌的哗哗之声,似他的血管变成了长江大河,血液变成了澎湃波涛。

    又过一阵,那哗哗之声渐渐沉寂下去,终至微不可闻。而常威,亦缓缓睁开了双眼。

    独孤凤赤脚踏着地板,步履轻盈地走过去,笑着道贺:“恭喜教主,武功更上层楼。”

    常威完成了“现版本龙吟铁布衫”炼体的最后一步,将心脏亦强化至目前所能达到的极限,使心跳之音强如战鼓,甚至能引起周遭环境共鸣,精力正充沛地无处发泄,见独孤凤只披一件长衫走来,且前襟大敞,未系系带,美好身材一览无遗,一时不禁食指大动。

    他哈哈一笑,二话不说,一把揽住独孤凤修长结实的双腿,将她横抱至自己腿上,大手直指重点,就要与她修炼一番。

    独孤凤笑嘻嘻按住他作怪的大手,认真问道:“教主,我听奶奶说,宗师高手们无不追求‘天人合一’之境,为何你却反其道而行?”

    常威却听得一怔:“我反其道而行?什么意思?”

    独孤凤将她方才的感觉,详细描述了一遍,又道:“教主你给我的感觉,乃是存在感极致强烈,将身周的一切,都变成你的陪衬,与天人合一那种与周遭环境相融相谐的感觉,截然相反呢。”

    “唔……”

    常威摸了摸虬髯,皱眉道:“我虽然读通了长生诀,又参悟了不死印,但还真从未与哪一位修天道的宗师高手坐而论道过,对他们的修行之道,还真不怎么了解……

    “不过那与天地相谐的‘天人合一’,倒也未必是唯一的天道之路。大道三千,殊途同归,我这条与天人合一截然相反的路,未必就行不通。”

    证道长生的修行途中,常威没有师父他唯一承认的师父洪七公,只能带他踏上“炼精化气”的武道之途。至“炼气化神”的境界后,他就没有师父指点了。

    且他至今,亦未曾与同层次的修者论道过。

    他唯一得到的“指点”,只有逍遥子的铁板留书。可那铁板留书,亦只是为他指出了修行的方向而已。

    而长生诀,虽追求的是由阴阳之道,升华至“人体一太极”,却也并没有明说,这人体一太极,究竟是要与“天地一太极”相谐相融,成为天地一太极的部分呢,还是要以“我心代天心”,将“我”这个人体一太极,炼成天地这一太极的核心。

    常威自踏上武道之途,一以贯之的战斗风格,就是堂堂正正,光明正大,以力碾压。

    甚至连他每一次出场,都要追求成为所有人瞩目的中心不然他为什么每次主动搞事情时,都要先找个高点的地方爬上去?

    性格决定命运,亦决定道途。

    常威就从来没有想过,要修什么天人合一。

    他就是要顶天立地,就是要往场上一站,便成焦点,便是不容任何人忽视的绝对中心。

    这样的性格养出的武道气势,自然不可能天人合一,只会将周围一切,变成自己的陪衬。

    至于破碎虚空必须天人合一……

    常威只能说,或许大唐世界是这样,但他身为经南天门穿梭诸世界的诸天行者,怎么可能被局限于一方世界的超脱之道?

    再者说,他这条路,在这大唐世界,也未必走不通。

    就常威感觉,此方世界,并没有对修行之道,作出任何限制。否则,他又怎么可能一路修炼强大至今天这一境界?

    与独孤凤坐而论道一阵,探讨了一番修炼超脱之道,常威终是精力充沛至按捺不住,将独孤凤抱在腿上,双修起来。

    次日一早,常威天未亮便起来,带着几块钢锭去了院中。

    他双手各握一块钢锭,发力一握,钢锭便在他指下迅速变形。双手随意揉捏间,钢锭竟如橡皮泥般飞快变形,且因这不断变形,而迅速发热,变得滚烫。

    降临大唐世界两年零一个月后,常威炼体大成,举手投足间,每一条肌肉,每一根筋络,乃至五脏六腑,都能往同一个方向发力,所有劲力,混成一体,便是不动用真气,亦能握铁成泥。

    将两团被他揉捏得滚烫的钢锭扔下,又拿起一块钢锭递至嘴边,啃馒头般张口一咬,咔嚓一声啃下好大一块。鼓着腮帮子一阵嚼,嘴里发出刺耳的咯吱声,咬下的那块坚钢,竟给他生生嚼成了碎渣!

    噗!

    常威张嘴一吐,钢渣弹片般激射出去,将两丈开外的院墙,打得千疮百孔。

    嚼钢如豆,亦成!

    常威哈哈一笑,扔下钢锭,自语:“我这副身体,再进一步,当能如广成子一般,千年不朽!而我现在的综合实力,绝对是天下第一。三大宗师联手,都未必能拿得下我!”

    其实这一方世界,在这隋朝末年,是处于武力低谷期的。三大宗师的实力,还远远不能代表此方世界的最高水准。

    便是常威如今的实力,都不敢说达到了燕飞、向雨田、传鹰、浪翻云、庞斑等破碎虚空者,飞升之前的水准。

    所以常威并未骄傲自满,心说还得再接再厉,继续修炼。将基础夯筑得更加坚实,为参悟战神图录,作出万全准备。

    结束晨炼,吃过早餐,侯希白、安隆等演员亦陆续到此,今天的戏剧排演,又要开始了。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