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六十四章 在后

    玉珃还算对得起她天姬的名头,用结界挡住了燃烧的火焰,冷声道:“你这般维护她不过是白费功夫!”

    玉珃满含恨意的看着我,冷笑道:“即使我不杀你,你也活不了多久了!”

    这一点不用她提醒,我亦冷笑一声,回道:“放心,你虽想让我死,但你师父可是对我宝贝的很!”

    果然我话音刚落,玉珃的脸色顿时有些扭曲,不过她还没被嫉妒冲昏头脑,一挥手随着结界一起消失了。

    我松了口气,忙去看玄辰,想问问他是如何找到的我的,只是还不等我开口,却听对方淡淡道:“你觉得穆辛很宝贝你?”

    触到玄辰神色中的冷淡,我心下顿时有些发虚,忍不住解释道:“那女人差点儿扭断我的脖子,我这不是为了气气她吗?!”

    玄辰听了盯着我看了一瞬,突然微微一笑,抬手轻抚着我的脖子柔声道:“你放心,我会为您报仇的!”

    他手指有些凉,我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却感觉脖子上的疼痛感突然消失了。

    我一愣,赶紧抬手去摸,皮肤光滑柔嫩,被割破的伤口却消失了。

    “你太厉害了!”

    我很是高兴,灵力术法可真是个好技能,只要足够强大,似乎没有办不了的事儿!

    “他们就是你一直在等的人?”

    听到颜钰的话,我想起今夜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心怀不轨所致,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是啊!怕了吧?!”

    颜钰显然是不怕的,扫了玄辰一眼,看着我笑道:“我是在想,既然你等的人到了,那你在我家白吃白住的费用也可以算一算了!”

    虽然他说的是事实,但我很生气,指责他,“当初可是你自己死乞白赖让我去你家住的,现在却说别人白吃白住?!再说,今晚我遭的这些罪都是因为谁?!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说完本准备让玄辰替我教训教训他,以解我心头之恨,却不想玄辰道:“原来你用了魂魅禁术”

    我大吃一惊忙去看颜钰,他显然也有些吃惊,皱眉看着玄辰问道:“你认识我?”

    “你认识他?”我也看着玄辰,心中却忍不住有种这个世界真小的感觉。

    “原来是失去了记忆!”玄辰说着挑眉道:“看来这禁术的反噬力即便是你也是无法抵抗的!”

    相比这个禁术的后遗症,我更想知道颜钰究竟是谁!

    可是玄辰听了我的问题却勾唇一笑道:“你猜!”

    我:“……”猜你妹啊!

    “好了,该走了”

    玄辰说着便朝前走去,却被颜钰拦了下来。

    “你知道我是谁”

    玄辰闻言点了点头,有些无所谓道:“知道啊”

    我急,“知道你倒是说啊!”

    玄辰回头看我一眼,唇角微勾道:“我为什么要说?!”

    闻言,我不禁一愣,脱口道:“你为什么不说?!”

    “因为我不想说!”

    我:“……”

    这种话说一半卖关子的行为,我是十分讨厌的,但看朱朱一脸的茫然,明显是认识颜钰的。而且他越是不说,我就越发的好奇,再联想颜钰与我相识相处的经过,我觉得玄辰不说很可能是不想让我知道颜钰的真实身份!虽然我觉得他这样做完全没有必要,毕竟失忆的不只是颜钰,我对前世也是一无所知。

    不过,我知不知道倒是无所谓,颜钰却是不行的,他曾说对自己的身份已经找寻了数百年,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知情人,又怎会轻易放弃!

    颜钰拦着去路,显然玄辰若是不说清楚,是别想轻轻松松的走出去了。

    我虽气颜钰今夜的所为,但她并未伤害到我,而且玉珃出现的时候他也是在维护我的,所以我并不想他和玄辰发生冲突,忙上前试着劝说玄辰,“他一直在寻找自己的身份,你既然知道,就告诉他吧!”

    失去记忆还是怪可怜的,就像我自己,他们都知道曾经的我,曾经发生的事情,而我却不知道!感同身受,我是有些同情和理解颜钰此刻的心情的。

    不想,玄辰听了我的话,却淡淡道:“那好吧,我不知道”

    我:“……”

    显然玄辰是打定主意不肯说了,我虽有些生气,但他刚救了我一命,而且就关系的亲疏远近而言,颜钰算是外人,因此得罪玄辰实在不太划算。

    于是我转头劝颜钰,“我知道你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既然已经忘记数百年了,其实也不必急于这一时,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我有信心,总能让玄辰开口的,而且我觉得穆辛说不定也认识颜钰,就是他不说,等穆辛来了,我也可以问穆辛!

    颜钰沉着脸看着我,我并没有把握他能听我的,刚准备再劝一劝,他却侧身将路让开了。

    我松了口气,忙对招呼上朱朱和雪儿跟着玄辰出了会场。

    已是凌晨两点多,街上已没什么人了,有些冷清。

    折腾了一夜,我已是身心俱疲,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但鉴于玄辰对颜钰的不友好,我觉得再去颜钰家有些不合适,刚准备问问猪面人黑市可有客栈,便听他道:“夜深了,各位还是先去我那里休息如何?”

    对哦,猪面人在这里开着一家赌坊,想来定有府宅在此。

    “也好”

    玄辰说着看向我,“你是跟我们走,还是跟他走?”

    我有些惊讶,不知他怎会问这样的问题,“当然是跟你们走!”

    虽说颜钰对我没恶意,但他对我而言连朋友都算不上,我又怎会跟他走?!

    听了我的话,玄辰扫了眼沉默站在一旁的颜钰,淡淡道:“适才我看你处处为他说话,我以为你更愿意跟着他呢!”

    我:“……”

    什么处处为颜钰说话,不过是觉得他既然知道告诉对方又有什么关系,没想他竟会这么说。

    看了眼揽住我肩膀的朱朱,我觉得有些委屈。

    “不是要去你家吗?那还不赶紧带路”朱朱说着手下微微用力,推着我边往前走边道:“好了,你脸色不太好,咱们先去休息,剩下的事儿明天再说不迟!”

    今夜发生的事情太多,我真的很累,不想再争吵,便点了点头。

    猪面人的宅子就在赌坊的隔壁,两进的院子,虽不大却也有十几间屋子,安置我们六人是绰绰有余了。

    宅子里并没有仆人,玄辰便零时制了几个傀儡人偶做仆人,这些人偶不会说话只知听命行事,虽看着有些渗人,不过做事却很是麻利。

    洗漱一番躺在床上,我却没了睡意,忍不住问身旁的朱朱,“穆辛为何没有跟你们一起来?琳姐和小蓉呢?”

    原本在会场时我便想问,只是怕玄辰不高兴便压了下来。

    朱朱翘着二郎腿抚摸着雪儿柔软的毛发,懒懒道:“他无法抽身,你这边又紧急,我和玄辰便先赶过来了”

    闻言,我却是一愣,“你们是如何知道今夜情况紧急的?”

    难道他们可以知道我在这里的情况?

    “自然是穆辛,他与你相连,你若有危险,他便会知道”朱朱说着翻身看着我,脸上含着几分坏笑道:“你跟那个颜钰是怎么回事儿?他似乎挺听你话的嘛?!”

    “他听我话?”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知不知道昨晚就是他把我绑架那儿的,差点儿害死我!”

    朱朱听了却嘿嘿笑道:“他虽绑架了你却对你没有恶意,否则玄辰早就灭了他了,怎么还会允许他留在这儿呢!”

    我微微一愣,想到颜钰跟着我们来到这座宅子后玄辰的态度,虽然脸色有些冷淡,却任由颜钰留了下来,就连昨晚还打的你死我活的猪面人也没说什么,还给他分一间屋子。

    玄辰的态度说明他对颜钰还是比较放心的,而成为魂魅的颜钰他却是昨晚才认识,那么他的这种放心只能是对于他曾认识的那个颜钰的。想到这儿,我忍不住问朱朱:“你之前可见过一个长的十分漂亮,倾国倾城,闭月羞花的女子”

    “我可是阅美无数,这九域之中容貌出众的女子我见的多了去了!你说的这个女子到底长什么样?有多漂亮?”

    听了朱朱的回答,我有些泄气,心道若是梦里能带手机拍照就好了,这样我就不用这般词穷的费劲儿描述了,“我也不知怎么说,但她是我生平见过容貌最出众的女子,就是昨晚那个倾国倾城的玉珃天姬若与她相比也是差着一大截!”

    朱朱没有回答,想来是对我这种语焉不详的描述没什么概念,不禁有些失望,刚准备道声晚安睡觉,却听朱朱幽幽道:“你”

    我一愣,竖着耳朵等着听她的下半句,却没了动静,不禁侧头问道:“我什么?”

    朱朱看着我,神色中满是追忆,我一怔,这种眼神我不止一次见到过,在穆辛和玄辰身上。

    他们的目光落在我身上,但我能感觉到,他们透过我在看着另外一个人!

    “若九域中真有这样的女子,那便只有你了,容貌风华无人能及!”

    听了朱朱的话,我先是愣了愣,然后便忍不住大笑出声,伸手戳了下朱朱的脸颊,调侃她:“情人眼里出西施,早知道你个小妮子爱慕本宫!哈哈——”

    笑到一半我心中猛的一震,顿时翻身坐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朱朱问道:“你说的那女子是曾经的我?!”

    朱朱看着我缓缓点头,将雪儿抱在怀中,声音轻且带着几分叹息道:“你大概忘了,曾经的你不仅风华绝代,灵力术法也这九域中无人可比的!”

    我愣愣看着朱朱,对她说的话实在难以置信!梦中那个躺在玉台上的女子,那个与颜钰在花亭中说话的女子,竟会曾经的我?!

    那我究竟又是如何会变成如今这番模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