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激将之法试真心

一秒记住【新有小说网 www.dobum .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激将之法试真心

  洛清歌故意咬重了姑娘二字。

  “臣想求娶的是陛下。”

  魏清流略微迟疑了下,终于鼓足勇气说了出来。

  如果不是为了与陛下联姻,他不会那么急着赶过来的。

  “魏清流!”

  洛清歌忽地站了起来,眼眸瞪着魏清流,甚是无语。

  谁能想到,他竟然是存了这样的心思。

  魏清流淡淡含笑,不卑不亢。

  众人错愕,纷纷看向了魏清流。

  “刚刚臣在殿外已经听说了,宫不可一日无后,既然如此,臣也想争取一下。”

  魏清流轻轻地说道。

  “这才是你来访的目的吧,你其实早已经有了主意是不是?”

  洛清歌双手伏在龙案上,眼眸带着一丝狠戾,质问着。

  魏清流凝眉轻笑,“陛下,臣本来是吊唁的,可既然赶上了,臣也不想错失机会。”

  “哼!”

  洛清歌冷哼,眼眸望着魏清流,“别给自己找借口了,都是千年的狐狸,你给朕玩什么聊斋……”

  这句话,让魏清流怔了怔,呆愣半晌愣是没弄明白陛下的意思。

  洛清歌凉凉地瞧了他一眼,方才坐回到龙椅上。

  她目光环视着下面,不怒而威,“凤后为我东篱立下汗马功劳,如今刚刚过世,你们就逼着朕立后,你们于心何安?”

  “朕无心立后,此事不必再议!”

  她说着,便要退朝。

  “陛下!”

  此时,几位托孤老臣围了上来,“臣等受先皇所托,必定要为东篱尽心竭力,今日即便陛下要不让我等进言,我等也是要说的。”

  洛清歌轻吐了一口气,眼睛环视着几个老人,心中暗暗后悔,早应该让这几个老臣告老还乡的,免得今天还要受制于他们。

  行行行,她怕了这些人还不行?

  “各位老卿家,你们想说什么,朕已经明白了,你们看这样如何?先给朕几天时间,让朕有个缓冲,朕再与你们商议立后之事?”

  洛清歌深知几位老臣的固执,为了避免纠|缠,她来了个缓兵之计。

  几个人面面相觑,最后答应着,“好吧,那便给陛下三天的时间,臣等现在就着手遴凤后之事。”

  洛清歌微微眯起了眼睛,着实闷得慌。

  看来他们对这立后之事志在必得,即便自己来了个缓兵之计,恐怕早晚还是要妥协的。

  她该怎么办?

  凝眉想着,洛清歌忽然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哎哟,我……我头疼……”

  她抚了抚额,“这事你们研究吧,我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了。”

  哼,我装病,我一病不起,看你们怎么逼我!

  某丫头暗中得意地勾唇,扶着身旁的小宫女,退出去了。

  “陛下怎么了?”

  “哎,这你还看不出来,陛下是装病吧。”

  “那这立后之事……”

  众位大臣议论纷纷,都有些为难。

  “陛下这是缓兵之计。”

  这时候,有人说话了。

  大家回头看了一眼,正是方才扬言要求娶陛下的魏清流。

  大家打量着魏清流,却都没有说话。

  魏清流笑笑,“我倒是有个主意……”

  “你有什么主意?”

  众人一听,纷纷问道。

  “让陛下无法装病……”

  大家一听,眼前均是一亮,可问题是这陛下始终是陛下啊,他们哪敢啊?

  “那既然你有办法,你去做。”

  有人说道。

  魏清流勾唇一笑,“好,我可以做,但是立后之事,各位可要帮忙啊。”

  他这里居然开始收买人心了。

  朝中大臣们打量着魏清流,纷纷笑言,“我东篱的凤后,自然是要在我东篱找了,岂能便宜了你一个外人?何况,你是佘月国的摄政王,难道真能来我东篱屈居后宫?”

  众人一顿调侃。

  魏清流淡然轻笑,“我佘月国本来就是东篱的属国,我自然也是陛下的人,谈何屈居?何况,我佘月国有国君,我早晚都是要卸任的。”

  听着他的话,那些大臣不出声了。

  看来这个人对联姻倒是挺热衷的,可是谁没有自己的小九九呢?

  各家都有适婚的男子,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谁不想自己家族里有个能得陛下青睐的男子啊。

  魏清流睿智的眼神划过众人的脸,早已经心知肚明了。

  若要求娶陛下,还得他自己想办法。

  没人附和他了,他索性转身出去了。

  他这会儿要是去见陛下,陛下一定会避而不见的吧?

  魏清流自嘲地笑了一下,还是朝着洛清歌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陛下可好些了?”

  魏清流没走寻常路,而是一个纵跃,拦在了洛清歌的面前。

  洛清歌皱着眉,看了眼魏清流,“朕见不到你,就没事了。”

  魏清流尴尬地笑了笑,“陛下就真的这么讨厌臣?”

  洛清歌瞧着他,“朕先前没有讨厌你,可朕现在很讨厌你。你为了利益,当真什么事都做?”

  魏清流一愣,“陛下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你不懂?怕是装糊涂吧!”

  “之前为了联姻,你向朕提出求娶向男,现在见凤后不在了,你居然想求娶朕了,在你的心里,怕是没有真情可言。”

  魏清流红了脸,无话可说。

  “师父,听说这个人向您提亲了?”

  忽然,林向男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指着魏清流问道。

  “你怎么来了?”

  洛清歌问。

  “师父,您先告诉我,是不是真的?”

  林向男没好气地瞪着魏清流。

  “是真的。”

  洛清歌扫过魏清流略带尴尬潮红的脸,淡淡地说着。

  “那师父答应了吗?”

  林向男焦灼地问。

  洛清歌瞧着林向男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这丫头不是不喜欢魏清流吗?那她问这个做什么?

  一个念头忽然从她的心底钻出来,洛清歌笑着问:“你问这个做什么?若我答应了如何?不答应又如何?”

  “师父……”

  林向男错愕地张嘴,“您不能答应他!”

  “哦?为什么?”

  洛清歌微眯起眼眸,似笑非笑地问。

  “他……他这个人根本没有真心!他娶您完全是为了联姻,并不会真心相待!”

  “你怎知他不是真心相待?”

  “他……他这个人狡诈多变,怎会真心喜欢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