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有小说网
繁体版

第九百七十八章 计划出逃

一秒记住【新有小说网 www.dobum .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聂书瑶轻笑一声,“这个有什么不能比的?洛大夫只要与书瑶多多相处便能了解书瑶了。”

  洛清歌淡然一笑,“我们此行有事在身,恐怕不能多待,若不是因为聂小姐刚刚动了手术,我等今日就该离开了。”

  荒渠的事迫在眉睫,她心里放不下啊。

  “书瑶知道洛大夫牵挂书瑶……”

  聂书瑶挑眉暧|昧地望着洛清歌,故意说道。

  洛清歌顿时尴尬地涨红了脸,咳嗽了两声,这话叫人没法接啊。

  “聂小姐是在下的病人,在下不会不管的。只是……”

  洛清歌深吸了一口气,“在下与外面的那位公子的关系……想必聂小姐冰雪聪明,一定看出来了,所以还请聂小姐莫作他想。”

  虽然对聂书瑶的印象不错,可是洛清歌也不想随便给自己招惹麻烦。

  “我知道。”

  聂书瑶笑了,“洛大夫索要的阵法就是为了他吧。”

  洛清歌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相公痴迷阵法,所以还望聂小姐成全。”

  洛清歌说着,深深地施了一礼。

  聂书瑶勾唇笑了。

  那一句“相公”委实刺激着她,可她眼底深处划过一丝的讶然,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洛大夫莫急,我自会想办法的。”

  聂书瑶面上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答应着。

  “那就多谢聂小姐了。”

  洛清歌说着,迈步往外走去。

  聂书瑶看着她,眉头微微凝起,暗中想着心事。

  “小姐……”

  这时候,凝香过来问道:“那个阵法小姐就会,为何不说?”

  “你懂什么?”

  聂书瑶轻轻勾起唇角,诡谲地说着,“我现在身子不便,若是对他说了,他得到了阵法,很快就会离开了,根本不会再留在聂府。”

  她要拖着洛大夫,待自己身子好转了就可以跟着洛大夫一起离开了。

  聂书瑶暗中打定了主意。

  就这样,聂书瑶以她的柔弱博取了洛清歌的同情,让洛清歌与墨子烨留在了聂府三日。

  三日后,洛清歌见聂书瑶迟迟没有动静,便摊了牌。

  “聂小姐,你的伤势已经稳定了,在下也该离开了。”

  “这……这么快?”

  聂书瑶惊讶地望着她,“那个阵法还没得到呢!”

  洛清歌轻嗤了一声,“聂小姐恐怕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帮我吧?”

  人家都没准备帮忙,就算她想要又有什么办法?

  “算了,既然聂小姐无心帮忙,我不要便是了。”

  洛清歌语气有些冰冷。

  她从衣袖里拿出了一些药,放在了桌子上,“以后聂小姐多保重吧。”

  说着,她毫不犹豫的就要离开。

  作为医者,她已经尽到了医者的责任。

  至于没有得到阵法,她也只能对墨子烨抱歉了。

  “洛大夫!”

  忽然,聂书瑶跌跌撞撞下了床,光着脚追过来,“不是我不帮你,是……是我想跟你们一起逃走……”

  虽然时日尚短,可洛大夫的医术果然了得,她现在已经能轻微活动了。

  既然洛大夫现在要走,她自然不会放弃机会。

  “什么?”

  听到聂书瑶的话,洛清歌愣住了,她想逃走?

  作为聂家捧在手心里的小姐,她为什么要逃走呢?

  “洛大夫,带上书瑶吧,书瑶在这里已经受够了!”

  聂书瑶走近洛清歌,摇晃着洛清歌的胳膊,哀求道。

  “聂小姐……”

  洛清歌垂眸瞧着她抓着自己胳膊的手,微微皱了皱眉。

  那聂书瑶看到了洛清歌的眼神,瞬间放下了手,羞涩地退后了两步。

  “其实……”

  聂书瑶柳眉攒动,犹豫了一下说着:“其实我爹那阵法,她教过我……”

  她的话一说出来,洛清歌顿时怔了怔。

  “这么说,你迟迟没有行动是因为你早就胸有成竹?”

  洛清歌淡淡轻笑。

  聂书瑶点了点头。

  “洛大夫,带上书瑶,书瑶会把阵法教给你们的!”洛清歌望着聂书瑶,眼里带着犹疑,“聂小姐为何要与我们一起离开?以你这样的伤势根本就不便出行,何况你是聂老爷的掌上明珠,过的是锦衣玉食的生活,为何要跟我

  们偷偷离开,放弃这安稳富足的日子而去过颠沛流离的生活?”

  她淡淡地瞧着聂书瑶,着实想不明白聂书瑶为什么非要跟着他们,难道仅仅是因为她心悦自己?

  洛清歌目光游移在聂书瑶的脸上,半晌没有言语。

  这时候,聂书瑶默默地垂下了泪,“洛大夫看到的只是表面……”她呜咽着,“没得病之前,我爹整日逼着我学习兵书阵法,学这个学那个,叫我做一个人上人的大家闺秀,我……我烦得慌。而自从我得了这个怪病,又被大家在背后指指

  点点,我还怎么在这里生活啊!”

  聂书瑶吸了吸鼻子,泪水顺着脸上流淌下来。

  看到她这个模样,洛清歌微微拧紧了眉头。

  同为女人,她似乎能想到聂书瑶被大家指指点点的画面,可是……

  他们现在是要去荒渠啊,去那种地方,如何带着一个病人呢?

  “洛大夫,我知道你心善,就请你救人救到底吧!”

  聂书瑶擦拭着眼泪,哀求着。

  洛清歌深吸一口气,说道:“聂小姐,若你真的不想在这里生活,大可以去别处啊,为什么非要跟着我们呢?你可了解我们的为人?”

  某丫头眸光深邃地瞧着聂书瑶,暗暗担忧。

  她明明已经跟人家表达了自己的意思,这小姐莫不是还不死心,偏要存了那样的心思吧。

  如果是那样,她可不敢带。

  “洛大夫是好人。”

  聂书瑶轻轻地说着。

  “这几日,书瑶一直暗中观察着洛大夫,看得出来,你是个好人,跟您这样的人一起,书瑶不怕。”

  “可是我怕。”

  洛清歌淡淡轻嗤着。

  聂书瑶瞬间抬眸,诧异地看着洛清歌。

  洛清歌淡淡轻笑,“如果你真的不想在这里生活了,我可以带你走,但是如果你是存着别的心思,那么我可不敢带你……”

  她可不想带个麻烦上路。

  “多谢洛大夫!”聂书瑶一听,顿时喜出望外,“您放心,您就是书瑶的恩人,是书瑶的朋友,书瑶不敢做他想。”